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5章:老弱残兵

文天晓 64485

在悲愤的情况下,陈晴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这一拳居然活生生的逼退了陈静夜。陈静夜倒飞出去,速度很快。足见陈晴风这一拳并不是没有成效。

不过就算是这样,要是打在受伤的陈静夜身上,陈静夜也必死无疑。现在陈晴风的拳头就是攻向陈静夜的。

征用了莫老大的刑房,秦寂言让凤于谦把倪月带上来,直接挂在刑架上。

顾千城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怀中的小雪貂顺毛,小雪貂舒服小眼半咪,狡黠的眸子时不时就看向秦寂言,然后总在秦寂言看过来前,收回自己的眼神。

最后还是焦大人看不过去,轻咳两声提醒众人注意分寸。

“没有赌注就想本宫陪你打一场,你太看得起自己了。”秦寂言这话说得十分傲慢,可却让人讨厌不起来,景炎甚至笑了出来,“你要什么赌注?”

风遥与猛虎对峙片刻,对暗卫道:“你们准备火药包,我带人转移它们的注意力。”

越来越多的石头朝唐万斤砸去,打在身上,打在头顶上。承欢一行人看得双眼凸起,年少的他们再也忍不住,一个个放下盾牌不管不顾往前冲。“敢打我小唐哥,我们跟你拼了。”

“这事不是托殿下的福嘛,要不是有殿下在,祖父怎么可能为我撑腰。”顾千城有些不好意思……

“没乱想就好。记住,殿下是我们的主子,别生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老管家横了侍卫一眼,哼着小曲走了。

作为一个帝王,如果要靠这种东西去要求一个人忠心,那简直是悲哀。而且被下忠心蛊的人,就是真的忠心吗?

老太爷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能这么快就从打击走出来,绝非简单之辈。要知道,顾家其他人可没有一个从打击中走出来。

顾千城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寂言。

“这个地方,其实不宜大队人马通行,人太多动静太大,很容易就引起雪崩。”顾千城想起有个说法,说是有人在雪山前打了个喷嚏,然后雪山就塌了,人全埋了。

顾千梦平时结交的只有那些公侯之家的小姐,对今天来的少爷、姑娘们一个都不熟,她也没有顾千城的本事,如果没有人介绍和带着,根本融不进那个圈子,林琳主动上前交谈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顾千梦怎么可能放过?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顾千城只希望没有哪家公子出手救千梦,不然顾家这个脸就丢大了。

“有个孤身的小兵,许是军中逃兵,兄弟们,上!”赵王派出来的探子,做普通农家子的打探,看上去虽然粗犷,可一时半刻还真不会把他们看成军人。

杀了人,必然会留下血迹,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什么人来,可还是不够隐蔽,至少不是杀人的好地方。

顾家没有把顾千城当成亲人,可顾千城又把顾家当成家了吗?

而这些和顾千城都没有关系,在圣旨下来后,顾千城就知道事情已尘埃落地,容不得她再说。

秦寂言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一个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锦衣卫一寸寸的寻找也没有找到秦寂言的下落,别说赵王和周王,就是老皇帝也认为秦寂言遭遇了不测。只是没有看到尸体,便自欺欺人不敢面对罢了。

高炽明此时的心情很矛盾,他知道一旦离开了冰城,他就活不成了。这一行人根本不在他面前掩饰什么,他知道太多了,甚至知道这些冰草价值不菲,这群人要让他活着出去,那才叫有鬼了。

对不起,倪月还真的没有想过,不是她自恃甚高,而是打小生长的环境,让她根本不会想到“逃跑”的事。

“陛下,老臣这段时间一直盯着长生门,自昨日陛下杀了他们的圣使后,长生门便一直动作不断,今晚更是动作频频。”明日就是秦寂言的登基大典,长生门这个时候动作频频,不用想也知是冲着什么事来的。

“他们可有与宫里的人接触?”秦寂言不担心长生门有动作,他担心的是老皇帝为了把他拉下位,会与长生门接触。

大局已定,他还能动什么心事?风遥的担心是多余的,顾千城几乎是把唐万斤当儿子养着,唐万斤的特殊体质,顾千城比他自己还要注意。后直接把人带回顾家,谁也不让见,并且一个月内不允许唐万斤出门。

“唰……”士兵手中的箭,第一时间对准了他们,瞄准,射击!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孩子身体虚弱,他这一生也许都会受影响。

少女咚的一声跌倒在地,可她却不敢忽痛,急忙爬起来,紧随秋离冲进屋内。

这些年,他对秦寂言还不够好吗?

秦寂言笑了一声,平静的道:“皇爷爷……自五岁后我受过多少次伤?中过多少次毒?您记得吗?您确实是杀了那些下毒害我的,也处决了那些刺客,可皇爷爷你难道不知,那些人会要我的命,全是因为他们幕后的主子,可是你哪一次找出过幕后黑手?”

