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43章:筐箧中物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好了,你们也不要觉得太委屈了温小姐,毕竟这不是没有出事情吗。而且她还因此得到了一笔奖金,这就是有付出才有回报。而且这次又没有真的出事情,因此对于华少他们也不好多说,毕竟人是我们邀请来的不是。”

“我爱他。只是这种爱与情无关,即便到了今天,他还是我最亲近的家人,他在我生命里就跟我父母、芽芽还有思羽一样,他们都是我至亲至爱的家人。臣羽对于我来说的意义也是一样,我从来不曾后悔当初会选择嫁给他。”

“不是!”他侧头扣住她的下巴,迫她仰起头来望着自己的眼睛,“是我认识你在先,是我爱上你在先,如果不是我爸跟她爸之前的早有约定,我也不会跟她结婚。我爱你!我爱的人是你,是她破坏了我们!”

“我明白!”年婷双眸红得厉害,“就是因为明白我才觉得更不甘心!以前上学的时候是我先喜欢你的,可是你眼里看得见的从来都是她,要不是后来我们一起到国外留学,我也不会有机会同你一起,可是她……你回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她变得跟以前不同!她做过鸡啊!她配不上你,耀阳!”

曲耀阳走到裴淼心的病房门口,大手用力将门拧开,人才刚刚站定,就听到病房里传来轻笑的声音。

他眼明手快一把夺了过来,“是谁?”

给他添了饭,盛了汤,又递了筷子到他跟前。

……

vivian和susan都上前来打过了招呼,这三个女人,包括严雨西在内,似乎对于这个模样好看,微笑的时候会有一边唇角暧昧上扬的年轻人颇有好感。

裴淼心的头有些发晕,可这些记者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商量好的,连珠炮似的问题,好像也不需要她的回答,还没等她弄明白一个问题,另外一个就砸了过来,好像并不需要她的回答,只是为了将她逼得喘不过气来罢了。

她点头,“可是我对思羽有愧疚,他才出生没有多久。”而且前段她也因为思羽身世的问题而没有好好照看过他,现在想想儿子白嫩嫩的小脸,睡着的时候总爱撅着小嘴吐泡泡的模样她就心疼。

“刚才我看到你桌上的杂志……”

曲耀阳也看出她心底的顾忌了,知道她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自嘲一笑,压下心底的闷——她其实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从几年前到今天,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她是一个有胆识有担当的现代女性,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是他非要恬不知耻地来打扰,来用自己的热脸颊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

可她那时候满心欢喜都为见着他而分心,傻乎乎坐在边上笑了一会儿,见他并不大搭理自己,这才大起胆子从他嘴边夺过那只香烟,不由分说塞进自己嘴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进来也不敲门,简直越来越没规矩。”

他发现自己像是中了她的毒,现在的裴淼心早不是曾经那个单纯可爱的裴淼心了,她是一株毒,是他明明爱着并且努力靠近,却根本求而不得的东西。

她下车,付钱,提行李,等到换领完登机牌后才对电话里的苏晓说:“如果这次我再回来,我会先结婚。苏晓,我犯错误了,我跟一个早就应该断得一干二净的男人上床了,可是我知道我错了。我不知道人这一生到底有几次机会跟过去的错误告别,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我也不想再给自己机会回头,因为回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最终只是害人害己罢了。”

他不喜欢她的顾左右而言他,“我到这里来是因为我跟芷柔吵了架,正好这边也有一个不错的发展项目,我就陪几个朋友过来看看……”

“那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你既然知道有可能是夏芷柔在中间捣了鬼,半路拦截了你的赡养费,干嘛不去争啊?!”严雨西欲言又止,火眼金睛的女人,她不会看不出裴淼心这几日的变化。后者由一个单纯快乐的小女孩一夕之间变为女人。

这时候曲耀阳的火气更大,“谁让你没事跑到童南路去的?大半夜的你跑她公司楼下找她做什么?”

