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模样:第104章:飘风暴雨

最好的爱情模样 作者: 墨忆九

“那就把火焰果给我,不然我和我儿子一起死,你什么也得不到。”景炎有火焰果,顾千城也不是没有倚仗。

他们此举也是试探,想要知道凤家军会不会执意要他们护送进入支灵川。

有时候,皇上不说并不是赞同,而是不屑。皇上,很多时候是用看小丑的姿态,来看他们这些朝臣,只是表现得不那么明显,而他又不能说出来。

“可是,除了这个赌注外,我想到其他的条件。”景炎摆明了是要为难秦寂言。

顾千城着实愣了一下,可也就是这么一瞬间,顾千城就回过神:“替我谢谢老太爷的厚爱。”

秦寂言座下的俊马,乃是关外进贡的汗血宝马,秦寂言不担心这马跃不过去,他担心顾千城会被马甩下来。

至于帮忙?

“殿下和顾姑娘感情真好。”互相喂食什么的真讨厌,欺负他们孤家寡人。

她在老太爷面前,扯秦王这面旗时一点儿也不心虚,可面对正主,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她的脸皮虽厚,可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呀!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江南与京城相隔甚远,即使老皇帝与秦寂言都十分关注江南的情况,可一时半刻要发现江南的异常还是很难,毕竟这个时候消息传递十分不方便。

“好好好,好一个一统江山。”老皇帝承认,他看到这四个字很激动,尤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简直就是祥瑞。

“再找。”暗卫压低声音,双手抱着马脖子,借着手中微弱的灯光,边走边查看路上的痕迹。

这地方虽然极少有人出没,可难保没有意外,要让人发现她一个小兵,身边还带着暗卫保护,指不定要闹出事了。

暗卫如同木桩子一样,站在顾千城身后,一动不动,头都快埋到胸前了,顾千城看他们的样子着实可怜,便上前拉了拉秦寂言的了袖子,好声好气的道:“能者多劳,这里你最厉害。”

秦寂言脸更黑了,默默地看着老皇帝,抿唇不语。

倪月见状,转而对凤于谦道:“带着你的人退下,今日之事我既往不咎。”

倪月的武功在凤于谦之上,按说这个时候她要跑还来得急,可是……倪月很清楚,她不能跑,落到秦寂言手里还有一线生机,跑了就是死路一条。

安抚好老皇帝,秦寂言回到殿内,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吃上一口热饭,可不想膳食刚端上来,就有太监来报凤老将军求见。

血亲骨肉最终却落到这个地步,就算坐上皇位又有什么意思?

秦寂言带着顾千城回到宫里,并没有急着去处理政务,而是让人安顿顾千城,然后沐浴更衣。

“火山爆发了,快跑呀,快跑呀。”江湖中人个人武力高强,可终归比不上训练有素的士兵。遇到这样的事,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跑,而且是自己一个人跑,完全不管他人死活。

时间、地点,路线,汇合碰头的地点,秦殿下毫不避讳的说给北齐将领听,刚开始北齐将领还窃喜,可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了。

他们很怀疑!

顾千城带人转了一圈,大致了解摘星楼的布局后,就让人一寸一寸翻找摘星楼,把可疑的东西全部找出来。

“有很多破损的画轴。”

封首辅只是一时气弱晕了过去,不到半个时辰就醒了,醒来后得知秦寂言过问了他的病情,不顾太医的劝阻,执意过来谢恩。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他们,他们……倒是想出了几个法子,但却不敢保证皇上会采纳。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可以肯定,他被算计了。

“有刺客,快……”

顾家老太爷看到焦大人催缴银子的信,直接愣住了,“一百六十万两?这,这怎么可能?”

