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9章:敏而好学

文天晓 64485

说起这个,从玉心里颇有些郁闷。

谢明曦停了手,略有些无奈地笑道:“看来,这一局还是平局。”

俞皇后扯了扯嘴角,露出心知肚明的嘲讽:“母后病势汹汹,何必逞强,还是好生歇着才是。”

俞皇后有条不紊地安排妥当,众人一起应下。

“谢家吃了这等大亏,如何肯饶过你?谢明曦摆明了要趁机将此事闹大,逼着你彻底和谢钧和离。七皇子现在也插手了进来。此事很快就会闹到皇上面前。到时候,别说你,就是我这个淮南王,也要落个教女无方的罪责!”

孝顺个屁!

“就是啊!可见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这人哪,可不能太过黑心。”

两位太医各自施针,没过片刻,淮南王世子便有了反应。

谢明曦镇定自若地应了一句:“我怎么会有事瞒着师父。”

建文帝显然也有些意外,张口问道:“是何事?”

“你是不是和四皇子殿下闹了矛盾?”

“谢元亭,你心中有气有怨,只管冲着我来。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做这等令人不齿的恶行!”谢明曦冷冽如冰的声音钻进谢元亭的耳中:“我会你知道,什么是悔不当初!”

一个是已嫁人生子的盛锦月,一个是已带着嫁妆归家的穆梓淇,还有一个,是被关在慈云庵里的永宁郡主。

晚归的楚四郎,见盛锦月这般模样,颇有些不耐:“你亲爹真是能耐得很。胆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万幸太子殿下毫发无伤,否则,别说是淮南王府。就是你这个出嫁的女儿也难幸免。我们楚家也要受牵连!”

董翰林在床榻上足足躺了半个月。再之后,见到廉夫子便绕路走,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

“逆贼”们皆悍不畏死,还剩一口气的,也在拼力厮杀。朝廷的精兵们也厮杀红了眼,围了皇陵一个月一直不得枉动的憋闷,在军鼓的催动下化为热血骁勇。

谢钧父子三人在永宁郡主府待了一日,堪称“和谐友爱”。

众人都在跪灵,抬眼时只能看到俞太后哀恸的背影。

俞太后执掌中宫二十余年,恩威并施,宫中上下无不诚服。如今宫中有了萧皇后,凤印依然牢牢地握在俞太后手中,宫中大权,也被俞太后一并掌控。

宁王对着建安帝没什么敬畏之心,一进椒房殿,气势顿时弱了几分。

宁王忍无可忍,怒而张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一盏茶后,海棠学生的学生们齐聚乐室。

少女脸颊清瘦,无精打采,进了乐室后,谁也不看,坐到了平日用惯的古琴前。

人总有冲动热血之时,这种时候,最易铸成大错。万幸有谢明曦在身边时时提醒,他从未走错一步。

淮南王世子妃借机发泄了一通郁气,终于起身离开。

考生一一被接走。书院外的马车渐渐减少。

半个时辰后,天色暗了下来。书院外的马车几乎都走光了。孤零零的一辆马车,颇为惹眼。

莲池书院的屋舍里,灯火通明。

这笔账,他们其实早就算过了。另一个掌柜咽了口口水,困难地吐出两句话:“盘口里的所有银子都要赔进去,还得另赔二十万两。”

丽妃:“……”谢明曦,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谢钧看着谢明曦,目光灼热炽烈,仿佛在看稀世珍宝。

谢老太爷等得心急如焚,不停来回踱步。

“淮南王府因此事大大丢了颜面,只怕会心生怨恨……”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然后,不理谢云曦的哭喊,起身拂袖而去。

子肖其父,半点不假。

顾山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哪里不高兴了?不过,当着我的面也该收敛一二。这个臭小子,分明是故意为之,成心挤兑我走呢!”

