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9章:千仇万恨

文天晓 64485

比起文官,武将们更羡慕嫉妒凤家。同为武将,他们也不会比凤家叔侄差太多,可他们根本没有上战场立功的机会。

“你还真不打?”景炎抱着剑,看着秦寂言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将剑丢给暗处的护卫,然后人跟了出去。

“不行,我不能带你走。我也没有办法把你带出去。”顾千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小弟卖力、听话,他这个大哥也有面子。

如果最后,最后……千城真要挖他的心,那,那就……挖吧!反正他又死不了,可是……

多巧呀!

这些在秦寂言看来都是十分正常的事,因为他要是景炎,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江南自投罗网。

“这不可能!”

顾千城见武定面露犹豫,又补了一句,“现在最重要的是秦王殿下,他不能出事。”

至于五年后?只要她自己不作死,他不介意保她一命,左右是养一个废人,他养的起。

这个男人不好惹!

这一次,真得是吓坏他了。

“我不相信你。”景炎的话很让人心动,但心动的人绝不是顾千城。

顾国公这人虽然经常拎不清,没啥大智慧,可小聪明却不少,趁众人还未赶到时,顾国公连忙跪在老太爷身边,不停地抽自己的耳光:“爹,儿子不孝,惹你生气,你要怎么罚儿子都行,救您千万别吓儿子。”

不得不说,西胡的天牢还是很有效,至少把好好一个人关成了猪,成天只想着吃和睡,野心一点点消磨掉了。

皇爷爷对他很好很好……所有孙儿子中他绝对是独一份。就连皇上最宠的五皇子也不及他十分之一,他所做的任何事,皇爷爷总是用最好的一面为他解释。

顾夫人的院子这个偏僻的小池塘较远,顾千城走得快,先到再正常不过了。

“倪月?长生门的圣女也来了?”自从上次差点被长生门的人弄死后,顾千城就开始关注长生门的人,不过她能查到的有限。

早知秦寂言这般倔强,这般傲气,他必不会让秦寂言去跪宫门口,昨天……他不过是想灭灭寂言的威风,他根本没有想过废了他的皇太孙之位,可结果呢?

北齐欢迎大秦人来,但怎么进由北齐说了算。

不仅如此,火海里的火浆也因这次晃动而溢了出来,流向秦寂言所在的方向。

这结果,真让人无法接受。

“首辅大人,首辅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首辅大人晕倒了。”承恩公离封首辅最近,关键时刻一把扶住封首辅,没让封首辅直接栽地上。

“母子平安?是个男孩?”凤于谦一脸狂喜,激动的问道。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担心正在生产的妻子。

暗卫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只余废墟一片。北齐人跟在身后,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往前冲,在遇到官差的情况时候,停下来解决他们。

他们现在这个状况,可对付不了两拨人,会死的。

秦殿下让暗卫把唐万斤带到宫殿里,然后……见到一座殿就砸一座,直接一拳把那些宫殿给轰了!

可是,顾千城晚了一步,等她跑进来时,宫殿已在唐万斤一拳下轰然倒塌,而上面的夜明珠直接变成粉末。

“罢了,罢了,随你吧。”顾老太爷原本准备了许多话,想将各种利弊一一分析给顾承志听,没想到顾承志关键时刻,看中的只有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乎家人,顾老太爷准备的话也就不用说了。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像猪对六这种穷凶极恶的土匪,秦寂言绝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对他们心慈手软,就是对大秦的百姓残忍。

“你少装傻了,我就说我之前怎么会有快被憋死的感觉,原来是你……”顾千城气鼓鼓的,伸手戳了戳秦寂言的胸膛,“多大的人了,居然和小孩子一样。”