皇上追封自己的父母没错,放大自己父母的优点也没有错,可凡事要适可而止,皇上给先太子和先太子妃追封的谥号,远远超出历代皇帝的谥号,这是不是太过了?

说话间,一枚袖箭飞了出去,正好擦着武者的脸瞬而过……

景炎的人却得寸进尺,“顾姑娘,此地离京城尚余千里远,一路上也不知有多少危险,不如由小人一路护送顾姑娘回京?”

要知道,对于龙凤果他们是志在必得!

“跟着我。”倪月丢下这话,就带头走在前面。蜘蛛女和一干忍者立刻跟上,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废墟中……

顾千城满头黑线,深知自己说错话了,朝秦寂言傻笑一下,秦寂言被她看得没了脾气。

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还血流不止,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什么也没有看到,难不成,这群人活见鬼了!

秦寂言这十几天,疯似的在水、陆两地寻人,各地官府都尽全力配合。这段日子水师来来往往,道上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来。

“这并不是小事。”茶水已经凉了,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顾千城喝了一口便不想再喝了。

也就是说,除了今天一直在六扇门的十几个捕快,再无其他人知晓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能会来的事。而知晓此事的人全部跪在大厅,一一交待自己的行踪,而且每个人都能为自己找到证人。

“时辰不早了,先回去再说。”顾千城知晓秦寂言最近很忙,此时已临近子时,顾千城便催促秦寂言回宫。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执行命令,领头的将领更是凑近道:“少主,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拿下大秦皇帝的好机会。

只要撑过今晚,这破地方就困不住她!

秦寂言冷哼一声,又问他们这几天搜寻的结果。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老管家进去时,顾千城已经吐得差不多了。用清水漱口后,顾千城双眼微闭,靠在一角,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十分吓人。

“千城,是我小看你了,还是你藏得太深?”顾千梦第一次发现,她和顾千城的差距。

杀?

焦向笛和凤于谦震惊顾千城的驯马术,可秦寂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顾千城的身体上。

秦寂言起身,走到凤于谦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中的事你不必担心,本王自有分寸,你自己在军中多加小心。”

“秦,王,你很好!”北齐太后死死抓住身旁女官的手,才能克制自己的怒火,而被抓的女官疼的脸都扭曲了,北齐太后却仍然没有减轻力道。因为,只有这样,北齐太后才能克制自己不说“滚”字。

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她想要一个温柔的怀抱,像哥哥那样,在她伤心时抱着她、安慰她。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带你走一样可以。”秦寂言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江南,但是……

子羊见状,这才解释道:“暗风楼还太小了,根本无法和皇上抗衡,我们需要一个靠山。长生门足够强大,而且长生门在海外,每年要我们办的事有限,我们要是不说,谁会知道我们是长生门的人。”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老皇帝倒是意外,“难怪老五有银子拉拢人,原来是抢了一个姑娘家的嫁妆,也亏他做得出来。”

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呈到面前,“皇上,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只是初稿。”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不能,我还想试一试脱了裤子打。”秦寂言极度无耻的道,顾千城脸颊更红了,气恼的道:“你敢!”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再不走,等到圣后想明白他是在诈她,估计就走不了。

“我这里也有!”

“圣上,圣上,快,保护圣上。”太监飞出去的瞬间,仍旧不忘表忠心,大喊保护秦寂言,可惜秦寂言并没有因此而感动。

可就算知晓是什么原因又能怎样?

窦氏忙派人去查到底怎么回事,同时决定亲自去找顾千城,给她赔礼,只是刚走到一半就被老太爷叫走了。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他们这次得罪的人,非同小可。

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继续跟过去了。

暗卫一路跟紧猪头六,看到猪头六带人不断的来绕圈子,钻山洞,有好几次暗卫差点跟丢了。

他们昨晚喝了一晚的酒,此刻一个个醉得不醒人事,寨子里只有一群老弱妇孺在做善后清理的活。

猪头六虽然喝醉了,可战鼓一响他就醒了。裤腰带一提,抄起家伙就往外走,沿途不忘把睡死的人踹醒,“还不给老子起来。睡睡睡,睡死你们。”

大醉初醒的土匪们还有几分迷糊,可听到朝廷的兵马打上来了,一个个立马就清醒了。

猪头六说让孩子先走,也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小东西,你这是发现了什么?这么激动?”顾千城拿小雪貂没有办法,再加上她知道小雪貂不会乱来,便决定进去看一看。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顾千城见小雪貂情绪低落,挠挠了小雪貂的肚皮,逗的小雪貂打滚讨饶,笑得眼睛直飙后,跳下供桌,朝寺外走去。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当然,所谓的没有交集是顾千城单方面认为的,至少景炎每天不管再忙,都会过问一句顾千城今天做了什么?