所以,不能给,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出去,反正他已经和顾千城撕破了脸,顾千城也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他。

顾二叔得知此事,明里暗里嘲讽了顾三叔无数次,说顾三叔是个蠢蛋,背了这一百多万两的欠款,顾三叔这一辈子都得给顾千城卖命。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猪头六今晚会出面抢劫,也是这段时间被秦寂言逼狠了,以至于大半个月都没有收入。

这群土匪发起狠来,那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杀了秦寂言。

“你是什么人?胆敢夜闯军营?”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来者不善,不由得出声寻问。

秦寂言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却没有多说,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朕明天就让人送你去漠北,好等你那弟弟去救你。”

“啪……”随着左手上的铁链松开,顾千城终于重获自由。

老管家一走出去,舱底那些人就齐刷刷的看得他,双眼冒着绿光,像是的恶极了的野兽。不过,那些人却不敢动,只是看着罢了。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待我长发及腰,我立刻嫁你。”顾千城也回答得高兴。

“有没有人?”

他们也许该给秦王一点颜色看看,让他明白这是谁的领土,别仗着手上有人质,就嚣张的不把人放在眼里。

“有调兵来就好,”顾千城松了口气,可她仍不肯走,“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走。我要走了,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一家怎么办?”

坐上大秦皇后之位,是她唯一能从谷底爬起来,摆脱棋子命运的机会,她绝不会放手。

后位,是他的千城的,别的女人不能染指。

虽然只是初稿,可核心要点都在,而且有利的措施不止这一条。

“唉……那个孩子。”平西郡王妃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儿子,蠢成这样难怪不讨女子欢心,平西郡王妃决定帮自己儿子一把。

人都死了,顾千城就不能等他一下吗?

秦寂言如此自信,必是早有准备,要是双方打起来,她再输了,圣域那些死老头一定不介意送她一程。

“圣上,解药?”随时侍卫不得不提醒秦寂言一句。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顾千城倒不怎么放在眼里,依她的身手就算打不过也跑得掉,更不用提向导身后必然有人监视。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一切,皆是秦寂言咎由自取,怨得旁人,可偏偏……

这两人这么嚣张,不怕屋主知道吗?

虽然他们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有几个少年直接累得爬不起来,可他们却是真正的凭自己的实力,打赢了武力值明显高于自己的土匪。

每一次战斗都是一次成长,他们又一次成长了!

不过,顾千城永远是温柔与严厉并在,“谁说受了伤,就不用洗衣服了?你受了伤要吃饭吗?”

“明日,攻城!”心情不好的秦殿下,自然是要拿赵王出气。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顾千城抽出被顾承意抱着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审视地看向顾承意……从北齐边境带十万大军到江南,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秦寂言不可能一直等凤于谦,和凤老将军说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秦寂言便走了,至于去哪里?

江南是个好地方,山多水多,朝廷要派兵攻打绝不是易事,可是……

而这些东西,江南都能给他。

哪怕手下的人每天汇报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景炎仍旧不厌其烦,每天都问一句。

不过,今天景炎没有问!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不等单增和呼延千霆开口,凤于谦又道:“你们两个想要怎么打我不管,先把路让出来,我家王爷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墨迹。”

“恕罪?朕倒是想要恕你们的罪,可你们看看……朕的大臣,大秦的官员,你们就是这个样子?你们真让朕失望!”秦寂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似乎被众大臣气得不轻。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千城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顾夫人脸色微变,随即不理顾千城,朝身后的下人呵道:“你们一个个愣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的奶妈妈失足落水死了,还不快把人抬出去,放在这里晦气!”

“千城,你什么意思?不过是一个下人的死,也要闹得轰轰列列,非要丢尽顾家的脸,你才满意吗?”孙妈妈怎么死的,顾夫人比谁都清楚,她不怕顾千城闹,但仅限于后院,这事不能传出去。

京中的事他必须先查清,才能下决定!该说的都说了,封老爷子和顾千城默契打住这个话题,一老一少回到花厅,喝了杯茶休息片刻后,封老爷子又拉着顾千城陪他下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