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4章:江左夷吾

文天晓 64485

五年前,她怀孕三个多月的时候,出了那件事,从此那个人彻底的消失在她的世界里,甚至她一次都没有梦见过,她知道,也许他是真的走了,所以连托梦都不肯见她。

尤歌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穿浅色的衣服,黑亮的长发柔顺地披着,纯美中带着几分自然的俏丽,清脱俗。低垂的眼帘遮住了她眼中的些许复杂,心里在问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期待吗?她原本就是孤家寡人一个,现在为何对着满桌子的美味却连动筷子的兴趣也如此浅淡了?

容析元究竟对她说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尤歌很好奇,难道小姨和大叔又吵架了吗,她不会知道,这完全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她也想象不到大叔和小姨之间会发生多么奇特的事情。

...病房里依偎着的一大一小身影,在这个宁静的清晨,显得那么和谐自然又唯美。她苍白的小脸缩在他怀里,紧紧皱着眉头,没有醒,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她迷迷糊糊中又往他胸前拱了拱,这个可爱的动作不由得令人心生爱怜,搂得更紧了。

可容析元就拽着她的手不放……

此刻,她昏迷过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就感受不到痛了……

容炳雄和容桓闻言,都同时一愕……怎么容析元会这么说?会议涉及到他**的事情只有他和郑皓月解除婚约的消息,但也是刚刚才提到的,他怎么会知道?

话说到这里,容析元微微一顿,沉凝的眼色瞬间变得凌厉盯着容炳雄:“我今天只说一次……谁要想打宝瑞的主意,先问过我再说。如果想把宝瑞从我手上拿走,除非我不在博凯了,否则,休想。”

美女店长急急忙忙跑进来,略显慌张地说:“赫先生,外边有警察,说是要进来搜查茶室!理由是说接到举报说我们这里有人从事se情活动!”

可是翎姐却笑着说:“这点小事我可以做的,你等着吧,很快就吃饭了。”

尤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拉上楼的,当身子坐在柔软的chuang边,当看到周围精致如艺术品般的壁纸,她才惊觉自己是到了什么地方……容析元的卧室。

馋馋的体型偏肥,是比熊犬幼崽当中比较多肉的,它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长在一团雪白的毛毛当中,嘴巴也是黑的,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就显得更加俏皮,特别是它在地上打滚的时候,那圆圆的绒绒的小身子像雪球一样滚到你脚边,如果遇到穿皮鞋的主儿,它就直接坐在皮鞋上……

容析元很无奈,这两个小家伙,旁边就是他们的小chuang,可他们不去睡,非要睡在尤歌身边才行。

容析元神情庄严肃穆,认真而又慎重地点头,缓缓将尤歌的手握住,握得很紧。

苏慕冉咬咬牙……这男人啊,就是因为还没喜欢上她,所以才这样吗,如果是他喜欢的人,他会这么急?

经过这件事,许炎发现一个问题……苏慕冉真的硬件条件挺好的,即将去参加婚礼的那个新郎,以前居然错过了苏慕冉,真是可惜啊,那男人没眼光,却似乎又有点不甘心吧。不知道在婚礼上会有什么好戏发生,他向来不喜欢八卦,不过这次,他有点期待去看戏了。

一瞬间,猛地出现男人的大手将尤歌拽出去,这变化来得太突然,令人措手不及!

还有的说,刚买了才穿第一次的阿玛尼衬衣,还没穿热乎呢,就被孩子尿了一身……有的说,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前三年的时间就没好好睡过,只要孩子有点动静就会自然惊醒,一个养眼的帅哥,硬生生老了一截,像是沧桑的大叔了,还有黑眼圈……

除了这些,容析元还看了很多女人发的帖子,那更是各种心酸,当妈之前和当妈之后的女人,变化很大,尤其是自己带孩子的女人,整个生活的重心几乎全被孩子占据了。

“拜拜啊,常来看看……”龙晓晓说这话时,内心其实在想……你常来,我才能打听到关于那个女孩子的事啊。

“爸,你吃吧,我去食堂吃。”许炎说完就转身要溜。

说完,这人果然是往鉴定区走去,使劲往前边挤,挤到距离玻璃窗很近的位置。

“那怎么行,病了不去医院,万一晚上你又更加重呢?”

