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111章:存亡安危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谢墨含苦笑,“我就算想管也管不了。”话落,低声道,“今日皇上和英亲王妃在凤鸾宫起了争执,因为要赐听音做贵妾,英亲王妃没同意,说她儿子要的是婢女。还提到了秦铮的爵位之事,闹了个不欢而散。”

“你也知道,这雨太大了。”崔意芝语调有些漫不经心。

秦铮不置可否。

到底选谁

可是当二人见了秦浩和卢雪莹来到左相府,秦浩温柔笑意处处照顾卢雪莹,而卢雪莹除了眉目有些倦色外,面带桃花,二人放了一半的心。

可是每日晚上,秦浩从外面回来,依旧是缠着她哄着她似乎对她的身子十分之着迷,每日都要折腾到深夜方能入睡,甚是有好几个晚上,他畅快完了,已经天明了。他依旧分外精神地去上朝,卢雪莹却不得入睡,挣扎着起身去正院和西院请安。

本来很多人都知道卢雪莹是喜欢秦铮,秦铮厌恶,推给秦浩的。都等着他们大婚后看好戏。可是这样一来,根本就看不到好戏。人家夫妻和美,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我还能跟你说假话不成?”燕岚怒道,“你一心扑在铮哥哥身上,这南秦京城里谁家谁院的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怎么连你自己家的事情也不知道?我家里给我哥哥寻了范阳卢氏一门亲,就是你的族亲堂妹,左相大人的侄女。我哥哥死活不同意,闹腾了一年。我们都不明白原因,最近我娘才从他口中套出话来,原来他喜欢的人是谢芳华,非她不娶。”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谢芳华道了一声谢,慢慢地坐下。

尊比皇上的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贵比皇后公主的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谢芳华,他们二人,一个生于宗室,皇亲贵戚,富贵滔天。一个生于谢氏,钟鸣鼎食,金玉之命。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脸色发沉,对侍画、侍墨吩咐,“你们两个人,现在就回城去京兆尹的衙门报案。”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谢芳华果然不动了。

秦铮瞅着她,攸地笑了,肯定道,“定不会太难的!”

她正想着,里屋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门房向里面看了一眼,悄悄点点头。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谢芳华和秦铮离开了药铺,向来福楼走去。

二人刚走出背街一角,便迎面碰到了程铭、宋方、秦倾等五人。

谢芳华道,“她们是被砸死的没错,没有什么不对劲。”

“咱们也快去看看。”金燕立即说。

二人离开后,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对金燕和燕岚问,“你们还吃得下吗?”

燕岚也说,“是啊,我也担心芳华。”

------题外话------

过了片刻,秦钰问,“若是朕去漠北军营,你说,能见到他们吗?”

“王妃进宫了?”李沐清又问。

“可不是吗?”英亲王妃点头。

秦钰听罢,眉头紧紧地皱起。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那好吧!”谢芳华放下筷子,“我们走吧!”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谢云澜“嗯”了一声,伸手推谢芳华,低声道,“芳华,醒来了,回府了。”

谢芳华在心里品味了一番他转变的称呼,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有些困意迷蒙地看着谢云澜,“到了?”

“我又不住你房间!”谢芳华嘟起嘴。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赵柯听罢,半响无言。

秦钰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他点头,二人一起抬步出了谢氏六房。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秦铮挑了挑眉。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您放心,我真的无碍,这次催动我身体里的心血翻涌,只不过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伤白费了,但不至于要我的命。”谢芳华道,“也没那么容易要我的命。”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刘侧妃和卢雪莹碰到门口,对看一眼,都不解地摇摇头,一同走了进来,当看到门口惨死的翠荷,齐齐吓了一跳,刘侧妃更是惊呼出声,卢雪莹毕竟有些骑射功夫,底子好些,虽然也吓了一跳,但没向刘侧妃一样惊呼出声,伸手扶住了刘侧妃。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王府害小王妃、杀人,岂有此理。”英亲王恼怒,“喜顺,去查……”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因玉宝楼面向的是非富即贵的南秦京城各大府邸后宅的女眷贵圈,所以,不像是寻常脂粉店铺那般有闲杂人。里面有几个朝中大臣府邸的家眷,见三人来了,身份高些的上前搭了两句话,身份低些的连忙避开了。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好簪!”秦铮赞了一声。

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对掌柜的道,“将这方砚台包起来吧!”

