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24章:安安逸逸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有事!有事有事有事!”安小柔急得都快七窍生烟,却还是佯装镇定地道:“那天在夜场里见过一面之后,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可是你一通都没有给我打过,我想问问……我们之间的协议还存在吗?”

再之后的之后,安小柔似乎又渐渐开始明白,她与曲耀阳的这段关系,也许最不该的就是约在那个上午吃早餐。

曲耀阳走后,她独自在这间从小生活跟长大的房子里来回梭巡,记忆里的那些碎片犹在,只是可惜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了。

“没、没什么啊!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夏芷柔慢条斯理地望了裴淼心一眼才道:“我以为你会先问我怎么这快就出来了,看来,这么久过去了,你还在怕我?不过也对,看看现如今你吃穿用的是什么,我又是什么,风水轮流转,咱们俩可不就是调了个个儿么。”

这时候的夜色已黑,他的身影孤孤单单的,掩映在那廊灯下边,到让他的心思一动,只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辞是不是过火了一些?

等到曲市长与万惠正式登记成为合法夫妻的那年,他曲耀阳已经是个十岁的大孩子,懂事,也会分轻重是非。

看着她推门,看着她消失,曲臣羽还是忍不住对着门口一唤,“我奶奶她……只是太放心不下我们,太想有个人真心对我们好,所以你……已经被她看成是最适合我哥的女人。但是你跟他之间的事情,还有外头的那个女人……站在他弟弟的角度上我不好多说些什么,但如果撑得那么辛苦,那就不要撑了吧!”

曲臣羽沉默,“淼心,别的人不懂你,我觉得至少就我跟你之间的关系来说,你不需要在我面前伪装坚强,毕竟你认识了我哥多久,我就认识了你多久,至少,我们应该算是朋友。”

“难过!”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可是我还想要好好活下去。既然他不爱我,那就各自放一条生路,再不要害对方难过……”

……

他浸在她身下的手指开始动作,带着强烈的蛊惑气息的律动丝丝勾缠着她的神经,曲婉婉摇着头拼命想要抗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子在他的手掌里绽放——那高/潮的感觉来得又猛又烈,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就在这样不堪的情况里边,她的身体还是最真实地听从了他的召唤。

珠宝店里的柜员赶忙来赔礼道歉,“这个已经是cj今年最新的款式了,曲太太,我们品牌所有的珠宝首饰都是伦敦‘玉奇’在a市分公司的设计师设计出品的,不论款式还是品质都可比肩一切国际大牌,尤其是这批钻饰的切工和镶嵌,都是‘玉奇’刚刚归国的信任设计师michellepei最新的作品。之前各大杂志都有登过她从前高级定制的部分作品,包括香港的那位何爵士夫人都是戴她……”

他玩车玩女人什么样的坏事都干过,可是偏生为什么从第一次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遇上那两个女人,这一切都变得不同?

过去与他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像个寄生虫一样生活在那个小家,不知人世疾苦,不懂人情世故,只一味的,以为一生就爱着一个男人就好。

曲耀阳也看出她心底的顾忌了,知道她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自嘲一笑,压下心底的闷——她其实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从几年前到今天,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她是一个有胆识有担当的现代女性,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是他非要恬不知耻地来打扰,来用自己的热脸颊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可是曲耀阳他不在意,他愿意。

他只要每天都能看见她就成,只要她不再怪他,只要他们母子几个能够平平安安的他就不在意。

“苏晓。”

“……曲耀阳现在在‘御园’的房子里,密码还是我上次告诉你的那个密码,你可不可以帮我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这一下小家伙看着他的眼睛都快要放光,“真的么?那你会不会顺便也带上我啊?”

“芽芽!”裴淼心赶忙叫住女儿,“臣羽巴巴不是才带你去过游乐园吗,怎么又想去了?还有那什么sd娃娃,你知道那个有多贵,一个要多少钱吗?麻麻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怎么可以随便跟人要东西呢?还有什么香草味的冰激凌,你昨天才咳嗽怎么又……”

“臣羽巴巴!”小家伙早受不了地一声轻叫,赶忙扑进曲臣羽的怀里,“麻麻她好念得凶哦,你快救救我的老命吧!”

她歪了头不解,“刚才豪哥已经把最后一期款项打在我们的账上了,也就是说,从这一秒钟开始,你已经不是我的老板!请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样一说,她仿佛真是记得。

“那你丫揍他的时候一定得揍狠点,不往死里揍不叫纯爷们儿。”

“外面好像刮台风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不会让他现在离开。”

裴淼心深吸了一口气,制止再让自己胡思乱想下去。先让母亲跟保姆带着两个孩子过了安检,这才拿着登机牌上前,等一切办理妥当后,寻着登机口快步往前去。

“你!”曲母一口大气没喘上来,差点就这样被夏芷柔弄得背过气去。

返回卧室里收拾好自己所有的东西。

拖着小皮箱刚准备从卧室里出去,才一抬头,迎面就撞上背着书包站在门边的曲婉婉。

“嗯,我已经跟耀阳签字离婚,这次就是来拜托爸的同意。因为你也知道,如果得不到他的同意,就算我跟耀阳的离婚申请递了上去,也会在半路被他拦截下来,到时候我们什么都做不成。”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心跳有一丝狂乱,可还是愿意在这保密期内,将这个或许并不应该提前说出来的秘密说给曲臣羽听。

