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第65章:众口纷纭

第65章:众口纷纭

阳光在线正网平台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无人应声。

轻歌唏嘘一声,“那夫人出身何处?”

谢芳华放下执笔,走到门口,又道,“程公子等人还是派人去平阳县守府说一声吧!免得平阳县守忧急。”

“是,小姐。”八人齐齐应声。

她身上似乎有很多的秘密……

崔意芝手臂僵了僵,须臾,轻轻地笑了,“芳华小姐只派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躲过了皇室隐卫,郾城救了武卫将军,也算是救了我。临汾桥被毁,柳妃和沈妃以及柳氏和沈氏摘得清白,至今平安无恙。我就想着你什么时候找我。不想等了这么久。”

谢芳华温和一笑,“云澜哥哥回府去取东西,我们约好了他取完东西来接我。也就是说,我们的谈话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

那人进来之后,显示打量了画堂一圈,然后又挥手挑开帘子向内室看了看,须臾,他啧啧了一声,转回身,解开了她的道。

传言京中有两个第一的公子,在她赐婚的人选上名号叫的最高。

秦浩又是一愣,“放在屋里侍候”

虽然距离灵雀台还有些距离,但是谢芳华一眼之下便将高台上几个人面容神态过目了一遍,尤其是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中年模样,虽然器宇不凡,尊贵得惹眼,但是面带笑容和蔼的神情却也是同样醒目,她收回视线,轻声道,“哥哥别担心,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谢芳华缓缓地直起身。

“自然有关系!因为北齐皇后是她谢家的人。天下除了父皇,还有谁关心挂怀她的性命?非谢家人莫属。小舅舅一定与谢家有某种联系。”言轻道。

初迟勉强站稳身子,惊异地看着谢云澜,一时间,整个人似乎有些骇然和迷茫。

言轻没说话。

山坳静静,夜里的风流动也无声。

“听音,多冷的天啊,你还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赶快回房?”听言跑出来,催促谢芳华,“王妃都走远了,你用不着这么送。”

听言在外面喂了两声,之后搓着手乐道,“听音,你可真好,谢谢你了,既然你要帮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去睡了啊。”

喉结滚动,许久,一碗药终于见了底。

“你半夜不睡觉,过来做什么?”英亲王问。

“皇上会信吗?”外面人又问。

秦铮冷哼一声,显然对君子之说不屑一顾。

“呀,那是小白狐!”秦倾忽然转过身,惊喜地喊了一声。

英亲王妃冷着脸打断她,“可有人去左相府报信了?”

秦浩似乎巴不得二人走,送也没送。

谢芳华来到床前,看了一眼秦倾,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吃下。”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你去休息吧!”谢芳华对轻歌摆摆手。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秦倾不言语。

这家酒楼装潢雅致,干净,在这样的小镇,难得能有这样的酒楼。

“娘!”金燕眼圈红了,“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若不是我要来丽云庵,丽云庵也不见得会遭此大难,这一定是有人背后……”

大长公主转回头,对谢芳华说,“芳华,你也随我回京吧。丽云庵的事情,既然报了衙门,有官兵去,咱们都不必去了。你也是女子,虽然和燕儿、燕岚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女子。去了丽云庵,万一有危险,让我怎么跟王嫂和铮哥儿交代?”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她终于明白昨日四人为何甘愿等了她一个时辰,而且给她这个婢女教学毫无怨言。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他随我一起查案。”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随着三人进入,军营的门缓缓地合上。

吴权领着秦铮等一行人来到韩述所住的房间,韩述房门口,有几名侍卫在看守,见秦铮秦钰等人来了,立即让开门口。

吴权住了嘴。

秦钰转身出了房间。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却不再说,对她道,“上车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府。”

二人上了马车,谢芳华照样挽着谢云澜的胳膊,这回她好像是累了,困倦泱泱地不说话。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秦钰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他点头,二人一起抬步出了谢氏六房。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来人!”英亲王妃大喝。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第二日,秦钰早朝,颁布了一系列的关于京中整顿的指令。

秦钰中午来时,她在做方案,秦钰晚上来时,她还在思索。一整日,都沉浸其中。

“我送你到平阳城,你安全到达之后,见到李沐清,我再连夜折返回来,耽搁不到明日的事情。”秦钰想了想道,“更何况,我也要见见月落,将受了重伤的他带回来。”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那掌柜的连忙接过,连连点头,“芳华小姐真是好眼光!”

