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第77章:交头接耳

第77章:交头接耳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沈傲不动声『色』地随后进去,左右打量,整个宫室与他想象中的不同,虽是一如既往的铺开奢华,却多了几分刻意的朴素,室中人不多,那盘膝坐在榻上的『妇』人,自是钦慈太后了;钦慈太后的身边是晋王赵宗,小郡主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赵宗脸上惨兮兮的,心惊胆寒地看着赵佶,显得忐忑不安。

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这个份上,所有人都已经不能回头了,不管是江炳、李玟,沈傲只是一个冲突的导火线,今日没有沈傲,还会有刘傲、赵傲,早晚都有翻脸的一日,一山不容二虎,涉及到了安抚司和转运司之争,岂能轻易罢手?

沈傲坐着,好好地喝了口茶,眼睛呆滞,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了身边的赵紫蘅一眼,有些不太真切,这一对父女实在……,又叹了口气,摇摇头,开始思索,现在该怎么办?按道理,宗室不能出京,所以这件事不能宣传出去,对了,沈傲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秘密上疏的权利,立即***儿先照看着赵紫蘅,说是照看,其实就是监视,别让她再胡闹了;自己立即跑到卧房里去,神神秘秘地去寻了笔墨,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写成密奏,用锦盒装了,贴上封泥,叫人八百里加急火速送入宫中。

周正道:“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完婚之后再说,成家立业,才能收收心。”

看到这家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沈傲就想揍他,沈傲抬腿到了春儿的舱中去,春儿第一次坐船,晕得死去活来,一开始倒也罢了,如今却是卧床不起,脸『色』苍白如纸。

沈傲关心地道:“桑儿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怏怏不乐的样子,啊呀,是不是也晕船?”说罢,走过去要『摸』狄桑儿的额头,他这般大胆的动作,结合方才二人的尴尬,若是换了从前的狄桑儿早就叫骂避让了,只是一时恍神,待沈傲的手附在她的额头上,她身体软绵绵的,天大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哪里不方便了?”沈傲不去理他,又低头吻过去。一番逗弄,唐茉儿亦是半痴半醉,云雨一番,二人才整装出来,远远看到亭中,蓁蓁几个往这边笑看过来,沈傲装作若无其事,唐茉儿已羞得抬不起头来。

周若的嘴上虽是如此说,可还是一下子软在了沈傲的怀里,双肩带着微颤,像是怕沈傲一下子就消失般,紧紧地抱住了沈傲。

空闲下来,那边吴笔已经传来了消息,说是今日就要走,沈傲忙不迭地去相送,徐魏的家境并不富裕,因此只背了个包袱,吴笔就不同了,足足两辆大车,还有三个家仆跟着,自己只需打着一柄扇子就是了。

公公却不敢接,笑嘻嘻地道:“沈公子不必客气,这钱就不必了,能为沈公子跑腿儿,杂家欢喜还来不及呢。”

唐夫***喜,大叫起来:“沈傲来得这般早,都让让,让让,给沈傲留路。”

一个县大约有三个正式主官,一个是县令,一个是县丞,之后便是县尉,县令主掌一方,县丞是佐官,掌握文书、仓库,至于县尉,则分管治安。品级不高,职责却重大。

沈傲咬着牙道:“这个昼青,我一看他就不舒服。”

见沈傲态度冷淡,昼青只是尴尬一笑,转而向程辉道:“程老弟任了钱塘县尉,可喜可贺啊,啧啧,想当年我太祖父一举高中状元,第一个赴任的也是钱塘县尉,程老弟与我太祖父当真有缘,你我一定要多亲***近。”

作画就是修身,所以古人作画,技艺只是其次,重要的是气,这种气看不到,『摸』不着,却体现在画中,那种千山万壑的气韵,既是一种视觉的体现,更代表了画师自身的思想和自身的修为。

杨戬叹了口气,沈傲亲自去给他斟了茶,杨戬没喝,而是继续道:“陛下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你胆子太大,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杂家和你形若父子,又怎会教训你,咦,你看杂家做什么?莫非杂家说得不对。”