“妈!”她赶忙一声轻唤,将手中所有的报纸收好,快步奔到她跟前,“您不要相信那些报纸上说的话,现在的报纸最喜欢弄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能被他们故意渲染成大事,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要到那酒吧去的,是耀阳!是耀阳说有朋友在那边,是他打电话叫我,我才过去的!”

“裴淼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有同曲市长熟识的朋友,一边赞扬着曲家人的慷慨无私,一边上前同曲市长套近乎。

裴淼心全身都冷得厉害,这时候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直接转身,和曲婉婉一块走到了大厅外边。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她说:“她只是爱你啊!她因为爱你!耀阳,也许现在在你看来,这个因为爱你而做了这么多错事的姑娘一直都在使坏,强迫你做了这么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可是,她的初衷都是因为爱你,就算你并不珍惜这份心情,但是我珍惜。因为,我也曾经像她那样爱你。”两个女人在走廊上对峙,裴淼心闷不做声,万晓柔却是低低笑起来道:“你总是这样,那么沉不住气,所以这里的一切本该就不是你的,你守不住,总有一天还得还给我。”

曲耀阳用力拉扯了她一把,已是皱眉,“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谁要赶你出去了?还有,这事关别人什么事情,你别在那瞎闹,过来!”

“我们能别讨论这个话题吗?”

曲婉婉一声冷哼,“就算三哥你去考了,也肯定是考不上的。”

她抬起小手抚过那粽子的每一根线条,这不是他第一次为她剥粽子,却似乎已经是她名正言顺所能享受到的最后一次被照顾。

她才走两步就被他拽住手臂,“这里没人要和你做戏,粽子呢,不吃吗?”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她低头看了眼拿在自己手上的便签本,挣开他的钳制侧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她喉咙有些干涩,但还是很快听到自己的声音,“我跟臣羽已经排了期注册结婚,这一次是两情相悦,没有勉强,也没有不甘,只是我们两个,很单纯的想要在一起。”

曲婉婉着急去开门锁,可是这卧室的房门一旦被人从外面锁上,那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从里面打开。

先前帮腔的女同事徐姐赶忙递了茶到裴淼心面前,“这个……裴总监你别怪她,洛佳她也是感情路不顺,听说这段正在闹离婚!她跟她老公啊!交往七八年了,这不,好不容易结了婚,才发现这些年她老公一直都在骗她,他外面有人!却到秋天,那小三大着肚子闹上门来她才发现,原来她老公骗了她这么多年,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二胎,老大都快上小学了!这到弄不清,洛佳跟那小三,到底谁是小三了!”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一干人站在门口寒暄,只曲婉婉在看到那男人含笑站在母亲身边同大人说话的模样时,低了低脑袋。

曲婉婉只觉得自己耳边一热,再仰起头时,那男人已经若无其事陪同他母亲消失在宴会厅。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顺势摸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上面的电话。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说过要养她照顾她一辈子的话,她第二天就去了医院,说是身体检查,为了以示清白,她说要带着健康报告才肯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他干嘛要同她说对不起?

走到她跟前,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楞是没有站起来。

最终骑马也没有骑成,当曲婉婉一瘸一拐地回到更衣室时,已经有心急如焚的俱乐部管理员快步奔来,说:“曲小姐,你没事吧!”

那次也是刚刚在病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人就是苏晓。

苏晓连声冷笑,连连后退,她说:“我也很想要信你,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

桂姐见他的气色不佳,过来推了他到门外,说:“这话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可是刚才那会儿是夫人给二少奶奶打的电话,小小姐在旁边看着她妈晕倒,可把孩子给吓得。当年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这话,以后不管你同谁结婚都尽量离那个家远一些,那一位没有容人的量。”

送了医生和护士出门,曲臣羽又央着桂姐出门买鱼,着意煮点鱼汤,给裴淼心补补。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裴淼心赶忙在裴母将话说下去之前轻声打断,“妈,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今天我结婚,能不能别再提从前的事情?”

她的短信没有回过来,大抵是真以为他的凌晨会有会议,所以早早就睡美容觉去了。

裴淼心喝完了水杯中的水,过去抢了他手中的袋装泡面几下将面撕开。

她背对着站在那里没有回头,他语气淡漠倏冷,“明天一觉醒来,爷爷奶奶面前你还是我的妻子,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什么都不是!”

