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1章:舍死忘生

文天晓 64485

同一时刻,西南方向闪过一丝亮光,嗖的一声飞向天空,炸开……

他也被萌宝坑了好多次的。

“父皇,除了符小临外,其他人我都有信心。符小临他这个人立场太不坚定了。”所以,他即使觉得好用,可用起来也不放心。

凤轻尘看了一她一眼,没有说话。

凤轻尘看不到人,便靠着岩上闭目养神,同时在心里计算,回到东陵皇城后,她要做哪些安排。

那几棵小树想必是最近才移植的,树叶蔫吧啦呗,透着一股灰败之气,看上去死去沉沉,实在让人无法喜欢。

纠结那么多干嘛,四国九城牺牲那么多人,陆家财富还不是落到她手上。

“咳咳……”九皇叔镇定自若的收回手,扫了一眼努力憋笑的十八骑,一脸严肃的道:“你们不去找南陵锦凡的下落,站在这里干吗?”

九皇叔没回答暄少奇的话,而是默默地看着自己手中,还没有熟的肉,在心里默默地诽腹:为什么同样的肉,暄少奇手中的熟了,他手中的还是生的呢?

“把火点起来。”九皇叔和暄少奇还好,两人内力深厚,可以运转内力驱寒。

事后,南陵锦凡无数次后悔,什么傻缺二货青年,那完全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在南陵锦凡紧盯九皇叔与凤轻尘时,二货豆豆早就和杀手联盟的人,取得了联系。

好在,九皇叔不是眼里融不进沙子的人,将士们浴血杀敌,拿拿博富贵,这些也算是他们该得的,九皇叔不在意拿这点东西收买人心。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这不好吧。”王七有点心动。

和凤离忧分开后,凤轻尘悄悄朝江南走去,到了江南的境内,也没有去找清王他们,而是自己先找合适的地方,如果能买下来就买下来,要买不下来,那就只好让清王和江南王出面了。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蓝景阳三人遇到了危险,他们无意中触动了什么,他们三人也跟着倒霉了。

冰室不大,却很长,四面都是透明的冰墙,就像玻璃一样,冰墙里面还一朵朵立体的冰花,很漂亮……

凤轻尘一脸狂喜,期盼地看着玉粒,希望这玉粒能争气一点,再帮她一次。

九皇叔和这碗粥较上劲了。这男人还真是……不是一般的无聊。

毕竟,她可没有对苏绾对手,而且错也在对方,可惜,她凤劝尘能忍,苏绾也不差,终归是南陵苏家调教出来的嫡女,再怎么傲眼色还是不会差的。

“不行,你这伤太严重,我拔的话,你会死的……而且明天你也走不了。”苏文清想也不想就摇头。

这个姿势在外人眼中看上去暧昧至极,没有人会看到凤轻尘正在威胁东陵子洛。

“不会累着你,放心。”九皇叔半哄半骗,把凤轻尘哄到房间。

有人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听就知道很多人,肯定不是来接应她的,肃亲王府派出来的人不会有这么多,估计真是玄霄宫的人了。

糟糕了!

三十六天罡也被这一幕给刺激了,一个个青筋凸起,双眼通红,可偏偏碍于弓箭手在,他们不敢妄动。

“你不是有想法嘛,还需要本王?”九皇叔接过凤轻尘倒的水,一饮而尽。

好歹符临知道凤轻尘的情况不太好,只略略问了一下清况,便请王锦凌把洛王那些人交给他处治。

九皇叔软下语调,轻轻的搂着凤轻尘,倒不是他心疼凤轻尘,而是他很忙,他没时间在这里陪凤轻尘耗。

“当然不是啦,东陵九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如果因为感动我就要嫁给对方,我早就嫁了。”哪里还会等到你,凤轻尘一脸失望的看着九皇叔。

九皇叔站在原地不动,凤轻尘从他身边走过,飞扬的裙摆,从九皇叔的衣摆上滑过,凤轻尘没有察觉。

说是浴池,可凤轻尘觉得九皇叔的浴池,比泳池也小不了多少,一池水此时还冒着白烟,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嫉妒呀。

当凤轻尘和九皇叔一行人,冲出营地时,那副将实在忍不住:“弟兄们,追!”

