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5章:暗黑皇

文天晓 64485

信上所写的事,却不是什么好消息!提出这个说法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平时也不怎么得赵王重用,只是他忠心耿耿,赵王一直好生待他,此时见赵王主动问起,为了表现一二,此人将自己这几年的推断一一说了出来。

君亦安也气得不想和顾千城说话,傲慢地别过脸。

一路上,两人已经互相照顾的模式,无所谓谁服侍谁,两个人谁乐意就多做一些,不乐意就少做一些。

老管家一脸欣慰的替秦寂言把东西收好,甚至交待侍卫,“要是殿下天亮前没有回来,就进宫给殿下请假,说殿下着凉了。”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嘛。

“小子什么意思?”四个老怪物虽然“遗世独居”了上百年,可脑子并没有蠢,秦寂言一开口,他们就知道被耍了。

那通红的眸子,却出卖了他。

多巧呀!

殿下真是太可爱了,这么别扭,也不知先太子和先太子妃知不知道?

五皇子依旧没有封王,可他手上握有的权利却一点也不比亲王差。秦寂言在户部弄出来的国库银庄,老皇帝也给了五皇子打理,说是秦王不在暂时由五皇子打理,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即使秦寂言回京,也不可能夺回来。

支灵川地形奇特,左右两旁都是雪山,常年积雪只有中间有一条小道,可供两匹马并排通过,在北齐算是一条非常特别的路,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大军选择走支灵川,凤于谦一行人是没有办法。

“哦……忘了告诉你,秦寂言没有给你身份。倪月是元后,而你的儿子也记在元后名下。”换句话说,在名份上,顾千城什么都不是。

老皇帝最近情绪低落,脾气也不太好,一点小事就要杀人。服侍的宫人除了几个老人外,旁人不敢近身,就连朝中大臣也怕了老皇帝,除非天大的事,不然轻易没有人敢上前。

五皇子以前喜欢和秦寂言比,踩着秦寂言表现自己,可现在?

这些家具,都是按赵王府新房尺寸打的,选用上好的紫檀木,价格不菲,甚至有价无市。当然,打家具的木头,自然不是顾府出来的,而是她母亲的嫁妆。

老皇帝看自家大孙子真不高兴了,见好就收:“时辰不晚了,你今天就别出宫,去东宫休息吧。”

老皇帝召秦寂言进宫,是因为早朝时,凤将军在老皇帝面以前请罪的方法,告了秦寂言一状,老皇帝没有办法,只能把人叫来说道两句。

皇爷爷对他很好很好……所有孙儿子中他绝对是独一份。就连皇上最宠的五皇子也不及他十分之一,他所做的任何事,皇爷爷总是用最好的一面为他解释。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安排人将城中的百姓登记造册,本宫不希望这里面有赵王的人。另外,明日给本城的百姓分发粮食,你带上承欢他们。”这种立功得人心的好事,秦殿下自然不会忘记顾承欢。

贤惠这种词能用在男人身上吗?就在长生门的人,想着要如何才能阻止秦寂言和大军离开,保住北岭秘密时,秦寂言已有所行动了。

今天,怕是不能善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长生门特使也回过了神,一脸凝重的与大秦将领对峙。

这年头谁也不是笨蛋,不用查也知道,秦王最频频受到暗杀,必然是与北齐有关。秦王此刻毫无顾忌,当着他们北齐人的面,说出自己的计划,秦王真得会按计划行事吗?

先太子才当参政几年,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建树吧,当得起这么高的评价吗?

暗卫和亲卫很清楚,他们没有保护好顾千城,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收到命令后,不再迟疑,留两人去缠剩下的两个忍者,另外两人则与亲兵一起,击杀两位正面强攻的武者。

说话间,一枚袖箭飞了出去,正好擦着武者的脸瞬而过……

“那么……”封似锦沉默片刻,闭上眼睛道:“黑子九输一赢。”

当然,秦殿下绝对不是好心,而是打着让这一窝山羊,遮掩掉他们的痕迹。

要知道,他们家主子,自从太子与太子妃双双去逝后,就没有笑得这么温暖过,就是在皇上面前,那笑也不是发自内心……秦寂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皇家的生活也不会教他放过对手,只会教他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放过他的叔伯,是他不想将最后一丝亲情斩断,也不想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更不想让手下的大臣心寒。

对秦寂言,他绝对是深恶痛绝,因为这个男人逼他不得不放火烧船。

见顾千城仍旧不解,秦寂言闭上眼,轻叹口气道:“千城,你可知我亲奶奶的娘家,当年有多大的权势?”

反复查证,秦寂言和顾千城就算仍旧怀疑,可也要承认,奸细还真有可能不在六扇门内。

和马车相比,秦寂言更喜欢两人共乘一骑。

一连数下,跛脚男人终于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一想到那种可能,顾千城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秦寂言没有说半句责怪的话,只让他们每个人,将顾千城失踪那晚发生的事说一遍。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当他们威胁到皇权,必然要出手将其毁灭。至于对暗风楼赶尽杀绝,不留活口?

顾千城现在吃得越多,稍后吐得也就越多。

“当然……”不是,我要娶妻,哪里还需要开口求婚!

很快,朝臣们的担心就成真了。议完事后,秦寂言宣布,“太上皇病重,朕要出海寻长生门,为太上皇求药。”

秦宵言早就在为离京做准备,现在朝堂安定,无外族入侵的威胁,秦寂言不觉得自己还要等下去。

“告诉他们,朕今天就出宫。谁要阻拦,朕就按谋害太上皇的罪名论处。”不准他出京寻药,耽误了救太上皇,不是谋害是什么?

“这……”掌事太监一脸为难的看着秦寂言,可到嘴的劝说,在对上秦寂言冰冷的眼神后忙收回,低头应是,后退两步,匆匆离去。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树下死了四个人,血腥味很重,却没有野兽过来的痕迹。顾千城再次肯定,这个林子外围,应该经常有猎人过来,所以这附近都没有什么凶猛的动物,这一晚她会很安全,当然……

将这一俱焦尸拖出来,顾千城不顾火场灼热的高温,不顾疲惫不堪的身子,跌跌撞撞地往里跑……

果然,女人就是不顶事呀!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给本王的女官加一个座位。”秦寂言重复一遍,重点提醒“女官”二字。

顾千城想要扑到秦寂言的怀里,将自己的悲伤与无奈一一哭出来,可是她不能……

“跟朕谈条件?你好大的胆子!”秦寂言的眼神如同刀子,看倪月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