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113章:盲风暴雨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晚上十二点整,正是鬼门大开,阴气深深的时候。不对,这个发信息给我的人,这个手机号码我怎么看着异常的熟悉?

其实说实话,我个人都觉得陆雅是真的对宫一谦很好,她对宫一谦是真心的,并不是想跟宫一谦在起能够图到他什么,说起经济条件,陆雅的的经济条件也是很不错的。

面前的这个男鬼才真的叫狮子大开口,宫弦都没敢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简直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唉,渣男啊渣男。

我说的不喜欢小打小闹。也是因为我在积累,这些小的陷害不放在心上,不去回击。却不代表着陆雅做的这些事情不在我的心上,我也想找一个机会,去让陆雅真正的知道这么做是错误的。

这一次我听从了张兰兰的话,决定先按兵不动,等张兰兰来了以后,再跟她一起去见那个买家,有着张兰兰陪着,我信心大增。

我连忙推了推宫弦,对他指了指正被他那红色的球状物包裹着的黑雾。

而此时,我手镯上的温度也忽然的自热。戒指上的结界也自动的打开,砰的一声,曼珠沙华上伸出的那只长长的人性手臂,打到了结界上,又被结界弹了回去。结界很好的将我护在其中。这一下把我惊出一身冷汗。

“那现在那个女鬼是还存在于这把雨伞里面,还是在我妹妹的身体里。”

至于我跟张兰兰,本来这一次命运指引我们来到这个磨盘山,那么我们就跟这个磨盘山有着不解之缘,我不是听天由命的人,但是我也相信缘份,相信这个磨盘上跟我们会有着不解之缘,既然如此,那么不妨我留下来看看,况且这个时候这里也必须有人留守,否则我们一个也走不了。

“咚咚咚,咚咚咚。”房间的门被拍得直响。

虽然不知道陈车峰是不是因为戒备而产生的这样的举动,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对人的一种极其不尊重。

爬是爬上了窗台。可是当我正在窗台上往下看的时候,我又眼晕起来。现在我才后悔刚才我们在二楼的时候,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往下跳。

然后他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你再仔细的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怕,讲详细的。”

我不由得对局长佩服的五体投地。

局长却依然镇定地说:“老板让我们来看一看厨房,关于骨头汤是怎么弄的。”

现在迷阵消失了,障眼法也撤掉了。我从我们现在所站立的位置,往前看去。就能够看到黄拓跋的家了。甚至我还能看到隔壁的那个大妈正在门前喂鸡,一副悠闲的样子。

“我们昨天晚上遇到了一个朋友,跟他打赌谁起得早,今天就是谁请客。”

“饶……命……”白雾的声音像是山谷回音一样,从坑里面传出来。

张兰兰缓缓的摇摇头:“没理由我跟你都在这坐了一会儿了,沈琳还想不开的自己去淋雨打电话吧。要是真有什么秘密电话不能让我们听见,完全就可以走到楼上去,或者跟我们说一声。这自己受什么苦肉计去淋雨,犯不上。”

反正是不怎么费力的就走到了白杨树边,我也就不再去纠结这路是如何走过来的了。这也算了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我紧紧的捏住手中的面膜,不知道张兰兰说的见机行事,是要发生什么事情。虽然我知道,张兰兰就躺在我的身边,但是我却还是感觉一阵心里发怵。

大陈也看到了,我正在盯着他的佛珠看,于是他的手在那佛珠上拨弄了几下。笑着对我说道:“你看它的成色现在就挺漂亮的,我特别满意。”

我娇啧的看了他一眼。这人不去做卧底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演技了。

张兰兰看到了我疑惑的表情。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呢,我们出去看一看。”

曾大庆挠挠头发,表情中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那时候你妈妈生产的时候就直接把你给生出来了,小寒跟小清都直接就是死胎。”

陆雅突然转头看着我,“一谦要扶着我,我的脚又崴到了。能不能请你帮我拿一下我今天买的衣服?”