他见多了她温顺可爱的娇俏模样,她缠他黏他追得他满世界的跑与奔,他光是躲她就已经够让他觉得疲惫,再听到她一股脑地道出自己这些来的伤心难过,只害怕再不离开,她就要反悔刚才答应他要离婚的事情。

她笑了笑,当着众人的面,说:“谢谢爸妈的好意,可我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再嫁给别人。我只想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曲臣羽推门走进卧室,先将自己手上的腕表摘下再摘袖扣,裴淼心见他一个人不好弄,只得快步到跟前,帮他把袖扣处的那对铂金袖扣取下来放在床头。

才准备开吃她的面前就多了只酒杯,仰头去看的时候,曲臣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睡衣下楼,手里拿着只红酒,往她面前的酒杯里倒。

裴淼心抿了抿唇,“十年?”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他回过头来看到是她,快步上前,“没有,你工作做完了吗?”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赶忙躲开他的钳制,却叫他箍在身前更紧,“没有,我没吃醋,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有我,我也有你,不是吗?”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你是说……我妈还没放弃救子恒出去的想法?”曲耀阳挑眉,一面想称赞这小女人的蕙质兰心,一面却更深地忧郁了起来。

这一声,裴淼心一下就噤了声。

“从前的我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记了,她怎么会像我?”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活该她像个傻瓜一样,怎么还会,如此伤心?

她急于摆手澄清,说:“我们不是……”反正都是要离婚的人了,又何苦再让别人误会些什么。

“车你可以买,但是话我可给你放在这儿了。你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整整一年了,什么都不做不行,要么赶紧去把公务员考了,要么就到我公司来……”

他大步上去狠狠箍住她下颌,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别再让我听见这句话了行吗,裴淼心?如果你再问一遍我是谁,那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来向你证明我到底是谁!是,臣羽是我至亲至爱的弟弟,可他也曾背叛过我,如果不是他,当年你根本不会有机会离开我的身边,你说,就这样的兄弟,我还有没有必要顾忌他的感受,嗯?”

“那就是我不敢回头吧!就像你说的一样,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无处安放的寂寞,我曾经把自己所有的寂寞都放在他的身上,可那感觉不只没有让我温暖起来,反却让我越来越寂寞。如果爱一个人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变得比原来还冷,那这样的爱我情愿不要了,我自己一个人反而能够好好地活。”

“爱?你才多大一点就知道爱是什么?曲婉婉你别说我没警告过你,像他那样的男人说的爱根本就不是爱情!你去问问他,你去问问,如果今天你不是曲家的女儿,他还会不会跟你在一起!”

小家伙似乎正在跟她怄气,又仗着有奶奶撑腰,撅着小嘴犟了半天,还是点了下头道:“嗯。”

他忍不住转了头,就见一个二十左右模样的小姑娘正盯着自己,唤完了忙作自我介绍:“我是去年刚刚加入‘宏科’人力资源总部的廖语晴,当初我来面试的时候还是您做的初审。”

曲婉婉这时候开口:“我要下个月才开学,明天反正没有事情,待会我送哥回去吧!”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了?”曲耀阳又同他碰了碰杯,“很快就要当爹的人了,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不要去想那么多,早点上楼睡吧!”

她说:“我有什么不会明白?我只知道你爱淼心姐,爱的话,当时怎么忍心放开!”

夏芷柔的心下一片荡漾,忍不住伸手搂住他的肩头,试图从这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

“唉,我听说婉婉你家那位从月前毕业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是吧?”

她有时候是在办公室里,有时候是在午餐——他总归会挑她半天不在家里的时间给她打电话,聊天或是报平安。

苏晓看到她醒了便轻声安慰,“桂姐回家为你煲汤,臣羽刚刚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第二天晚间的时候,曲臣羽早早从公司回来,命了死机载着他与裴淼心母女,向着曲市长的家过去。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现在真的不到三个月吗?”

天还没亮裴母就从曼哈顿赶了过来,远远在机场里看到来接她的裴淼心,赶忙快步过来将她一抱,“淼心,我真是想死你了,已经这么多年,原来已经这么多年……”

吃过了早餐又约朋友去做spa,躺在五星高档美容会所的vip休息室里,夏芷柔刚刚起身穿好衣服,就听到与自己同来的何太太说最近听说有种东西吃了特别滋养女人。

“她怀了身孕你还要碰我?”她颤抖冲他轻喊了出声。

“别再说这些了!”曲耀阳的拳头捏得死紧,作势又要去揍陆离。

他在病床边上坐下,想要安慰臣羽什么。可是张嘴张了半天,终究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单手撑在“御园”的电梯墙壁上,曲耀阳自己都要笑死了自己。

他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你也很累了,陪我看尽这么多人事冷暖。”

……

相识十年,却是到今天才有缘牵手相恋,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感觉那酒的温热一点一点酝酿着她的灵魂。

她讶异地张了张口道:“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可你却每年都记得我的生日,臣羽,我该怎么感谢你。”

帮忙拉住曲耀阳的曲婉婉面上顿时显过一丝吃惊。

聂皖瑜显然也并未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刚想张嘴说话,厉冥皓已经快步过来抓住她的手道:“先上车,别在这里闹。”

曲耀阳忙前忙后的,整个人早着急得不行,裴淼心赶忙拉着他的手道:“耀阳,我不碍事的。”

洛佳这时候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曲大总裁,你这时候才想起来问淼心怎么样到底又能怎样啊!刚才你是没在这里,你在这里就应该好好看看,你们家那些人到底算怎么回事,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所有的错往别人身上怪。”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