听到辽人的上京竟被金人夺了,除了沈傲、吴笔之外,其余人且惊且喜,宋辽有不共戴天之仇,双方百年来屡有摩擦,辽人骄横,年年来索要岁币,一旦得不到满足,便立即叩关而击,边境的冲突更是不断,一直以来,宋人都将辽国视为心腹大患。

第二个部分是东京道,东京道与后世的东北差不多,如今已被金人悉数占领。还有临璜府,这临璜府位处上京之南,其实就是辽人的中央管辖区域,是都城的位置,金人占住了上京,临璜府相当于完全暴『露』在金人的铁蹄之下,随时可能陷落。

沈傲只好回去,这时又听门房道:“报喜的人来了,还有不少表少爷的同窗,都是来道喜的。”

沈傲考完了,伸了伸懒腰,出了考场,就看到刘文亲自驾着车在外头等着,迎过去径直上车,心情颇有些激动,这几日考试考疯了,竟是连中秋佳节也忘了,连礼物都没有准备,便教刘文先载他去松竹坊,这松竹坊有个名堂,有点像后世的古玩一条街,沿街的店铺接踵毗邻,全是古玩铺子和当铺,只不过这古玩铺子有个名堂,就是真品、赝品都有,要想买到好货,全凭你的眼力。

沈傲拔腿走了,那店伙便在外头张望,看到沈傲进了另一家铺子,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出来,店伙朝他喊:“四贯就四贯,公子若是喜欢,小的宁愿挨了掌柜的骂,就权当交公子这个朋友。”

夫人安了心,便道:“那明日我便和他说说。”

赵佶沉思片刻道:“莫不是贤妃的侄女?”

杨戬在旁道:“是啊,陛下,此例一开,只怕到时候人人都要赐婚,陛下『操』劳国事,岂能沉浸于此。”

赵佶道:“你说说看吧。”

倒是碧儿眼见二人的神『色』,已猜出了几分,笑嘻嘻的道:“表少爷这么快便走?为什么不多坐坐?呀,连杯茶水都没有喝呢。”

周恒从窗外去看了看天『色』,忍不住道:“这样的天气,哪里会有星星。”叹了口气,为沈傲有些可惜。

猛火油特别易燃,因此储存极为小心,为了以防万一,一般都是储藏在离闹市较远的地方,这一点,沈傲早已想到,便道:“你去拿一些来,只要一桶就成了。”

周恒点了点头,立即去了。

这时陆之章听到楼下的动静,下楼来看,看到沈傲,惊喜的道:“表哥怎么来了?”

“继续搜!”沈傲咬了咬牙,眼睛落在房梁上:“拿一个梯子来。”

至于第四,则是徐魏,其实徐魏的水平,应当在吴笔之上,这是人所共知的事,许多太学生不由地为徐魏感到惋惜,其实只有沈傲才知道,这徐魏之所以马失前蹄,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此人的好胜心太强,见到自己提前交卷,已是大『乱』方寸,方寸一『乱』,作出来的文章自然大打折扣。

这邃雅山房各项新销售策略的幕后『操』纵者,自然就是沈傲,沈傲读书之余,也不忘赚钱的道理,对于他来说,做官自是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可是一个人要想人格上真正独立,做官的过程中不受人掣肘,那么经济上就必须独立。

刘慧敏惊了半响后,才是镇定地道:“沈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小的是冤枉的啊。”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很明显右侧的ru房是在雕刻时故意磨平的,看这个女人的面部,中亚人种的特征十分明显,目深高鼻,肤『色』以白皙为主。

就是一直缄默其口的杨戬也说话了:“曾盼儿是读书人,会甘心在这酒楼打杂?这岂不就是最大的疑点?依我看,此人确实有点儿名堂。”

狄桑儿正要和沈傲抗争,可是看到沈傲脸『色』不好,便想起沈傲的厉害,脸蛋儿羞赧地道:“好,我去叫他们来。”

曾盼儿迟疑道:“这些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没有起。”

这时狄桑儿恰好进来,早已听到了里面的话,怒气冲冲地道:“看来不动刑,你是不会开口了。”

承题引用的是孟子的思想,仍是围绕着破题展开。有了承题、破题,沈傲下笔如飞,反观对面的徐魏,刚刚想到破题之法,等他抬起眸来看沈傲的进展,却见沈傲早已下笔,不由懊恼,连忙动笔。

