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2章:多姿多彩

文天晓 64485

陈青云与此同时松开了双臂,身子快速滚动,以免威廉士反击。那个时候,他想躲就来不及了。

“胆子很大。”居然敢拐弯抹角的告诉他,她对长生门不满。

支灵川下,凤家军拔营前行,北齐人将他们护送到支灵川入口,就不肯再往前踏一步。

塔顶呈圆形,能站人的地方只有左右两侧的凸起处,秦寂言站在塔顶左而,风吹得衣袍飘起,景炎则站在右侧,正好秦寂言帮他挡住了风。

“哼……”秦寂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一手抱着顾千城,一手拉着缰绳。

“怎么?不说话了?这么不想当本王的女人?”冰冷的的语气,饱含杀意,只要顾千城敢说“不想”,秦王就能立刻把顾千城抬进秦王府。

“长生门不愿意让外人知晓他的存在?”如果知道的会变成什么样?

“我知道了,”顾千城起身,朝君亦安的道:“君姑娘,你看我没有骗你的吧……”秦寂言是真得不想见你。

“可言将军你还要指挥作战呀。”那人一脸着急,要知道言倾与唐万斤今天可是立了大功,要是言倾中途跑掉,不仅功劳没有,还会被责罚。

“不……”君亦安急着要否定,可长生门的人却不给她机会,冷漠的打断她的话,“小姐,圣后还在等你回去复命。”

千城不提,并不表示老太爷想不到顾三叔,他有出息的儿子,也就这么一个。

“死者,男,年约二十五六。身高七尺,身形魁梧,颧骨突出,颈部有一指长致命刀伤。行凶的刀具为普通菜刀,刀锋从左致右,没有停留。”

顾千城神秘一笑:“祖父,你说这个时候,我们顾家力保楚世子,让他坐稳世子之位会如何?”

而在那几个官差被打趴下后,焦向笛就连一个帮忙的人也找不到了,毕竟谁都怕死。

她和秦寂言一样,虽然同情林宇,但也会冲动的要为人冲头什么的……

说话间,两人已走出了六扇门,秦寂言扶顾千城上了马车,从案卷房借了案卷,则被他随手放在马车上。

“笨蛋!”顾千城气得低骂一句,连忙加快脚步朝闹处跑去……

不过,秦寂言并不嫌弃,伸手顾千城头发揉了揉,“乖,别哭了,哭多了伤眼睛。”

“你吃你自己的,姐姐不是给你单独备了一份吗?”

这真是一件忧伤的事!秦寂言和顾千城原是不想救高炽明的,秦寂言本就想要杀他,又怎么会多此一举的救活他,可考虑到他们对冰城不熟,只得把高炽明弄醒,看他是不是还知道一些什么?

接着顾千城才担心秦寂言会不会失手掉下来,却见顺着冰墙滑下数十米,本该狼狈跌下来的秦殿下,正如同脚踏阶梯一般,一步一步往上走。

季家,要是不重罚,日后必是后患无穷,不管季诺能付出什么代价,秦寂言都不会放过季家。

“那就谢谢了。”顾千城在秦寂言隔壁桌上坐下,“帮我调和江南有关案卷。”

“是。”副将不敢耽搁,转身就去找封似锦。

副将们很想提,可看秦殿下冷着一张脸,又将这话咽下去,悄悄去问言倾。

至于这些副将,封似锦知道他们是好心,可却办了坏事!

毕竟,那时候凤于谦不知秦寂言的下落,要是贸然抓人,说不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危险与麻烦。

女人又如何?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长生门特使也回过了神,一脸凝重的与大秦将领对峙。

他们真得好为难呀!

里面的画卷早已做了磨旧处理,无论是纸张还是卷轴,都极具年代感,上面几张卷轴都已经完功了,粗略看过去着实是有几分旧物的感觉。

“古画造假?”顾千城拿起卷轴,无声冷笑:“去查查看,他们的颜料放在哪里。”想用这几副画糊弄她,摘星楼的人当她是傻子吗?

