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46章:鬼哭粟飞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白雪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准备立马和邵阳颜末报告这个好消息,因此错过了蓝弦嘴角扬起的那一抹笑。

莫庭拉开大门,堵气的看着蓝弦:“好,你去,我走……”

某央的《艺术人生》呀,那可是大牌电台、大牌节目、大牌主持人,一般人根本不给面子。

这下颜末也激动了起来:“对方挑了谁?我们星娱的一姐?不可能呀,虽然身材不错,可是不适合绽放的风格,绽放的美太过高贵与优,不是一般人可以代言的。”

“现在,给我出来。”莫庭什么人,他霸道惯了,从来没有人敢违逆他,尤其是他在这里担心蓝弦,可蓝弦却丝毫不领情。

蓝弦挽着莫庭的手走在红地毯上,蓝弦今天晚上穿了一件粉蓝的抹胸拽地长裙,配复古式的盘发,除了脖子上一颗黑钻外,再也没有其余的装饰。

“为什么?”蓝弦很是不解的问着,她虽然没有经历,但却很清楚,男人有时候无法控制自己。

莫庭冷笑一声:“傲气,傲气能当饭吃?傲气可以让他们身后的人放过你?”

不过,莫庭的势力的确很多,a军区的人一个电话就来打来,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牛……盛世皇庭,本市超五星级的大酒店,是一个政商云集的地方,同时亦是各大娱乐公司喜欢用来办庆功宴的地方。

一路走来,幸亏有保安在两旁护着,莫庭与蓝弦才勉强能前行。

蓝弦的个性他是明白,蓝弦和莫庭肯定不是潜规则的问题,蓝弦与莫庭在一起,这是既定的事实了,但是……

“听说你来天皇是恰当合约的,要与墨大神共同主演天皇公司的年度贺岁大剧,这部戏会不会因为你和莫庭先生的绯闻而夭折呢?”

而蓝弦呢?她也懒得拒绝,莫庭这个男人似乎不接受拒绝……

再看看蓝弦那还湿漉漉的长发和莫庭那有些皱的衣服……

“关于之前你和融柳小姐的绯闻是真的吗?你真的有追求过融柳小姐吗?”重点来了,某报的记者激动的将这个问题丢了出来。

白雪立马打电话,对方很爽快的同意,和白雪敲了个时间,周五。白雪看看周五蓝弦没有安排便答应了。

“莫总,太好了,在这里看到你这,快,快跟我去救蓝弦。”白雪那叫一个激动,因为太过激动激发出来的潜能就是莫庭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险些就被白雪给撞飞了出去。

“蓝弦?”白雪不安的跟了上去。

她蓝弦从来不是一个依靠男人而活的女人,依靠自己最多是起起落落,依靠男人则是瞬间天堂、瞬间地域,她承受不起。

这一个片断,将人的悲伤、无助、迷茫、压抑和期待通通都展现了出来,而这样的一个情节,只有一句台词,其他的全靠肢体语言来展视。

总裁选的这个新代言人,虽然名气不怎么样,但是这气质却是极好,她没有辱没绽放的服装,她很适合绽放。

什么叫惊喜,惊喜就是在大家认为我不可能加更时,我加更了……今天没看到的亲,明天看呀。果然,莫放想了不想的就摇头:“不信,融柳没有死,我可以肯定,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融柳。”

“蓝弦准备好了吗?”蓝弦来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山洞里,导演关切的寻问。

套融柳的那句话叫:我是演员,不是出来卖的,干吗我要露……

这种感觉,这个剧情,是剧本女秘书在总裁办公室,等年轻总裁批件,然后她偷偷打量年轻总裁,这个境头只有二十秒,可这二十秒蓝弦却将她演的比一万年还要长……

深到骨髓的爱,隐忍到绝望的爱,不顾一切的爱,别说观众了,就是白雪也动容了……

艺人要耐得住寂寞,无论是成名前还是成名后。

下面有请我们《无可救药爱上你》剧组的年轻总裁任宇泽、可爱女主沐菲和职场丽人蓝弦……”

这样的历程,怎么不让人羡慕与嫉妒……手刚刚拿到话筒,颜未警告的眼神就朝叶灵射来,眼中的怒意很明显。

而在想这个问题时,蓝弦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悲伤了。

“记然蓝弦小姐认为你们亲如姐妹,为什么你们组合的其他成员会说你大牌、难相处呢?难道这亲姐妹是假的?欺骗观众的?”

