最好的爱情模样:第10章:龙盘凤逸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是吗?”

子时,喝醉了的谢元蔚被抬回了新房。

盛鸿也不解释,只问了一句:“本王刚才说的话,楚将军可听清楚了?”

“你躺着养伤,我读给你听便是。”

闺阁少女相交,送的生辰礼不必太贵重。谢明曦今日送的是一套玉质的梳子。林微微送的则是一套文房四宝。

盛鸿挑了挑眉,笑得率性洒脱:“多活一世,已是幸运。和你相遇,更是我此生之幸运。上苍如此厚待于我,我已无半分遗憾。”

这一场风波,能换来李太后的幡然悔悟彻底悔过,能换来婆媳融洽和睦后宫安宁,也就罢了。

从玉:“……”

顾山长又冷冷看向涕泪交加的江老太太:“你若不服,只管去衙门告官。本山长随时恭候!”

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啊!

建文帝猝然离世,众人皆悲恸不已。她这个女儿,自然也为父亲的逝世而痛苦难当。只是,如今守灵已有月余,再多的悲痛泪水,也有流尽之时。

顾山长笑着瞄了杨夫子一眼:“收徒是何等要紧的事,岂能仓促!她进书院时日尚短,为人心性到底如何,还未真正显露。待日后再说!”

众少女也一同看了过去。

“谢家接了赐婚的凤旨,谢明曦日后便是七皇子妃。谢家今非昔比,再不能等闲视之。我让你回谢家住下,和谢钧好生过日子。你是谢明曦的嫡母,不管谢明曦情愿与否,都得叫你一声母亲。”

尹潇潇就是这副爽朗明快的脾气。

两人互不相让,像两只斗志昂扬的斗鸡一般,各自瞪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各自转身而去。

……

淮南王世子还没睁眼,便先喊起了儿子。喊了一声,又一声。声音里满是悲恸哀戚。可惜,移清殿内无人同情怜悯他半分。

这世上,竟还有对着弑杀自己亲孙子的仇人下跪谢恩之事?

顾山长下意识地追问一句:“真的只是如此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谢明曦,山长今日已将此次所有人的成绩誊录在纸上,命人送进宫中。”苏夫子笑着接了话茬:“很快,皇后娘娘便会知道,定会嘉奖于你!”

三皇子从袖中取出一封信,恭声说道:“儿臣已将信带来了。请父皇一阅!”

李湘如笑着起身,落落大方地应道:“在大哥眼中,我这个妹妹做什么都好。这般夸赞我,也不怕殿下看了笑话。”

“谢妹妹,”萧语晗的眼中滚动着泪珠,满面恳求,声音哽咽:“算我求你了。你替我好找照料芙姐儿……”

“绝无可能!”

周氏松口气,忙笑道:“是是是,有太后娘娘在,皇上岂能薄待俞家。”

可惜,美梦太过短暂,也太过残忍。没到三年,建安帝被兄弟联手杀了,往日势力最弱的蜀王,一跃坐上了龙椅。

夫妻两人被骂得灰头土脸,领着哭哭啼啼的盛锦月退下。回了院子后,淮南王世子也动了肝火,扬手打了盛锦月一巴掌。

有忠心耿耿的瑶碧点翠挡着,永宁郡主倒是体面多了。只是,女子皮肤细嫩,左脸的巴掌印已经泛青,看着十分刺目。

谢钧以逃命一般的速度,领着谢明曦回了谢府。衣物行李皆未来不及收拾,只将几个丫鬟带了回府。

是徐氏闻讯赶来。

谢老太爷尚未出声,永宁郡主便来了。

素来沉默寡言的周全,见了英姿勃发的廉将军,黑脸悄然一红。

“外面之人,不知是谁的属下,还算有些良心。”方阁老声音压得极低。

永宁郡主身份再矜贵,也没有撵走公婆的道理。

俞太后冷笑连连:“一朝刑部尚书,你说打就打。金銮殿上,你想闹腾便闹腾。说到底,这是没将皇上看在眼底,没将哀家放在眼底,更未将朝廷法度放在心上。”

永宁郡主愈发尴尬。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谢明曦心中有怨气,也是难免。

等等,这个比喻怎么怪怪的?

这个姿容妩媚的宫妃,正是四皇子的生母丽妃。

真是可笑之极!

直至此刻,她终于露出了尖锐的利刺。

建文帝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教女无方,有什么脸心生怨恨!”又道:“淮南王叔也是太过疏忽大意了,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等事,竟被蒙在鼓里。”

顾山长爱屋及乌,对七皇子殿下也和蔼了许多:“殿下不必多礼。”

他沉着脸,撸起袖子冲上前。

堂堂李家嫡女,惜败于区区谢家庶女之手!

身材娇小生得可爱的佟悦,是刑部佟尚书的嫡孙女。

李湘如:“……”

……

谢明曦微微一笑:“别说瞒不过我,便是师父面前,你也一样瞒不过去。”

穆大人将纷乱的心绪按捺下去,露出含蓄又矜持的岳父嘴脸。

……

……

方若梦忙笑着起身:“母亲辛苦了。”

可惜,和自矜自傲爱面子的四皇子不同,盛鸿脸皮厚度堪比城墙。很快又笑道:“母后放心,我今年勤奋苦读,说不定能像三皇兄一样,结业考试能考个第一回来。”

这是一张典型的纵欲过度的脸。

盛鸿并未推辞,敛容应下:“儿臣谨遵母后之命。”

……

俞太后冷笑一声:“哀家现在已经不中用了。”

小厮只快了一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