他张嘴还要解释,可是已经背转了身的裴淼心一手指着卧室门的方向厉声:“你走!就算是我求你,暂时让我一个人待一会行不行?!”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曲耀阳将车位甩进停车位后解开系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这才打开车门,盘算着一会去到她的门前,应该说些什么。

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而她则绕到另外一边的床头柜前,将他为了探病而带来的一大束鲜花改插进一只大花瓶里,贤惠又冷漠得好像与他之间根本不曾有过半点交集,他是个突然造访的外人,而她此刻就是这间病房的女主人。

曲耀阳笑着将她揽得更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了。”

可是曲婉婉私底下还是叫嚣:“哥你不是说过爱淼心姐么!你一直都说过你爱的!可是现在……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之间到底要怎么收场?”

可他听了曲婉婉的话只是冷笑,他说:“我与她之间还能如何收场?她既已同臣羽结婚,日后也只是我名义上的一家人。一家人,除了是芽芽的妈妈,她再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努力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到正轨上来,我想芷柔怀孕了,或许这样才能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我不想再想,我只想要好好活下去。”他想他与她本来就不是那样的关系,只是不怎么凑巧地上过一两次床,又刚好觉得对方在某一方面还挺适合自己的,所以恣意缠绵、偶尔打诨,想在一起时便在一起,不想时便各奔西东。

吴曦媛“哦”一声奔上台阶,人还没有走进里边,已教洛佳抓住胳膊道:“哎呀,真是个好男人啊!我也要喝蔬菜汁。”

曲臣羽知道这小女人犯懒,也不去与她计较,认命似的拿出一盒牙签,又戴上了店家提供的一次性塑料手套,这才从装着螺丝的白色饭盒里一颗一颗将它们捡出来。

她的身体一下绷直僵硬,就连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曲臣羽也明显察觉出她的不对。

她是知道这段大哥和聂皖瑜之间的所有纠葛的,而她也知道,大哥最近一直都在动用北京的关系,尽可能地想办法去制约聂家。可是北京那边回来的消息都称,这聂家在京里的关系早是根深蒂固了的东西。除却聂家,还有一个更大更有权威的家族是这个家族的姻亲。

曲婉婉的目光太过直白,一下就让那跟在她身后出现的男子皱眉不语。

“行,大哥,我会保密的。只是你跟淼心姐……虽然这话我说起来有些怪怪的,可是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人能在一起。”

小张回头看她,“四小姐?”

车灯亮起,本就光线有些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小范围被那车灯照亮。

“这车它是你的。”曲耀阳大步上前,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等着她坐进车子里去。

裴淼心拉住洛佳没让她把话说下去,才仰起小脸红着眼睛,“你认识我的主治医生陈雪丽。”

他一把箍住她手臂,“这里人多嘴杂,咱们晚一点再说。”

“我知道先前我是这样答应过你,可是你一个人在a市也没办法照顾得了两个孩子。芽芽现在就像是你外公的小开心果,每天都逗得他好开心,至于思羽……淼心,就当是妈求求你了行不行,再让我帮你照顾一阵子两个孩子?你外公跟你爸爸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些,这时候若再惹恼了他,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都要白费。”“婉婉,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曲耀阳打断。

“你怎么来了?”病房里的的裴淼心接口,伸筷子夹了块面前的排骨塞进嘴里,又去扒了一口饭盒里的米饭,一边咀嚼一边仰起头去看他。

她似乎对上自己就是一副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和冷静的脸。这几年的婚姻生活确实让她改变,曾经单纯快乐的小女生变得安静、变得隐忍。

“我跟他熟悉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现在就在问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吃饭?!还让他坐在你的床边,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随便让一个男人坐在你的床边吃饭?!”

若不是午餐的时候,芽芽突然想起这家的火焰冰激凌,曲耀阳也着意办完所有的事后带她来吃,也不会匆匆忙忙打电话过来要了这么个包间,还害别人急忙取消了几桌订单,才帮他们腾了间包间出来。

裴淼心哈哈笑了半天才问卡通熊道:“可是大叔,你这样不热吗?我还是帮你把头套摘了罢!”