狄桑儿顿了一下,又道:“还有那刘慧敏,今天传菜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被我发现他在躲懒。至于那曾盼儿,对了,他是最可疑的,今日有人来酒楼里寻他。”

春意逐渐散开,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袍子换上了夏衫,仍觉得热得难受,天上的太阳如火炉,烘烤得整个汴京城都失去了几分生气。

茶水上来了,便听到邻座有人道:“太学那边已经蜂拥而动,要联名公车上书,这一次太学生倒是做了件好事……”

众人轰然叫好,纷纷道:“吴兄痛快,快『吟』诗出来给我们听听。”

沈傲正『色』道:“身为学生,现在又不是旬休日,怎么能和你们去喝酒?我们要好好读书,靠喝酒能参加科举吗?诸位兄台听我一言,科举将近,时不待我,还是各回房去温习功课吧。”

赵佶在文景阁里,因是下雨,天气转寒了一些,阁里燃起了一个炭盆儿,一个小内侍正拿着火钳子撩拨催火。几支宫灯阁中照的通亮,赵佶心不在焉地半卧在塌,随手翻弄着最新的一期邃雅周刊。

国手,这才是真正的国手!沈傲曾经想过,怂恿此事的可能是清流,甚至可能是祈国公周正、卫郡公石英,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的真正策划之人,竟是蔡京。

耶律正德道:“只是金人……”

昨夜太伤脑了,耶律正德这个朋友没有白交,连夜就给自己送了一车特产来,沈傲是最喜欢特产的,比如那金子铸造的暖手炉,银子打造的刀剑,他是个艺术家,对辽国的工艺制***不释手,一夜都没有睡。

吴文彩对着沈傲苦笑道:“沈钦差,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与辽人洽商?”

沈傲笑了笑,心里不知怎么的,很不舒服,从前觉得很恶心的事发生在自己面前,虽然可以谅解此时赵佶的苦衷,可是总是觉得心里怪怪的,正在杨戬准备下楼的刹那,沈傲突然道:“陛下,这件事不如让微臣来处置吧,微臣倒是知道一些契丹的风俗,或许可以与那契丹使臣斡旋一二。”

沈傲过去行了礼,一时也不知该如何称呼的好,叫岳父?说不出口啊,叫公公,好像又有点儿失礼。

沈傲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了,有些话现在说起来还不成熟,急于求成只会适得其反,对于这种心理的掌握,沈傲还是很精通的。

进了吏部衙门,这吏部共分为四司,每一司都是一座独栋的建筑,以品字形拱卫着一座公堂,在门前,分别矗立文选、验封、稽勋和考功等石碑,公堂前是圣谕亭,不远处又是一座碑文,这碑文想必已有年头,落款却是太宗赵光义的手迹,沈傲在碑前伫立,却是晒然一笑,这石碑上洋洋洒洒上千言,却都是一些废话,随即洒然入了公堂。

这一次耗费的时间不多,小吏端着一个托盘来,上面有绯服官袍、翅帽以及银印,笑呵呵地道:“恭喜沈学士。”

沈傲要娶的是唐家小姐,唐茉儿的爹是谁?是中央大学的校长,这些监生一个个逃课出来,便是咬定了今次就算逃课出来也不会受罚,到时候追问起来,便说随沈傲去提亲了,这般的喜事,学正又能说什么?

嚣张就嚣张,提亲还矜持个什么?沈傲笑嘻嘻地想着。

沈傲连忙躬身行礼道:“学生见过唐大人,唐大人,学生对茉儿姑娘甚是爱慕,今次特来求亲,望唐大人允诺。”

沈傲看着这大咧咧的胡愤,心里生出一种错觉,这个胡愤,只怕也不简单,能混到殿前司都指挥使的高位,若是没有手腕,那是假话;只是这些话到底又隐藏着什么意思呢?

