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7章:耳不离腮

文天晓 64485

国王看着王不仕:“你们看看,他的血液,比我们的更黑,这说明,他体内潜藏着更多的病魔。”

………………

方继藩自宫中出来,却是急不可耐的将王金元叫来,王金元听到少爷唤他,哪里敢怠慢,气喘吁吁的赶来。

方继藩道:“到了这个份上,只有破釜沉舟了,若是还不够,我方继藩就继续价码,再筹措五百万两银子砸进去,幸福集团的事,咱们要做,就要做好,这是涉及到了,我大明国运,也是影响到我们汉人,千秋万代,换个词的话,这叫战略机遇期,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不拼命,成吗?”

不然,以后怎么变着法子,向陛下讨钱?

又或者,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故意炮制了这么一场刺杀?

弘治皇帝厉声道:“那又如何?”

“听见了吗?”

整个大漠之中,仿佛开始流传着一个传说。

‘皇帝’则是一步步拾阶而上。

方继藩低头,有些羞愧。

这一句反问,让人始料不及。

他心里七上八下,他甚至在想,来几个刺客吧,救救我……要不……实在没有刺客,创造几个刺客?

从前的时候,牧人们是没有选择的,他们若不依附于部族,就会成为草原上的孤狼,很快就会被人大卸八块。

“没时间了。”方继藩道:“多做事,少问话,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萧公公,让王守仁穿戴上。”

弘治皇帝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没,没有。”方继藩的脖子,像要捏断了,拨浪鼓似得摇头。

朱厚照道;“现在有一件大事,要交代你去做,你敢不敢?”

方继藩擦擦汗:“我相信伯安,伯安武艺高强,一个可以打二十九个。”

朱厚照道:“老方,你脸红什么,我来猜猜你心里怎么想的,到时候,就把所有的干系,都推给王守仁是不是。”

“没……”方继藩眨眨眼,认真的道:“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我方继藩……不是那样的人。”

这祝人杰吓着了,慌忙道:“小人确实是觉得事有蹊跷,特来禀告,绝没有其他心思。”说着,他激动的道:“小人从前,是部族中的牧人,后来托了齐国公的洪福,才经了商,做的是皮货买卖,日子过的一日比一日好,小人的族人,这日子也是蒸蒸日上,从前的日子,太苦了啊……小人害怕,若是大明皇帝出了关,出了什么事,咱们鞑靼人的好日子,便到头了,接着,又是无休止的征战。”

方继藩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儿臣此来,还是为了战略保障局的事,这里又有一份新的章程,还请陛下过目。”

弘治皇帝淡淡道:“取朕看看。”

只看到一张不怒自威的样子。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才,历史上的朱厚照,自幼就对语言有兴趣,能说西域、回回、鞑靼、乌斯藏、朝鲜等语言,连梵语都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事儿。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他脚步沉重的上了其中一辆马车,邓健笑嘻嘻的目送他离开,口里还大叫着:“老爷好走,赶车的放慢一些,别颠簸到了老爷。”

邓健笑呵呵的继续道:“夫人先别生气,别生气,王老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都外嫁了,一个是在常州知府的夫人,这没错吧,对于这样的知府,我家少爷,只一封书信过去,就可以教人打断他的狗腿,教他永远站不起来。”

那放肆的翰林,顿时打了个哆嗦。

只是……晚饭的时候,家里的仆从,端来的不再是他平时最爱吃的猪头肉抄葱蒜头,还有他最爱吃的山东葱花饼,而是……

方继藩懒得去看,只晓得自己有这儿子,也得抽他。

邓健听罢:“少爷,你不要我了啊?”

弘治皇帝:“……”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弘治皇帝倒是谨慎起来,他抚案,心里竟有些无可奈何,一双眼眸认真的凝视着方继藩。

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随即道:“你在河西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

一旦给予了特许,还准他们从事海贸,这两个家伙,天知道会坑蒙拐骗,最后搅和的海外天翻地覆。

“说是要改变风气,那些有银子的人,还有那些巨富,个个吝啬的很,不知藏着掖着了多少财富,继藩想将他们的银子,抠出来。”

陛下最大,说啥都行的。

众人点头。

“快来看看。”王文玉看向祭坛的正中,竟是两个鸡蛋大的石头。

单单这货运,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股票带来的,是浮躁,这一夜暴富的传说,让无数人开始内心蠢蠢欲动起来,只是可惜,有人虽然蠢蠢欲动,却想之而不可得,如此一来,难免,内心开始变得焦虑。

还不上房贷,便是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时候,还要什么斯文和面子,能怎么省钱就怎么来,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厚礼……

方继藩:“……”

他确实是谨慎甚微的性子。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许多人急了。

“呀……”弘治皇帝一脸惊讶:“朕转眼之间,就挣了……两百多万两银子。”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这不是找死吗?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刘瑾:“……”

刘瑾:“……”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镇国府里。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却在此时,一封奏报,送了来。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此时,女医无过错,刘家人居然只以子虚乌有的不守妇道,直接退婚,退婚是很严重的行为,因为这会使女方蒙羞,成为奇耻大辱,坏的,乃是女方的名节,甚至会使其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陛下为此震怒,那么……就情有可原了。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弘治皇帝竟是沉默了。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谁是你的梁兄!”梁储凛然:“似你们这等家风败坏的人家,也配和我梁家结亲,历来结亲,都讲究门当户对,敢问,你们有什么资格?”

弘治皇帝朝梁储摆了摆手,笑道:“卿不必谢朕,谢方卿家吧。”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

整个太庙,竟是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

他咳嗽一声:“方卿家能活着,这是大喜的事,朕……实在是高兴的很。”

呼……

大家都松了口气。

太皇太后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贪婪的呼吸……

似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你不必局促,本宫,这是给你致谢,所谓有恩必报,本宫虽为皇后,母仪天下,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你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她年事已高,身子羸弱,方才,若非你全力施救,只怕现在……已是……哎,来,给梁姑娘赐坐。”

方继藩就不一样了,显得很和气,最近房价有些缓和,他决定改变自己,免得被愤怒的人揍。

名列第三……

可这么大的事,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猝死论》,女医之中,有不少人将这《猝死论》背诵下来,大家相互印证,最终……才进行了确诊。

一群宦官,已是张牙舞爪的要冲进来拿人。

她笑吟吟的道:“陛下……真这样说的?”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张皇后随即道:“走吧,去听戏去。”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也烦躁起来。

弘治皇帝不由捂着自己的心口,长吁短叹道:“可惜了一幅好画。”

说着,弘治皇帝立即起驾,至仁寿宫去了。

方继藩道:“陛下,这些都是儿臣,亲自调教过的。”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梁如莹坐在车里,与她同车的,乃是另一个同学。

是许多人……

车里的梁如莹,这时正待要喊着停车。

“多谢。”

方继藩顿时杀气腾腾:“看谁敢说,来人,将王金元那狗东西叫来。”

世道艰难啊。

人嘛,就是这样,一开始碰到这种人渣,真的很不习惯,好歹咱萧敬,那也是陛下身边的大红人,执掌厂卫,谁见了不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公公,可你方继藩倒好,以为你自己很了不起吗?动辄便对咱呼来喝去,你算老几?

现在不是很好吗?瞧瞧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瞧瞧他那眼里露出来的凶光,还有那胳膊随时要抬起来揍人的样子。

此次开赛的,乃是少年队,是倭国的少年对新城工坊少年队,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一个倭国少年,又进一球。

嗯?

自从噩耗传来,刘公的身体,越来越差,亏得他还坚强,如若不然,只怕早就受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