容析元惊骇的表情望着翎姐的肚子,大手摸上去,果然……再看她哭成这样,没反驳就是默认了。可是,翎姐为什么会怀上他的孩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几番汹涌之后,他忽地又紧紧吻上她的唇,全身变得紧绷……

尤歌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和往常一样的跟狗狗们玩一会儿就洗澡睡觉。

果然,当门打开,某男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睡美人。

容析元若无其事地扁嘴:“原来没睡啊?不会是在等我?”

尤歌此刻已是脸颊涨红,双眼含着晶莹,紧紧攥着小手,痛惜又失望的表情,哽咽着低吼:“你们……骗子!”

“尤歌……你听我说,你误会了……”

又走了?

尤歌只觉得头痛欲裂,好像被劈开了一条口子,藏在记忆里的东西终于破土而出了,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惊恐!

矛盾中夹杂着自责,容析元的心情比铅球还重。

容析元深邃的眼底掠过一丝复杂,说实话,他不可能允许其他男人对尤歌怀着那种心思,可他更不能拿尤歌的脑子开玩笑,就算许炎真的对尤歌上心了,容析元出于谨慎的考虑,也会允许许炎继续当尤歌的主治医生,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他的女人,除非他愿意放手,否则谁也别想抢走。

“你怎么知道只是名义上的夫妻?难道我们夫妻俩每天做过什么,还要向你汇报?既然你不了解我和她之间的事,你又凭什么以为你能得到她的心?”

佣人不懂这些,仔细听听还以为是在讨论怎么维修的问题,没察觉什么异常。

尤歌两眼一亮,连连点头:“想。”

这件事,在来之前就已经跟老院长商议过,得到老院长的支持,另外,何碧翎还带来了巨款,将再一次地扩建原有的孤儿院,并且还会在本市另外的地方选址再修建一个。

游艇可不是一只小木船,它需要精心保养和检修,否则一旦在茫茫大海上出点差错,那就太可怕了。

“你家太太是谁?”容析元没心思听这些,他只想出去,只想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呃?”尤歌抬眸,随即立刻摇头:“我才不是紧张你,我只是……只是我自己困了。”

容析元墨黑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她很有分寸,不像有的新人那么自大,敢说自己没把握,这比自夸还需要勇气。

天气炎热的夜晚,容析元喜欢在别墅花园里乘凉,身边围一群狗狗,有时还有佟槿跟他聊天,时不时笑料百出。

只是她不知道,这男人在盛怒之下,没有去仔细分析她说的话,而是更加认定了她和许炎肯定啪啪过了,他只会更加怒不可遏!

没有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没有拥挤的交通,蓝天如洗白云悠悠,绿化面积达到50%以上,空气干净清新,道路上几乎看不到垃圾的存在……

...何家的府邸就像一座现代化的皇宫,在本地,无疑是人们心目中的圣地,同时也是不可随意靠近的禁区。容析元前两次来澳门都没能来这个地方,这次却不同,是何家邀请他来,接待礼仪也跟普通人不一样,这当然是因为何碧翎的原因。

“容总,您这是要走吗?千万别啊,咱们还是去会议室吧,呵呵……对不住您,今天晚饭一定跟您多喝几杯!”黄经理一个劲地赔不是,唠叨,好像真的挺诚心。

戴口罩的女子闻言,蹙起了眉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出嗔怪,飘来一记白眼。

“啊?”郑皓月有点失望,可也知道容析元是个工作狂,她必须忍耐这一点。

这是一幅名家字画,价值上百万,容析元知道卢老先生喜好书画,拿这幅画去,最好不过了。

“你别去,叫佣人就可以了。”容析元叫住翎姐。

===========

整个展厅里,慢慢形成了明显的两极分化,国外大牌就像是一个个骄傲的贵妇在展示着自己的妖艳,围观的人喝彩欣赏,不亦乐乎,可国内展区就令人尴尬了,销售经理们的笑容里难免带着一丝勉强……这是火辣辣地打脸啊!

“啊?病了?谁病了?你家的狗?切……又不是你病了,搞得这么紧张!”