裴淼心回身让司机提了东西进门,一盒一盒的东西提进来后往曲母面前一推,“妈,这些是给您的,我跟臣羽的一点心意,主要是近来天气寒冷,您若有空让陈妈把这些东西炖了补补,多注意身体。”

裴淼心凑到她跟前来,小声道:“曦媛,对不住,因为我怀孕的事情暂时还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所以一点白酒都沾不得,只得靠你了。”

一桌一桌地敬了酒,差不多绕完一圈的时候,姗姗来迟的曲耀阳这时候才到主桌落座,一一道歉,说是临时处理了些公事,所以脱到现在才赶了过来。

曲市长一听就轻拍了下桌子,“你要不高兴就别在这里坐着,少说两句都不行,我教训儿子,又惹着你什么?”

曲市长搭腔:“你爷爷说的不错,家里这么多人,最不着调的就是你了,是该结个婚,讨个媳妇好好管管你了。”

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直觉就是一痛,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这餐过后,之前种种,全都各奔西东。

她一句话让他有些哑口,唇与唇差之毫厘,只要他们中一人靠近,就能轻易贴上对方的。

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尽管喝得醉眼迷糊,可是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周旋在宾客中的她,被臣羽紧紧搂在怀中,时不时被臣羽说的某句话逗得满面通红。

他进屋的时候,墙角的加湿器正发出“咕噜咕噜”水蒸气蒸腾的声音,而曲母则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借以确定他是不是还在她的身旁。

曲母闭了闭眼睛,表示她知道了。可是她紧紧盯住曲耀阳的模样,还是让后者都跟着颤抖了。

“他一定是一个人在国外,刚刚接到从美国寄送过来的身体检查报告,突然知道自己病发了,可能即将不久于人世吧!你说那时候,一个好好的人,接到这样的消息到底跟晴天霹雳有什么区别啊?说什么在瑞士滑雪的时候发生了事故,说什么因为局部失忆所以忘记了当时的很多事情……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事儿奇怪吗?为什么后来他好好端端的忆起了那么多的前程往事,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瑞士出事?”

这几日怀孕的难受,再加上曲耀阳对她态度的冷淡。她只知道从前他绝对不会这样对她,每次他若发了她的火了,她只要一袭性感的蕾丝睡衣上身,再在他面前表演几下,保准他的气就不会太长。

这一侧头,就碰上年婷。一身知性打扮的年婷看上去娇俏艳丽,远比她这个大腹便便的女人看上去要精致许多。

爷爷大抵是真累了,冲她缓慢地闭了下眼睛以示同意。

裴淼心笑开了怀,“芽芽回我说‘我又不是母鸡,公鸡叫了关我什么事情!’”

“可算赶得及了,这汤可是桂姐我煲了很久的老母鸡汤,又加了几根极品的虫草和党参桂圆枸杞,正是提气的好东西,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喝一碗再走,知道吗?”

裴淼心同桂姐点头道别,等到转过头来想要接过芽芽的时候,小家伙却一声“我不!”紧紧抱住曲耀阳的脖颈不撒手了。

她突然想起这几日听桂姐说,曲耀阳已经没有住在曲市长的那个大宅子里,而是重新搬出来,有时候住在他外面的公寓里,有时候则宿在爷爷的老宅里。

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大手紧了紧后才道:“我曾想过,他虽然不是我亲生,却到底是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的孩子。我曾经把他当做我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我是真的想要把他留在我的身边,可是他的亲生父母现在也有了稳定的工作,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孤儿院保密收养了孩子的人,其实他们早想把孩子找回自己身边。”

曲耀阳一瞬不瞬地仔细盯着她的小脸,一只大手紧紧抓在她的胳膊上面,另外一只则撑在她脑袋旁的墙壁上,阻断她的去路。

知道他又看得见了,她却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哪怕芽芽在电话里边不断关心着他的近况,她也禁止自己再去想与知道与他有关的一切,早就该划清界限的两个人干嘛又徒增这许多烦恼?