耳边呼啸着的风好像是在嘲笑我的怯弱,呼啦呼啦的往我的胸口灌,让我的身子死死地挺在绳子上,不敢有一点动作,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小命折腾在这里了。

谁也不知道,甚至我自己都无法明白。对于可以离开这个罪恶的淘宝店这件事,我竟然希望最快的告诉宫弦。

我在心中冷笑,倒是想听听张兰兰还能说出什么事实。

虽然说我积攒不到一百个好评,没有办法离职。但是我宁愿一直没有差评无法离职,也不愿意靠不停的修改差评来换成好评。谁知道有没有可能就碰到那种蛮不讲理的客人,怎么都不肯消除差评,就像我之前那样。

我是第一次接待到这样一位买到有缺陷的物品还满意的买家。不仅如此,电话那头还十分愉悦的说:“客服小姐,我对您的服务特别的满意。您真是一位能为顾客考虑的店家,如果我要买东西,一定优先到您的店里面看看。”

可是宫一谦并没有就这样安分下来,甚至继续对我说:“梦梦,我们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因为感觉到冷,我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点。护士冷幽幽的声音对我说:“现在就觉得冷啦,一会还有更冷的呢。”

本来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就已经够多了,我实在是犯不上想不开再去给自己添麻烦。

“咳咳咳……”这才哪儿到哪儿呢,就看见到张飞轻轻的用手遮挡了一下,然后轻声的咳嗽了几声。

“啊,这就完了。”听到此处,我还有心情想像着张飞一个大男人被吓晕了过去的模样,“噗呲”的笑了出声,也缓和了些刚才我那害怕的心悖。

这此话平日里三言二语就说完了,可是此时我得一边控制着体内的欲望,还得组织语言去说服大明,说得我好辛苦才说完这二句话。

宫一谦也连忙挤到我的旁边,就着张兰兰的手看过去。

我被张兰兰给逗乐了,紧张的情绪一扫而光,但是却还是佩服宫一谦,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紧跟着我的那辆车。

宫弦挑了挑眉毛,一副“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表情,过了一会,他挑了挑眉:“我可没有办法帮你,你身上被下的咒术只有给你下咒的人才可以帮你。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为夫的厉害吧,敢把我的老婆弄成这样,哼哼。”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连忙猛地一下子将眼睛给睁开。只见那个不人不妖的东西,一截手指头断掉的那个地方就长出了一朵玫瑰花,不仅如此,玫瑰花的花瓣还全部都盛开了。

说完,张兰兰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丹凤的话音才刚落下,电梯就停了下来。这么短短的时间,应该没有降落几楼吧?电梯门打开后,进来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穿着一身长长的黑色衣服,压低的鸭舌帽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

我还是跟张兰兰说出了我的质疑。

说完,张兰兰就不再理我,专心的开始捣鼓起她的那些药材。

张兰兰这么想,其实也没错。毕竟这关系到小钰的后半生。我们不能直接替人家决定一切。

“医生,医生,一定是这个屋子不干净,我得走了,片子不拍了。”

耳边传来的宫一谦的话,想让我怀疑是有人假冒他的都难。因为无论是语气还是话中里的内容,都是我所极度熟悉的。

只是他们的身体此时正被一层薄薄的一层雾所遮掩,令我看不真切。

宫弦身上的寒意顿起,这是盛怒之前的预兆。想来这个钟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他活动活动了双手,然后面目狰狞的朝着宫弦走过来。

果然,华先生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回答道:“是的,相比之前的夫人我的确是更加喜欢这样妩媚动人的夫人。”

我觉得华先生真的有为自己的夫人考虑过,也许他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夫人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我跟张兰兰两个人惬意地躺在了花园里的秋千上。一边观赏做花,一边荡着秋千。

这样宁静雅致的生活正是我所想要的。远离城市的喧嚷,没有算计,也没有虚伪。

当宫一谦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时,我才受惊般的从他的手中抽出我的手。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你立即把它删掉,并且保证以后这样子的事情绝不再犯。这样我们还能有做朋友的可能。否则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大道。”

其实我的内心已经心急如焚,因为刚才我看了看时间,现在离午夜零点已经剩下不到五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我的生命已经进入到了倒计时的时候,而且倒计时的时间已经不足五个小时。

“她……唉,你还是来我家看吧。”王先生难受的说,然后他给了我他家的地址。

张兰兰神奇就神奇在,她没有什么朋友,但是她一个人也总能玩的风生水起的,好不自在。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十分的羡慕张兰兰。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得到了密码,我连忙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张兰兰:“兰兰,她说密码就是88842,我们在18楼,这一楼只有这一家,你快来。”

我可不像张兰兰心这么大,见到自己的面前有那么多的尸体,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

他左手中拿着摇铃,右手中抓着符纸。腰间别着笛子。一边走一边不停地甩着摇铃,铃声“叮铃叮铃”的不断的回想在我的大脑里。

顿时间,一阵森然的感觉从我的手指弥漫上来。我吓的不行,猛的往后退!

