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8章:见微知萌

文天晓 64485

到了正午,朱厚照气咻咻的跑了来:“老方,你居然想大规模生产那短铳?”

…………

弘治皇帝不禁道:“这么长的铁路线,朝廷有这么多银子?”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想好了,这股票,儿臣先买,西山将筹集所有可动用的银子,购买一批,其他人,随意。”

而此时,突兀的胳膊已经被皇帝反扭,身体都不自觉的开始扭曲起来。

于是,无数人呼啸着将刀剑斩下,将长矛狠狠戳下。

首领们竟再无任何心思,有人心里战战兢兢,有人心悦诚服:“是。”

却让所有的鞑靼人明白,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萧敬道:“且慢。”

“不成了。”朱厚照道:“你忘了,方才这药,本宫也喝过了。”

朱厚照整个人无力,一下子,倒在刘瑾的怀里。

方继藩怒吼:“太子殿下,你不要开玩笑啊,卧槽,我rn大爷的,你昏了,我怎么办呀,我上老下有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都是我的布置和安排,我担当的起吗?”

方继藩道:“依循乃是唐朝时的旧礼,于关外设了高坛,各部首领,总计七十四人,早已候命,礼部选定的良辰吉日乃是三日之后,到时臣和太子,带禁卫出城,各部首领统统已解下了刀剑,其扈从,只各自挑选十二人观礼。”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心里说,你们父子,不是一个德行吗?

不久……

他拼命摇头。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此时,刘瑾跪在方继藩的脚下,聆听教诲。

但凡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才……现在银子有了,就差人才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才,历史上的朱厚照,自幼就对语言有兴趣,能说西域、回回、鞑靼、乌斯藏、朝鲜等语言,连梵语都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事儿。

…………

却也有人不免担心。

可现在,看到王不仕来了,许多人心里有了底气。

这一次来了太多太多的商贾,人们都偷偷看着王不仕,那王不仕,让人看不清底细,可越如此,越让人觉得……王不仕的高深莫测。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可是……

一个主事吓着了,抖索着道:“金箔?邓总管,这……这不成哪,金子,它是黄色的,这和宫里犯冲,这是大逆不道,要杀脑袋的。”

扑……

王不仕眼前一黑。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件事,只能邓健去办,王守仁等人,不及邓健之万一,给邓健提鞋都不配。”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说,生产是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商货,通过有需求的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情况,是要让银子不停的流动起来,流动的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住嘴!”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看他。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案牍。

老李气喘吁吁,小心翼翼的观测着附近的情况,一面道:“王先生,看着不像,这古城,像是有一些年头了,早已荒废,想来它们的原主人,早已销声匿迹,现在这些土人,更多的,只是盘踞在附近,你看,那古城外围,只有简易的茅草屋,那才是土人们的栖息之所……”

却在此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一动不动了。

老李明白了:“祥瑞?”

众人都是羡慕呀,可是呢……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王不仕显得很镇定,也同样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看不出一点不舍得样子,这人还真是大方呀。

可问题就在于此。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一边儿去,我回京,是办大事,你们这些妇人,别碍事儿。”

而为首的王文玉,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大笑。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我……我告假去……”

敢情这玩意,谁若是捏在手里,只要能建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们两个家伙,到底玩什么鬼名堂……咳咳……继藩啊,你可知,朕昨日……”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因此,大家议论的多,出手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飞球已经几经改进,而在杨彪的手底下,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飞行员慢慢的成长起来。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弘治皇帝:“……”

理发师拿起了剃刀,抓住了贵人的手腕。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弘治皇帝摆摆手:“罢了,只是可惜,若是此人,死在冰原之中,两个葬身之处,都没有。也罢,不说这些吧。朕听说了外头,有不少闲言碎语,说是那些女医,平日都和你关系暧昧?”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刘家人……这是自己找死啊。

弥补过失……

这其实没毛病,算起来,方继藩叫他一声小梁,都算是抬高了他的辈分,方继藩,辈分可比刘健还要高呢,只是……我方继藩惹不起刘公,还惹不起你梁储,叫你一声小梁,怎么着?

弘治皇帝也是无言。

却不禁失笑。

一般有人敢在御前,说这样的话,弘治皇帝,早就将这人的脑浆都打出来了。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凡事都有第一次。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那么,一个新的问题,就衍生了出来。

一下子,所有人忙碌起来。

女医们一个个,眼里放出了光芒。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她微微一笑,道:“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我等暂且退下。”

梁如莹如实回答道:“小女子早先,曾许过岭南刘氏。”

......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在一旁的,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

“呀……撕了呀,没找人……找人……”

弘治皇帝不由捂着自己的心口,长吁短叹道:“可惜了一幅好画。”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方继藩告辞,要转身走的时候,见萧敬抬头看着房梁出神,痴痴呆呆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马车滚滚,就在此时,梁如莹的身躯顿时定格住了。

突然,他疯了似得挣开了两个儿子的搀扶,跌跌撞撞的竟是要冲到道路中央来。

对付方继藩,你不能放狠话,思来想去,也只能如此了。

每一个人,都显得极认真。

他一脸遗憾的样子。

在这空荡荡的看台上。

于是,寥寥的看台上,人们还是欢呼起来。

因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足评员,尤其是朱大寿这样级别的,他若是分析出某某强队的优势,最后判断其可能最终夺魁,虽然周刊会热卖,可并无争议。

人们唏嘘着,感慨着。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王守仁等人,个个眼里泪花闪闪,他们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的身后,不禁失声。

方继藩的脚步越来越慢,觉得眼前的世界,也变得缓慢起来。

方继藩哭了。

此时……人们低声议论起新津郡王,不禁感慨:“郡王大功于朝,不骄不躁,堪为人杰,不啻武穆再生,武宁转世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