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第10章:剑道神

第10章:剑道神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窦立杰!”

大惊失色的袁世凯看到国防军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为了保住手里所剩不多的中原几个省份,只能从北方调兵南下,挡住国防军攻势,拆东墙补西墙!

可想法刚一出现在脑子里就被孙烈臣自己给都定了。

谢家设了五十席桌席,根本不够,紧急加了三十席,才勉强支应过来。

“恭喜谢编纂,迎娶如花美眷。”

谢明曦又应了一声是。

谢钧面色彻底变了!

俞太后想阻拦拖延谢皇后的中宫册封礼,怕是枉费心机了。

江家几个小子也鼻青脸肿,呼痛不绝。

玉石打磨而成的棋子落在棋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对弈之际,声响如此密集,着实少见。

想来,此事早已成了笑话在众人间传开了。

盛鸿理所当然地应道:“阿萝承袭了我的血脉,就是我的子嗣。”

“杨巧娘一直将凝雪视为眼珠子一般,定然舍不得凝雪被卖做侍妾。一定会低头认错,乖乖送银子回来。”

盛渲目中闪过一丝怒气,很快忍下:“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太医既然未来,先请京城名医来。”

淮南王:“……”

太医很快来了,匆匆诊脉后,塞了两粒参丸进丁闯口中。然后拱手禀报:“启禀皇上,这位公子额头经过猛烈撞击,怕是脑中受了影响。这般头晕疼痛,不知要延续多少时日。微臣也没什么好法子。还是静养为要!”

谢明曦目光柔和,轻声道:“盛鸿,我也一样感激上苍!”

为何夫妻两个对阿萝的要求如此之高?

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俞太后勉强走了一圈,额上冒了虚汗。坐回床榻边,命人宣召赵院使前来,厉声诘问:“赵院使,哀家的药方已经换了两遭,为何还不见好转?”

以这等真迹为字帖,实在太奢侈了一点。

却不知,谢明曦前世苦心练就,善读唇语。便是隔得再远,声音再低,也躲不过她的眼睛。

徐氏在福临宫里待了半日,有幸和谢皇后一同用了午膳,然后才回府。

事已至此,谢钧想缩头赔礼也没用了。

淮南王府是万万不能去的。

盛鸿心中飞快掠过一个念头,顿时一凛,面上却未流露:“是。”

……

徐氏立刻正色应道:“放心,我绝不容人乱说。”又低声道:“客人还未散尽,待客人都走了,再给你祖父父亲送信。”

穆梓琪鼻子一酸,眼眶一红,哽咽着喊了一声“娘”。

年过五旬的楚将军,被噎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不管何时,他都谨记着闽王的吩咐。没有闽王之令,绝不可枉杀朝廷命官。

永宁郡主心念电闪,权衡利弊,正要勉强应下。就听谢明曦说道:“父亲怎么忘了,祖父祖母和二叔一家子就要到京城了。我们都住在这儿,祖父他们怎么办?”

谢钧也不会在此时提起这些,一味陪着笑脸:“此事没和郡主商议,是我的不是。还请郡主不要见怪。”

当年谢家穷得家徒四壁,哪里还有银子过定。

谢明曦漫不经心地听着,半句都没往心里去。

宁王生得英俊冷冽,气度迫人。哪怕此时衣服头发散乱,双手被牢牢捆束地跪在地上,也没见多少狼狈。

缓步而来的六公主,瞄了谢明曦从容的俏脸一眼。

……

就在此时,一个少女身影出现在乐室门口。

盛锦月点点头。

谢云曦忍着喜意,轻声应道:“我只盼着能一举生子,为殿下传承子嗣。”

正要继续再说什么,宫女玉乔快步进来禀报:“启禀皇上和娘娘,六公主殿下在外求见。”宗人府风云变幻,后宫也是波涛暗涌。

“我当然知道四书竞争最激烈,这么说,是给方若梦这个胆小鬼鼓鼓劲。免得她明日胆怯紧张,发挥不力。”

你还是快点闭嘴吧!

谢府上下人人向着谢明曦,他一刻都不愿在谢府多待了。

李默转过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李湘如!回你的内室去。不管我和殿下如何,你都别露面。否则,从今以后,你就别叫我大哥了。”

“子毓,你怎么忽然冲过来了?”李默的鼻血已经流到了衣襟上,看着既血腥又狼狈又情急:“我不是让你站一旁吗?”

四皇子到此时才缓缓松开陆迟的肩膀,和李默隔空相对,彼此双目中都是一片凉意。

林微微故作讶然:“原来竟是李姐姐考了第二。虽比谢妹妹稍逊一筹,也已很难得了。”

为什么她考的是第二而不是头名?

风趣幽默的自嘲,顿时逗乐了一众少女。

那双深幽的眼睛里,闪着的是冷厉的寒光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最后这几句话,纯粹是说着哄李湘如罢了。

三月初八,春暖花开,天气晴朗。

河间王笑容略略有些僵硬,莫名地有些紧张。

前来观礼的众人,纷纷起身去了正门处。

他对此心知肚明,却无可奈何,只能当做不知。

高兴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一张尚算美艳的脸孔隐隐有些扭曲。

众皇子:“……”

盛鸿看在眼底,心里不知为何,竟涌起一丝寒意。

礼部尚书是建安帝心腹,此次也一同去了皇陵。他这个礼部侍郎被留在了朝中。当时他颇为懊恼不快。

他思虑了一日一夜,将这封信悄悄送回顾家,送至父亲手中。

……

她定定地看着丁姨娘,为前世受尽委屈的年少谢明曦质问出声:

鲁王闽王宁夏王各自面沉如水,目中燃着不甘又愤怒的火光。

没人敢明着取笑储君,私底下却少不得要闲话几句。

如今再看六公主,真是无比顺眼。

谢明曦这才放了心。

有赞成的,自然也有激烈反对的。

……

六公主的心情也不美妙。

谢明曦迅速抬眼一瞥。

接风洗尘宴,自然不能漏了廉夫子。

盛鸿也咧嘴一笑:“说起来,在莲池书院读书的三年时光,真是美好,令我至今难忘。”

俞太后余威犹在,玉乔被盯得后背直冒冷汗,扑通一声跪在床榻边:“奴婢该死,太后娘娘恕罪。”

“染墨,”梅妃又看向垂头不语的染墨:“你每日贴身伺候,切记照顾好安平,绝不能让任何人窥破她的真实身份。”

语气坚定之极。

……

“不必了,我已陪祖父吃过了。”盛渲淡淡道。

盛渲心情阴郁,看着穆梓淇这等死气沉沉的模样,想到岳父穆方那张冷漠不善的脸孔,顿时心头火起,冷笑一声道:“你这副模样做什么?让外人见了,还以为我整日苛待你!”

只怕会平白生出事端来。

一盏茶后,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有了儿子之后,她在宫中才算有了安身立命的资本。

谢明曦悠然接了一句:“我也是。”

放过他们,对盛鸿来说,没半分好处。反而要担上重重风险。一旦他日此事泄露,对新登基的天子来说,便是现成的把柄落入俞太后之手。

再看宁王,俊脸果然更黑了几分。

众内侍宫女如释重负,麻溜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