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70章:布衣之雄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这刘建脸上『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随后身体‘嗖’的就朝远处窜去,灵活地窜行在山林间,避过荆棘阻碍等,沿着刚才滕青山消失的方向追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铁衣门其他五人的视线范围内。

猛地一挥手中短刀,呼!短刀划过一道弧光,直接劈向滕青山脖子!欲要一刀斩首!

诸葛元洪惊诧道:“武阁中有不少杂书,你没看?”

对滕青山而言,《幽月枪典》也就最后一个,虚丹、实丹、金丹的转化过程,值得学习。

呼!

“对!等那滕青山输了,没了第一统领位置。被臧锋师兄压着一头!看这滕青雨还得意不,经常将她哥挂在嘴上,好似得意的很。”绿衣少女嗤笑道,“听说她是乡下来的,难怪没什么教养!”

如此秘籍,的确很珍贵。

滕青山摇摇头,起身,将秘籍放入怀中,“先去吃完饭。那三位前辈,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费三天才成。嗯,晚上继续修炼。”

“原来是他们!”

弃枪法?学剑法?

“如果,前世我就有这么强的实力,许多悲剧都不会发生了吧。”滕青山又饮下一杯酒,虽然有些伤感,可滕青山心境却很平静,“前世的世界,天地灵气稀薄,也没有黑火灵根这等奇物。”

杀死司马庆,滕青山没骄傲的认为自己就无敌了。

有些东西是金钱都难买到的,如玄铁,如更高的万年寒铁、暗金神铁等,而这赤鳞兽鳞甲也是。

前世滕青山当杀手,易容伪装也学过。

“哼,原来你是先天强者。”银发老者『舔』舐了一下嘴唇,目光幽冷,“十七岁的先天强者,千年来整个九州,除了你之外才仅仅一个人!你竟然是第二个。”

连续三枪!

说着,银发老者双手上戴上了黑『色』的半透明手套。

宛如银『色』闪电!

“哗!”司马庆的右手仿佛鬼爪,表面带着灰『色』光芒,竟然从一旁拍向滕青山的枪杆。

“找死。”滕青山一记‘火上浇油’的运劲手法。

一个内劲武者,如果内劲外发,威力很一般。

一个小城内都无法排第一的武者,实力可想而知。按道理,最多算是不错的一流武者。

“咻!”同样的,一颗石子从滕青山手中『射』出。

猛地砸在光头壮汉胸膛上,令这光头壮汉仿佛一颗陨石,轰的一声,就被砸进岩浆流中。“轰!”一团火焰升起,代表着又一名厉害高手的死去。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找死!”

滕青山根本来不及。

滕青山一拉枪杆,一道银光闪过,枪头便猛地刺向前方,空气锐啸,宛如一道奔雷袭击而去。

“拦住他!”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一声暴喝,身后诸多高手,整齐划一。有部分人统一取出长枪,数十道枪影仿佛渔网一样罩向银发老者,银发老者一落在湖边,便立即灵动的一闪。

即使很难威胁到,大家也不远眼睁睁看着他成功。

“青山,还是你们想的周全啊。”滕青虎遥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人,“这么多人,如果咱们来晚了。根本进不来!”

自从他的弟子达到先天,而后成为青湖岛岛主后,他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加上又是名列《地榜》高手,在青湖岛上,他地位极高。这飞扬跋扈惯了,谁敢惹他?

“回去!”冀鸿连一声低喝,三人立即转身,又朝青湖岛一方那边赶过去。

一名扎着三根小辫子的壮汉从潭水湖面中冒出头,他双眼通红:“三弟,阿虎……你们,啊!”这些生死兄弟,为了他这个大哥都失去了『性』命。这壮汉双眼通红,咬牙切齿,恨声道:“青湖岛!此仇不报,我死也不安!嗯……黑火灵果,这黑火灵果,你们休想独占!”

乌岱嘿嘿一笑,在古世友身前,小声说道:“黑火灵果所在地的秘密!”古世友眼睛眯起,目光如同冰冷刀锋锁定这乌岱。乌岱却憨憨一笑:“少岛主,我是一个小人物,现在,连一本兵器秘籍都没有呢,连内劲秘籍都是不入流的。”

呼!

“黑火灵果都还没到手,想这些事情干什么。”滕青山笑着沿着来路走,“我们回去。”

“先天?”冀鸿一怔,笑着摇头,“黑火灵果对先天强者也没用,而且……你看,逍遥宫、青湖岛,有派出先天强者吗?这天下间的先天强者太少、太少!一个个可都顾及先天强者的脸面,如果有先天强者来,咱们直接让给他!他有脸拿么?”

