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第80章:精诚团结

第80章:精诚团结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

他居然还知道?

方继藩忙是翻身下马,和刘瑾二人,一左一右,拥簇着‘皇帝’。

心里安慰着自己,却在一刹那之间,方继藩抬起步子,上了一层台阶,死就死吧,十八年后,还是一个可歌可泣、忠厚善良、童叟无欺的汉子。

王守仁见恩师快步登上了台阶,在自己身后,他没有回头,只是身躯微微一颤。

第三更马上送到,求月票。刘瑾看看方继藩,再看看一旁忙碌的萧敬。

我方继藩到底吃了什么猪油,蒙了心,跟着太子,做这样的事呢。

弘治皇帝接着道:“春秋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便是华夏的由来。今朕临华夏,继祖宗大统,若蛮人知礼,戴华夏服章,那么,天下大同,亦是幸事。”

当然,心里的话,得藏着。方继藩总是露出笑容:“体重量了吗,如何?”

朱厚照喜滋滋的道:“父皇没有呀,儿臣没什么。”

继续苦逼求月票。方继藩豁然而起,对朱厚照道:“将此人,立即带去宫中,太子殿下亲自去,要和陛下讲明缘由。”

“……”

他不禁掖了掖邓健的袖摆。

步入其间,和寻常的大宅,没有任何的分别,既没有贴金,也没有光怪的琉璃,却多了几分清幽,典雅。

与其说是外语书院,不如说,是专门培训间谍的军事学院。

在这里,人们眼睛放光,看着王不仕,喉结滚动,身躯似乎都麻痹了。

似乎王不仕最大的承受限度,也只有敲锣。

那放肆的翰林,顿时打了个哆嗦。

…………

方继藩便上前,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呀,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极恶劣的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心里,却多有牢骚。

方继藩道:“这是因为,这群狗东西,害怕啊。可是……我细细想来,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害怕呢?不就是手里揣着无数的银子,害怕有人眼红,有人破门灭家吗?倘若这些巨富,个个都是如此,谨慎甚微,这天下的百姓,能得利吗?”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所以,我才将你召回来,咱们,得让他做个表率,我已想好了,明日,将你送去王家,你呢,日夜随扈王不仕的左右,教他怎么花钱,怎么高调怎么来,不要给本少爷面子,放心,他自个儿已经答应了,一切都听本少爷的。”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日子没法过了。

可问题就在于此。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没了……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方继藩却上前,拍拍他的肩:“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太子殿下要赏你。”

刘瑾也打了个哆嗦。

“那就叫总督东洋西洋南洋北洋镇府司……”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方继藩上前来,取出了一根红绳子,道:“谨啊,干爷没什么送你的,这条红绳,是干爷从龙泉观真人那里,求来的护身符,真人亲自开过光的,你系在手上,别怕,它就像为师一样,无论在何时何地,为师都在你的身边。要坚强!”

这样的人,人家肯跟你来跳伞?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新政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卑下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陈列小心翼翼的道:“卑下觉得……王先生,只怕……回不来了。”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朱秀荣便眨眨眼:“那是什么?”

至少,不该是陛下在廷议之中说出口。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且整个刘家,统统遭殃,子侄们,又失去了科举的机会,那么……这刘氏一门,岂不是……完蛋了。

“你……”刘焱竟是无言以对。

梁储心里激动万分,只好朝向方继藩。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不说别的,刘家这几个在朝为官的,怕是将来的前程,都不可限量。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一下子,殿中哗然。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