“如果我说……自从你几年前离开我以后,我一次都没有碰过她,她怀的这个孩子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信吗?”

“不管你是在诓我还是诓你自己,我们已经不再是朋友,你……只是我丈夫的哥哥而已。”

似乎是深吸了几口气,放在身侧的两只大手也紧握成拳,捏紧。

两个人在小巷子里静默了半天,最后打破平静的人还是曲耀阳。

可这次夏芷柔却不是一个人来,她还带来了曲母跟曲婉婉。

她跟她的家人,开始变着法儿地从他身上捞钱,而芷柔也不再像从前所说的那般爱他,爱到可以就这样与他一辈子却完全不介意名份。她开始争,开始抢,即便明的不行,暗里,她或怂恿夏之韵,或做或说一些根本就与事实相反的事情。

就像那一天的曲家,大白天里,明明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可他还是无法控制地要了她的人。又像是那一年的丽江,看到她任意对待自己,为了赚钱不惜作践自己陪别的男人,他又气又怒又难受,泸沽湖地震,他找不见她,就像是丢了魂,好像整个原本好好的世界观,也跟着一起崩塌。

三十年,他不知道一个男人一生中会遇见几次所谓的爱情,又有几个让人意乱情迷的三十年。

这世上似乎再没有什么,被自己的小女人以及被亲弟弟背叛来得更让人寒心彻骨。那被唤作燕青的年轻女子嫣然一笑,伸手向裴淼心的时候不露痕迹地道:“曲太太,你好,上回你同二少结婚,在本城大宴宾客的时候,我正好陪家夫去了趟南非。这次回来一直听母亲说起你,说你人美心善还是独当一面的女强人,今天有幸在这里见上一面实是我的荣幸。”

张太太笑道:“就我们家老二折腾的那点家业,哪里比得过曲太太家的大公子?听说前段‘宏科’又在童南路附近新开了一处楼盘,昨天我还同宣传部的郭太太去看过了。人郭太太看了就直夸,说那房子实在是被‘宏科’修得太漂亮了,整个小区不管是绿化还是设施都完善得不得了,昨天晚上一回去就拾掇她们家老郭把那处房子买了。说是自己的身份地位尴尬,不方便住在那样的地方,但是她儿子不是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吗?正好现在把那房子买了给他,以后结婚就可当婚房用了。”

可是知道了却没有明说,还在人前这样介绍与对待着自己。

小手触上门的把手,也不过是灼热与冰凉的接触,她的手背却突然一热,似被什么更加火热的东西一覆,怔怔就推开了门去。

她一边掐紧阿成大腿内侧的皮肤,一边弯身下去到他耳边,“我没高就不许射,你要多学耀阳,他以前从来不会自己先到的,这点你还差得远了……”

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是她在自己照顾自己,同时照顾着他们的小孩。

曲耀阳早就发现,他已经到了不能不见到她的境地。不管吃饭还是睡觉,甚至坐在会议室里召开着每周例会,他的心也早就飞到了她的那里。他会开始猜想现在她正在什么地方,正在做着什么事情,甚至火热的时候也会想起与她在床上共同经历过的一切。会议室里满满当当都是他的伙伴他的下属,可他还是没来由地感觉整个身体都火热得要死,他口干舌燥,他怕再不拥有,就会来不及了。

刑俞晴的办事效率又快又准,十分钟后,曲耀阳已经行驶在前往目的地的高速公路上。

“好,心心,以后我们都一起向前看。”

可是在他吐血之前,裴淼心已经开始动手推他了,“听说这段山下附近的马路边经常有喝醉的人半夜出来闹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的时候一定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打电话好吗?”

曲臣羽哈哈笑了半天,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脸颊下来。

快出门口以前,背后一声轻唤,是已经端着杯蜂蜜水走上前来的裴淼心。

“你做公开道歉的时候,我们公关部会代表‘玉奇’与媒体接触,尽量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不会将事态扩大到我们无法控制的地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