书房的门骤然被敲响。

此时一见谢明曦,心情瞬间阴霾。

林微微故作讶然:“原来竟是李姐姐考了第二。虽比谢妹妹稍逊一筹,也已很难得了。”

……

谢明曦心中暗暗道好,看林微微更顺眼几分。

到底是一群半大孩子,气来得快消得也快。便是骄纵的颜蓁蓁,也很快有了笑容,和众人说笑起来。

年少体力好,精力旺盛,又是初尝男女欢愉。就像常年吃素之人,骤然尝到了肉的美味。哪里还能控制得住,恨不得日夜吃个不停。

莲池书院今年多收了二十多名学生,琐事也多了不少。好在有谢明曦相助,顾山长才能忙得过来。

可惜,罗氏表情生硬,说话言不由衷,演技急待磨炼提高!

俞皇后瞥了四皇子一眼:“皇上起居,便是本宫也不敢擅自催促。你这般心急,不如亲自去催一催你父皇起身?”

三皇子目光一闪,笑了起来。

做藩王的岳父,和做天子的岳父,这其中的区别可就太大了。俞家因俞太后显赫了三十年,萧家尚未来得及风光,或许,很快就要轮到谢家改换门庭了……

俞太后衰老之迅捷,令人心惊。满头再难寻一根乌发,眼角眉梢的皱纹也深得令人心惊。昌平公主气了大半个月,一见俞太后,不免有些心软:“母后近来凤体可有好转?”

喊杀声,刀剑交击声,响彻皇陵内外。火把燃起的火光处处皆是,一眼看去,令人心惊胆寒。

这等无形的威胁和悬在头顶的长刀随时会落下的惊惧,才是最大的折磨。

前提是,三皇子这个储君,行事不能过分过度。

萧语晗微微一笑,扯开话题:“你孕期有六个月了吧!近来胃口如何?睡得可好?”

尹潇潇用力点头。

穿着黑色武服的谢明曦,多了平日少见的飒爽英气,双眸如星般璀璨。微微翘起的唇角,噙着清浅的笑意。

谢明曦随口笑道:“我有幼妹幼弟,自比你们会抱孩子。”

说笑一番后,谢明曦笑着问道:“三皇嫂,孩子的名字起了吗?”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个孽障!真当别人像你一样,都是没脑子的蠢货吗?穆方这一张口,谁能猜不出和我们淮南王府有关联?”

“今非昔比!这四个字,还用我教你吗?”淮南王咬牙切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不缩着脖子做人,还要送把柄给谢家。你脑子里装得都是水吗!”

谢明曦笑着应下,亲手搀扶起李太皇太后,转身之际,冲萧语晗使了个眼色。

他从未真正喜欢过她。

宫中嫔妃,人人戴着面具,真心被藏得严严实实。一个个面上对共同的丈夫一片深情至死不渝,实则虚情假意逢迎作戏。

尹潇潇性情直爽,平日很少和人起口角,也从不和人结怨。偏偏每次遇到五皇子,都闹得鸡飞狗跳。

鲁王神色复杂,嗯了一声。

这一笑,右手就没那么稳当了,略略一颤。

谢明曦也随之抿唇一笑。

顾山长看着伤心难过的杨夫子,心里沉甸甸的,颇不是滋味。

萧语晗如何担得起,只得低头告罪:“儿媳绝无此意,请母后息怒。”

萧语晗心中微酸,冲芙姐儿微笑示意。

俞皇后目光一扫,淡淡道:“免礼平身。”

李太后年迈体弱,用了猛药,焉能不伤身体不伤寿元?

她的父兄为俞皇后掌管田庄,虽无官职,在外行走时却比三四品官员还要威风。败落的家势,在这几年间已彻底重振。

俞皇后神色温柔,细语款款。

芷兰低声应下。

俞皇后每次来,总不忘带红豆米饭。

……

“她是聪明人,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方。”太厚颜无耻了!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一起面露羞愧,拱手请罪:“儿臣愧对父皇。”

……

熟悉的脸孔,却已不再是她熟悉的六公主。

……

俞太后用力咬紧牙关,口中隐隐有了一丝腥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