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7章:玄斗

文天晓 64485

这个地址该不会是假的吧,我开始有些胡思乱想。但是走到了外面的时候,眼见到一辆辆的的士停在路边,我也还是拦住一辆坐了上去。

我左顾右盼。希望买家快点到来,好早点结束这次会面。

“那么昨天想送我们下山的大妈是人是鬼,她人呢?”

听到了我的问话,管家似乎这个时候才发现了我。

“小姑娘,看不出来啊?还挺有钱的,能住的起别墅。”

我听到了旁边有鬼在咽口水的声音,突然间有几秒钟心疼我的孩子,但是我还是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够心软!毕竟这个孩子顶多只能算作是我跟宫弦的孽障。

我都快被丹凤给气晕了,这回如果我再晕那绝对是被气晕的。

想到此,我没了轻视他们的心,也对他们多了一些同情。

“我就说嘛,原来这里还真的是鬼屋呀!那我们还是,真的快离开这里。”就在此时,我又听到了那种熟悉的踏踏踏走路的声音。

一车五个人,除了大陈之外,全部都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公子哥们,谁也没有赶过牛车,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让这个牛车给我们让路。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只见那个抱着我的腿不停的狞笑的东西竟然还将脸直接贴在了我的腿上。

局长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害怕,镇定地说:“哪那么多毛病,这是给你们的试炼!”

我不由得对局长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才看到,前方隐隐约约啊,出现了一栋木房子。

我一时间没有接他的话,就算如此,宫弦也不至于能够神通广大的跟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然后指定要我嫁过去吧。

张兰兰倒也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只见她双手结印,不断念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突然间,张兰兰一声大喝,在厉鬼朝她攻击过来的同时,她先是迅速侧身让开后,又反手从她的背上的布袋里抽出一把木剑,朝着那厉鬼刺了过去。

“兰兰,你看,天亮了。”当天边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我们的身上时,我开心的站了起来。

不待张兰兰的手从门退回来,我就匆忙的以脚把诚心诚意让顶开,直接闯了进去。

“那么你还知道什么,刚才问你的话还没有回答呢,你是如何跟好个让你把我引来此的女人联络的。”

宫弦的俊脸仍然是黑的不行,不仅一动也不动,而且还不理我。于是我仔细思索,这宫弦莫非是傲娇的觉得我没有夸他煮的粥好吃?

曽小溪有些不确定的转过头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宫弦,最后视线久久的落在了站在宫弦旁边的曾大庆的身上。

“梦梦,你先出去,然后把我拉出来,出去之前你先滴一滴血在手镯上,然后再把这张符握在手上,那些蠕虫就不敢靠近你了。”

我心中略感不妙,只见电话就响了两声,宫一谦就接通了电话。儒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

“如果得不到飞天蛮的原谅,那就让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去吧,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我太太死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起去超生,这样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在同一个时空里相见,到时我一定能够认得出她来,我还是娶她为妻。”

到时候我就去投靠宫弦吧,希望宫弦看在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上面不要太嫌弃我。也不要来个什么六亲不认就好了吧。

当同事们都如出笼的小鸟般冲出了办公室,我却无所谓了。下班不下班对我都没什么区别了,我不想回到宫家大院里。在我以为自己真的拨错了电话,正准备将电话挂了重新拨打时,结果有人接电话了。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让我那激动的心瞬间就冷了下来。因为电话那头传来的竟然是陈媚的声音。

“不是的,我打算用我的手机拨打宫一谦的电话,我觉得只有我用我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宫一谦,他本人才有可能会接。”

情急之中咽下的水,和睁开眼睛刺痛的感觉。让耳膜那里传来的撞击感更加强烈。然而,疼痛只是一阵一阵的。可是来自于各方面的压迫感,却深入我的大脑。

于是我问医生说,“我的情况你们都了解吗?”

本来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就已经够多了,我实在是犯不上想不开再去给自己添麻烦。

“原来是这样,姑娘你放心吧!这是电动摩托车,这种车的电池可耐用了。充足了电了,以后可以连续行驶十个小时的。所以姑娘,你别担心。别说是可以将你顺利的送到三队,就是我再返回,回来也没问题。”

我快步跟上张兰兰的脚步,就眼睁睁的看见了张兰兰停在了金先生的家门口,然后张兰兰就后退了两步,高挑着眉毛看着我。眼神中似笑非笑,似乎在对我说:“别看了,你自己的事情,你不上,还等我上吗?”

张兰兰装起来真是有模有样的,难道她一直背着的那个包包里面就装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递箱子递给了金龙,却还一副厚颜无耻的站在人家家门口。眼睛时不时的往里面瞄来瞄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张兰兰冷笑一声说:“金龙啊金龙,你还真有脸说了。老娘我不远千里的来到你这小破地方,竟然还敢放我鸽子,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么把事情给我解决了,要么我就在这住着不走了。”

打铁就要趁热,见事情有戏,当时我就顾不上他说我的事情了,就想着赶紧完成任务。毕竟我虽然是有些艰难,可是汪雪雪他们比我还要辛苦呢。那些心里的不甘心就还是压一压再说吧。

逗得他们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我无法挣扎,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半截小腿正在被一个猩红的舌头给无情的舔舐着。我不敢闭上眼睛,死命的睁着眼睛。但是就当那个牙齿要咬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绝望了……

那个男鬼痛苦争扎,却被张兰兰贴出的符纸给禁锢了起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凭张兰兰继续说道:“本来我对你们已经很网开一面了,我也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圣母。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尤其是你们鬼。要是不给我抓到你们胡作非为,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怪就只能怪你的老婆不会选时间。出来觅食的时候正好被我给抓个正着。”

张会长连声称就是啊就是啊。然后他让我们坐着喝杯茶,稍微的等一下,他去帮我们准备我们所需要的药材。他说虽然在他管辖范围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