凤轻尘一边看,一边将元希检查结果记录下来,毕竟从智能医疗包里调取会比较麻烦。

“元极,元极,快去通知了元希先生,让他去凤府,另外,吩咐下面的人收拾我的东西,我明天也要搬去凤府。”

这个时候他似乎能想象,当凤轻尘对王锦凌说:“大公子,我能医好你的眼睛。”大公子失态的样子。

九皇叔只是放话说要给凤轻尘庆生,下面的人就蜂拥而至,不需要九皇叔发话,山东总督的夫人就亲自上门,说是九皇叔此次来山东,没有带什么干事的婆子,她毛遂自荐,希望能尽绵薄之力。

九皇叔目不斜视,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发生什么,长长的睫毛轻轻扇了下来,掩去眼中的失望。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不麻烦思行了,我回头自己去拿,正好伯母邀了我去吃莲子羹。”又多了一个去孙府的理由,凤轻尘表示谢贵妃那事应该会很顺利。

“啪……”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床上射了出来,房内大亮,九皇叔脚步一顿,连忙伸手挡在眼前,同时自报家门:“是本王。”

身上有香味,衣服上却没有,不用想也知道九皇叔提前换了衣服。

想要再多?对不起,你违法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立刻滚,离我弟弟的尸体远一点,我不想看到你这个其身不洁的女子,碰我弟弟!”

前者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凤轻尘,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活,就能活下来的。

她就知道,九皇叔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酒不是那么好喝的,凤轻尘也跟着笑了起来,如果有外人在,一定会发现这两人笑起来的弧度居然都是一样的。

她今天算是认识王锦凌了,这个男人骨子里的霸道与狂妄不亚于九皇叔,只是他比九皇叔还会装。这些人世家子弟、权贵男子,哪一个又会将真面目表露在人前。

“你是谁?”

呜呜呜……怎么这样,凤轻尘抱着被子打滚……

平时小姐也是这样,只不过今天似乎更明显,可具体的她们又说不上来,佟珏和佟瑶相视摇头,例行上前,给凤轻尘穿衣裳,却凤轻尘却拒绝了:“把昨天那套衣服拿来,我今天窗穿那件衣服。”

九皇叔,你的计划我不配合!

狼主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凤离幽歌暗叫不好,警告地叫了一句:“妹妹……”

凤离幽歌好说歹说,才让狼主和御尤才相信,他们没有监视狼堡,只是景阳凑巧知道,这两人来狼堡的事。

雪狼痛苦的张了张嘴,继续委屈地看着凤轻尘:求虎摸。

他要不要跟这两人出去呢?329九皇叔这只恶狼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机会难得!

“好。”师兄这才放心,提起药箱,在小兵的带领下,朝清歌和蓝景阳儿子住的地方走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直到凤轻尘痛晕了过去,翟东明才将脸上的笑收了起来,小心的擦拭着凤轻尘额头上汗珠:“你要是妹妹就好了,我要有你这么好的妹妹,我做梦都会笑出来。”

诸葛先生不敢卖关子,直言道:“咳咳,公子爷你忘了,九皇叔就是为了凤轻尘才大动干戈,可此时凤轻尘就在我们手中,有凤轻尘在手上,我们邰城上下都不会有事。”

“是。”邰邵身后的护卫立马来劲了,和许清一道拔腿就往外跑,可刚跑出去没有多久,一行人又折了回来。

“少宫主,失赔了。”凤轻尘说了一句,就翩然离去,完全不管暄少奇站在那里,多么失落、多么受伤。

苏绾人在南陵,王锦凌便不客气地把这件事丢给符临。当然,王锦凌不会那么好心,帮南陵除内害,他要的是:“查出苏绾背后的神秘人。”

