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8章:旁若无人

文天晓 64485

弘治皇帝便笑着道:“谢卿又来告御状了,你说说,又有什么烦心事令你操心了?”

刘文善和江臣也突得眼眶湿润,夺眶的泪水涌出来。

“咳咳……”方景隆道:“你说。”

于是方继藩略带恼怒地对他大喝:“不要动手动脚,再动手动脚我可要不客气了,你看本少爷好欺负是不是?我……我……”

王金元双目发红,像是疯了一样,通州传来了消息,数十艘乌木的船俱都沉了,要知道这乌木本就得来不易,而京师是消费乌木的主力,江南诸省商贾,往往是每隔一两年,才将收罗来的乌木运送到京师来,现在京中的乌木,几乎都被方继藩收购,市面上根本找不到多少货源,而这一次沉船,就意味着,未来一两年,甚至是数年之内,乌木都将有价无市。

改土归流……

方继藩心里感慨,自己已越来越像那该死的败家子了,于是下意识的掏出了湘妃扇,扇扇风,望着这门可罗雀的街道,竟有颓唐和蹉跎感,背负着败家子的恶名,好像一辈子,都难有出头的一天啊,将来会不会影响自己娶媳妇呢?

匆匆到了正堂,便见一个白面宦官正背着手,一脸鄙夷的看着方家的正堂。

倒是邓健笑呵呵地道:“少爷,是杨管事吩咐的。”

一巴掌干脆利落,尤其是打在杨管事那肥嘟嘟的脸上,余韵犹存。

弘治天子笑吟吟地道:“可见用了心,便是好的。”

吃饭的时候,父之二人各坐长条凳上,方继藩怕方景隆打他,所以故意挪远了一些距离,至于饭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旁的邓健侍立在方继藩身后,也很小心。

这里说一下,新书期间每天雷打不动两更,因为写的是明朝,所以更新会比较快,上架之后每日一万五至一万八的更新,如果两千字更新是七到八更,三千字是五到六更,大致是这个样子,新书期,请多支持。还没等王金元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方继藩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又指着桌椅道:“这桌椅如何?”

自己在内阁之中,等着好消息就是。

而这衮冕五章,则为亲王寻常时的礼服,又或者是亲王世子在父王生日及诸节庆贺时才能穿戴的。

哪里晓得,跟陛下出来一趟,竟沦落到这个地步。

“此外,臣还发现,夜间生产的成本格外的高昂,可在这里,却采取了两班轮制,日夜生产,陛下您想想看,这来上夜班的,不但薪俸要高几成,且这夜里,所靡费的火烛也是惊人。”

弘治皇帝脸瞬间的阴沉下来,显得格外的可怕。

“这……这是何故?“

弘治皇帝硬生生的将手中的杯子收了回去,却不禁叹息了一声:“等营收吧,怎么还没有送来,这里到处都是一股腐臭味,实在令人生厌。”

陈彤打了个激灵,立即道:“臣去取。”

因为……后几日,明显销售量是一日不如一日,若是下半月还如此,甚至可能连五万瓶都卖不掉了。

到了现在……还能说点什么呢?

这几日,作坊里的收益下降,许多人心里已经揣揣不安了。

陈彤道:“当今东家已经换人了,你们竟不知吗?东家是个节俭的人,尔等若是还想在此办差,就需有眼色。”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他放下了茶壶,朝他们作揖一礼:“有劳啦。”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请他吃过了茶,自觉地这商贾挺可爱的,和他们说话就是很好听。

越是有这样的信心,就越使这些本就已弑君的降臣和降将们,更不敢有丝毫的异心。

他眯着眼,沉吟了良久:“修一封书信吧,老夫亲自来写,到了子时,你让来福,借着去犒劳城头上将士的名义,将这书信,想尽办法射下城去,信得用帛布来写,包扎严实了,无论怎么说,等楚军杀入了城,只要楚人看过了书信,自然晓得,我们张家,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不至对我们张家有什么侵害。”项正向后疾退几步,身后,便是帐篷厚厚的篷布,而他身后突然被猛种尖锐的硬物一顶,是一根长矛,在这篷布之后,显然……也有人。

良久,梁萧艰难的道:“大楚完了。”

如此一来,这大楚军民们对项正的敬意,瞬间消失了个干净。

紧接着,禁卫们骤然间,如受了惊吓的夜猫,有人大吼:“预备!平乱!”

项正忍不住身子打颤,随即狞声道:“这是弑君,这是弑君,这是不忠不孝,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些人,疯了,梁爱卿,梁爱卿,你速速去平叛,速速打着禁卫,将这些乱臣贼子,统统杀个干净!”

陈军来了……

长刀出鞘。

可民夫们早已不再是温顺的绵羊了。

面对这天降神兵,莫说是战斗的勇气,便是逃之夭夭的勇气,竟也已丧失。

这人已一路冲到了山丘上,拜倒在雨水所积的水洼之中,接着大口喘着粗气。

这里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民夫们一个个赤足,在这河床边的淤泥边劳作,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时不时,有人遭受鞭挞。

项正颔首点头:“你也早些去歇了吧。”

这也是为何,项正不敢在陈地故意约束了楚军军马,令他们不得随意劫掠的原因,事实上,他也担心,若是放任劫掠,势必引发更大的不满。

晏先生也跟着失笑起来,他本是不苟言笑之人,可今日却是不免带着喜感。

晏先生听罢,哑然一笑,忙是点头:“陛下说的也有道理。”

大势已去。

刘涛肃容:“既如此,那么吾奉大汉皇帝之命,特来此,大赦西凉军民人等,陛下已击溃胡军,大漠平定,西凉国国师乱政,乱臣贼子也,大汉皇帝已敕封西凉皇子钱盛,为凉王,自此之后,汉凉一家,你既为汉臣,理当充作先锋,随本使前去捉拿乱臣,这是大功,朱将军可敢去吗?”

“各国都希望自己能够率先进入洛阳,而今,这洛阳城外,各国的先锋军马已经抵达,攻城在即。”

而陈凯之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下令军马向东疾行,迅速回到关内。

他们比谁都清楚,此次胡人出动的乃是倾国之力,足足数十万的铁骑,遮天蔽日,而区区十万的陈军,即便是没有战败,那也至多是旗鼓相当,怎么可能……会胡军覆灭呢。

这个皇帝,自然不会是大凉的皇帝,大凉已没有皇帝了,在这西域之国,所有人都只知道有国师,而不知有天子,因此,这里的皇帝到底是谁,自然也就不言自明。

陈凯之便吁了口气道:“朕还听说,你敏锐的察觉到,胡人不该和我们决战,因而一直在劝说,胡人不要立即进兵,可最终的结果,想来令你现在悲痛欲绝吧?”

“不,不……”何秀摇头否认:“臣是汉人,在臣看来,现在汉军得胜,正遂了臣的心愿,臣高兴还来不及呢。臣……此次代赫连大汗,其实……就是来称臣,赫连大汗已经知错,他自知自己犯下了万死之罪,因而希望得到陛下的宽恕,这大漠的胡人,本就目中无人,桀骜不驯,他也希望,能够代陛下,做一头牧羊犬。”

中军大帐……

而在壕沟中的战斗,却已更加的惨烈。

一经开始,便仿佛无尽的噩梦,当你每一次都以为,自己能胜了,可结果,却往往能令你大吃一惊。

现在大队官一下令,一枚信号弹在空中一闪,发出了呼啸尖锐的声音,随即,意大利炮开始喷出了火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