    谢芳华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头一样地崩裂地疼起来。她想拼命压制下,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半响后,遂放弃,顺着门框,慢慢地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李小姐在哪里,相爷带路吧。”谢芳华道,“能救治的话,我定尽我所能。”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金燕看着她,“芳华妹妹,你为了秦铮,也做了很多辛苦付出的事儿,不是吗”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秦钰转过身,看着她,“你知道她的决定”

她能理解他为何而怒,他的怒不止是因为自己,因为金燕,还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是一条万全之策,是一道顺畅铲除荥阳郑氏的路,更因为除了这条路,别的选择都不会尽善尽美,都会有所失,到底所失是多少,干系南秦江山,谁都不敢做准。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你是说秦钰和哥哥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谢墨含无奈,“既然如此,只能这样了,皇宫又是重地,而这事情又不能抗旨,时间又太紧迫了。”话落,他低声道,“稍后你随太子进宫,我暗中去找秦铮。”

几位夫人都齐齐回笑,不知道这个事儿该怎么评说。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兵部尚书正三品,下设有侍郎二人,从正四品官职。兵部掌武选、甲械、车马、地图等。国之首要,一就是兵部,二就是户部。一般能熬到兵部侍郎其位的人,怎么也要入朝十年。一步步熬上去。可是崔意芝年纪轻轻,免除三考三校,入朝就是兵部侍郎,简直是一步青云。

“我找到了崔老前辈,一时探讨得入神,天色晚了。回京不甚安全,云继兄便把我留下了。”李沐清话落,看向谢芳华,目光温和,含笑打招呼,“芳华小姐有礼了。”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谢芳华自然是知道他极累了。连番受重伤,内力不济时,哪怕有功夫,比普通的山野樵夫走山路还要困难几分。就算在碧天崖的温泉池里休息那么一两个时辰,也是不抵用的。他一声不吭地从碧天崖走到这院子,早就该累了。也难为他支撑着着走回来。

秦铮慢慢地放松了箍紧她的手臂,静静地抱着她。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谢芳华忽然觉得不对,立即停了手上的动作,撇开脸,将身子全部没进水里,对他小声道,“我们快点儿洗,若是误了敬茶,传出去被人笑话。”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今天我穿什么?”秦铮问。

。”谢芳华说。

一切穿戴妥当后,她走出了屏风后,看到秦铮早已经换完衣服,坐在桌前等着他。

“嗯?”秦铮挑眉。

谢芳华“嗯”了一声,“也许吧,我总觉得脑子很乱,有什么在搅动我的心思,让我总觉得忘了很多事儿,越是去想,反而大脑越是一片空白。可是不想的时候,却又跳出来。”

秦铮蹙眉。

“那……医书可否准确?”秦铮问。

大婚,礼成,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夫妻了

这就是秦铮,他在用他的方式爱他,用他的方式给了她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大婚之礼。

秦怜随后跟进来,见到谢芳华的模样顿时惊讶,“盖头呢?”

秦铮瞥了秦怜一眼,没说话。

“今时今日我却不觉得和四皇子有谈的必要了。”谢芳华毫不客气地拒绝,“我是小女子而已。做不来与虎谋皮的大事!”