仿制前朝古画有那么简单吗?

“首辅大人,首辅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首辅大人晕倒了。”承恩公离封首辅最近,关键时刻一把扶住封首辅,没让封首辅直接栽地上。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三则是不准粮草,直接攻打西胡,到西胡抢粮草。

秦寂言给顾千城的暗卫,此时化暗为明,当后方传来一阵骚动时,暗卫立刻跳下马车,一盏茶后暗卫过来,轻敲马车的门,“姑娘,程家的马车来了,他们一路和前面的人交换位置,和我们隔着六辆马车。”

秦寂言无示封大人的请求,斩钉截铁的道:“这个谥号,是朕定的。”所以,任何人不得更改。

战局就这么僵着,顾千城几人不会被抓可也跑不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一方肯定要落到劣势。

说完,不等顾千城反应过来,就跑去砸第二座,第三座殿……

焦大人计算损失的方法,正是顾千城当初提供给封大人的算法。当时京城的城门还没有砸碎,顾千城就能算出数百万两的赔偿,现在江南的城门都被唐万斤砸碎了,依焦大人的‘能干’算出数百万两,那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今早得到消息,说那条官府保护的船走了,猪头六这才大着胆子,带人出来抢劫刀疤,却不想走的了船又折了回来。

看到弟兄弟依赖、信任的眼神,猪头六刚弱下去的勇气,又蹭得冒了出来,“有什么走不了的,这地方我们熟,皇帝老儿可不熟。赶紧的小上船,我们跑,跑掉一个是一个。”他们没有退路可以走,别说他们绑了当今圣上的女人,就是没有这出事,皇上要碰到他们这种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和揪出奸细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老太爷,你也帮我一把吧,我一个人扶不动。”不管怎么样,顾千城都不会放任顾老太爷一个人跪在那里,要传出去她这个孙女可以直接被唾沫淹死了。

“朕在想寂言那个孩子,真容易满意。”老皇帝兴志颇好,把刚刚的事和皇后说了一遍。

当然,围观的人更多的是赞秦王殿下铁面无私,办案公证,没有让罪犯逍遥法外,还了死者一个公道。

只是幕后主使者逃至北齐,一时半刻审理不了。不过,官府也说了,朝廷正在与北齐沟通,会尽快将犯人吴六郎押解回大秦。

“嗯。”多余的话没有再说,秦寂言扬起马鞭,就朝边城赶去。子车隐在暗处,见秦寂言走后,立刻跟了上去。

“你是什么人?胆敢夜闯军营?”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来者不善,不由得出声寻问。

“你……不要冲动,我这就去禀报给少主知晓。”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在一波波的攻击下,仍旧不损分毫,就知对方实力不弱。怕秦寂言真得大开杀戒,领头的将领忙让人去请景炎。

不过,在此之前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很有必要。

秦寂言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子车来汇报进展时,他就说了将暗风剑拿出来,把那些真正忠于暗风楼的杀手招来。

当他们威胁到皇权,必然要出手将其毁灭。至于对暗风楼赶尽杀绝,不留活口?

这两天就更不用说了,为了恢复武功,子车这两天都没有吃东西,就连老管家给的水也不曾喝,实在渴极,就悄悄潜出去寻湖水喝。

“真得?”秦寂言的语气,恢复正常,仔细听会发现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这把剑代表暗风楼,代表江湖最厉害的杀手组织。虽然暗风楼已落没,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下的杀手虽然年纪大了,可要杀几个人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多一位数,所带来的庞大计算量,不仅仅是翻一倍那么简单。为了打开第三道石门,长生门那些精通术数的人,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这才把数字算了出来。

顾千梦死死地拧着手中帕子,抿唇不语,也不离开,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看顾千城如何收拾善后!

说来,真是可笑。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不知她早年是怎么在后宫杀到皇后的位置,又是怎么护着小皇帝登基的……

这样的秦寂言,顾千城第一次看到,如果是以往,她肯定会假装没有看到,可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