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2章:飞黄腾达

文天晓 64485

“塔……哈哈……塔!”

苍天笑:我陪你啊!

“爱情有时候很简单,只是我们自己会想的很复杂……”小麦一脸认真,“我亲生经历了三叔、澈澈和笑笑之间的爱情,也看到了二叔对筱悠阿姨的执着,甚至……彭宇阳对我的执着,小宸,我没有什么特别要给你说的……”

颜若晞凭着本能的推开yoyo递过来的体温表,问道:“yoyo,这在哪里?”

时间在指尖拭去……对于今天早上和下午都只有一节大课的纪小暖来说,她祈祷着晚上的时间不要来。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夏洛只是垂着眸,嘴角噙了抹淡淡的笑意。这样的注视从小到大已经习惯,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是免疫的事情。

等等……

纪小暖眼睛一转,“你好,我要再打包一份巧克力慕斯,另外多加两份蓝莓布丁,一份草莓布丁!”

龙尧宸直到下午的时候才来医院,他先去看了颜若晞,推开病房的时候,sam正在给颜若晞检查,见到他进来,sam并没有理会,而是等检查完了后,才说道:“颜小姐现在的情况有些不乐观,如果近期还是找不到合适的视网膜更换,以后就算换了,也估计晚了……”

夏以沫被他看的全身都发毛,不自觉的向车门挪了挪,抿唇痴痴喏喏的问道:“干,干什么……”

凤凰山坐落于a市和l市的交界处,夏天的时候,这里风景悠然,有许多人喜欢来这里爬山锻炼,野炊,当然,更多的人都喜欢来这里露营,这里发生的奸情绝对是a市和l市之冠,冬天也有有些人发疯的来这里,当然,这么冷的天,心思昭然若揭。

原本黑暗的周遭在龙尧宸带上眼镜后变的清晰起来,他一双利眸就和黑夜中的猫头鹰般安静的滑过四周,但是,他的脸色却越发的平静无波,只听他幽幽说道:“沫沫,你很紧张?!”

缓缓转身,夏以沫的唇在颤抖着,而她的眼底,是对他的抗拒,这样的抗拒,就像刀,狠狠的剜割着他的心,“我刚刚给了你很多次的机会,可是,你一遍又一遍的欺骗我?在你眼里,我就像个傻子一样……是吗?”

龙天霖嘴角勾了抹邪佞的痞笑,幽幽说道:“这么见外?哪次你变成流浪猫的时候,不是我来捡你的?”

龙尧宸看着她一系列的反应,眸底有着一丝笑意:“怎么,清醒了?”

他的话刚刚落下,夏以沫脚步踏出了洗漱间,她好似不经意的看了眼龙尧宸,随即转身走向龙天霖跟前,朝着他淡笑了下,指了指粥,询问他吃过没有。

“等等!”

`一边,是你的天堂;另一边,有我替你堕入地狱……从来,我都不曾真正想要让你受到伤害!

乔治抱着笔记本原本看的怒火中烧,他气极的骂着这些杜撰了帖子的人,一边翻开着无恐天下不乱的网名的回复,当在翻页的时候,却显示网页错误,他刷新了几次,都是这样……

“……”苏沐风凝着快要爆裂的头,舔了舔唇,乔治却十分有眼色的急忙倒了水,扶着他喝了些。

“哦?”段少洹轻咦,从今天晚上的行动来看,他就已经猜到了,可是,听海月又这样说,看来……嘴角微微上扬,眸光轻翻,“海月,三天后就是议会了,成败,就这一次了。”

“傻瓜……”段少洹眸光变的幽深,“我怎么会骗你?”

不同于一般医院,龙帝国私人医院里的餐厅设计的格外高,为了迎合病人的口味和营养价值,这里的厨子并不逊色于大酒店里的厨师,在这里吃饭,你完全感受不到是在医院里……

时间,一点点过去,阳光西移,最后被鳞次栉比的大厦挡住了余晖。

乔治有些任命的耸拉了肩膀,那小子摆明了就是吃死了他:“喂,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去机场了,你干什么去?”

“宸少!”龙天霖转身,看着龙尧宸的时候并没有一丝意外的表情,他双臂环胸,姿态慵懒的倚靠在堆放着碗碟的巨型大桌子的边缘,嘴角勾着一抹讨人厌的痞笑,张狂而邪佞,“你怎么会来这里?”

