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章:天刚

文天晓 64485

佟槿听完之后也感觉很诧异,他原先还以为容析元仅仅是工作太忙,可没想到竟是有问题。

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的,真是少见啊!

“啊?”尤歌愕然,随即不客气地瞪他:“我不会伺候人洗澡,你自己洗。”

容桓的礼貌,让一众人感到很受用,但当看到他打开盒子时,在场的人又全都愣住了……

霍骏琰找遍了资料都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而据他了解,外界对于尤兆龙的第一桶金来源至今都是个谜,就连他父亲霍律师跟尤兆龙交情过硬,也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自从容析元走了之后,尤歌很少这么笑过,今天多亏了许炎,尤歌的情绪好转了不少。这就是朋友的力量,在你最孤单最需要人陪的时候,如果有个人能适时出现,那么你内心的冰凉都会被驱散一些,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伤心事,至少还有关心你的人会温暖你。

而佟槿也在打电话……打给容析元,汇报自己的“战绩”。

“不必了,我们走,去其他地方吃。”许炎站起身,向服务

但若看在别人眼中,或许想到的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容析元被这哭声揪着心,疼惜之情油然而生,抬手轻轻在翎姐肩膀上拍拍:“都过去了,你跟家人团聚后,你还可以去找你的母亲,如果你们愿意,还能住在一起生活,你只要得到了何宏森的认可,在何家,你就站稳了,以后,你就是公主了。”

吃晚饭,容析元一头扎进书房,上网去看佟槿给的链接。那确实是有些奶爸的育儿心得,还附上图片字……有的男人说,为了给孩子喂饭,每天都变着法儿地哄,西游记里的各种人物,包括妖怪,都被演了一遍。

许炎懒得装,干脆就不去。反正到时候,他的礼会送到,只是人不会去,这样也不会不礼貌,避免了见面时大家的尴尬。

尤歌这后来才知道,容老爷子为什么态度转变那么大,为什么不再排斥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春节大老远从香

但是两个宝宝也都很调皮,特别是璇宝贝,时常令人啼笑皆非。

怎么办呢?她对容析元的行为难以原谅,却又暂时不能离开别墅,有什么办法可以两全其美?

龙晓晓是唯一的伴娘。由于尤歌只有晓晓这一个闺蜜,所以为了均衡,伴郎也只有一个——赫枫。

时间和距离,确实是很奇妙的东西,能让人变得清醒,理智,能让人在反省之余,让自己的人格魅力再次得到提升。尤歌即是如此。她的决定,充满显示了她成熟的思维,值得任何人对她竖起大拇指。

尤歌现在还是意识混乱,一边哄着怀里的宝宝,一边对律师说:“请说吧。”

香香现在也不会跳到尤歌怀里去撒娇了,因为知道尤歌身上那团球球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在香香的带领下,狗狗们都很自觉的,只在尤歌身边转悠,很少会求抱抱。

震惊,愤怒,狂躁!任何一种情绪都不足以形容尤歌现在的心情,她恨不得将何碧翎一脚给踹出去!

尤歌好一番折腾,却没有效果,气得哇哇大叫:“容析元王八蛋,你是贼吗?我都砌了墙装了门,你还要闯进来,你跟盗贼有什么区别?”

“容析元你这是强jian!放开我!”

“尤歌……你听我说,你误会了……”

今天参加别人家儿女的婚礼,许爸爸和苏郴这心里自然是很复杂的,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迟迟没传出佳讯,连交往都没有,当爸爸的,怎能不叹息。

没有人知道,容析元现年才31岁,可他早就已经立下遗嘱了。他对于生老病死以及天灾**,早就有心理准备,但这一次,敌手千不该万不该朝着他的车子开枪,因为里边坐的人不止他一个,还有尤歌。

唐虞梅得意地笑着,看上去,那高贵的气质荡然无存,只有一种令人生厌的卑鄙嘴脸。

“我就住在孤儿院里,方便工作,老院长打算最近这几天就将所有的事务交接好,她要回乡下养老去了。”

还有他们说她是傻子,这深深地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心,更不想待下去了。

原本以为是直接回房间休息,但一下车就有管家来说……老爷子在等着呢。

容析元在医院住了几天,今天打算出院,保镖们都严阵以待,一早就接到通知,医院门口很多记者。

容析元神情不变,像是很随意地将杯子往chuang边一放……

东西,润嗓子最舒服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嗓子好些?”