事情确实如九皇叔所推断的那样,鬼王早就知晓九皇叔与凤轻尘率水军攻打百鬼宫一事。

不是他拿大,而是他有离开的必要。

凤轻尘昏昏欲睡,根本没有多想,脑袋一点就道:“必须的,你敢骗我,我就敢把你踹下床,哪怕你日后是九五之尊,我也敢。”

“蓝景阳麻烦大了。”凤轻尘幸灾乐祸,虽说蓝景阳只有一年寿命,但越早死她越满意。

“北陵去年冬天冻死一万三千人,粮草不足,正在像各国借粮。”

这批人的实力自是不用说,更不用提人数上,也多于敏夫人一大截,敏夫人遇上杀红眼的步惊云,被打得节节败退,最后没有办法,1;148471591054062只得带着仅剩的人,退回天命崖,希望能借助百鬼宫的人,分担掉一部分压力。

要不要这么逆天。这一任的鬼王,又不是从死人墓里爬出来的,武功这么厉害干什么,简直是要人命。

九皇叔和鬼王这一击,虽说不至于势均力敌,可也没有在鬼王手上吃亏。相反,鬼王倒是吃了一个大亏,被九皇叔逼得后退数步。

鬼王没有不朝女人下手的原则,他只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原则。凤轻尘能让他达到目标,他自然不介意朝凤轻尘下手。

陈家主点头:“奉上华园就表示我陈家的决心,只要九皇叔愿意,我陈家便举族追随九皇叔,做九皇叔手中的一颗棋子,任劳任怨,我们陈家只求为九皇叔做事,并不求九皇叔照看。”

“别再笑了。”

“有一个地方,本王不会安插探子。”九皇叔说道。

如果说,苏绾抽到八号是巧合,是运气好,那么凤轻尘抽到九号,一个面色红润,看上去极健康,可偏偏眼神灰暗,没有一丝求生欲望的少年,绝不是运气和巧合可以解释的事。

“没事。”凤轻尘看了一眼,左岸师父身后的血路,默默地收回视线。

左岸得知凤轻尘进城的消息,早就派人在门口等了,马车一到就有人开门,让马车直接驶进院子。

“嗷……呜。”雪狼冲凤轻尘叫了一句,声音有几分萎靡,狼眼布满血丝,似乎没有休息好。左岸亦是胡子拉茬,看上去落魄至极。

凤轻尘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左岸落后半步,低声说道:“没有更严重,可一直不见好,这几天吐了好几次,整个人瘦得像猫儿一样,蔫蔫的没有精神。”

“凤轻尘,擅闯血衣卫大牢,强抢嫌犯,可是杀头的大罪。”林大人带着血衣卫,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一步一步往后退。

明微公主柔弱的靠在侍女身上,眼中的痛苦挣扎让人心怜,可惜凤轻尘不是男子。

流言是双刃剑,即能毁人也能成就人,皇上想要用流言来打击九皇叔的威望,恐怕不可能。

“会,如果我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九皇叔一定会去找我。”凤轻尘毫不犹豫地点头,依九皇叔的骄傲,他怎么容许她不告而别。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要找一个人倾诉,不然真会如九皇叔所说的憋坏自己。

信中直言蓝九卿已从蓝氏族谱除名,蓝氏不再有这个人,前朝所有旧部需重归连城,日后也只能听连城号令,九州令牌将不再代表蓝氏皇族。

“该你们出手了。”清王对身后,一排黑衣人道。

“看样子像是杀手。”天穹堡的人怎么说也是混江湖的,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字虽少,可意思却很明显,天穹堡的人差点跳起来了。他大爷的,明明是你们受朝廷之命来杀我们,凭什么说我们朝廷走狗,可是……