“要不要寻个大夫来看看?”景炎放下碗筷,关心的道。

“你说休战就休苫,我的面子往哪摆。”呼延千霆本就是呼延家的反骨,真要听话,就不会在有着大好前途的情况下,依旧投向皇上。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这就是他治理下的大秦朝!

众大臣似乎现在才记得秦寂言还坐在龙椅上,一个个胆战心惊,面露不安,惶恐的请罪。

而这些把柄,还不是他这个帝王不信任臣子,派人查出来,而是他们的政敌在大殿上直接抖露出来。

她也不想打断老爷子的,可是……

扰民?

可是一品大员说出来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回去,想办法梳理人流,免得真把城门口堵住了。

厉害!

“君姑娘,你弄错了一件事。现在这件事已经由朝廷接手,我无法处理。”顾千城当然有办法让君亦安少出一点银子,可她为什么要帮君亦安呢?

军中上下都为秦寂言高兴,只是这种高兴不能说出来,对秦殿下回京一事,全军上下接受度极高,并积极表示他们一定会打赢,不给秦殿下丢脸。

“带下去拷问,问不出东西,明天推出去杀了。”秦殿下虽然为了城中的百姓后退十里,可他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言倾一向不喜多言,心里猜到了秦殿下的想法也没有多说,只是在离去前将一个食盒放到秦寂言的桌上,“殿下,这是承欢给他姐姐和唐万斤准备的。”事实上,这是封似锦让人准备的,不过是以承欢的名义送来罢了。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果然,大管家派人查来的消息,和承欢说得差不多,但承欢漏了一点,那就是他被程将军踢倒在地时,那些人为了羞辱他,在他头顶上撒尿,他因为不堪受辱才强行站起来,却不想刚站起来,就被程将军打断了双腿。

脚踏水面,秦寂言一路借着水平面的力道,让自己可以湖面上行走。而很快,他就看清了那条船的颜色——灰色。正是子车说得那条船。

好在只有秦寂言一个人看到了,不然她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什么没事,胸口的伤大夫还没有诊。”顾二爷扶着老太爷,在顾承欢床边坐下,想要摸一摸承欢受伤的腿,可又怕碰伤他,小心翼翼的想又不敢靠近。

顾二爷刚刚和儿子感情渐进,根本舍不得走,可顾承欢却坚持,“祖父,父亲。有千城姐姐在,你们先去休息。父亲,你下半夜再来陪我就好了。”

“这么说传言不是真的了?”那他就放心了,至于放什么心?

长生门的人虽称呼秦寂言为“陛下”,可却没有多客气,完全是把“陛下”当做一个称呼,并没有真把秦寂言当圣上看待。

“比不上圣后。”秦寂言的声音同样不大,同样是飘渺没有踪影。

圣后的话落下,内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五彩的光芒倾泄而出,一瞬间晃花了人的眼。

“秦皇来得不巧,顾姑娘她为了寻解寒毒的火焰果,随船去了活火山。”圣后似很享受秦寂言的低姿态,并没有为难他。

有些人,错过一次便是一辈子!

“皇上,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事,小……亦安她只是药王的女儿,就能召集数十位高手帮她,要是药王重出江湖,经营十几二十年,必成气候。”

什么叫采选了数十个,年纪可以当他女儿的女子?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没有伤口?那就是死于意外?而非他杀?”秦寂言再问……

……

只是……

“小神女像似乎没有什么不对?”顾千城翻来复去,也没有看出异样,心中暗道:不会是她意志力太强,轻易催眠不了吧?

秦寂言不排斥立后,但他排斥选嫔妃。

秦寂言这话,打了大部分人的脸,把朝臣噎住了,秦寂言也借此让太监宣布退朝。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一干大臣看到这一幕,有不少人酸溜溜的道:“封大人可真是能干,之前得太上皇重用,现在又得皇上信任,真正是叫我等羡慕不已。”

皇上是很忙,可也没有忙到没他不行的地步。真要狠下心来,抽两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秦寂言登基不到半年,虽说朝中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是他的人,兵马都掌握在他手中,可真要说根基稳固却远远没有到。

“程大人,神女塔一案牵涉甚大,皇爷爷一直在关注此案,程姑娘是关键人物,三天后本王会让人带走程姑娘,在此期间还请程大人好好照顾程姑娘。”秦寂言这话隐含警告,让程家别下黑手,把程蕊弄死了。

她能救这一船人,却无法救以后的人。真正要救这些人,就是把这些人贩子全部抓起来。

她知道火城有好人,她知道她教导的那些孩子很纯真,很美好,可这些都留不住她,别说火城不好,就是再好也不是她的家,她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她家人身边。

有之前和唐万斤一起,从京城走到西北的经验,顾千城这一路走得还算顺利,完全没有惊动林中的动物,也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