在知道你的秘密时,痛……

一部《无可救药爱上你》让她顺利夺到了轻熟女那个圈子认同,虽说之后蓝弦没有新的声音了,但是蓝弦的粉丝团却默默的在支持她。

《无可救药爱上你》说不上拍摄的多么华丽与精良,剧情也过于俗套,纯粹是一部二流的可看可不看的电视剧,可是剧组启用了新人蓝弦,这是剧组最大的成功,让这部电视剧立马增色了。不为别的,我们只看看蓝弦在剧组的表演,她的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将我们深深的带入到这她的世界之中。

记者招待会后,蓝弦就被闲了下来,她之前的工作通通都被叶灵取消了,而她的新纪人也没办法这么快就帮她接工作。

看着桌上简单的三菜一厅,看着小小的屋子和桌子,不知为何莫庭觉得这竟然有家的感觉。

蓝弦与莫庭一出机场,就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等着外面,两人上车后,车子一路朝莫家驶去。

封杀,这个词,是存在的,而且很好用……

在场的众人全部静声,集体等着蓝弦的回答,众人都明白,蓝弦此时的处境相当的尴尬,回答又不是,不回答又不是……与at的执行长用完晚餐后,蓝弦婉拒了对方去出海的邀请,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了。

就是身下的这个女人,让他——莫庭失去了自以为傲的理智,为她什么不可能的事都做出了出来。

温柔缱绻却又带着莫庭式的霸道的男声滑过蓝弦的心湖,恣意徜徉,荡起圈圈涟漪,蓝弦一滞,随即才明白,这个男人……

等到莫庭终于停手,蓝弦也笑够了时,蓝弦才记得狠狠的瞪了一眼身上的莫庭。

可惜,莫庭却是丝毫不在意,以一个饿虎扑食之势,再次朝蓝弦扑去……

因为除了绽放的代言,其他的代言,蓝弦签的都是在合约到期前的……

蓝弦更加劲爆的说着,她是奉子成婚了……

可是她这话一出,其他几位一起来试镜的女星脸色立马变了,就是和蓝弦同一个公司的林宗儿亦同样。

蓝弦没有去更衣室换衣服,而是朝厕所的位置走去。

这才是他们不顾融柳身后公道,出来力挺莫放原因,而这些蓝弦不想说……

“……我很喜欢她代言时拍的那几组照片,简真是完美……”

“蓝弦小姐,你可以谈谈你是怎么认识墨天王的吗?”

“蓝弦小姐,你和墨天王到底是什么关系?”

细节,第八号这个演员一看就是熟知古代女子安葬的礼仪,一个小小的细节便将众人带入到情节当中,让人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下去吧,放风声出去,蓝弦我莫家不认同。”莫老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月季,叹了口气……

“啊?墨前辈,你说什么?”蓝弦这下可真是真情演绎了,相当震惊的看着墨云天,如同星辰的双眸全是墨云天笑而不语的样子。

墨云天除了融柳外,对这个圈子里的女艺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墨云天既然肯提携她,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他就被导演给拉住了一下,转身墨云天的身影就不见,急死他了。

“啊?什么人?”经纪人虚脱了,墨大神呀,你又怎么了,抽风了,不正常了?

而墨大神的经纪人却不理会了,指了指后面的化妆台:“大神,你快去做准备,我和白,白雪先生去找导演与主持人。”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白雪也不是光念不做事,转身就给蓝弦泡了另一杯水上来:“拿着,喝金银花泡水,对嗓子好。”

“莫总?你怎么会在蓝弦家?”墨云天同样震惊的反问,莫庭和蓝弦绯闻是真的吗?

莫庭无视蓝弦眼中的震惊,上前以男主人的身份招待着墨云天,路过蓝弦身边时,给了她一个秋后算帐的眼神……

相处一年多,白雪自认了解蓝弦。蓝弦除了在剧组勤快外,其他时候就是一个懒女人。

难道我一句认真就可以天长地久,就可以嫁入莫家?白雪,你知道的,我没有那么天真。”蓝弦一口将杯中的酒给喝尽了。

“王姐,怎么了?”三叶草组合另外两个女孩子,一个叫紫心,一个叫红颜。

……

组合解散后,应该是她们二人风光无限,凭什么都让蓝弦抢了去,本想上前挑衅,可一想叶灵的警告,两人就有点不敢了。

天啊地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蓝弦的脸上有好几条虫子在爬,而且慢慢的蓝弦的嘴里和耳朵里爬去。

蓝弦接过水却没有口,大方的道:“没事,也许是意外,我不是好好的吗,导演这一条过了吧?”

