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6章:假人假义

文天晓 64485

她这个傻样子,在这大殿上,说出这样的傻话,让王爷丢脸,王爷能不生气吗?

接下来,有些节目只是开了个头,便被他喊停,能演到一半的,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只有两个到了三分之二时,才被喊停。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虽然她不是真正的上官云端,但是听到老夫人诬蔑娘亲,她的心也是忍不住的疼痛,特别是在看到爹爹痛苦的样子时,她的心也是跟着爹爹不断的揪起的。

这应该是每个人最本能的反应,她还这么年轻,她不想死的,真的不想死的。

心中虽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多问,只能跟随着那太监向着大殿走去。

“皇嫂,你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呀,腰酸不酸,腿酸不酸,要不要我帮你柔柔。”

蓝魅辰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冰冷中,似乎隐过几分怒意,“凤阑绝,她是本王的皇妹,本王在这儿,就不可能会让你将她关起来。”

但是,父皇教过她,有些事情,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到,所以,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从来不会放弃。

上官云端惊住,眸子中多了几分感动,一个已经八十几岁的老人,他还能有什么收入?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银子全部的捐了出去,怎么能够让她不感动。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身子微微的一僵,下意识的转眸,望向凤阑绝,只是,心中却微微的有些不满,这个女人不知道凤阑绝已经名草有主了吗?他现在已经是她的男人了,可是那个女人竟然当众对他的男人献媚,真是可恶。

“恩?”上官云端微微挑眉,略带疑惑的望向他,这才发现,他的身上的衣衫是穿好了,虽然只有亵衣,但是却也还算整洁。很显然,是已经起来过了。

那他要她怎么办?继续留在这儿,听他们的情意绵绵,还是大方的请这个女人跟她一起回府?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深处,隐过太多的算计,突然开口说道,“若是,我输了,我就立刻离开京城,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踏进凤月国半步,相反,若是你输了,也是如此。”

“好,你说除了你的婚姻,什么都可以睹,那么我们就来睹彼此的性命,若是我输了,我死,若是你输了,你死。”这一刻,蓝岚真的被她胸中的怒火逼疯了,竟然提出这般疯狂的赌注。

“岚儿哪有姨娘说的那么好呀,刚刚岚儿就差点破坏了大家的心情。”蓝岚停顿了片刻,压下了心中的怒火,让自己保持了几分冷静后,才慢慢的开口说道。

蓝岚看到众人对上官云端的态度,心中那叫一个恨呀,本来是想要让上官云端出丑的,却没有想到,反而让上官云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他的唇角微抿,刚想要开口。

“好。”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应着,仍就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迟疑与犹豫。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乱写的,这么多数字,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律。”夜如梦回过神后,一脸不甘心,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上官凌霜却是一脸的妒忌,一脸的愤恨,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上官凌雨,不明白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对那个傻子那么好?

“请问这位姑娘要找谁?”上官傲天一脸的迷惑,倒还是有礼的问道。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其实,她看的出,刚刚那个秦思柔对皇嫂并没有丝毫的敌意。不知道两个人会谈些什么?

“谁说没用,你也太不把我天下第一神医放在眼里了吧,这天下,就没有本神医医不好的病。”只是,叶寒却突然一脸不满的打断了她的话,而说话间,也快速的走了过去,手也随即搭上她的手腕。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那位侍卫立刻一脸奉承地拍着马屁。

天呢,这皇上难道天天没事干,专管人家的家事,皇上上次的赐婚,已经将原来的上官云端害死了,这次,竟然还要这般残忍的毁了她的自由。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这还有天理吗?

“你不要再问了,总之我跟你是不可能的。”秦思柔用力想挣开他。

“怎么?就这么不想看到本王?这么想要逃开本王吗?”蓝魅辰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再次低声问道,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

她此话一出,众人愕然,蓝魅辰的脸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也快速的漫过那似乎要将人冰结的怒意。那架着她的侍卫便停了下来,只是,却并没有松开她,而是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的命令。

夜无痕的脸色愈加的恐怖,唇角紧抿,双眸中,是那种让人心颤的冰冷。

“皇上,刚刚李贵妃不是说,先前她就曾留上官云端喝茶,按理说,当时上官云端就喝了那茶的,为何上官云端却没有中毒?”皇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双眸微转,故意略带疑惑的望向皇上。

“小姐被王爷休回家后,我以为,这根链子再也用不上了。”李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哎,我可怜的小姐呀。”

上官傲天自己明白其中的道理,双眸微闪,双手略带轻颤的接过了那链子,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门外正坐在马背上的凤阑绝。

随从的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的,但是事已如此,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阑绝快速的走向了大门。

叶寒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微愣了一下,再次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医好你的病的。”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了,量这几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皇宫中岂是那么容易能进的,所以,这事太过蹊跷,不能就这么将他们杀了。”而丞相听到二皇子的话,却顿时反驳道。二皇子听到丞相的话,双眸微眯,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坏他的事,他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是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凤阑绝吗?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杀人,难道你不想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人吗?”

