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章:血海天罡

文天晓 64485

燕岚多看了谢云澜几眼,凑近谢芳华,小声说,“关心你的人真多,从哥哥走后,就没人关心我了。”

那护卫统领一挥手,让出一条路来。

“我当初年轻的时候,骑马射箭,不输于你们。只不过如今好多年没赶路了,不过这区区百里路,我还能受得住。”大长公主道。

“你则两日一直没休息,的确是累了,今日如今刚过午时,时候还早,回府后便好好休息吧。”谢云澜将车中一层薄拿过来展开,给她盖在了身上。

崔意芝聪明,自然明白了谢芳华的意指,面色微微一变,“芳华小姐好大的口气,就算不顾忌皇权,是否也该顾忌一下英亲王府?清河崔氏是王妃的母族。”

侍画侍墨等八人被惊动,都齐齐地出来观看。

桌上有茶水,她坐下,沾了茶水,在干净的桌面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英亲王,你还有何话说?”忠勇侯眼睛喷火地看着英亲王。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华丫头气色还和以前一样不好朕听闻你刚从谢氏米粮老夫人处出来”皇帝打量谢芳华,发现她看起来依旧弱不禁风,面色发白,跟大病的时候看起来没太多不同,“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故去了”

这一世,前尘尽解,原来是他求了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才使得她重生一世,让她能守住她所要的,与他重续前缘。

一时间,霞光照亮了整个机关斗室,刺得郑孝扬的眼睛都疼了,几乎睁不开。

郑孝扬眼睛疼到极致,瞳仁放大,实在受不住,不受控制地闭了一下,刚闭上,他立即又睁大。只见秦铮和谢芳华两个人,身子一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言轻面色昏暗,“与虎谋皮吗?”他摇摇头,“与其和四皇子合作,我却宁愿相信谢芳华不会讲咱们如何。”

“就算折损了忠勇侯府的闺训,似乎也与四皇子无关。”谢芳华道。

玉灼立即站住,回头看向马车。

谢芳华闻言将药碗塞进他手里,转头自己倒了一碗药,放在火炉边上温热。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将第二副药煎好,收拾妥当,熄灭火炉,看着秦铮。

门房给他打开门,他往里面走,看到英亲王书房的灯亮着,不由问,“父王还没睡?”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秦浩收敛神色,冷漠地道,“论起门第来,左相府不及右相府尊贵,不及永康侯府勋贵,不及翰林大学士府清贵,不及监察御史府宠贵,不及忠勇侯府富贵。”

谢芳华闻言也惊讶了,秦铮这是在帮她遮掩?将她的身份划入自己的阵营?不让皇上再针对她?若说她是秦铮隐卫营的人,那么很好解释她以前的空白了。

“皇上会信吗?”外面人又问。

那三个人等着她回头,等了半响,不见人家转过身,只看到一个背影,只觉得分外窈窕纤细,身穿绫罗绸缎下厨也不觉得沾染油烟气,不由更是好奇。

燕亭立即后退了两步躲开,看向秦铮,“你干嘛打我?”

燕亭顿时意会,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解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听音的主意。她不过是个闷葫芦而已,也就你喜欢。我不会喜欢她的。”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秦铮没意见。

她还没迈进门槛,便听到里面英亲王妃恼怒地骂,“媳妇儿娶进门,是要疼的宠的,不是给你作践的。以前依梦的事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不过是一个侍妾,我若是插手,人人都该说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容庶子了,

英亲王妃看向卢雪莹,松了一口气,“血止住了。”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秦铮对身后几人摆摆手,“你们先出去等着。”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程铭点点头。

“房屋倒塌,应是有很大的声音的。”谢芳华道。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听言端来饭菜,摆在桌案上,秦铮洗手,坐在了桌前。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说不准。”李沐清道。

秦钰转过身,脸色难看地看着二人,“让朕饶了你们也行,你们要将回京前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出来。若是有一处不仔细,别说被人笑话,就是被人掀了朕的御书房,朕也要先让板子落在你们身上。”

郑孝扬拿眼睛斜李沐清,见他没动,他也没动。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做皇帝到没做太子时有耐性了”秦铮嗤了一声。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秦钰对他询问。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昨日上午,我和春兰将花搬了出去,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英亲王妃抿起唇,“难道真是这里面这些人动了手脚除了太后、皇上、太妃,八皇子,各府的夫人小姐公子,能来英亲王府的,都是走动甚密的人,实在不敢想象,竟然有这么毒的心思。”

谢芳华没说话。

“是。”翠荷垂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