他可没有忘记,他这两天的奔波是因为谁捅得篓子,不从西陵天宇身上刮出一层肉,他就不是东陵的九皇叔。

“身子要紧?我会这样是谁害的?”要不是因为九皇叔,她会在怀孕的时候,还要劳心劳肺。

凤轻尘穿好衣服,想想还是将之前搜刮来的银子和银票放下一半。

“安平,这些不是你能管的,你只要记住母后的话,凤轻尘可以死,但她的死不能与我们有关,好了,其他的事你别管,好好的养伤,过几天就是桃花节了。”皇后丢下这句话,就回宫了。

“该死。”鬼王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恨恨地甩掉手中的血,鬼王再次按住自己伤口,眼见九皇叔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鬼王没办法,只得将刚刚抢来的九州令牌,朝一旁的苏文清砸去。

东陵子洛也不说话,只看着凤轻尘。

“没教养,果然如传言所说的那般无知粗鄙。”

东陵子洛早就痛的麻木了,针扎下去后并不痛,虽然他想看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奈何凤轻尘挡住了。

这是谢太后乐见的,九皇叔不在皇城,谢太后不推波助澜就是好的,根本不会阻止流言的蔓延。

说不上满意与否,不过是各退了一步。

“啊……”长公主尖叫,连忙拿帕子去擦:“你做了什么?”

凤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他虽然是大夫不怕那血淋淋的画面,可他不喜欢这血腥味,太难闻了。

“有什么好可是的,说吧。”翟东明大大咧咧,王七与苏文清也笑着咐和。

有赤炼水和谷主两个不正经的人在,谁也别想正经。

清王看众人越来越没正型,不得不出声提醒:“都正经一点,别让江南的官员和百姓认为,江南王和医学院的夫子都是疯子。你们慢慢闹吧,我要先回王府了,九皇叔说了,限大家半个时辰回去。”

来江南后,这群人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偏偏他还觉得这是正常的!

他们明明在城外等九皇叔,怎么就变成游山玩水了……

皇上脑子被驴踢了,居然连她去义诊都不行,凤轻尘气呼呼地丢下传口喻的人,转身就朝内院走去。

“看,你也想要的。”九皇叔低头,吻住凤轻尘的双唇,将凤轻尘所有的拒绝都吞下,再一次将凤轻尘压在身下,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雪狼快哭了,双手抱着脑袋,死命在地上撞:它糊涂了,它明明是在水烧伤的,证据还在呢,怎么这水一点不烫。

九皇叔也不着急,饶有兴志地看凤轻尘蚂蚁挪步,反正不是他等凤轻尘去救命。

“哼……”凤轻尘张嘴,对着九皇叔的胳膊咬了一口。

在这个幽深、半封闭的空间,一点细微的声响,都能引起人的注意,更不用这越来越响亮的蛤蚧鸣声。

凤轻尘一个激灵,看到九皇叔眼中意味不明的笑意,明白这个时候不能乱说话,连忙道:“有您看着,我还担心什么,没别的事,我先去看宇皇子了。”

下人摇了摇头,表示不解,待看到九皇叔眉眼带笑的从凤轻尘房间走出来,下人这才明白,他们家姑娘这是害羞了。

“那倒不是,只是麻烦这种东西,并不是什么你想避就能避的,你不惹麻烦,自有麻烦找上你,活在这世间,谁也别想独善其身,谁也别想超然脱俗。”这话不知是在安慰凤轻尘,还是安慰自己,他们两个都是麻烦事缠身的主……718凝重,崔家的野心

说到这里,蓝依琳哇的一声就大哭了出来,抱着凤轻尘不放:“爸爸,妈妈,你们在哪,你们在哪,你们快来救我呀,我再也不贪玩了,我一定好好看书,考一个好大学,你们不要丢下我。这里好吓人……什么女主角不死,他们都是骗我的,我刚刚差一点就死掉了,爸爸,妈妈,我好怕……我不要回崔家,不要嫁人,不要生孩子,不要……”

两人默默地在心暗叹:这可真不是一个美好的差事,老天爷要给他们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们一定学王锦凌,有多远跑多远。

他这是多害怕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