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1章:爱财如命

文天晓 64485

“是,小姐。”八人齐齐应声。

那人连忙带路。

秦铮任她打,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她按在床褥上。

燕亭扭过头,继续看着站在窗前给仙客来浇水的谢芳华唏嘘一声,“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啧啧,变了一个人一般。”

“那您也要注意身体。”侍画道。

这期间,谢芳华、秦钰、秦倾、王芜、郑译便一直坐在一处等着。

那人每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到底是被他找到了那个匣子,打开一看之下,满意地拿着走了。也没管她道没有解开。

喜欢的亲们移驾新文,【收藏】+【留言】,你们的热情,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福婶心疼,日日给她炖汤滋补,侍画、侍墨等八大婢女本来都不会厨艺,这些日子闲来无事儿,插不上手,帮不上她的忙,除了只能帮着她分线外,到纷纷学起了厨艺,帮着福婶一起给她补。

英亲王一时失声。

“还能如何好好说?事情不是都摆在这里吗?”忠勇侯怒道。

谢芳华被二人的声音惊醒,回头去看那二人。

郑孝扬一惊,不止握着秦铮的手,另一只手臂瞬间抱住了秦铮的腰。

片刻后,秦钰挑眉,“芳华小姐?”

二人也敏感地觉得不对劲,点点头,一个挑起帘子,一个撑了伞,扶谢芳华下车。

那少年顷刻间便来到了近前,大喊了两声祖父,便翻身下马,甩了马缰,哭着冲向马车。

孙卓闻言看向谢芳华。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秦铮看着她,扫见手中的药,嘴角露出难受的情绪。

秦铮拥着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气息极其不规律。

英亲王书房的灯亮一直亮着没熄灭。

门房向里面看了一眼,悄悄点点头。

刘侧妃本来无心睡眠,侍候她的婢女陪着她说话,如今听闻秦浩回来了,而且来了她这里,立即吩咐,“快请大公子进来!”

“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但是总归不会没有章。”秦浩到底是在英亲王身边被栽培多年的,自然不会人云亦云,凡事善于思考,“难道忠勇侯府的小姐真的病得连人都不能见?可是她生下来一直长到几岁,都没听说她有什么难症不是?忠勇侯那年的寿辰,她可是露过一面的,当时儿子也远远地见了一眼。”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她穿戴妥当下了床,拢好头发,走出里屋,正碰到秦铮和听言二人拿着剑回来,秦铮一身清爽,听言满头大汗,她挑眉看着二人。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小王爷和小王爷到底是不同常人。

“左相府在咱们府有眼线吧?”谢芳华低声问。

“你……你怎么在这里?”宋方不敢置信,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出门遇到了秦铮。尤其他身边的女子倾城绝色,细看之下,正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他一时呆在了原地。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这么说,我若是想要白莲草,只能去找小姑姑要了?”秦铮问。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谢芳华点头。

谢云澜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因为他和衣而睡,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而是淋了雨。因为昨夜下的雨大,他不曾踏出房门,否则,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染了些潮气了。我猜测,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时间不太长,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染了湿潮,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谢芳华道。

秦钰脸色难看,“你能查出他是何时开窗子,何时死的?”

谢芳华趴在谢云澜背上,打量这一处宅院。这处院落没坐落于城内,而是落于郊外。两旁是山林树木,只独有这一排房舍院落。院落倒是极大。门匾上也没写谢氏府邸的字样。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小童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垂首立在门口。

二人出了府,向城楼而去。

还有皇上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郑诚连忙都,“能得小王爷邀请,是犬子的荣幸。”

英亲王妃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华丫头,你快自己把把脉,开一副药吃,你的脸白的吓人。”话落,又道,“要不然,去请太医”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去请大公子、大少奶奶、刘侧妃,以及府中的所有人,都到这里来。”英亲王妃又吩咐。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谢芳华继续道,“月娘除了听命于我,还听命于言宸。”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能被李沐清记住,且称之为跟头的事情,少之又少,被她救的次数,也是有限的那么一次。

“铮表哥,你和芳华妹妹若是无事儿,不如一起去逛玉宝楼吧!”金燕打量谢芳华素净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枚朱钗,别无她物,她诚心地建议道,“芳华妹妹今日的穿着打扮实在太素了。”