夏以沫愤怒的竖起了浑身的小刺,她一把甩开龙天霖的时候,双手就推向了龙尧宸,她愤怒的就像是一只斗鸡,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没事,”颜若晞急忙说道,“真的。”

龙尧宸猛然刹了车,他转头看着颜若晞,心里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拒绝,可是,这样的反应在他还来不及理清楚的时候,就因为看到颜若晞红红的眼眶而压制。

夏以沫的声音艰难的溢出干涩的喉咙,她好想晕过去,也许晕了,她就可以忽略身上的疼痛了,可是,她这会儿却是怎么也晕不过去!

龙尧宸倪了眼夏以沫,墨瞳深处有着戾气,他只是瞟了眼,没有理会,心里却对在这样的情况下,乐乐的“叔叔”很是郁闷。

刑越开车是速度加快,他从后视镜倪了眼后面,一脸的凝重。

`心,有的时候也会骗自己,到没有眼前看的真实……

龙尧宸声音微顿,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刑越和何俊都暗暗拧眉的看着龙尧宸。

一句话就像炸弹一样投入了平静的湖面,顿时浪花四起,掀翻了所有人的心潮……

何俊手快的一把将刑越拉住,沉声说道:“这个是宸少的决定!”

“……”

`你用一生幸福做赌注,我怎么舍得让你输?——by:苏沐风。

“走吧。”夏以沫拉回视线,眼睛里却透着对树林里的念念不舍,不舍的到底是曾经的记忆,亦或者是如今的想念,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刑越这会儿站在那里也十分的尴尬,照道理说,这样的事情应该是霖少亲自通知宸少的,而霖少订婚,宸少也必定会到场的。可是,偏偏订婚的对象是……是夏以沫!

“我也反对!”龙天霖的话刚刚落下,一道稚嫩的声音清脆的传来……

攥着玉鉴的手越来越紧,直到边角刺痛了手心,莫忻然方才猛然回神。她摊开手掌看着手里的玉鉴,因为这个……她一直在坚持,一直在等他,等着他能够带着自己脱离这样的命运。

冷冽收回眸光倪了眼沈麟后,继续往前走,“一直找不到贺玲的突破口,想不到……这是个契机。”

洗的干净的莫忻然穿着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出现的丝质睡袍,洗澡前房间里是空的,但是,人出来的时候,整个床铺已经焕然一新,衣柜摆满了衣服,各个尺码的竟然都有!

“阿湛,我等你!”她当时紧紧的握着他给的东西,“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它,等你回来拿回它!”

“你说什么?”莫忻然瞪大眼睛。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傲慢的样子,顿时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手叉着腰,一副女王的样子,仿佛如果龙尧宸不动弹,就和他没完一样。

龙天霖暗暗调侃着,但是,却没有愉悦,反而心里好似被什么添堵的没有办法喘息,他看着夏以沫对着龙尧宸又捏出的雪人头摇着头,一脸无奈和嫌弃的翻翻眼睛,拉回眸光的同时转身往书房外走去……

“是他!”夏以沫看清楚了舞台上的男人,一时忘记场合的惊呼出声,本来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由于spark的出现,是很多人除了听wing演奏会外附加的期待,所有人在本来就该安静的现场更是变的没有呼吸,所以,她这一声浅呼却显的有些格外突兀。

话落的同时,龙尧宸狭长的眸子微微抬起,两道精光轻轻的落到了一脸邪笑的龙天霖脸上,俊颜上却淡漠的任何表情都没有。

出来后,得到的消息却是他们都死了……所有的一切随着岁月的磨灭,当看到孤冷的墓碑时,好像一切也就变得淡然。就这样一个人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当她以为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欣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一直以来,就知道龙天霖是个危险的人物,可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让她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而就在她忘记了疼的时候,他又一脸含笑的狠狠撕裂那个伤疤,让她自己看到伤口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男人……他某种程度上来讲,狠戾的程度根本不下于龙尧宸。

而此刻,刑越看着渐渐隐没在夕阳余晖中相拥的两个人,脑海里却全然是在绯夜里的凝重。

“那,接下来要如何做?”秦枫暗暗提着心,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以沫听了,也不介意,只是撇了撇嘴,径自拿起碗筷也吃了起来……而吃饭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会夹菜到龙尧宸的碗里,也会把碗伸过去让龙尧宸帮她夹菜,可是,龙尧宸却无动于衷,而她也会倔强的一直伸着,直到最后龙尧宸妥协的给她夹菜,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个人一顿饭吃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开心!