莫庭与莫放两兄弟的母亲是忧郁症的患者,而且很严重,这也就是为什么莫放会精神失常杀人的原因了。

“是,是,是。莫庭这边请……”金碧辉煌的老总一脸客气,亲自引导了起来,他也没有想过莫庭会跟他握手不是……由于心情不太可好,蓝弦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话语很少,先是对拿到金棕奖最佳女主角表示高兴,紧接着又是对当初没有拿到最佳新人奖表示遗憾。

而除了她们之外沐菲也时不时的添油加醋,无外乎就是蓝弦身后有人,影射蓝弦被人潜,大牌,拍戏迟到……

蓝弦深深的看了一眼红颜与紫心,目光停留的时间刚好够众位记者拍照,在蓝弦这充满伤痛的一眼后,蓝弦双眼泛红眼带着温婉女子特有的外柔内刚道:

蓝弦无视众人的打量,大方的坐着,双手交缠,不言不语却自有气势,让人不敢轻视。

紫心插话,却是火上浇油,语落得意的看了蓝弦一眼。

奖项一个一个的颁发,中间过场时,请了很多当红的歌首演唱,有几个还和以前的融柳交情不错……

“是呀,是呀,广告约,蓝弦我都忘了告诉你了,今天有一个服装商找到我,要请你拍平面广告,他们公司主打职场服,看了你在《无可救药爱上你》中lisa的形象,认为你很合适,要我们去谈合约……”

至于爱伤的腿踝,只要谈下那部戏,蓝弦可以半年不用再接工作了……

他有一副让女人心动的身村,更拥有让女人心动的身份.

蓝弦,你是我莫庭的新猎物……

在亲卫兵的带领下,蓝弦来到了莫老爷子的书房,蓝弦进去时,莫老爷子正在写字,而蓝弦站在那里,直接被忽视了……

什么叫政客?政客也就是演员,只不过政客的舞台更大罢了,莫老爷子相信蓝弦可以做到……

“《神之子》的就要杀青了,不知道蓝弦你有没有接新戏呢?毕竟暴光率对于演员来说很重要,大荧幕虽然不错,但是电视剧却能让更多人记住你……”简大经纪人很自来熟的指点着蓝弦的发展方向。

对于这种只要卖脸的电视剧,蓝弦实在不想演,毕竟她还真不想砸自己的名声。

简大经纪人很大方的道,而事实这些个剧本呀都是来请墨大神的,有的是主角有的只要出演一两个镜头就行。

莫庭与墨云天的出现都让蓝弦很是郁闷,他们打乱她的计划,让她太早红了……

镁光灯下的蓝弦就如同明珠,璀璨夺目,蓝弦天生就适合站在镁光灯下,那样的蓝弦才是最美的,可是他真不想蓝弦再继续从事演艺的工作……

莫庭不想问,问出来会失风度,可看蓝弦与墨云天瞬间亲切起来的样子,不得不说心里有几分酸……无论莫庭有多么的愤怒,蓝弦要去美国拍戏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无法改变……

而一出来,就被无数把冰冷的枪给指住了,莫庭一看这架势,气的直咬牙……

蓝弦,我莫庭这辈子真是栽在你手上了……

墨云天有着极好的出身,据说他的外祖家是有英国女皇授的子爵爵位,而他之所以为会踏入演艺圈据说是因为一个女人,不过墨云天从来没有说过那个女人是谁……

可是,莫庭是不是忘了,莫家可不能娶一个演员回家。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蓝弦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女持人,蓝弦的眼睛向来温柔似水,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冰冷的眼神,而这个眼神被大屏幕给捕捉到了……

只见那男子不在言语,只是拿着桌上的账本随意的翻着,他悠闲的举动,像是一点也不为眼前的状况担忧一般。

过几天,捧着个精致玉盒来到他面前。

左盼右等,终于在年夜饭的前一天,幽韵琦盼到了她爷爷传来的消息,东西到手了。

“是”人立马消失在黑夜里。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呀,走?来了还走得了吗?留?留下来,继续心痛到死吗?为什么在青州时,她认为自己可以坚强的面对了呢?

