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5章:安富尊荣

文天晓 64485

噗……一口鲜血从陈青云的口中喷出。

这是一个十分浩大的工程,需要旁大的计算量,饶是长生门内精通术数的人齐出手,也花了两个时辰,才算出一个数字。

“既然如此,我们就打!有凤家军在,区区北齐算什么。”朝堂上,永远不缺斗争,即使此刻所有人都站在为大秦着想的立场上,可心里仍旧有自己的小九九。

“本王不介意纳你进府,秦王府还养得起一个你。”秦王这话半真半假,顾千城一时也不懂,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烦心,谈个恋爱怎么这么多麻烦事。”顾千城烦躁到不行,可就在她不知所措时,暗卫来报:“姑娘,殿下来了,正在房里等你。”

“哈哈哈……你们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天真。他杀自己后代子孙毫不手软,你还指望我们住手,不把你们千刀万剐,你们就该庆幸了。”景炎哈哈大笑,笑得……悲凉。

他现在可是全就京城父母眼中的乘龙快婿,只是这种事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老皇帝一高兴,大手一挥:“赏!”

顾千城再三保证,“我不会出去,你和暗卫快去快回。”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个逃兵,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们去军中告你逃跑。”这几人也是谨慎的,并不想在这里动手。

从宫里出来,顾老太爷没有回顾国公府,而是直接去了城门,不过顾老太爷并没有急着出城,而是在城门口附近等着,等……

郑大人恨死顾夫人了,别说为顾夫人出头,不掐死她就是好的。

不过,秦寂言并不嫌弃,伸手顾千城头发揉了揉,“乖,别哭了,哭多了伤眼睛。”

“童姨,我就是再大也是童姨眼中的孩子。”前提是你不算计我,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晚辈,而不是和德妃一样,只看到我身上的可以利用的价值。

暗卫装死外加装傻的样子实在好笑,顾千城很想忍,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手下的人有大才。”

秦殿下一时没有控制住,脸上冷硬的线条一软,可很快就恢复原状,云淡风轻的说道:“不算什么,以后有机会带你试一试。”

初见,季诺是药王谷主的大弟子,药王谷的继承人,高傲肆意,那时候的季诺虽然不讨人喜,可也不至于惹人厌,可现在?

那时候太上皇悄悄的到季家,他躲在暗处偷看。他看到平时从来不拿正眼看人的父亲,还有他从来不敢直视、高高在上的祖父,在太上皇面前卑躬屈膝,极尽谄媚,跪在地上不断的奉上季家的宝物,而太上皇却连正眼也不看一眼。

没有皇帝的宣诏,顾千城也不会犯傻的进宫。后宫现在正乱着呢,她是傻了才会主动跳进那潭浑水里。

秦寂言脸更黑了,默默地看着老皇帝,抿唇不语。

呃……顾千城犹豫要不要回去,就听到六扇门的官差,贴心的道:“顾姑娘,这里有些卷宗,你要不要先看看?”

“老婆子是赵大家的,大小姐叫我赵婆子就好了。”粗使婆子急忙签到,眼中有两分喜意,可一想到孙妈妈刚死,大小姐正难过,赵婆子立刻收起脸上的笑,一脸悲痛地低头。

远远地,顾千城就看到顾夫人挑衅而得意的笑,隐约还有那么一点扭曲。顾千城知道,顾夫人是把千雪的事,算在她头上,可是……

秦殿下冷着脸道:“让人守好漠北城,记住,不许任何人进出。”敢在他大秦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长生门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武毅也不想这样,可唐万斤这人要不盯紧,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会惹麻烦。而唐万斤惹了麻烦最后还是要他来处理。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他只能时刻盯着唐万斤,不停的告诉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真的……”顾千城点头,可秦寂言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顾千城话锋一转……顾承意为什么会去顾家陵园,武定真得不知道,他赶到武家陵园时,顾承意已在外面。

顾千城静静地听着,没有吭声,可眼睛却是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来:承意那个小笨蛋。

“只是不知,北齐皇帝到底有大的本事,本王可是很期待。”

“发现一些作画用的颜料。”

“孩子……”凤于谦上前寻问,可刚开口就看到,顾千城怀中的孩子,身上居然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解决了那批江湖高手后,太庙恢复了平静,秦寂言面不改色的宣布登基大典继续,而刚获救的臣子们不仅没有意见,一个个反倒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大有你们越是不想登基大典顺利进行,我们越是要顺利办完的架势。

言倾身上带伤却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了城门口。

片刻的沉默后,言倾道,“夫人稍等。”追封自己的父母!