尤歌心头咯噔一下,瞬间联想到了一件事,顾不上招呼许炎,赶紧地上前去。

“你还记得在酒会上我说过什么?我会让你主动上门提出婚期。”容析元好整以暇地睥睨着尤歌,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他侵略的眼神让她不安,想起昨晚,她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寒颤。

他的母亲,用那种极端的方式伤害他,这伤口要怎么愈合?怎么去淡忘?

她在哪里?她是死是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尤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她被带到码头之后发生了什么。

“你们一家人这是在心虚?”

郑皓月见状,不由得一呆……尤歌竟然真的去搬了?难道不是她以为的怀孕了吗?

“嗯?”郑皓月愣了愣,感觉有点不对劲,脸色微微一变:“你……不是我们一起去吗?”

尤歌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怪怪的,怎么都不吃。

沉默一阵,尤歌没打扰他,洗耳恭听。

容析元内心越发不安,难以踏实,看来他要查查到底怎么回事,是什么导致老爷子态度大变?

“呃?许炎?”尤歌惊愕,没想到许炎会出现。

听说两人要出去看电影,双方的家长可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

好吧,两人就这样一边斗嘴一边进了电影院,坐在最后一排,戴上3d眼镜,开始了第一次像样的约会。

许炎纯粹是为了应付而来,但苏慕冉是真心的感到高兴。可以跟喜欢的男人一起看电影,这感觉真美。

===========

p;?? “霍骏琰,你回来了!”龙晓晓惊喜地喊出声,在看到他的一刻,她好像感觉没那么冷了。

龙晓晓愕然,在这里住?

现在不像以前只有尤歌,现在他有孩子了,就是双重的牵挂和想念,就算分开一天都是折磨,他只想每天都跟家人在一起,否则这颗心就是空洞的,疼痛的。

霍骏琰这人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料,骨子里有着一股热血和正气,就是这些东西在驱使着他。

“少爷,刚刚尤小姐在这里,我已经劝她先回房间等你。”

沈兆带的保镖也是个机灵的小伙子,按照事先的计划,他现在该做什么呢?

尤歌这黑白分明的杏眸闪耀着亮彩,像是下定了大决心地说:“我觉得即使现在你就将宝瑞还给我,我也无法打理好它,那只会对宝瑞有害无利。可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努力提高自己,直到有一天我可以胜任董事长的位置,我会竭尽全力夺回宝瑞!”

“我想起来了,容析元的未婚妻是宝瑞的总裁,可是订婚几年了都没有结婚的消息,也从没见两人在公共场合亲密过,难道真的是移情别恋了?”

“啊?”尤歌这回是彻底被惊到了,一颗心越发跳得厉害,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夜深人静,尤歌透过窗户望望前方的卧室阳台,看到亮灯了,她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他回来了,他没有在外边过夜。

“哈哈哈,你在吓唬我啊?他现在还有时间过问你吗?他新婚啊,他跟他老婆一定在亲热,怎么可能还管你的死活?”郑皓月此刻的狞笑,很像是童话故事里歹毒的巫婆。

“什么?你……你居然要这么做?”郑皓月惊诧,紧接着就是满满的愤怒。

光线不如别的地方亮,她有点看不清楚标价牌。

“ok!”贵妇果真是豪迈,一口气就想买下,可是……

“容析元你别得意,你不就是早了几个小时来公司吗?我爸日理万机,忙得很,现在才来又怎样,不代表我们就是在外边吃喝玩乐!”

“嗯?”唐虞梅感到惊愕,半信半疑地打量着儿子,像是要洞穿他的内心,看清楚他这番话是真是假。

每个人都有死xue,就看能不能准确地击中!

而郑皓月站在台子边上,她能近距离地看到尤歌。此刻,郑皓月深深地被震撼了……尤歌活着回来了,不仅是活得好好的,她的变化也不小,她哪里像是只有10岁智商的人?这四年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她好像变成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容析元直觉尤歌此刻的智商一定不是当初那个10岁的孩童,如果没猜错,她的脑伤一定已经治好!