“清,你不明白,知心她伤的太重了,她当时在树林里没有丢下我,已是她的善良,当初她在落霞院救了我一次,她便伤的那样重,此时,在这落霞院,在这个伤她至深的地方,她要怎么救我。”轩辕晗闭上眼睛,缓慢而沉痛的说着,他能明白知心的心,也能理解知心的不救。

“没事的,知心她不会生你的气的。”轩辕晗明白吴清语气里的愧疚,因为他对知心也是很愧疚与心疼。但是他和吴清不一样,知心不会在意吴清这种称不上伤害的话,但知心却会很在意他曾经所说所做的每一件伤害过她的事。

“爷,没呢,知心太子妃她一直在后院呆着,都好几天了,之前属下有去看过,就那样呆呆的坐着,也不动,后来好像睡着了,属下这就去看,太子妃她醒了没。”吴清说完,便立马朝知心所呆的房间走去,虽然吴清之前很气知心不肯替轩辕晗医治,但气归气,他还是抽空关注着知心的举动的,毕竟,那是太子妃,那是爷最在乎的人,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呆呆的坐着,知心,所以的伤口被再次撕裂,很痛吧,可是,不这样的话,怎么能彻底的好呢?知心,我也不知道我们阴差阳错的回京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这落霞院是好是坏,也许痛过这一次后,你才能从过去清醒,不会像在青州那样,只为活着而活;也许经此一痛,你一辈子也无法重新开始了,连青州那假装的平静都做不到了。

“大人想必误会了,敏之所说的宇府本就是指宇府的一切。”说的云淡风轻,好似在谈白菜的买卖一般……

“姐姐……”人未到,身先到,一听这声音,知心就知道是婉如。

知心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每日吃了早饭便散步到轩辕晗的院子,陪他聊聊天,轩辕晗的腿保养的极好,即使三年没有下过地,但肌肉却没有萎缩,知心有一次无心的说着,还好你的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不然的话,那就永远没有站起来的希望了。这话原本不没奢望轩辕晗回答的,哪知轩辕晗却答了。

“知心”好听的男声伴随着重重的睡意,好似在怨被吵醒,很烦一般。

“娘想知儿了呀。”秦夫人轻轻一笑,这个女儿呀,还不知道晗王为她做的一切吧,呵呵,秦夫人可是彻底放心了,这晗王爷待自己都这般好,那待知儿更是好的不得了呀。

“知心,就要过年了,我想请你去我家过年,好不好呀,我有告诉爹和娘哦,他们答应了耶。”扭捏了半天,靖暄才慢慢吐了出来。

惨白着一张脸的知心坐了下来“疫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听到知心这样说,闻人靖暄咬咬牙,益州太危险了,说什么也不能让知心去,。“那里太危险了,知心,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去,我知道你不放心,那这样好了,我去,我去益州,我保证,轩辕晗一定不会有事。”

第二天,秦知心照常起来了,她拿着药草,步伐轻快的往轩辕晗的落院走去,她没有发现今天少了几个侍卫,今天少了几上仆人,她的心思全放在这药草上,轩辕晗的腿上。

到了族长的家,知心让下人去请黑言舒过来,这事,他来解释更为洽当。

黑言舒这话惹怒的不仅仅是闻人靖暄,轩辕晗也怒了,不过他依就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了说着“黑族族长?我还不放在眼里,你的地盘又如何?你当我们就敢吗?”

秦知心也不拒绝,他是生轩辕晗的气,但她也知道,她必须要吃,不吃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秦府,不,经过了这么多天,她不需要去秦府了,她只需要去她母亲的墓前就可以了。“明日本王要去后山赏景,我和要她不期而遇”轩辕晗嘴角勾起一丝笑,这个笑不同于之前那有些嘲讽的笑,而是有些兴奋有些志在必得的笑脸,这样的笑容让轩辕晗怎么个人都亮了起来,仿佛间,那个傲视群雄的三皇子又回来了。

“王妃,我们明日去后山走走吧,我听说后山的景色很不错呢。”小依趁知心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在知心耳边不停的说着后山的景色如何如何的好话。

收到轩辕晗示意的眼神,秦刚只得上前,用力抱住那拉着知心不放的婉如,温柔的劝说:“婉如,别孩子气了,爷和夫人他们还有要事要办。”

幽韵琦走到欧阳长祺的面前:“欧阳长祺,你听着,我幽韵琦从来就没有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是你缠着我不放,我嫁给宇敏之是因为我喜欢他,你别在那里想那些有的没的,我的事从来都与你无关。还有,出了这门后,你就给我记住,这里你永远都不能再进,否则的话?你该明白,燕子楼是干吗用的?”威胁,那又如何,这样的麻烦早处理早好,处理的越干净越好。

