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3章:利令智昏

文天晓 64485

叶天一步踏出,离开混沌界,来到鸿蒙界。

“没什么不甘心的,我回南陵最大的心愿已了,当不当皇帝都不重要。再说,乱世将起,就算真当了皇帝也不一定有好下场,那个男人想把皇位,留给他心爱的小儿子,我成全他。”南陵锦行是个敏锐的人,以前不懂九皇叔为何帮他,可在南陵斗争中浸淫数年,再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

毕竟是自己照顾二十几年的侄子,敏夫人几乎把蓝景阳当成亲儿子,也对他寄予了厚望,虽然一次次让她失望,她想想过放弃蓝景阳,可从来没有想过,蓝景阳会这么早死掉。

“没错。”

“她果然是你母亲。”一样的有手段,一样的心黑手辣,阴起人来眼也不眨。

看九皇叔站在原地生闷气,凤轻尘好声安慰:“真没事,只流了一点点血,现在都不痛了,而且也不影响吃饭。”

这三个字如同魔咒,一直僵立在原地的下人,立马动了起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膳食摆了上来,不过是个眨眼间,人就不见了。

九皇叔既然要出城找哲哲,那么带兵的人,肯定不是他。

“虎卫营,立刻围住东陵九皇叔所住的营帐,绝不能让他们趁机跑了。”

这话特别欠揍,凤轻尘觉得自己手痒了:“百来倍的利润你还不满足,你想怎样。”数百倍的利润,能让人铤而走险,果然战争财最好发,难怪那么多人近挑起战争。

看着那一群人不甘的离去,王锦凌若有所思地看向九皇叔:“你想要明微公主的命?”

凤轻尘郁闷了!

王七没折,又不能对凤轻尘动手,只好拿王锦凌出来劝说:“轻尘,我们早点把房子建好,我大哥的眼睛才能早一天好,你也希望我大哥,能早日看到吧。”

凤府还是破破烂烂的,等着她的钱整修。

王七摇头,坚绝的表示不同意。

“是,皇上,八皇子气息微弱,还有心跳。”只是心律失常。

八皇子那气息若有似无,根本无救,但凤轻尘说能救,他们也不会反驳,横竖又不要他们背黑锅。

九皇叔实在想不明白,只能暗自唾弃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回头他得好好训练一下。

这就好比哪个女子的脸上,有一个大伤口,破了大块皮。而为了保持美观,我会建议她从背后,或者手臂等地方,切除一块下来,缝合到脸上。这种手法听上去也很诡异,很匪夷所思,但却是真正存在,并且证明可用的。”只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

“锦凌,时侯不早了,轻尘得回去了,无论你最后做什么决定,轻尘都支持。”

视线相交,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对方。

差别待遇!

凤轻尘懒得和她较真,她虽然不是娇羞腼腆的小媳妇,可仍旧无法做到,在人前谈论九皇叔行不行,说自己闺中的事,她的脸皮真得没有那么厚。

就在凤轻尘犹豫要不要提笔时,王锦凌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轻尘你只管说,我来帮你写。”

“下次换一个地方就好了。”王锦凌并不在意,脸上的笑比之前多了几分真诚:“轻尘,把你的下联说出来吧,那柱香已经燃没了.”

好人家的姑娘,会像凤轻尘这样吗?

“凤轻尘,你想要什么?”东陵子洛冷静地寻问,眼里却闪着不甘。

凤轻尘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果然简单。洛王,我要你保证半年之内,我还能活着。”

东陵子洛咬牙切齿地道:“你威胁本王?”

抬脚……鞋尖抵在暄菲的下额,暄菲一脸羞愤,没有受伤的手握成拳,却不由自主地抬起头,与九皇叔对视。

“没有……我就算想取代王族,也不会对战王下手。”六长老坦然地看着七长老。

她毫无准备,就算见了蓝景阳也做不了什么,她要见蓝景阳,又不是和他聊天的。凤暗骂符临多管闲事,但还是在对面坐下。

“凤离嫡女?景阳先生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凤轻尘反应极快,心里翻腾倒海一般,面上却半点不显,暗自调息,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自然,。