深深吸了口气,夏以沫压下心里不停泛出来的酸涩,咬了咬唇,拿起背包出了房间……再见了,阿宸!再见了……那不该存在的爱……

sam暗暗喟叹了声,认真的给向晚做着检查。

夏宇听了,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想要将龙天霖吃了的样子,“放开我,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明明应该不开心,明明应该抗拒的,可是,为什么……此刻的她却对眼前的一幕贪婪而奢望的希望停顿在此刻?

“好,”夏以沫扯着嘴硬着头皮应声,“好!”

乐乐顿时笑开,一脸的兴奋。

顾浩然、龙天霖、苏沐风、龙尧宸……这四个男人在此刻混乱的交叉在她的脑海里,初恋,骑士一般每次解救孤独,绝望的陪伴,致命的纠缠……她想要平凡的人生,却因为这四个男人,她对平凡就只能奢望。

好似安慰自己,又好像在鼓励自己,夏以沫嘴角噙了抹苦涩的同时,缓缓阖上了眼睛……夏以沫,勇敢的往前走,就算你痛苦,也要装作幸福,因为,只有你不再回头,也许才不会让那些会受伤的人,不再受伤。

雪越下越大,俨然成了鹅毛大雪,在这样深冬的夜里,透着刺骨的冰寒。

夏以沫无奈的翻翻眼睛,嗔骂了句后说道:“好了,我先走了,如果时间晚了,你和乐乐就不要等我吃饭了!”

*

重金属元素的酒吧传来刺耳的轰鸣音乐声,夏以沫看了眼异度酒吧的招牌,急忙走了进去……

“爸!”

“是!”

夏以沫眸光看向龙尧宸旁边的女人,心渐渐往下沉,她目光又落在龙尧宸身上的时候,缓缓说道:“没有意外,我和天霖将会在这个月举行订婚仪式!”

夏以沫双臂环胸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大门口,还有着不甘心的记者在等着,可是,已经离清晨过去半天了,而龙尧宸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开始,小泡沫回来,她不担心小宸不会弃械投降,她反而担心的是天霖会在小泡沫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所以,她去确定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如今……

脑海里,有个小女孩说着这句话,然后转身就跑。仿佛,她在和一个男孩儿说话,可是,男孩儿长什么样子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只有一张像是被打了马赛克的脸。

身后,金花1号拿出对讲机,“5号,夏以沫没有通过速射,加强训练。”

“宸少不要我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秦枫眸光一片死灰。

见二人茫然的样子,苏浩不屑的翻了翻眼睛,暗骂了句后方才说道:“一个人失忆,尤其是选择性的失忆,在医学的角度上来说,不是长久的,只要遇到什么刺激或者什么记忆的冲撞,很容易想起来……”他嘴角一勾,“当然了,这个失忆也有可能是宸少装的……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办了……”

兰姨皱眉,她知道龙尧宸是生气了,急忙轻轻扯了下夏以沫,沉叹的说道:“宸少性子虽然不好,也不至于做的太过,如果你不出去……就真的不好说了。”

龙尧宸双手抄在裤兜里往前走去,夏以沫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是跟着,不知道是不是哭的太多,刺目的阳光下,她的眼睛涩疼的厉害。

“你喜欢就好……”莫忻然看着夏以沫笑着说道,“感觉你穿蓝色应该很好看,所以也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选了这个色。”她看着夏以沫满脸的开心,不由得笑意加深,“至于装饰……等下一起去逛逛龙岛的珠宝店?听说龙岛季氏集团旗下的珠宝店很有名?”

“这个是中央广场……”夏以沫介绍着,“龙岛的中心位置,很多事情都会在这里举行。”

“哥……”莫忻然难得的娇嗔,“我和冷冽这样其实也还好,只是没有婚礼,没有领证而已。”

“再说吧……先放你那儿!”莫忻然嘴角含笑,高傲的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我觉得,全世界的地方都没有你这儿安全……”

莫忻然轻轻叹了下,蜷在懒人沙发里,眸光呆滞的看着前方的蔷薇花……她的手里捏着手机,今天晚上,他还没有给她电话!

