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6章:阿谀谄媚

文天晓 64485

欧阳志也跟着苦笑,他对方继藩的感情是复杂的,作为读书人,他和刘文善、江臣三人对天地君亲师深信不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便这恩府苛刻,且爱胡闹,可师终究还是师,既拜了师,也就没得选了。

方继藩却是瞪他:“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

场面一度尴尬,方才还怒容满面的看客,脸色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然后……

若是当真登门,说明这三人对师生的关系看得比天还高,自己对他们的帮助,都是值得的。

七十两……

百两当然是银子,而乌木往往是按根来算的,也就是说,这家伙,一根乌木,竟敢卖到一百两纹银。

想到这里,弘治天子哂然一笑,心知自己过了头,便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这个名字,倒是有一些印象……这个人好像是……好像是……

方继藩心里叹息,比方景隆更惆怅。

可过不了多久,宦官便去而复返:“陛下,不妙,不妙了,通政司派人去方家问过了,说是南和伯………昏厥了过去……”

方家公子的病好了,这一下子,成了左邻右舍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而是成千上万的商人们一道努力的结果。

朱厚照一口气说完这许多的话,弘治皇帝听到此处,不禁心头一震。

貌似……好像又到了我不是,我没有,我不要的环节。

他摇摇头……

陈彤小心翼翼的继续看着弘治皇帝,一脸期盼之色。

他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唯一的问题是……库房好像不太够用了,这十全大补露如今……如今是堆积如山,臣……臣以为……臣以为……是不是应该,多修建几个货栈了。”

却发现,不知何时,方继藩已站在了五六步之外了。

他对公房中的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只是极小心的看着朱厚照。

这一切……都看着像是在做梦一般。

陈彤道:“臣一定向陛下多多学习。”

陈彤道:“当今东家已经换人了,你们竟不知吗?东家是个节俭的人,尔等若是还想在此办差,就需有眼色。”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他放下了茶壶,朝他们作揖一礼:“有劳啦。”

刘大掌柜掌握着关中诸多的渠道,其背后的资本,是不容小觑的。

弘治皇帝顿时心里遗憾起来。

而陈一寿也没了从前的老神在在。

陈凯之淡淡一笑:“那么,朕给你一个立大功的机会。”

显然……陈军可能出事了。

两道旁,则是数不清的楚国文武官员,一个个拜倒在地,他们匍匐着,一声不吭。

架空文写的想死,剧情到了后期很不好安排,老虎好好琢磨琢磨剧情吧。第一次写架空,真的太累了。项正显然已经感受到了梁萧的变化。

越是因为如此,官兵们的不满和怨气就越大。

谁都清楚,大陈皇帝带来的消息是,要让项正奉上人头,没有人愿意继续战斗下去,这已不再是是否有勇气的问题,而在于,没有人希望自己不明不白的为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去死,即便是立下了功劳,这功劳也只是令人唾弃而已。

一个又一个人拜倒,他们不敢冲上前去,向陈凯之表达什么。只是朝着陈凯之的方向,拜倒在地,口里说着无数感激之词。

大陈皇帝陛下言出必践,既然已经许诺,将来再不会有杀伐,会有太平的日子,不会再让他们遭遇任何的苦楚,这一点……他们信了。

这一路东来,他们看到了许多的流民,这些流民因为楚军和越军的进攻,从而背井离乡,男人们一脸慌张,女人们哭哭啼啼,还有那孩子绝望的面孔。

可民夫们早已不再是温顺的绵羊了。

这士兵愣在当场,竟是不知所措。

而这个结果,他们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他们觉得,这是绝无可能的事。

十万人对六十万啊,骑兵对步卒啊,就这,还没有加上西凉人的力量。

许多人惶恐起来,可在楚人都督的亲自监督之下,这一个个鞭子悬在了他们的头顶,使他们完全不敢反抗。

楚军九万余人,越军虽只来了先锋军马,可后续陆陆续续有十万兵马尾随其后。

而现在,陈军的主力已经回到了关内,携带着击溃胡军的巨大威望,此时,几乎可以想象,那些急于想要攻城略地的各国军队,在得知大陈的主力已经回到了关内,会是何等感受。

转眼之间,便见那汉使刘涛在无数官兵的拥簇之下迎面而来。

不过事情能如此顺利,却也令陈凯之心里渐安,西凉算是稳固,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去收拾关内的局面了。

他出乎意料的,反而不是各国的反应,因为在他看来,这本就是一场心理上的博弈,各国的君臣,各有自己的盘算,胡人放出了消息之后,一旦他们认为此事有极大可能,怎么可能抵得住巨大的诱惑呢。

可他们见到,迎面飞马而来的使者却持节驰骋而来,没有丝毫的畏惧。

“皇帝万岁!”有人大喊着。

可现在,当看到了急报时,陈凯之竟没有一丝的意外。

猛地,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或许是因为求生的本能,他眼眸猛地一张,这眼眸里,竟是闪过了一丝狂喜。

“好好养伤!”陈凯之道:“所有的胡人,都会付出代价,现在在这草原上,几乎再没有多少胡人的壮丁了,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朕还有一些事要处置。”

赫连大汗和何秀二人被关押在一处,何秀蓬头垢面,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噗……

他们稀拉拉的,完全没有任何的队形,而对面的第九营士兵们,却已是眼中喷火,当哨声变得急促,他们开始动了,踩着脚下的尸首,军靴不断向前迈进,刺刀的锋芒闪烁,在那龙旗之下,陈凯之便在其中,他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看着无数倒在血泊中的汉军,心已沉到了谷底,除此之外,也涌出了万千的仇恨。

可是很快,他们却意识到,他们想错了。

眼看着,已有骑兵越冲越前,陈无极发出了怒吼,他一脸的风尘,那英姿飒爽的形象,现在却变成了灰头土脸,可如今却顾不得其他了,他大吼:“意大利炮!”

可很快,他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高声大吼:“预备,都预备……”

有人开了火,许多新兵误以为攻击的命令已经下达。于是乎,啪啪啪啪啪……

旨意很快就送到了陈无极这里,一个传令的武官过来,道:“陈队官何在?”

四面八方,急促的竹哨自方圆数十里纵横交错的壕沟里疯狂的吹响,可是很快,竹哨声便被那汹涌的马蹄声所淹没。

“哎……”赫连大汗一声叹息,即便明知道,对方是在逼迫自己进行决战,可赫连大汗,依旧还是佩服陈凯之了,至少……人家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即便陈凯之再如何狡诈,自己如何看穿了他的路数,可依旧……却还是进入了陈凯之的圈套,只能提兵决战。

各队的旗帜都在自己的阵地上方升起,为的是让后备的兵马辨别,在壕沟里,士兵们似乎并不急着架起枪炮,而是很熟稔的开始用餐。何秀这是真的急了。

欢声雷动,何秀的哀告,早被这铺天盖地的欢呼所淹没,没有人理会他,甚至连眼睛都不屑看他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