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5章:天理难容

文天晓 64485

秦浩眯了眯眼睛。

宋方等人看着程铭,心下惊讶。他们这些高门府邸的公子们,何曾亲自动手磨墨?不过如今和往日不同,面前的这个女子和别人不同。就算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来磨墨,他们也会的。毕竟,谢芳华本人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大过了她本身忠勇侯府的小姐身份。

“皇上?”藏锋大笑了起来,“你说南秦的皇帝老儿吗?无能之辈,妄想继续掌控我们,做梦!”

怀疑地问。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伸手打开房门,看着他,“怎么不是你来做荷包?”

“李老兄,你可是请我也去坐坐”张坤出声询问李猛。  “张老弟你我相交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还客气什么况且这件事情是在你我共同管辖的衔接处发生的。更应该同心协力查出背后的主谋之人才是。”李猛连忙道。

如今四皇子回京,若是被趁机大作为杀了四皇子的话,那么他既然能从关山迢迢的漠北回来,回京之后,再想要他的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能够协助柳妃出手,这么大的迫害和刺杀,她几乎觉得是天衣无缝的

江湖多年,初心不改。写文、写好文,一直是我想做的事儿。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那个一心写文的人。如今新文如约而至,期待亲爱的们归来品新。我的热茶,你们的热情,让我们一起,品一盏新茶,共风景如画。

...燕岚顿时呆怔在原地,秦铮要娶谢芳华为妻?

右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隐约记得九年前老侯爷寿宴是说过这样的话!谢氏嫡系一脉信奉神武大帝,这我知道。”

谢芳华点点头。

这天下间,没有谁能阻挡他和她相爱,哪怕天地九泉。

秦铮不情愿地嫌恶地看了他的手一眼。

言轻没说话。

“四皇子认错人了。”言轻摇摇头。

谢云澜看了言轻一眼,和谢芳华一起顺着来时的路离开。

言轻眯起眼睛,“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本皇子就算暗中前来南秦京城,但是两国若是不想战争,维持和平,他却不能讲我奈何。”顿了顿,他看向谢芳华扬眉,“而反之谢氏,就不一定了。毕竟芳华小姐似乎对我恩怨不小。”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玉灼看着眼前情形,“表嫂,我们呢?”

“再看不出别的吗?不能再看出我祖父是被何人所杀?”孙卓立即问。

“小王妃说这车夫是自杀,说匕首有差别,我却看不出来。别人杀人,两把匕首位置也不能一寸不差。”一名仵作道。

清河崔氏的下人都比寻常家的公子身份高一筹,更何况他那日管英亲王妃叫小姑姑,显然不是清河崔氏的下人,而且在她面前嬉皮笑脸,应该是个公子,才有资格喊王妃姑姑。

r />

燕亭一噎,顿时不忿,“我何时见个女人就喜欢了?我不是就喜欢那个……”话要出口,扫见谢墨含蹙眉,立即吞了回去。

“呀,那是小白狐!”秦倾忽然转过身,惊喜地喊了一声。

谢芳华洗好手,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她在锅里放了油,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

“还不给我滚出去”英亲王妃恼恨地赶秦浩。

秦浩站着不动,“母妃,我……”

王倾媚顿时回转身,瞪大眼睛,“你让我一个女人半夜跟着一个杀手去杀手门?”话落,她瞪眼,“秦铮,我可是你小姑姑!”

“跟我去见官!”秦倾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当街杀戮,且死了七八个人,他身为皇子,直觉这事儿必须要管。

“回公主,准确。”二人齐齐回话。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那人又疑惑地道,“我未曾见过英亲王府的小王妃,你可有……”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你激动什么?”英亲王妃推了英亲王一把,“你给我坐下。”

英亲王对英亲王妃瞪眼。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随着三人进入,军营的门缓缓地合上。

走过练兵场,来到营殿,吴权已经站在门口等候,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连忙见礼,“小王爷小王妃,你们总算来了。”话落,又对李沐清见礼,“李公子也来了。”

秦钰闻言看向秦铮,“我丝毫没听到什么动静,因为我住在这里,这座营殿,外面是我的隐卫,守了一圈,足有百人。外围就是五百士兵了。”

吴权住了嘴。

谢芳华不懂地看着谢云澜。

谢芳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的纯真天真孩子气等等情绪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看不透,有什么不解,有什么又觉得不太对。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飞雁摇摇头,“曾经有人给了杀手门一大笔定金,要查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我们手下了定金,可是却没调查出所以然来。后来将定金退还给了对方。”

谢伊摇摇头,“娘,即便如此,我已经说了,也要一直等着,即便等不到,这一生,我能和芳华姐姐一样,有朝一日,肩上能挑起谢氏,我也不枉此生。”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谢芳华拍拍她的手,“我会努力活着。”

谢伊立即扶住她,喊了一声,“娘。”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秦钰听罢,放下碗筷,“这个郑孝扬,倒是个人物,以前怎么一直没发现荥阳郑氏还有个他。”

秦铮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晃着,茶水在杯子里晃出一道道螺纹,他忽然端起来,一口气喝尽,放下茶盏,对秦钰道,“今晚会会郑孝扬。”

“看情况!”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右相、右相夫人、荥阳郑氏以客人居住在右相府的郑轶、郑诚,以及落后众人一步慢慢走出来的李沐清。

右相夫人顿时大怒,“秦铮,你别欺人太甚,大晚上来右相府闹腾,是为了看车,你还是为了找茬”

“你的消息到灵。”秦铮看了他一眼,李沐清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挑眉,“看那辆车”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英亲王妃看着她,“谁”

“到底是什么人给她下了虫咒之术”英亲王妃心下胆寒,握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抿唇,“有些作恶的东西一日不除,天下哪里都不安全,不止咱们府里。”

“对,什么也不及你的身子重要。”英亲王妃立即道,“你快开个方子,先熬药。”

过了片刻,喜顺匆匆跑了回来,“王妃,王爷和大公子说这就回府。”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一种猜测呢”秦钰看着她。

秦钰轻哼,“朕何时敢小看谢氏暗探更不敢小看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