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3章:漠不关心

文天晓 64485

半夜里又开车出来,去的,是易琛在a市的新住处。

于是那之后,她同他一起。

她不再叫他“臣羽哥”,他也不再叫她“淼心”。

阿jim沉默了一下才道:“这样给你说吧!你男朋友我认识,而且我跟brent也是多年的好友,他这么多年来都只喜欢过你一个人,哪怕是当初你突然跟他大哥结婚,他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待在你身边守护着你。”

这时候似乎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不!项链还是夫人的,我参与竞拍只是想做善事,而今天正好是夫人的生日,我曲耀阳铜臭商人一个,不懂得挑选礼物,匆忙从a市带过来的生日礼物只怕夫人不太喜欢,正好眼前有个这样好的机会,我借花献佛,祝夫人生日快乐!”

办公室里的舒玲玲似乎正在会客,被这没来由的一声推门重响吓得一跳,立时就火冒了几分。

这一下到是让前方那个健步如飞的男人一定,回身,“如果是为了纪律处分的事情,抱歉我帮不了你,你疏于职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我只是公事公办罢了!”

“一凯你看,他果然是没有选她的,再是一开始心动的女生,只要后来有可能被拒绝,男嘉宾不想空手而归,所以还是会牵一个走。”

她仰头看他,满脸的不明所以。

聂皖瑜到底有些忐忑,转头看了看曲母,还是打开车门走到他跟前,“耀阳,你生我气了?”

他轻笑起来,“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小女孩对我说过同样的一番话,她说我不爱她也没关系,只要她爱我就行。”

曲臣羽沉默,“淼心,别的人不懂你,我觉得至少就我跟你之间的关系来说,你不需要在我面前伪装坚强,毕竟你认识了我哥多久,我就认识了你多久,至少,我们应该算是朋友。”

“嘉轩……”

曲婉婉被吓得立时想要大声尖叫,那男人的唇却突然重重贴了上来,在她紧闭上双眼心间无比绝望的时候,却只感觉得到他的呼吸,少了唇瓣的温度。她睁开眼睛去看他,那依然带着坏笑的男人轻勾了勾唇角,说:“怎么,你害怕了?刚才抱错人的时候,也没见你像现在这么害怕。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会亲你?”

“嗯?”

他惶惶不可终日,只是为了再寻找一个机会,重新弥补这些年对她的所有亏欠!

“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曲母一贯盛气凌人的姿态,却到底难掩了她眼底的憔悴与疲惫。

“是吗?”他苦涩一笑,看也不看她地道:“可是你后来还是同曲臣羽一起,你跟他一起去了伦敦,回来还跟他结婚。”

“那他一定会喜欢我的。”vivian望着曲耀阳的模样煞是痴迷,“曲总,你长得可真好看,这里面我最喜欢你了,你不喜欢我我可不依啊!”

多熟悉的一句话啊!好似多年前的某个夏天,她也曾不要脸地拽住他的手说喜欢他,说他长得真是好看。

“michellepei,曲太太您应该知道,前段她在这个华人高定界很红,就连本城高级vip会所‘缘’去年的年度纪念胸针都是她设计的。”

“现在已经没事了,我陪她在公司里。”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你想不想知道我们都说了些什么?他好像和郭董的关系很好,和何爵士夫人的关系也不差,所以昨天,是突然到访。”

重新与工厂校对好设计图的诸多细节,再与客户达成进一步的沟通,等到这一切都做完了以后,她一个人站在街边看着这个城市的霓虹,只觉得心境平和,安稳而且安然。

她叫住他,说:“大哥,后来嫂嫂怎么样了,她的脸还肿吗?”

她进了后花园便赶忙拉关上身后的玻璃门,对着屋外漆黑的小路深呼吸时,还是掏出电话给厉冥皓打。

曲母忍不住就要开骂,可是到底顾忌着对方的身份,狠狠把电话挂断了,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可是芽芽偏偏是个有些聒噪的小姑娘,自己唱完了跳完了还不够,非要得到大人的赞同后才会笑得花枝乱颤。

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与她接吻的画面,唇齿纠缠的感度与热度,似乎每一样都娇嫩而美好……

她低头慌忙一惊,赶忙伸手抱在胸前,“下流!”