“老太爷,你也帮我一把吧,我一个人扶不动。”不管怎么样,顾千城都不会放任顾老太爷一个人跪在那里,要传出去她这个孙女可以直接被唾沫淹死了。

“唔……放。”跛脚男人渐渐无力挣扎,舌头不断地往外吐。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好。本宫退兵。赵王叔记得自己的话。”秦寂言得了赵王的肯定答复,二话不说就下令退兵,不过临去前,不忘挖个坑给赵王跳:“赵王叔,你今日所作所为,丢尽了我大秦皇室的脸面,我大秦皇室从来没有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人,你不配姓秦,也不配让本宫叫你一声王叔。本宫最后一次叫你赵王叔,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我大秦的赵王,也不是大秦皇室中人,你不配姓秦。”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必须速战速绝,可这两个打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无法拿下顾千城,可顾千城一时半刻,也伤不到他们,甚至身上挨了好几拳,背部似乎有一根肋骨断了,疼的顾千城直抽气……

她虽然没有在林子里,看到野兽的痕迹,可也知道,夜晚的树林有多可怕,她必须想好,去哪度过这一晚?

“当然可以。”老管家应得爽快,可只有他知道,他刚应下的话一件也不会实现。

一个针对秦寂言和顾千城的阴谋,就此拉开序幕。与此同时,远在荒城的景炎,也带着长生门的圣女倪月,从荒城出发,朝京城方向走来。

老皇帝思索了片刻,又道:“齐茂的文章是谁写的?”老皇帝对前三甲的文章印像深刻,尤其是齐茂的文章,更是说到他的心坎里。

五皇子这人怎么说呢?志大才疏,明明什么都不懂,可又喜欢胡乱插手,瞎指挥,好权势,刚愎自用。今天一个命令,明天一个想法,还要旁人必须执行。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好吧,秦寂言不高兴,打就让他打吧,反正她再生气也没有用,秦寂言打都打了,还能收回去不成。

冠夫姓什么的,真得太讨厌了!秦寂言已没有耐心,继续与圣后周旋。一个时辰已是他的忍耐极限,圣后还要继续拿侨,那么……大家就打吧!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不过,为了打击西胡,封首辅等人还是留了一步,“圣上,有风遥将军在,死士一时半刻杀不过来,不如我们先一看看,风遥将军到底是不是云霁将军的儿子。”大家心里早已认定了,再看一眼不过是为了确定。

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也不兜圈子,直接将原因说了。

顾夫人截了顾千城的信,自作主张想要给顾千城难堪,不仅没有派人去接顾千城,还把门房的人调走了,不给顾千城开门。

暗卫满意的点头,发了一个信号,便带人上山。而在山上守着的暗卫,立刻出手将沿途放哨的人解决了。

还来不及细看,就到霹雳啪啦,像是下大雨一样,滚圆的金珠从屋梁中间落下,落在地上弹得到处是。

北齐太后与摄政王纵容秦寂言出宫,不外乎就想借秦寂言“一时意气”,不带侍兵、不顾阻拦的走出皇宫,然后……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三叔小心。”顾千城眼睛尖,发现顾三叔踩到一截小木棍,连忙出声提醒,却不想她这一出声,差点把顾三叔吓得魂飞魄散……

如顾千城所推断的那般,张渊身上多处伤口,衣服有明显的抓痕与破损,生前肯定与凶手进行过博斗。

“本宫在他们这个年龄,做得比他们都好。”他从五岁开始,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千城怎么就不夸他厉害了。

子车的实力秦寂言是知道的,而且子车是一张王牌,一张没有人知道的王牌,有子车同行,他江南一行会很安全。

秦寂言一路侨装前往江南,不仅避开了老皇帝的耳目,也避开了景炎的耳目。景炎远在江南对京城的掌控力度也不像之前那般紧密,景炎只知秦寂言离开了京城,至于他什么会到江南,又带了多少人到江南,景炎确是不知。

知道秦寂言来江南了,景炎就更忙了。

江南是个好地方,山多水多,朝廷要派兵攻打绝不是易事,可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