睡意渐渐侵袭,莫忻然看着蔷薇花的视线变得迷离起来,她眼皮沉重的耷拉了好几次……玻璃门轻轻的响动声传来,她无力的颤动了下眼睫,却没有睁开眼睛。

夏以沫一惊,也想不太起来,迟疑的喏喏说道:“是好像落在里面了……”

“嗯。”宋美娜冷漠的应了声,嘴角是嗤嘲的笑意,她缓缓转身,看着床上还在昏睡中的龙尧宸,突然佩服起那个巫婆起来,都说苗疆巫蛊极为厉害,果然,就算是龙尧宸这样的人物,也没有办法抑制。

龙尧宸暗暗蹙眉,宋美娜的话和模糊的情景融在了一起,可是,那样的气息是最熟悉的,但是,此刻确确实实是宋美娜,蓝色的礼服已经褶皱,白色的面具下是一双透着熟悉感,含泪清澈而哀怨的眼睛,一瞬间,他竟是觉得有些像夏以沫,“我会调查清楚……你为你的行为祈祷吧!”

冷湛嘴角噙了淡淡的笑,他并没有回避冷冽的眸光,而是认真的对视着,缓缓说道:“如果殿下遇到我那位大哥,请代为转告,三兄弟会在三天后l&w设晚宴,请他务必到场。”

冷冽的脚步未停,大步流星的往餐厅外走去……莫忻然穿着高跟鞋的脚步有些跟不上,踉跄了好几次,可是,就算这样,她还是频频回头不顾前面。

冷冽嘴角轻勾,打开车门上了车,然后,车就在莫忻然眼皮子底下溅起了地上的雨水“嗖”的飞驰离开了……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莫忻然还来不及反应,一辆柠檬黄的法拉利就听到了她的面前,顺势溅起地上小沟塘里的水……

莫忻然闭上了眼睛,她能强烈的感受到地上的脏水从她的脸上顺势往下滑落……

咬牙切齿的缓缓睁开眼睛,莫忻然看着面前的那辆车,见里面的人完全没有反应,她上前就“咚咚”的拍打着车窗。

此刻的她,好像就是那种明明应该很坚强,却濒临枯萎的野花,从她身上弥漫到四周的绝望充斥着附近的空气。

龙天霖紧了痞气的眉峰,不算明亮的楼梯间里,夏以沫的脸苍白的吓人,他目光微微一凛,声音也沉了几分:“说话!”

“她疼,轻点儿!”龙天霖森冷的声音传来。

“嗯,嗯……”

墨瞳渐渐变的阴沉,龙尧宸有些粗粝的指腹轻柔的拂过夏以沫的脸颊,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知的心疼。

而此刻,她喊疼……

“那个……莫小姐……”店长搓着手,一脸苦逼的说道,“今天的事情……”

“殿下!”沈麟见冷冽出来,急忙开了车门。

宋冉冉也担忧了起来,她看了眼庄纯,紧跟着看向被打开的门……

冷冽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走了进来,一双冷漠的眸子透着迫人心扉的寒意。

“本来是明天去的,临时有些事情要今天赶过去……”龙天霖的声音不疾不徐,“速度快点儿,我在机场等你。”

飞机带着众人有些不在状态的纠结情绪飞向了阴郁的天空,直到机长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去吧。”

“是,谢谢首长!”

苏沐风缓缓打开琴箱,跃然眼底的是那把众多小提琴家都梦寐以求的斯特拉迪瓦里琴……一抹讽刺滑过眸底,蛰痛了他的心。

“够了,够了,够了……”乔治大吼的拍打着门,怒吼的声音气愤却又心痛的传来,“沐风,我求你好不好,不要再拉了,你会走火入魔的,你会被琴声反噬的,别拉了……沐风……快开门啊,你停下,你停下——”

“乐乐睡了?”

颜展翔眸光轻微的眯缝了下,他并没有理会夏以沫的惊愕,而是嘴角噙着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着龙尧宸,缓缓说道:“宸少果然名不虚传。”

龙尧宸紧蹙了剑眉,如刀削般的俊颜上透着一丝戾气的看着夏以沫的动作,就在夏以沫想要穿越颜展翔的人被拦住的时候,他的脸色更加的黑:“刑越!”

“哦?是吗……”龙尧宸薄唇浅扬了个邪佞的弧度,俊颜上透着狂狷的霸气,“那,我们何不试试?”

龙尧宸微蹙了眉,沉沉的说道:“她没有往回家的路上走,依照她那简单的神经,肯定是顺拐。”

轻轻抚摸了下已经空空如也的肚子,夏以沫轻抿了下唇,思忖着等下是不是真的会被毒死……而就此时,兜里的手机的屏幕又闪了下,一则简讯飞入了手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