“何苦呢,我原本就是个该死之人不是吗?”知心苦笑,不死也是发配边疆的人,有必要这要救他吗?今日就算他们活下来了,轩辕曦又启会放过她。

“爷,太好了,你们真的没事。”在四周寻找的吴清,听到崖下传来的笑声,惊喜的趴在崖边,看着那调在崖边的轩辕晗与知心,显些感动的流泪了。

又过了一个月,影一直过着不与外人见面的养病日子,他慢慢的熟悉也了解了他现在的一切。宇敏之,宇家族第二十八代掌权人。宇一族乃是轩辕王朝的首富,平日行事低调,除了在商界中,平常人当中知道的不多。

“收到岳母死讯的当天,我就觉得奇怪,因为之前一直有派管家安排人隔段时间去看看岳母,送点小点心之类的,二十多天前一切都是正常的,二十多天后,就听说岳母感了风寒,正在调养,我的人也去看过几次,躺在榻上的岳母隔着厚重的帘子说着一切还好,让我不要告诉你,免得你担心。”轩辕晗,边说边小心的查看秦知心的脸色,当听到他说秦夫人生病时,秦知心的脸上有着责怪,好似怪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一般,吓得轩辕晗赶紧解释,小心意意的继续说着。

“爷爷是个有心人。”打蛇随棍上,他虽不知道这燕子楼与竹子上的燕子有着怎样的故事,但他知道此时他再叫眼前这老人爷爷时,定不会被拒绝的。

只好从傻笑变成气鼓鼓,继续跟在影的身后走着。

吴清站在一旁,也帮不了什么,在知心大至的形容了下那草药的长相后,也就帮着找了起来,东扯下一株,西扯下一株,却都不是,忙没帮上,反到给知心添了不少乱,就这样,两个人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各自的找了起来。

“可后来,你还来跟我抢父亲的宠”

“不过,还好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不得父亲的喜欢,不然我就可怜了。”自嘲一笑,那个府里,父亲的宠爱对婉如来说就是一切,如果没有父亲的宠爱,那么她什么都不是,但秦知心不一样,她呆傻时,有个身为正室的母亲护她、爱她,她正常时,也不刻意去挑好父亲,虽然父亲不喜欢她,但还是很看重她。

“婉如,你过的好吗?”听到婉如的话,知心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时代的女子的生活大多如婉如,自己不过是运气好碰到那样好的娘,如果自己是二娘的女儿,也许自己也早早的死了。

在众士卫忙着救火,无暇他顾时,三人找了个角落,脱下士后的衣服,融入小巷中,待第二日,当地守城的人发现那三套衣服时,才知道有人混进了城中,而那时已晚,炎烈他们已和轩辕晗汇面。

“慢着”在离行馆百米处,炎烈一把拉住了知心与黑言舒。

抬头,微微打量轩辕晗的表情,咦,爷不奇怪吗?不担心吗?知心姑娘这个时候来,可不是什么好时机呀。想当时,他看到知心姑娘时,还吓了一大跳,这来益州的路可不太平呀,进城更是难。

这就是皇权吗?一句话父亲数十年的经营,秦府上百口人全部没了,秦氏九族,也全部沦为苦役,这就是皇权吗?这就是政治斗争吗?一句话,什么都可以摧毁,她的母亲,她有家,还有她,他们都是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吗。

“命定的爱人,却注定失去?该死,知心怎么会是你命定的爱人,要也应该是我的,不过好在有后面一句,哼,闻人靖暄,你没有和我争的资本。”听到那个什么命定的爱人,轩辕晗想杀闻人靖暄的心都有了,什么叫知心是她“命定的爱人”,好在,好在后面还有一句“注定失去”,不然今天闻人靖暄就别想活着离开太子府。

上了岸,知心看到眼前茂盛的树林,不得不敢叹,黑族那是个什么鬼地方呀,层层天险就算了,居然还有一个如此恐怖的树林在此里,纯心不让人进去的吧。

知心看到这情景,立马上前,边推开周围的人群,边挤了过去,“麻烦让一让,让一让好吗?”

“知儿,这黑族的确是个好地方,得天独厚的,如果从这里从兵,或者在这里屯兵是不是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呢?”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