见到容析元,郑皓月的笑容才是最靓丽的,声音才是最温柔的。

冯奎很想让自己表现得镇定一点可是看到容析元这杀神般的样子,冯奎两脚不听使唤地在发抖,声音也哆嗦。

容析元的意思是要让他对着一只狗坦白吗?冯奎感到很不是滋味,他从没想过要对一

冯奎只能让尤歌去树林里解决了,那里边隐蔽,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许炎试图将苏慕冉的手从他脖子上扒下来,但她却抱得很紧,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不肯松手,最后还十分不悦地嘟嘴,两只手一拉……许炎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她拉下去,整个脸都埋在了她胸前那一片丰盈的嫩白……

“放开……谁要跟你一起睡啊,你自个人儿睡去,放开……”许炎使劲掰她的手,终于挣脱她的魔爪了,逃命似的离开了chuang,回头一看……

许炎有个不详的预感,蹭蹭蹭走上去,一把将被子揭开!

“你……居然敢说不知道?好啊……”容析元将尤歌放在chuang上,埋头就往她最敏感的地方袭去。

尤歌拿起了手机,看看时间,是清晨五点五十分。

第二张依然是同样的背景,模糊的身影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拍照的地方光线暗淡,可尤歌还是能凭着感觉判断出照片上的男人是谁。

这样一个男人,此刻手里正拿着项链……

尤歌皱巴巴的小脸露出几分祈求:“小姨,外边好多人啊……都是我不认识的人……我可不可以把香香带上。”

尤歌的脑子还处于混沌中,但是这医院里的味道和周围的环境让她清醒了,想起之前自己是因为什么晕过去的,她这心就开始不停在收缩,抽搐。

他也曾想过要不要捅穿那层窗户纸,但他忍住了,他觉得彼此都装作没事,或许更好。发匿名邮件的人是郑皓月,她在酒窖里装了针孔摄像机,容析元后来发现就拆除了,并警告郑皓月不准伤害尤歌。

但她观察了几天没看到尤歌的反应,她又一次发去匿名邮件,告诉尤歌,说容析元会带翎姐一起去m国。

“大叔,这样躺着真舒服,我想睡觉……”尤歌喃喃地说。

尤歌不是真的醉得不省人事,是装的!

容析元弯下腰,大手握着翎姐的手,深眸里尽是鼓励:“你必须活得好好的,活给那些想要害你的人看,活给我和孤儿院的伙伴们看……你不是说过吗,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救助更多无家可归的孩子,那么,如果你不在了,谁来做这件事?孤儿院的老院长奶奶很快就要回乡下养老了,如果你愿意,以后你就可以当孤儿院的院长,实现你多年前的心愿。这么多加起来,你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

何碧翎为何有时会显得神神秘秘的?她究竟在想什么呢?

这叫啥呢?俗称“一物降一物”吧,容析元这样的男人,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能驾驭得了的,目前看来,这夫妻俩还是挺合拍。

...此时此刻,容析元的说的话就像是蛊惑般迷糊了尤歌的大脑和视线,她原本清澈的眼神出现一丝恍然,竟一时忘记挣扎,几乎迷失在他眼底的温柔。

容析元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转身……佟槿和沈兆赶紧捂着嘴憋住笑。

赌王的嘴角微微动了动,目光在容析元和许炎两人身上来回游移,眼底隐含一缕惊讶与赞赏。

尤歌扁扁嘴,哼哧哼哧地说:“我才没吃醋,不就是按摩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哼哼,一打纸巾你又不是买不起,先前不知道谁在那嚷嚷说要买下全部的南洋金珠,看来是个土豪中的土豪嘛,真是失敬失敬。”尤歌不忘陶侃许炎,刚才的愁绪悄然淡化了几分。

“容先生您对宝瑞将来的发展有什么期许吗?”

“人工钻怎么可以跟天然钻相比?你们以为弄些个人工钻就能忽悠我了?呸!把你们经理叫来,看你们怎么解释!”贵妇怒不可遏,只差没掀翻展柜了。

这位律师开着一辆奔驰车,说要送尤歌回家,可尤歌不同意,反而是问他,谁叫他来的。

“赫先生……”美女店长也有点担心,警察这是几个意思?分明不寻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