处理事情的方法有很多,但究竟哪一种才最好,只有实践了才知道。

尤歌转过身,依偎在他怀里,怔怔望着他的俊脸,好半晌才轻轻地说:“你走了,什么时候回来?”

...灯光下,容析元的脸部轮廓显得很朦胧,隐隐透出的冷魅,他身上笼罩的阴沉气息可以将四周的空气变得稀薄,看不真切他的眼神,却能感受到一股子冷肃。

昏暗的光线里,男人吞吐着白色的烟圈,氤氲在淡淡雾气中的身影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他仿佛天生就该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他习惯黑夜的冷和静,习惯在这样的死寂中倾听自己的呼吸,心跳……可这单调的旋律今夜显得格外刺耳。

容析元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了,侧头看着她,不由得皱起了眉:“你酒量不行就少喝点,如果已经醉了,就回去。”

苏慕冉虽然唱得一般般,但声音让人听了感觉很甜,就跟她的酒窝一样。

第二天,许炎照常上班,却在临近中午时,收到了苏慕冉的便当盒。

苏慕冉是本市为数不多的女教练之一,据说整个隆青市只有五个散打女教练。

bsp;?? 管家总算是松了口气,正想说关灯离去了,但容老爷子却又发话:“去将我那本红色的影集拿来。”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不,我不听!你别想又来迷惑我,你是不是想夺走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这么狠毒,为什么还要逼我?我跟你已经离婚了,孩子是我的,你休想抢走,你滚,我不想看到你!”尤歌的眼睛都快喷火了,尖锐的嗓音透出她内心的恐惧和惊慌,可见容析元留给她的伤害有多深。

最后,他的喃喃低语,尤歌也没能听得清,只看到他落寞地转身进了车子里,然后,在他们的目光中,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在长长的公路上消失不见……

“你别去,叫佣人就可以了。”容析元叫住翎姐。

其他人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尤歌,有的还小声讥笑,唯有那位混血男士皱着眉头,深蓝色的眼眸里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忽地表情一变,抓住尤歌的手腕说:“别着急,我带你进去。”

尤歌愕然,瞪大了美眸看着这道不起眼的门,脸色缓和了一点,但也没有放松警惕。

“给你穿的裙子,换上吧。”

展销会上大牌云集,这里没有弱者,都是各具优势的实力商家,各有千秋,谁也不能完全取代同类产品,这才是高档奢侈品的底气。但在现场火爆的气氛中,人气最旺的暂时要算是在香奈儿与卡地亚、蒂芙尼、宝嘉丽……等等这些展区中,人流量最多。

尤歌也很无奈,昨晚的事,如何启齿?她和许炎这四年来,除了医患关系,更是朋友,并非真的如别人猜想的那样“鬼混”在一起,两人之间一向都以礼相待的。

谁能一生无憾呢,容析元的人生有遗憾,尤歌又何尝不是?但这两人也有别人羡慕不来的幸福和甜蜜,这就够了,至少这个小小的四口之家是完整的,还需要夫妻俩将来慢慢地精心去经营,像浇花,有耐心去施肥,浇灌,除虫除草,修建,才能开出一朵迎风绽放的花儿。

皓月吗?他与郑皓月之间到底关系好不好?真的很相爱吗?