“我看最适合你呢,铮表哥,你说是不是?芳华妹妹身上有如兰似雪的华贵,若是太张扬的簪环,反而夺了她本身的气质,就是这样的事物佩戴上,才相得益彰刚刚好地与她搭配。”金燕诚心地对秦铮道。

    “就算不用芳华小姐,您就准许属下去给您找一个女子来吧!属下医术有限,您的身体实在是压制了这三年,已经压制不住了。这一次爆发,甚是强烈。若是不及时制止,后果也许比属下说得还要严重百倍。”赵柯眼睛也已经红了。

    “这血……是芳华的?”谢云澜红紫色的眸子似乎无法聚焦,他摇摇头,半响后,却放弃地垂下头,沙哑地问。

虽然二人相差不过一岁,但他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却足足高了一头半还多。近距离下,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融合了梅花香气,分外令人恍惚。

谢芳华反应过来,身子往旁边挪了两步,躲开了他。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她暗暗想着,果然被二公子看中收在身边的贴身婢女不是她们寻常的婢女能比的气度。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英亲王妃闻言有些无语。

“以我的医术,恢复十之**,不近看,与以前无二,近看的话,会留下细微的痕迹。”谢芳华道,“伤口确实太深了,几可见骨。”

郑轶闻言,花白的胡子抖了抖。

太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道,“回皇上,所有太医,都在永康侯府,永康侯夫人要生了。”

那边,管家已经哭成一通。

尤其是英亲王妃将右相对她、对李沐清、对李如碧,对这三人的交代都有了。

谢芳华看着她,见她虽然猜到了,但是脸色在她点头后还是变得白了些,她一时有些心疼,金燕今日见了她后,拽着她的衣袖说她瘦了,可是她难道不知她自己更是瘦了许多

如今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应允的婚事儿,却是上天作弄,出了波折。

金燕低声道,“我虽然已经死心,已经看开,但总想为他做些什么,荥阳郑氏几百年的世家,虽然已经没落三代,但据说近些年来,家族兴起些以郑孝纯为首的年少才华之辈,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我本想着,若是我嫁入荥阳郑氏,那么有了这层关系,表哥用荥阳郑氏也算是水到渠成,荥阳郑氏本来也有进京入朝局的打算,正好为南秦效犬马之劳。”

金燕摇头,“他修的福气还是没有修够,若是修够了,为何你选择了秦铮,而没选择他。”顿了顿,她道,“前些日子,我在府中,听着宫中种种传闻,你与钰表哥和气谈笑,我就想着,若是你真嫁给了他,做了他的皇后,也是极好的,我希望我爱的人幸福,不是孤冷寂寞。我甚至想,秦铮干脆别回京城了,最好是回不来京城。”

谢芳华看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金燕听罢后,面色露出端凝,“怪不得钰表哥面色凝重,原来是这样。”

秦钰转向她,又气又怒,“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你便要用这个方法让我愧疚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男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做什么,也不会让我喜欢。你做了有何用牺牲自己又有何用白白牺牲,我不会念你的情。”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林七点点头,瞧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继续道,“谢氏族长早朝后递了宫牌,求面见皇上。”

林七果真立即滚了下去。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谢芳华身体的确还是疲惫,昨夜三更天才睡下,如今刚晨起,歇了没几个时辰,生怕他再不依不饶,索性真的拢起困意,不多大一会儿,竟然真的又睡了过去。

“怎么了?”秦铮立即坐起身,伸手拦住她。

秦铮神色变化了一阵,艰难地撇开脸,点点头,“有”

秦铮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收回视线,顿了半响,才点头,慢慢腾腾地挑开帷幔下了床。

秦铮走回床前,将帷幔的缝隙遮了遮,对里面的谢芳华低声道,“你先盖着被子躺一会儿。”

谢芳华透过红色的帷幔,见他身姿秀雅地站在窗前,满室红色,映着透进来的阳光,他美好得令人炫目。这就是她的丈夫呢……

秦铮出了屏风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看了一眼,对身后问,“你昨天说以后我都穿你缝制的衣服,是不是真的?”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谢芳华拽着他不松手,偏过脸,坚持地看着他,“你画得轻一些,稍微点些黛色。”

她沿着围墙慢慢地触摸着墙上的痕迹走了一遍,最后在墙根下蹲下身,靠着围墙坐了下来。

侍画点点头,退远了些,去忙别的了。

“应该是。”侍画道,“小王爷还嘱咐了,让小姐不要多思多想,好好养身子,那些案子的事儿,不必管了。”

“催老前辈已经出了北齐,向西而去了,暂且还没有具体的下落。”侍画小声道,“不过侯爷和言宸公子如今在临安,临安大水很大,桥塌路毁,他们被拦在了临安。恰巧太子殿下治水,如今与侯爷和言宸公子赶在了一处。距离京城八百里地外。”

“是。”侍画应声,立即向外走去。

她这个已经身为了母亲的人,是何等的不合格,竟然受了两次的伤,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还顽强地待在她肚子里,至今才被她诊出来,方才知道。

她真的怀孕了!

秦铮一时间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停住不流动了,他大脑感觉嗡嗡的响,又仿佛没什么声响,极静极静。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大脑似清醒,又似混沌,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该怎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