沈傲若有所悟,根据他对三衙的理解,殿前司的都指挥使一向都是三衙的首领,虽然在级别上与其他两个都指挥使相同,可是隐隐之间,地位超然。

刚刚来就被赶走,沈傲也不争辩,只好回房去歇了。

沈傲见周正没有出去敬酒的意思,心里明白了,原来这时候还没有一圈圈敬酒的规矩,大家都是团坐在案上,各顾各的,或是窃窃私语,或是推杯把盏,却都是不离座。

哥们是从四品,是不是可以直接穿绯服,戴银鱼袋了?沈傲心中大为欣喜,在这个时代,做了官就有了身份,有了身份就有了特权,他不喜欢仗势欺人,却也不喜欢被人欺负。

赵佶便大笑道:“诸卿将来都是国家栋梁,入职书画院后,更该勤学不坠,扬我大宋文气。”这一番抚慰,正要宣布这一场谢恩礼结束。

唐夫人伸出两根指头:“两个?”她呆了呆,道:“加上我们家茉儿便是三个,你忒贪心了一些吧,男人三妻四妾倒也没什么,但也没有你这般模样的。”埋怨了几句,却又想,事已至此,还有什么说的;再者说了,沈傲确实算是个难得的佳婿,既有学问,家境也不差,功名也已经有了,年轻轻的长得也教人喜欢,除了这沾花惹草的『性』子令人稍有不满之外,其余的都没得说的。

唐夫人朝唐茉儿努努嘴,要问唐茉儿的意思。

唐夫人本就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刚才还在劝,一下子噤声了,眯着眼儿凑到唐茉儿这里从窗缝里往外看,笑呵呵地道:“对出来了,对出来了,只要能对出来就好,这个沈傲我越看越喜欢,你瞧他穿着绯『色』的官袍、带着翅帽子还真有那么一点官样。”她咂咂嘴,又道:“但愿他和你爹不同,莫要读书读傻了。”

外头传来沈傲的声音:“学生……见了唐才女……花容月貌……茶不思饭不想……”

杨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笑嘻嘻地道:“好,好……”

沈傲出来,又翻身上马,赶赴邃雅山房去。

唐严顿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夫人是有悄悄话要和他说,看这模样,好像还是挺要紧的事,便和唐夫人走到屋角去,低声道:“什么事?”

“对,对……”唐严醒悟过来,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在趁着消息未传开,得赶快将此事办成,否则流言蜚语传出去可就晚了,点着头向唐夫人道:“夫人,你去和他说。”

沈傲眼眸中飞快地掠过一丝狠『色』,淡淡然地道:“是吗?大人,我可以不可以和他的家人说几句话。”

“且慢!”沈傲呵呵一笑,手里突然一扬,却是出现了一个百宝袋子;高进愣住了,道:“你拿我袋子做什么?”

“哦?”沈傲往袋子底下望去,果然看到一个高字,嘿嘿一笑:“高衙内确认这是你的袋子吗?”

沈傲道:“大人不必怕,王爷既然涉入,那高俅也不敢对你如何,他自身都难保呢!只怕现在满心都在想如何去向晋王请罪;学生告辞了,大人也早些休息。”

高衙内的为人,汴京城上下皆知,推官不得不信,只好冷哼一声,却是找不到词了。

高太尉慢吞吞地喝着茶,悠悠然道:“妻子?这倒是奇了,此女并未盘发,显然还未做人『妇』,又如何是你的妻子。”

见这家伙如一滩泥地软下,沈傲鄙夷一笑,刚好看到其中一个家丁悄悄离开,想必是叫人去了;他倒是一点都不怕,穿越了这么久,他总结了许多经验,其中一条便是事情一定不要怕闹大,闹得越大,才好收场。

虞侯见他将自己的话置之不理,冷哼了一声:“不知死活!”

周正摇头苦笑,一时踟蹰,正在这个时候,刘文却又是飞快来报,道:“晋王府来了个公公,要面前公爷和表少爷。”

见到沈傲突然进来,唐严面『色』一红,随即又气呼呼地用湿巾儿捂着腮帮子,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哼,我要将她休了,不守『妇』道,不分尊卑,这样的女子,还留着做什么?”

方才唐夫人在外头和人说得口若悬河,到了这里,反倒不提艺考的事了,笑『吟』『吟』地道:“送请柬?这敢情好,我做主答应下来了,你家唐大人保准赴宴。”

沈傲见她脸『色』极差,关心地道:“茉儿姑娘今日是怎么了?方才是从邃雅山房施粥回来吗?是不是和春儿闹别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