如此一想,凤轻尘便松了口气,越发自然地说道:“北陵一战?你说我和九皇叔把你的寒月山庄给毁了的事?怎么,景阳先生输不起。”

说是浴池,可凤轻尘觉得九皇叔的浴池,比泳池也小不了多少,一池水此时还冒着白烟,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嫉妒呀。

看到那伤口,饶了是九皇叔也吓到了,额头上那一块的皮肉直接削掉,都可以深一小截手指进去。

这个时候他似乎能想象,当凤轻尘对王锦凌说:“大公子,我能医好你的眼睛。”大公子失态的样子。

“放心,一定会让凤轻尘终生难忘!”1446贱男,合作与背板

蓝九卿根本没有躲的意思,明知被红绫击中,肩骨必碎,蓝九卿还是无所畏惧的迎上前。

“咔”的一声,拉开保险,举枪对准那身影。

凤轻尘让豆豆把裤子脱了,让她检查一下,豆豆死活不肯,双手紧紧拉着裤腰带,不停地喊“不要,不要。”

“不行,你是姑娘家,不能让你看。”豆豆誓死保卫自己的贞洁,左岸也很不赞同,酷酷的说道:“男女有别。”

她很不高兴!

她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这个小丫鬟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

凤轻尘脸色一喜,她知道这人肯定没有死。

苏文清咬牙上前,就准备拉开凤轻尘。

哪知凤轻尘身手灵敏的闪开:“我的头不是什么人都能敲的。”

梳发是姑娘家装扮,挽髻则是妇人的装扮。

她已经可以预料,她这一身装扮出去,会引来怎1;148471591054062样的风波……507凤轻尘,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狼主虽不参与凤离族的事,可对凤离族的事情很了解,这个时候他绝不能承认这个所谓的凤离王。

“哼……在我狼族的地盘说我大胆,你们凤离族好大的气派,我狼族招呼不起,1;148471591054062三位请吧……”狼主越发不留情面

蜥蜴人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灰暗的眸子隐隐多了一丝神采。凤轻尘的话,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可是……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她这个现代人都懂,可偏偏她面前那个古代人却是不懂,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哦。”萌宝呆呆点头,小手握成拳:“师兄你快去快回,萌宝一个人很怕的。”

一天之内,他看到了凤轻尘有多么的坚强,有多么的勇敢。

“用,这么好的药为什么不用,我代师父多谢苏公子。”孙思路连忙将药护紧,生怕被苏文清抢回去。

“我要照顾凤轻尘。”这是王锦凌的交待,翟东明有充分的理由。

“世子爷先,你是世子爷,你得走前面。”

多么嚣张,多么狂妄,你家主子来了,还要我家城主亲迎不城。

这两个人同时来是怎么一回事,这怎么谈正事,凤轻尘头痛,不过想到可以王锦凌来了,就有人帮她摆平暄少奇,她心情就好了些。

南陵的兵马是,他们的两倍之多又如何,凤离族的男人,在战场上从来没有怕过谁,要战便战!

不是他拿大,而是他有离开的必要。

这一次,除了必要的防守人员外,两万大军全部朝百鬼宫这个小岛上涌去,而同一时刻,鬼王也登上了小荒岛,做毁岛或者去东陵的准备,却不想有人先他一步,踏上了这座无人的小荒岛……604晚了,痴情种一个

哼……他的皇兄太天真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什么,他只做自己原意做的事情罢了,再说凤轻尘能出狱,那也是因为凤轻尘本身清白。

他在警告皇上,别再拿凤轻尘作伐子,再有下一次他不介意鱼死网破。

宗人府大牢的牢头一听到这个消息,当下与自己的副手对视了一眼,朝那人点了点头,那人揪了个机会,立马朝牢房方向走去。

至于另一条蛟龙,正与十八骑虎视眈眈,十八骑的箭对准了那条蛟龙,蛟龙见状索性不动,十八骑自然不敢轻易放箭,只好与对方僵持着。

九皇叔满头黑线,在凤轻尘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笨蛋。”

鬼王没有不朝女人下手的原则,他只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原则。凤轻尘能让他达到目标,他自然不介意朝凤轻尘下手。