那挟持秦倾等人的人也只能住了手,其中一人身上已经挂了伤,对谢芳华看来,冷硬地道,“你若是不交出人,那五人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交出来的。”话落,他不惧秦钰,对他强硬地道,“四皇子,我家主子是为你做事情,你不能置他于不顾。”

月落忽然离开去了庙宇后,不多时出来,手里也拿了一把伞,遮在了秦钰的头顶上。

“我若是三岁小孩子也就罢了,四皇子这番言语对我不管用。”谢芳华感觉雨大了些,下车时因为情急,见月娘危急,便着急出手了,没打伞,她蹙了蹙眉。

谢芳华对脸皮二字算是又有了重新的认识,一时无言。

谢芳华的脸微微一沉,怪不得秦钰和秦铮能够相提并论,长了这样一张脸,这样一副看着温和如玉的脾性,偏偏脸皮和秦铮一样的厚。可惜她被秦铮锻炼这么多日子,脸皮也练得够厚了。淡淡一笑,“既然四皇子稀罕,那便留着吧!提醒我险些伤了你的人,废了他的胳膊。”

“四皇子抬举了!一支发簪伤人不算什么,四皇子心口受了重伤,不卧床躺着,这么快就能外出走动,才是让人佩服。”谢芳华目光落在他心口处,衣物遮掩,她不知道他的伤口什么样了。以她的猜测,他今日不该起来,应该卧床才对。她给他那一刀虽然不深,但也不浅,用最好的药,最少也要三五日才能愈合。

谢芳华忽然笑了,“我当是谁,原来是四皇子!”

药圃是实打实的药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谢芳华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屋门口。

这一处药圃很大,几乎覆盖整个洼谷。

“出去!”谢芳华道。

秦铮看着她,“你陪谢云澜血尽而亡,你让我如何除了逆天改命,让你重生,别无办法了。”

秦铮上前一步,伸手将她身子板正过来,见她脸色苍白,他伸手去扯她捂着嘴的娟帕。

谢墨含见他对谢芳华步步紧逼着追问,有些不悦地接话道,“不错,燕亭兄身体不适,不想在皇宫里待,也不想回府,我便邀请他来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对谢墨含笑了笑,扯掉面巾,无事人一样温软道,“哥哥也渴了吧?过来喝茶!”

且视线极好,英亲王妃可以一边听戏,一边用膳。”侍书道。

而且身为小门房的小厮也是第一次隔着窗子看到了这府里的金尊玉贵的小姐的面容。

“走吧!我们一起出去迎接英亲王和王妃,以示郑重。”谢墨含道。

敏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把着英亲王妃靠近乎,虽然英亲王妃向来不甚喜敏夫人八面玲珑的做派,但是看在死去的崔玉婉和谢氏六房明夫人的面子上,这一层亲戚牵扯,让她不曾拒绝她把着亲近。但到底从年前到年后这一段日子敏夫人和谢茵一直针对谢芳华,让她产生了不快。但也未曾想到会这般毒辣,竟然敢借着她带她出来法佛寺祈福而暗下毒手。

皇帝见他不是说假,看向谢墨含,缓缓道,“谢世子,算起来,谢氏长房是忠勇侯府的旁支。这件事情你是想谢氏族里解决,还是要朕给你做主?”

灵雀台逼婚后,皇上迫于无奈下了圣旨赐婚,后来想要给他提携一个贵妾,还是他看中放在身边的婢女听音,可是他说什么也不从,毫不犹豫地给推拒了。让人奇怪不已外,也彻底地得罪了皇上。

皇帝对忠勇侯府忌惮,对谢氏忌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除去忠勇侯府的心,这京中多少人都心里明镜一般。秦铮身为英亲王府嫡子,且脑子好使得狠,怎么能不知?

对于秦铮,他们都觉得,活了大半辈子,看惯了多少朝中官员各种脸面和心思,还是看不透秦铮。

“不会!”秦铮笑了一声。

皇帝点点头,“这种柳条的印纹是何等模样?”

当然,也有不觉得沉重的。一是秦铮,二是谢芳华,三是李沐清。

又过了半个时辰,青岩出现禀告,“公子,法佛寺方圆十里内,已经着人全部排查完,除了拾到一片衣角外,再无收获。”

秦铮伸手接过,只见是巴掌大的一片僧袍衣角,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他问道,“在哪里拾得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