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1章:逊志时敏

文天晓 64485

他们试了很多次,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一踏进去,身体就会慢慢融化掉,就好像丢进锻造炉里的铁块一般。

唐万斤要有那么快的反应速度,他就不是唐万斤了!

“噗……”长枪从唐万斤背后穿过,直接穿到了前胸,唐万斤吃痛,愣在当场,大量失血让他支持不住自己,他想要把长枪抽出来,可想到顾千城的话又生生忍住,任鲜血直流。

季诺的手下昨晚就解决了,并且拦住了他们发出去的消息;两千人马此时已在沙漠候命,只等秦寂言进去,与他们汇合就可。

想到秦殿下别扭的性子,顾千城觉得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可能了。

不安,慌乱,愤怒,花了数百年才等到今天,却被秦寂言毁于一旦,此时的老怪物已经疯了,生生被秦寂言逼疯了。

“这于我们顾家有什么好处?”老太爷目光微沉,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秦殿下心情好,顾千城的心情就不美妙了。

而秦寂言会发现江南有异常,是顾千城进入江南后,连着四五天都没有消息传来。

武定是秦寂言安排在明面上保护她的人,武定武家人的身份,正好是一个掩饰。

而他随身的侍卫中有对方的人,趁乱将他们逼进林中,要不是早有准备,秦寂言怕是会死在林子里。

“你小子,好!敬酒不吃吃罚酒。”赵王的探子也怒了,一拥而上。

要不是他没有给龙宝足够的安全感,龙宝怎么会这么害怕被他丢下。

没多久,五皇子就一跃成为老皇帝身边最得宠的人,风头直逼秦寂言得宠的时候。

祥云客栈的案子虽然和密室杀人案无关,可这宗案子关系到她的生死,她不可能不担心,只是……

说完,就先一步离开,留下秦寂言一个人坐在那里捡棋子。

武毅行事一向谨慎,即使老管是秦寂言的人,是顾千城口中可以信任的人,武毅仍旧没有让老管家插手唐万斤的事,完全是亲力亲为的照顾唐万斤。

现在老太爷病倒在床,即使清醒了也不愿意理这件事,只说顾国公现在本事大了,他说的话也不听了,他这个当爹直接养老就好了。

顾老太爷从来不是一个嘴上说说的人,他说不理就是真得不理,哪怕是官差要去顾家陵园检查武芸的墓,顾老太爷也没有出面去摆平。

这么假的消息报上去,他们会不会被上面人削?

“要不还是上报吧?我们把实情写明,就说这个计划是秦王当着我们面说,至于上头的人信不信,那就与我们无关,我们尽到了监视的责任。”有一个副将提出一个不错的意见,曾将军一听立刻点头,“此言有理。”当即回营写信,让人火速传过去,按秦王给出的时间,正好够他们派人过来。

……

“你……你这是在怪皇爷爷没有照顾好你?”太上皇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寂言,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秦寂言说出来的。

言倾不是不怕痛,只是打小就入军营的他,早已习惯大小伤不断的生活,这点痛言倾真得不放在眼里。

战局就这么僵着,顾千城几人不会被抓可也跑不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一方肯定要落到劣势。

暗卫们听到黑衣人的话,眼睛不由得瞪大……

封似锦听到这话,才施施然坐下,将棋局研究片刻后,闭上眼,沉淀心神,想了许久才落子。

“朕只在某些事情上小气。”秦寂言落子,意有所指说道。

蜘蛛女毁了人家一家,可却没有一丝愧疚。

危难之时显真情,老夫人之前虽然吓到了,可还有意识,连陪在她身边几十年的下人,都不管她死活,只有这个宝贝孙儿,惦记她的生死,让老夫人怎么不感动。

安顿好两个老人,顾千城也不管太上皇怎么想,直接给两位老人倒两杯茶,喂完茶后才对太上皇道:“太上皇,封老爷子晕了过去,不知可否为封老爷子请太医来看看?”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五皇子听到顾家和顾贵妃被弹劾的事,不顾宫女的阻拦,要起身去向皇上请罪,结果却把快愈合好的伤口崩开了。

“快了。”秦寂言喃喃自语,双眼微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虽然秦寂言和景炎什么也没有说,可封似锦却很清楚顾千城被老管家抓走的事,甚至知道顾千城中了择子,秦寂言与老管家有一个月之期。只是……

这些事,他私下可以查,却不能当着秦寂言的面问出来,哪怕秦寂言知道他知道也不行。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虽然十天过去了,可暗卫与亲兵却将那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连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

这事就是典型的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秦寂言不用问也知道,景炎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那人还不服,却被言倾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乖乖退了一步。

老管家一走,顾千城就把子车手里的饭菜拿了过来,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塞。

“圣上,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圣上三思。”朝臣齐齐跪下,苦苦哀求。

顾千城越想越觉得没面子,幸亏没有第三个人知晓,不然她丢脸丢大了。

火光照在风遥的脸上,忽明忽暗……顾千城没有空去欣赏,风遥那张棱角分明、刀削似的俊颜,她现在要想的是拿这个男人怎么办?

既然人家不帮,顾千城不会厚着脸皮一求再求,秦寂言的确没有帮她的义务,她再说也没有意思。

他始终记得父王的话,他的妻子可以出身不高,可以不漂亮,可以没有才学,但一定是要他喜欢的人……

北齐太后不长眼,触了秦殿下的逆鳞,只能自认倒霉了。

果然,女人就是不顶事呀!

保皇党在心底默念,太后党也不忍直视,别看太后看上去年轻,可她的年纪足够当秦寂言的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计较,实在有失身份。

北齐太后这才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理会秦寂言。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一听到这个消息,倪月心里就忍不住狂喜,她知道她等的机会来了。

“换个条件,朕不会立你为后。”他也不会考虑立后的问题。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顾千城一个姑娘家,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一手策划科考舞弊案,而这个说法,甚合老皇帝的意。

呜呜呜……一定是她太宠秦寂言了,这才让秦寂言兴起打她屁股的念头。

没办法,她还被人按在腿上呢。要是再打两下,她的脸就丢尽了。

“要怎么办才好呢?”圣后犹豫不决,在大殿内走来走去,时不时就看向一旁的沙漏,见里面的沙子越来越少,圣后心里越发的焦躁。

只是刚刚踏上这片土地,顾千城就被烤得全身通红,汗流浃背,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而且,最后还是他出手,那太监才保住一命,不然他早死了。

“人家那不是蠢,是金贵。晚上在湖面上追人可是顶顶危险的事。皇帝老儿要冒什么险,明儿个让官府出兵剿我们就是了。”这话看着是在为秦寂言说话,实则满是嘲讽。

皇帝不差饿兵,暗卫虽然没有带过兵,可跟在秦寂言身旁也学不了不少。暗卫没有急着让这一千精兵上山,而是命他们在原地休整,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猪头六说让孩子先走,也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小雪貂已经放弃了它的小玩具,对向导的行动没有一丝感觉,懒懒得窝在顾千城的怀里。

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死亡。

去封府不急在一时,可承意难得从书院回来,她今天要是出门了,承意十有八九会生气。

“没事,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敢一个人出门,肯定是有准备的,你和承欢是瞎担心。”顾千城揉了揉顾承意的脑袋:“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们要相信姐姐,姐姐不会让自己有事。”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