“试就试,你以为我们会怕你。”黑衣人简直暴脾气,挥刀就打了起来,招招狠辣,不留情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和暗卫有仇。

顾千城满头黑线,深知自己说错话了,朝秦寂言傻笑一下,秦寂言被她看得没了脾气。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试想,一个连自己亲生祖父,叔伯都不会放过的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明主吗?值得追随吗?

看到猪头六准备放火烧船,秦寂言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放下你们手中的火把,爷给你们一个痛快。”

“什么?前两天官府护的船?不是说已经走了,怎么又回来了?”在道上混的人,消息怎么可能不灵通。

秦寂言和顾千城坐的马车,在半路上被黑衣杀衣人给毁了,他们此时只能骑马回去。

“朕在想寂言那个孩子,真容易满意。”老皇帝兴志颇好,把刚刚的事和皇后说了一遍。

大管家进来给秦寂言添茶时,发现秦寂言正在抄棋谱着实愣了一把,要知道他们家殿下,可不是一个爱下棋的人,或者说受先太子影响,秦王殿下排斥下棋。

暗一一到江南,就发现江南的气氛更加紧张了。暗一连气也不敢喘,第一时间把信奉到秦寂言面前,“主子,景炎公子的信。”

事情不会就此罢休。他绝不会允许,景炎拿顾千城威胁他后,还能全身而退。

“你们不是皇上的对手,别做不切实际的梦了。”景炎摆摆手,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秦寂言语速不快,语气也不强烈,漫不经心的样子,好似在念无聊的奏折,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让荣王世子脸色大变,“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

一连数下,跛脚男人终于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老管家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半蹲在顾千城面前,“姑娘,你没事吧?”至于腹中的孩子,老管家一点也不担心,有择子在,只要顾千城还有一口气,孩子就会很好。

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境地,是老管家一手造成的。老管家真要让她过得舒心,就别把她丢在让人窒息的舱底。

子车没有拒绝,看着老管家拎着木桶,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老管家这样,活得不累吗?

“圣上……臣等不敢。”跪在地上的大臣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侧过身,不敢受秦寂言的礼。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顾千城咬着唇,极力压抑自己的哭声,然后用手,将这一俱焦尸挖了出来。

重重的一咬唇,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顾千城才回过神,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顾千城不知秦寂言所想,说出自己救风遥的原因:“风遥长得和风于谦有三分相似,又不像西胡人。我听西胡人称他为凤将军,便误认他为凤家人,所以才会出手相救。”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锦衣卫首领这个时候不再说话,闷头跪在那里。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心底却是暗松了口气。

“谁知道呢,听说平西郡王妃眼睛都哭肿了,可言倾非去不可,为了这事还在殿外跪了一天一夜。”景炎知道言倾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又为什么选择去西北,可是……

“秦寂言!”顾千城气得大吼。

新夫人是一个连表面功夫都不做的女人,她根本不管顾千城死活,也没有安排人照顾顾千城,吃食什么的,下人记得送,就给送一点,不记得就没有。

他们要是不把这事办好就走了,估计圣后会气得派兵追他们。在海上,他们还真不是长生门的对手。

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实在太多了,而且手段层出不穷,他们担心秦寂言在这里会有危险。

千城眼里,还有他这个老太爷吗?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暗卫出来,就看到一群精气神倍儿棒的兵,满意的点头,“就他们了,跟我走。”

顾千城这个新主人也算做得有模有样,小雪貂要表达什么她大部分时候都能弄明白。

小雪貂压根没有功夫理会顾千城,小眼睛被金珠吸引了,好多,好多玩具呀!

他是吃这碗饭的行家,可是……

“我呢?是不是也要和承欢一样,成为杀敌勇猛的人中最懂兵法的;懂兵法的人中杀敌勇猛的那个?”言倾极少与顾千城说自己,可这个时候却忍不住问了一句。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千,千城,有……”

“千,千城。”顾三叔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怕在顾千城面前丢人,顾三叔肯定要吓得尖叫。

顾千城继续往下,将盖在张渊身上的白布往下拉,可就在此时,屋外突然响起两道极响亮的声音:“小的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