洛佳再是拦不住了,裴淼心已经直接将车开到了机场去。

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呜呜,我错了,我错了,嫂嫂,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

再结合刚才曲母义愤填膺,而曲市长又点到为止的神情,裴淼心几乎就可以肯定,一定是曲子恒酒驾伤人,而且极有可能导致对方伤情过重,连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曲市长都变得隐隐晦晦,摆不平。

他强迫她去感应他的所有,她微眯着眼睛看着喧嚣里猛然有些沉迷的男人。

他带着她走到阳台边上,这里的客栈,连山毗水似的,正好有一个阳台的外头可以看到这里连绵的古镇和树枝的缠绕。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她那样子,就像是在警告,警告裴淼心如果不识时务地在此时此地说了不该说的话,她的两个孩子必不会好过的。

曲母几乎使劲了全力也没能将曲耀阳拽住裴淼心的手给松开,正在着急,到是裴淼心扯了扯唇角道:“大哥,放手吧!周围这么多人,咱们……咱们总得做人的不是?”

“耀阳……”曲母的唇角开始抽搐,紧着最后的希望,提醒着他的理智,“你要犯糊涂也不是现在,你自己可以不要脸面,可咱们家人的脸面你还要吗?这女人的脸面你还要吗?我看你真是疯了!这里可是梁家,是‘摩士集团’的梁家,你就不怕让人乘人之危了么!”

裴淼心全身都冷得厉害,这时候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直接转身,和曲婉婉一块走到了大厅外边。

“酒是我们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叫芬妮先开了醒着的,现在喝味道应该刚好,再过几分钟,它又会变换出新的味道。”

裴淼心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可是才动了几下便有些力不从心。

只是这件事情的利害关系非同小可,她之所以一直不提,也是害怕此事会因生活作风等等,牵涉到曲市长,从而毁了整个曲家。

两个人一齐向写字楼外走,曲耀阳推荐了附近的一间法式牛排餐厅,说是原先他在这边办公的时候,中午餐聚就喜欢约在那里。

可是他真会同聂皖瑜结婚吗?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他焦虑更深的同时,却愈发爱极了面前的小女人,她果然聪慧又懂得他的心情,就算再难,她也未曾放弃过他的家人、他的母亲。

她眉眼一恸,“奶奶您又乱说话了,您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我变老变丑。更何况,不是还有我替您照顾着他吗?您要不做他的奶奶,那就给我做好了,以后我都让他管我叫奶奶,我愿意招人疼!”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她的唇角轻轻一动,扯一丝自己都觉得艰难的弧度,“对,我是他妹妹。”

裴淼心抬手又开始打他,两个人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库里纠缠,周围窒闷的空气让他的大脑有些缺氧,一瞬更暴豆到了极点。

“曲耀阳,你混蛋!你这个暴徒,你放手!”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曾经千疮百孔的所谓爱情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头了,就像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它已经不再相信他的,所谓爱情。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很喜欢这对胸针,后来你搬了几次家,也都带着它们。”

厉冥皓却在这当头把他给挡了,也不知道轻声在后者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但见尤嘉轩的面色苍白眸底也似泛着难堪的心疼。果不其然,他竟然管都不管自己,就这样转身同厉冥皓走掉了。

……

曲母立时就激动了,“裴淼心你说那话什么意思?哦!你是告诉我孙女叫她以后都不要听我的话了是吗?孙女是我的,我爱怎么教就怎么教,我想给她吃什么就吃什么,你管不着!”

曲婉婉一直等到曲耀阳好些了才打算送他回去,哪晓得曲耀阳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并说今晚并不打算回大宅,就想去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一晚上。

曲婉婉拧不过曲耀阳,只好再三嘱咐他喝醉了就别开车,实在不行今天晚上就在这酒店住好了。

曲耀阳皱眉,嘘着眼睛定睛去望,却见一个娇娇悄悄的小姑娘站在那里。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好好照顾臣羽,他很爱你。还有……早点休息……”

他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这刚才才嚣张打人的姑娘怎么反而委屈得红了眼睛?

这间马术俱乐部是“华天集团”旗下控股的,八年前曲耀阳入了股,入股的当天就从国外运了一匹栗毛的纯血马给她,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大都识得她。立冬以前,自那夜之后,曲耀阳好像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这个城市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却终是再次出现了。

医生从病房里面退出去之后,站在病床前的男人沉默了一会。

一行人接了裴母便赶忙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裴母才是一怔,“怎么……会是这里?”