“是,是,没有指使。”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

“这。”那几个人纷纷语结,国库之隐蔽,极少有人知道,就连皇室中人知道的也不多,更何况是外人。

走的近了,她们这才发现,上官云端竟然也跟在后面,不由的纷纷的惊住。

毕竟,她已经进了宫了,就不算是违抗圣旨了,而且是在宫中发生了‘意外’不能出席的,皇上更怪不到爹爹身上。

上官云端也随着上官凌雨的目光,微微的扫了那根树枝一眼,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她也没有什么损失。

叶寒对上秦思柔投过来的眸子,看到她仍就没事般的样子,心中更多几分懊恼,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呵呵。”叶寒微微的轻笑出声,被凤阑绝识破并没有半点的尴尬,面对凤阑绝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害怕。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本王不需要同情,滚。”夜无痕很显然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似乎也知道了是她,他突然怒声吼道,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仍就望着前方,并没有转过身,望向她。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里便只剩下凤阑绝与上官云端。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推着凤阑锐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凤阑绝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说出那样的话,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肯定他的腿没事了,所以,此刻,他知道,他也瞒不过去了。

“是因为你的女人中毒的事情,你才怀疑朕的?”凤阑锐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狠绝的杀意,而且到了现在,他仍就自称为朕。

说话间,手快速的抬起,不知道何时,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猛然的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

“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二夫人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只手指着他,狠声说道。

平时的他极少开口说话,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般的伶牙俐齿。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只是,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依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的主子。

尚书大人那略带疑惑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那画像时,惊住,唇张了几张,但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思索,时寒这么做,到底是为了她肚子里所谓的‘孩子’?还是另有原因。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那些刚刚吵着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要赶上官云端回去的人,一时间也都变的鸦雀无声了,此刻,只是怔怔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但是,嫁了就是嫁了,有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你却嫁了没多久,便被休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嫁给绝王?”那个女子再次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少了些许刚刚的底气。

“皇兄,原来是真的呀。”凤忆希听到凤阑绝亲口承认了,顿时一脸兴奋的喊道,“皇兄,这一次说不定你真的会输呢,皇嫂可是筹了很多银子,而且蓝姐姐还捐了一万两白银呢。”

身为一国的国君,就算再强大,得到不百姓的拥护,这个国家,也不可能会昌盛,只有民心所向,这个国家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轿子,很显然应该是朝中的大臣,一个个赶的都很急。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进了皇宫后,才发现,今天皇宫中的气氛与平时也有些不同,显然戒备比起平时,森严了很多。

侍卫明显的多了很多。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那些侍卫见两个宫女带着一个卖菜,都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过多的检查,便放她们进去了。

很显然皇后知道,那个不准任何人进宫的命令。

“都不准去,谁都不准去。”皇后沉声打断了凤忆希的话,声音有着不容忽略的坚定,她绝对不能让她们两个去冒险。

她的心中,也的确有了打算,刚刚她也看到了太上皇寝宫外面的阵势,想要偷偷的潜进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从正门,明正言顺的进去。

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只是,太上皇脸上的轻笑,却是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更是极力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似喜,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不明白,那其它的人就更不明白了。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而且,凤阑锐也很清楚,若是在这个时候动了他,整个凤月国就乱了,到时候,他那皇位也就保不住了。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只是,没有想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给上官云端下了那种毒,才让凤阑锐暴露了。

接下来的几天,凤阑绝仍就带着上官云端到处游玩,甚至连隐跟素容都没有带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我家公子来告状,我来护着。”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刚刚那丫头自己已经吓的半死,都打算全招了,自己不可能是自杀的,不是自杀,那就是刚刚有人杀了她,在这个密室中,在他们的面前,竟然就这么将一个人杀了!

凤阑绝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快速的站起身,打开了密室的门,走了出去,看到那几个侍卫,仍就站在外面,很显然还不知道密室内发生的事情?

她此刻真的有些好奇这窗口上有什么东西?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而那人离密室越远,便越是不可能知道密室中的情况,那么这边有奸细的可能就越大。而极有可能就是原先在密室中的几个侍卫中的一个。

这才望向那宫女,那宫女长相极为的普通,而且似乎有些年纪了,大约已经有二十几岁的样子,像这个年纪还留在宫中做宫女的并不多。不过能混到这个年纪应该多多少少有些职位的,要不然早就被送出宫了。

她的声音仍就恭敬,但是,更让上官云端疑惑,这个女子虽然语气恭敬,但是却没有一般宫女所有的那种卑微。

她的身高,在这夜阑国,可是略略偏高的,一般人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极少有合适的,但是,这件衣服,竟然如此的合身。

那‘宫女’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赏,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她直接的去了大殿。

不得不说,凤阑绝真的是行动派的,而且这速度真叫一个快。

凤阑绝轻笑,望向南宫逸时,眸子中,隐过几分赞赏。

微愣……这双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