最不可思议的是,容析元抓到了冯奎和他的手下,却还是失去了尤歌的踪迹……只抓到绑架尤歌的人,目前还都在昏迷中,好像是遇到袭击了,而尤歌却不见了。

可是,在这种时候,郑皓月却在狂笑,如巫女的魔咒般,指着容析元:“你……你们……哈哈哈……你们将我赶走,总有一天你们会有报应的!”

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容析元当然隐瞒了关于尤歌父亲的存在,换了个名字,但故事内容还是那样的,尤歌在为容析元的父亲枉死而愤慨时,她哪里会知道罪魁祸首是自己的老爸?

可是这些都是猜测,容析元只知道老爷子近期有修改遗嘱的迹象,但他不认为这是老爷子前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事呢?容析元直觉那绝不是件小事,只是现在还不了解。

许炎一脚踹过去:“滚蛋!别用你这种小媳妇似的眼神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取向有问题。”

许炎一听,更没好脸色,抬手就在黑虎脑门儿上敲了一记:“抢?本少爷是那种人吗?豪强霸占,那是土匪!现在什么时代了,别拿我老爸年轻时候那一套出来!”

许炎倏地皱眉,唇角勾着审视的弧度:“你很会说话嘛。”

苏慕冉很无语,这人好不识趣,没见她脸色吗?

这女人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老巫婆”,除了职位比她高的人,其他的几乎每个都被她骂过,大家私下都说她是更年期综合征太严重了。

此刻,有人留意到了汪副经理的脸色很沉,像是对手里的报告不满意。

家里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庆贺新年,同时也是祝愿彼此的情义能长长久久,一直这么和谐的相处下去。大家都知道年后尤歌和容析元要返回香港,因为现在宝瑞已经有了一个总裁在坐镇,那就是容析元的恩师——彭楝。

“你还得瑟上了?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这时,璇宝贝仍然没放弃想要啃手机的念头,很努力地凑着小嘴,很想啃……这小不点儿充满渴望的眼神望着手机屏幕,忽然笑得很乐呵,发出稚嫩的声音:“ba^baba……ba……baba……”

“……”

“你看不出来我是在吓唬你?你还真以为我看得上你那两块肉啊?”

“激动?我一点都不激动,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交流交流,说不定还要向你讨教几招,到时候你别跑就行。”许炎在笑,可那眼神却是凌厉至极。

“……”

尤歌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噗嗤笑出声……

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不是尤歌矫情,而是,记者的问题严重伤害到了尤歌,因为,她一直都活在谎言中,以为父母还没死,她已经忘记了车祸当天发生的事,而这位记者却说“生前”!

霍骏琰很少这样去留意一个女人,尤歌算是个例外吧。

霍骏琰警惕地望了望周围,没发现什么异状,这才压低了声音说:“我查到你父母是没有仇家的,他们在商界的口碑很好,受过他们恩惠的人也不少,但这都是在你父亲从国外淘金回来之后的事,而在他淘金期间,资料是空白的……根据线索显示,你父亲在国外淘金时所加入的那支队伍,除了他之外,其余人全部不幸遇难……其中一个不幸者,他的儿子,你也认识。”

容析元已经别开了视线,假装看向下边的花园,嘴里还哼着歌儿,显得很轻松自在的样子。

在他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年里,她都能安分地守着他,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值得去质疑的?

躺在医院还能每天有工资,这就是尤歌对龙晓晓最直接的鼓励,同时也是在表彰她的精神可嘉。

尤歌晕乎,他居然在她包包里放那个东西?

缠绵的柔情蜜意,谁能抵抗得了?甜蜜的滋味化成空气,钻进尤歌心里去,将她空荡荡的心填满,这么下去,迟早这座堡垒会全部被占据的……

男人得意地挑眉:“喜欢就好,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我会再接再励。”

这即是因为尤歌如今冰雪聪明,还有个原因是,她在国外的几年,特别是后边两年,对于各种奢侈品都下功夫做过了解,现在就会派上用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