裴母迈步往前走时说:“我跟你爸爸这些年在曼哈顿跟着你外公,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几乎都寸步难行。我好几次受不住的时候想要同你联系,可又害怕听到你的声音会让自己伤心。淼心,你都不知道这些年你爸爸在曼哈顿过得有多么艰辛。你外公的疑心病又不是一般,我们这样贸贸然回去早他,他又总觉得我们是来夺他家产的,所以对我跟你爸爸更是一千一万个不放心。”

裴淼心将袋子里的调料包拿出来,一一挤进刚刚沸腾了水的小锅子里,才将火势调到中等,把圆圆的面饼放了进去。

……

那李太太四下里一望,见周围没有别人,这才又道:“不骗你,曲太太,我跟你说,‘华茂国际’的那个荣二少奶你还记得吗?前阵子报纸新闻上不是才说她老公在外包养了七八个小明星,各个年轻貌美吗?那荣二少奶的模样你不是没有见过,入门七年被公婆折磨得不像样子还这样被老公欺负,早几年简直憔悴得不成人形,老公已经很久没碰过她,天天独守空闺!”

如果不爱就不要靠近她的身边,不要再害她动摇,也不要害她连最后活下去的勇气也丧失了,她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远离换来一条生路而已,难道这都不行?

他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努力让这段已经脱了轨的感情得到它最理想的处理。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臣羽,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不管是你的腿还是你的记忆,就算你记得我的一切只有零星的几点,我也愿意同你一辈子待在一起,因为你让我觉得安全、安稳。”

她的唇上热热烫烫的,本来僵硬无比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被灼烧,被人真心疼爱的喜悦让她觉得既温暖又彷徨。

……

“可是我跟淼淼之间的事情,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我对不起你,可我没办法控制住我自己。她曾是你的妻子,也一心一意只爱着你,可是你不爱她,你爱你现在的妻子。那段日子我看着你们俩在一起,看着你郁郁寡欢,看着她伤心难过,那简直是一段糟糕透了的日子。可至少请你相信我,即使在你们关系最糟糕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我跟淼淼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又清清楚楚的关系,是在你们离婚以后,我在伦敦重新与她相遇,我才自私地给了自己又一次机会,而这次,我已控制不住自己,我没有放手。”

曲母着急去问,却叫旁边的曲耀阳冷声问道:“妈,您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子恒吸毒的事情?”

她看着他笑了一会儿,“这话要是换成以前,你绝对不会说的。从来只要是你弟弟跟你要钱,你都是有多少就给多少,让他失去了自己挣钱给自己花的那份独立和坚持,所以他今天变成这样,也有你的一部分责任。”

阿成熟门熟路地将曲耀阳一直从停车场搀扶进了房间。

多时曲耀阳并不正面回答问题,只是弯了唇道:“军军跟芽芽的关系不太融洽,我想或许也是时候再给他们添一个弟弟或是妹妹了,多一个从小生活的伙伴,也算为他们多了一丝牵绊。等他们都有了当哥哥姐姐的自觉以后,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了。”

几个小女人手挽着手往前走,谁也不去搭理他,果然快步到山下一间非常大的超市门口。

洛佳激灵了一下,招了招手说:“朗少,还搁这待着呢啊!”

她被逗得会心一笑,手臂勾住他脖颈又吻了吻他的唇,“你不已经在吻我了么?傻瓜,臣羽,你真傻。”

“行,大哥,我会保密的。只是你跟淼心姐……虽然这话我说起来有些怪怪的,可是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人能在一起。”

他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吴曦媛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发现人真是会因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同而有所改变,淼心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像一个大公司的老板了。”

曲婉婉的话让曲耀阳一怔。

已经撒丫子奔到门外的郭秘书也不知道这一记怪声从哪冒了出来,只是惊觉回头的时候,同样侧过头来望他的曲耀阳,已经只剩下满脸抽筋似的冷笑。

“你不是知道吗?这是刚才一凯请我吃的。”她不明白是不是他的听力出了问题,所以才会总纠缠一个问题,“海带排骨汤,豇豆炒茄子,糖醋莲白还有农家小炒肉,尤其是这排骨,味道真的不错。”

“排骨……你不是不爱吃肉吗?怎么现在又在吃排骨啊?!”曲耀阳的声调不自觉都高了几分。

“怎么了?”裴淼心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又去夹了一块排骨,“一凯推荐的这家海带排骨汤很好吃啊!他说你以前到这附近视察工地的时候也爱去吃这家的排骨,原来他们家的排骨汤那么好吃,难怪你以前不喝我熬的汤……”

“说什么?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带钥匙,你……快带你拿钥匙来!”

脑海里飘过的,都是那些仿若日记的信纸背后,曲臣羽这几年所有的心声和忍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