冰墙轰然倒塌,里面突然涌出一股强大的力1;148471591054062量,把他们三人给拽了过去。

刚到就把人逼走,这不等于把洛王的亲兵驱逐出城嘛,这样的事他可不敢做。

九皇叔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坐以待毙。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洛王的亲兵与明微公主的护卫,还在驿站外不肯走,不管怎么说洛王的亲兵都不肯退让,哪怕副将说安排他们官宅也不行,他们就是要住驿站。

她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很蠢的决定,她居然想着凭自己的力气,挖一个大坑,埋三个大男人,凭她手中这把破刀,那得挖几天呀。

“是嘛,就算你和我私奔了,他也会来找你?”这可不算不告而别。

凤离族的印记隐在皮肤下面,根本看不出来,这印记一生最多会浮现三次,第一次是初夜,情动时这个印记便会浮现;第二次遇到生死关头,印记浮现可以救人一命;第三次则是死前一刻,印记浮现同时亦从身体中消失。

想到蓝九卿手段,苏文清就全身发寒。

叛军只有两万多人马,双方实力悬殊也不大,想要破城几乎不可能。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天穹堡提供的那些高手,所以在攻城时,打前锋的全是天穹堡的人。

有杀手联盟的人拖住天穹堡的人,叛军一时半刻也攻不上来,登城梯刚挂上就被砍断了,撞城门的巨树,还没有抬到城门口,抬树的人就被乱箭射中……

还有几个,利用软梯、勾子一类爬了上去,却被一袋重沙砸下去,摔下去人没死,却被笔直落下的沙袋压得无法翻身。更不用提,火箭、火油的杀伤力……

攻城,一向死伤惨重,此次尤其明显。江南城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箭、火油、沙袋样样充足,就好像事先知情一般。

美人本事太强,自己已经脱险了,而“英雄”还在路上,他们的一点功劳也没有。

“没事,九卿他神志不清。”步惊云不敢去看九皇叔,低心安慰秦宝儿。

孙思行看凤轻尘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师徒二人无声地用完早膳,孙思行正准备和凤轻尘说一下凌默的病情,哪知还没有开口,就看到秦宝儿走了进来,她身后的侍女则端着一个小托盘。

凤轻尘当作耳边风,朝东陵子洛道:“洛王殿下,如果你同意的话,还请殿下准许轻尘回凤府准备一下。”

“洛王,娶为妻,纳为妾。洛王殿下你这是要纳轻尘为侧妃?”

“本宫要见凤轻尘。”敏夫人对服侍自己的人道,见对方不为所动,敏夫人又道:“本宫只是不能出寺庙,并不表示不能见外人。本宫要在今天天黑之前见到凤轻尘,不然……本宫就死在这里。”

“这,这都是什么事呀,不是说前朝皇室人都死绝了嘛,怎么还有这么多活着的?”北陵皇上躺在病床上,挣扎着起身,准备召集大臣,商讨北陵的立场与打算。

要是端王把凤谨和她的人放回来,她还能想着不会太亏,可偏偏端王给她送来一堆尸体,她这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324报复,无条件宠你

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人退一步,一直都是凤轻尘在妥协,这一次他想试着退一步,他想要知道退一步后,自己会不会后悔。

靠得太近、太过暧昧的气氛要么让人沉沦,要么让人害怕,显然凤轻尘是后者,待到她发现两人靠得这般近时,手比脑子的反应更快……

凤轻尘反应过来后,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心虚的她不敢多呆,趁九皇叔失神之际,抬腿就往外跑。

果然,凤轻尘会制作震天雷!1382跪,公主你这是闹哪样

安平公主一脸泪水,说到最后几乎哭岔气,怎么也停不住,好像要把这段日子以来,所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安平公主一脸错愕,想也不想就爬了起来,一把抓住凤轻尘:“凤轻尘你不能这样。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去救我皇兄,不然,不然……”

唉,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也正是因为此,她一直没有对洛王和安平公主下杀手了……224报复,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

凤轻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凤轻尘皱眉,她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验尸吗。

人都走光,只剩下孙正道:“我倒是想要送你,可我自己也是走来的,凤大夫呀,我爱莫能助呀。”

“我的尸虫培育到了关键时期,明天也没空出门。”郭保济慢悠悠的插话,声音不大却让人无法忽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