“先天强者,就是想要灵果,进入蛮荒中去找,不更容易?蛮荒中人迹罕至,宝物众多!有本事,进蛮荒嘛。”冀鸿说道。

那时的赤鳞兽,才是真正可怕的妖兽。

“古世友!”关绿眼睛一亮。

“哼哼,我不说出去,每天盯着,这黑火灵果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实力差,即使夺不过那赤鳞兽,最起码,我还能吃到那黑火灵根,到时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司马峰在距离滕青山三丈距离时,猛地一蹬,整个人积蓄了许久气势瞬间爆发,仿佛一头猛虎瞬间扑向滕青山,那一柄黑『色』重剑带着一股古怪的锐啸声,仿佛鬼神在嘶喊,重剑瞬间落向滕青山头顶。

……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可许多武者就这样,见风就是雨,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周围人笑声一片。

炮拳,转为枪法,滕青山已经琢磨几年了,可一直无法成功。

“如果以‘烽火燎原、火树银花’为主体融合,结合炮拳,应该是群攻一招。而如果以‘火尽薪传’为主体,那就能够结合‘虎炮拳’的意境,创出一招单体攻击最强的枪法!”滕青山很清楚。

……

到了那,已经是正午。

山脚下,大大小小的帐篷有不少。而在帐篷周围也站着不少武者,武者们三三两两在一起,彼此谈笑着。仿佛这是一个盛大的聚会。归元宗一行人马过来,立即引起不少武者的注视。

足足十二顶大帐,其中有两顶大帐是让那十名仆人休息的,以后煮水烧饭等,都是这些仆人负责。滕青山他们可以安心寻找黑火灵果。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碰运气!”滕青山说道,“那头赤鳞幼兽,很狡猾,找到它很难。黑火灵果是死物,我们或许就能碰到,耐住『性』子吧,这种日子,可要持续一两个月的。”滕青山明白,现在即使发现黑火灵果,也无法采摘。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

“哈哈,青山!”冀鸿一看滕青山,脸上便『露』出笑容,走过来一拍滕青山肩膀,“你这次可是给咱们归元宗争脸了,竟然击败孟田,哈哈……对了,我问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杀死了?”

身体力量已经很久无法提升了,黑火灵根,是滕青山身体再强化的希望。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而那一次,李家庄的‘李金福’震撼了滕家庄族人,那一柄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那个暴戾汉子,滕青山至今都记忆深刻。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师伯祖。”关绿却开口道,“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去。不管那赤鳞兽能不能吃到黑火灵果,我们,抢的鳞甲都是黑『色』鳞甲。所以,我看我们早点去,最好,在赤鳞幼兽未成熟阶段,就宰杀了它!虽然鳞甲可能比成熟期略微差点,可至少,保证那赤鳞幼兽无法吃到黑火灵果!而且,成长到两丈高的赤鳞兽,也非常难对付!”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凭空一个族人没了。

天『色』已黑。

“都统大人。”九名军士看到滕青山连行礼。

“老爷!”

“是,老爷。”二人都退下。

灰袍人点头。

“怪物往北跑了!”

自然,也会有傲气!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直接杀死就是!

……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啊!”孟田剧痛的惨叫一声,血月刀刀势不由一弱。

呼!

大家顿时都朝后院走去,准备处理一下尸体。

对方最难缠的八名内劲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一口气杀光。现在叁石客栈这一方的剩余的高手,面对全身穿着重甲,相互辅助的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一筹莫展。刀剑砍在对方身上,对方没事。

几乎眨眼功夫,孟田的身影完全模糊了起来,滕青山只是看到,那一道道刀光从周围各个方向覆盖过来,上方、侧方、前方、后方、侧下方……一瞬间,滕青山就好像被刀光牢狱所困住。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滕青山听得一惊。

……

二十名黑甲军军士统一的转头看过来,冷漠看着那人。

滕青山他们六桌人坐在那,旁边的二十几名汉子连说话声音都小很多。

“是。”那店小二打扮的短衫汉子点头,立即端着一个油灯走出了屋子,走过后院,来到大厅,和掌柜的对视一眼,而后换掉那个刚刚熄灭的油灯。

短衫汉子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众人,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心中冷笑:“来到客栈,根本不需要孟老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呼!”

那墙壁仿佛纸糊的一样轰然倒塌,碎石崩飞,泥土飞扬,那孟田立即飞起。

“这徐阳郡的马贼,竟然敢真的动有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朱崇石暗恨不已,他这批货物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他想了许久还是请黑甲军的人马。在朱崇石看来……弱小的马贼团伙,根本就是被黑甲军屠戮的。

他不甘心!

“啊,我!”大当家想要说话,可抓着喉咙却说不清。

徐阳郡范巫城第一帮派‘巫山帮’五千马贼抢劫不成,反被打劫了价值上百万两银子宝贝。这个消息,仿佛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徐阳郡各城各大势力!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

被滕青山盯着,那大当家额头渗出了颗颗汗珠,这并非天气太热,而是他惊恐出的冷汗。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大当家非常清楚眼前的黑甲军都统是何等可怕的一个高手:“都统大人,你,你要什么,尽管说?”

五十万两,是很大一笔数目。可大当家不敢有丝毫迟疑。

大当家心底一哆嗦,连道:“不,不,我让我二弟回去取!”

滕青山的话,令那大当家急得满头是汗,连从怀里取出一叠金票:“我,我这有一千两金票!”这金票,就代表着一千两黄金,价值十万两白银。

“哈哈……”朱崇石不由笑起来,“好,都学,都学。”朱童定过规矩,家的后代,不管男女都要修炼内劲习武。如果资质不行修炼不出内劲。那是另外一说法。

滕青山眼睛一亮。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庭院有三个,特别是中庭院,还有个水池,水中飘着睡莲。

滕青雨看着诸葛青:“你叫诸葛青?对吧。”

“真的?”诸葛青心底暗喜。

滕青雨也大喜。

“嗯。”青雨喜滋滋的连点头,“谢谢你,小青。”

“小云,青青姑娘,我这次出去,我妹妹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滕青山转头看向二人。

“走,我们出去!”滕青山一声令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