我们准备往外走的时候,老板又喊住了我们:“那个赶尸人他没有什么事情吧?”

当我告诉的士司机我们去的目的地时,我看到司机明显的怔了一会儿。他还特意把车内的后视镜调了调方向。不停的通过后视镜打量我们。

只听他说道:“听说这个黑雾迪厅呀,可以满足人们的愿望,就是让你可以看到,已经死去的人。”

其时不需要手镯的预警,这一次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那个恶灵离我已经近在咫尺了。因为这一回的恶灵是挟持着冷意而来,它离我越近则这股冷意越浓,到了此时我已经开始打哆嗦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被人强制塞进了冰箱的冰冻室的那种感觉。

“嗯。”我淡淡的点头,没有看他。而是准备离开,他拉住我说,“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

宫弦埋头在我身上说,“你睡吧,好好养胎,剩下的事交给为夫去做。保证你会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坐在车上,小月一脸呆滞的表情。不言也不语,看不出情绪。我也不知道小月究竟是怎么了,只好默默的坐在旁边,现在也不是提差评的时候。

“别装了,只要是进这个家门的人,都会被宝贝所掌控,你们卖的什么关子我早就知道了。”欣欣说完又咳嗽起来,她的身体看起来很弱。

张兰兰从包里掏出符咒,重重的做出一个贴的动作说:“拿符咒贴到小鬼身上!”

我说:“你也有?那太巧了,有阴阳眼的人不多,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其实我想说,我本来是没阴阳眼的,都是托了宫大爷的福……

虽然有些诧异张兰兰这个时候突然间醒过来了,但是这也是万幸张兰兰醒了过来。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门外夫人嚎啕大哭:“别这么狠心,我求你们了。给我开个门。让我进来……不要丢我在这里啊。真的好吓人。”

我惊讶:“华先生和华夫人?他们刚刚敲门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过去开门。”

项链摆在手中才没多久,就已经是一片湿润。应该是刚刚那些结成的薄冰变成的水,还能升起一些腾腾热气。见到这样的场景,我心中大喜,这样好啊,这样的话我也就可以有办法走动了。

“梦梦,你还不知道吧,昨天晚上,有一只狗被人拿绳子绑住舌头,吊在天桥上活活疼死的。早上被人发现时,那只狗的两只眼睛都脱离到体外。七窍流血。真是太惨了。”

这个客户在我们家买了一支钢笔,他说他的钢笔,时好用时不好用的,所以给了差评。

去,还是不去?我纠结起来。

宫一谦?

但是没办法,用宫弦的话来说是,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他把我抓回来,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我紧皱起眉头,心中的不安感成倍的放大,因为,刚才放眼过去还是郁郁葱葱的满山欲谷的绿意,此时已经大都变成了枯黄,就象是冬季即将来临时的模样。

心里骂归骂,我找出了这个客户的电话,一看心里觉得好幸运,这个客户的电话跟我是同城的,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我在同城里就可以见到客户了,对于之前的那几次异地之行,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没想到这个客户却忙着呢,说现在没有时间跟我详细解说,让我明天再跟她联系。

“你……”

我跟品香梅两人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小到这样都能再会。

换上了杨美玲的裙子,虽然说合适是合适,但是总感觉有几分奇怪的感觉。我没有穿过这样风格的裙子,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驾驭的住。

再说了,怎么折腾也比我现在的装扮要好一些。

“……”当时我就惊呆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杨美玲的话。这么多的东西,我听说过的只有爽肤水,乳液,粉底液。

说实在的,我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宫一谦的面前,我却还是要挽留我这一点小形象。于是我抿了抿嘴:“你在车上等我,我去看看。”

有这么痒吗?我走近一看,还没见到曾大庆的脖子,却直接对上了程凤的眼睛。明明没有瞳孔,也能给我那种被人死盯着的感觉。

但是话虽如此,我也做不到那种见死不救。对了,鬼魂不是都害怕太阳吗?不如我把曾大庆他们家里的窗帘给拉开,说不定程凤忌惮阳光直射,就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

这个问题我也询问过黑雾,可是那时他说他不知道。现在看他这般的模样,我希望能够听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吓得不行,惊出了一声冷汗。在灯泡灭掉的那一瞬间,我也“哇——”的大叫一声。再也不管旁边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了,一把将被子给掀起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