“你送我,我就要。”秦铮对她道。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就算不用芳华小姐,您就准许属下去给您找一个女子来吧!属下医术有限,您的身体实在是压制了这三年,已经压制不住了。这一次爆发,甚是强烈。若是不及时制止,后果也许比属下说得还要严重百倍。”赵柯眼睛也已经红了。

    赵柯连忙站起身,将一碗血端到他面前。

不多时,听言端着饭菜进来,见她支着额头靠在椅子上喝水,顿时笑了,“听音,你这样靠在椅子上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公子,怪不得公子见了你就喜欢得不行。”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右相夫人哭着摇摇头,“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看着诊治,都怪我,若是我不掀开帘子质问那个郑孝扬,也不至于让碧儿替我挨打。”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片刻,忽然问,“能治好吗恢复我原有样貌吗”

英亲王妃、大长公主对看一眼,也都退出了门外。

小泉子立即上前,扶起右相夫人,“夫人快起来吧,您别着急,别说皇上不会眼看着不管,荥阳郑氏是礼教严苛的世家大族,族法都能大于礼法,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的。”

尤其是英亲王妃将右相对她、对李沐清、对李如碧,对这三人的交代都有了。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手,低声道,“那好,我不拦你,你去吧。”

谢芳华看着秦钰,他是真的怒了,比起数日前秦铮回京闯宫,他的怒意丝毫不少于那日。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目前还能有什么办法圣旨已下,消息已经传扬了出来,多不过一个时辰,怕是满京城人尽皆知。不到今日夜晚,方圆五百里也就都知道了。明日也许就天下皆知了。”谢芳华揉揉眉心,“我进宫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谢芳华忽然不敢看他,她是自私的,为了私情,却置她曾经一直珍视的人于不顾。哪怕与秦铮大婚,是踩在钢丝铁网,刀剑锋芒上,她也在所不惜。

春兰挑开帘子请几人进屋。

谢氏长房敏夫人闻言眸光动了动,谢氏六房明夫人略微露出几分惆怅。

秦铮回过头,便见谢芳华脸色如这黄昏的天色,昏昏暗暗。他没说话,向屋中走去。来到门口,挑开门帘,一脚踏入门里,一脚在门外,见她没跟上,依然站在院中,不满地道,“还傻站着干什么?难道别人怀孕你高兴得傻了?”

秦铮不答话,站住脚,目光却落在李沐清的身上,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这两孩子进屋之后竟然不出来了。”英亲王妃在画堂一转话音,说了一句。

她记得昨夜她睡过去后,他是隔着被子抱着她的,如今却是两个人盖一床被子,被子里的温度不是那么灼热,温温暖暖。

谢芳华感觉他蠢蠢欲动的情潮,实在是觉得男人和女人不能比,床笫之事,天差地别,他怎么能这么有精神?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细若蚊蝇地摇头,“睡。”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两个时辰以后了。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秦铮站在木桶旁,似乎有些舍不得将她放下,看了她片刻,直到谢芳华脸都红透了,他才慢慢地将她放进木桶里。

秦铮低头看着她,只见她脸庞微扬,娇颜明艳,抬眼看着她,坚持中有隐约娇俏丽色,高高云鬓绾起,露出雪白的脖颈,隐隐有淡淡的红痕,他撇开眼睛,点点头。

谢芳华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这一面围墙道,“就是有些事情不大理解。”

谢芳华将头靠在他身上,幽幽地道,“秦铮,我近来脑子时不时地会跳出来一些画面,你上次也说,我出身在忠勇侯府,你出身在英亲王府,上一世,我没去无名山,与这一世不一样,应是时常进宫才是,怎么能不识得你?我能记起云澜哥哥,也该还有更多的记忆才是。对不对?”

谢芳华揉揉眉心,小声说,“你怎么就知道我的记忆没你呢。”

随着他进屋,房门关上,来到床前,将谢芳华放倒,他的身子压了上去,吻着她暗哑地说,“本来舍不得累你,你却不听话非要胡思乱想,我看还是要你人累一些好了,人累的时候,心便累不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