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章:以小见大

文天晓 64485

男人听到女人提到花断尘,脸上似乎快速的隐过几分害怕,关于花断尘的事情,当时,他虽然不在场,但是还是略略的听说了一些的,听说,当时,是李逸风主动的向北尊大帝请旨将花断尘带回去的。

但是,此刻就算再担心,他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动静,他一动,肯定会引人怀疑,所有的事情,就怕就都乱了。

好像,他就是一个过路的,来看看热闹而已。

孟千寻此刻是完全的愣住,她再怎么都没有想到花断尘竟然会卑鄙到这种地步,竟然编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来陷害她。

虽然,他跟她早就有过一次肌肤之亲,而且女儿都已经有了,但是,此刻,他却是紧张的连声音中都带着轻颤,而且,这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无法控制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宝儿一直缠着夜无绝跟她讲着讲那的,夜无绝也是极为的有耐性,宝儿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标准的好父亲,而且那脾气才叫一个好呀。

“好了,好了,知道的。”孟千寻有些好笑的点头应着,这个男人还有玩没玩了。

孟冰突然的僵住了,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有着些许的错愕,还有着几分复杂的异样,微愣过后,双眸微垂,然后低声说道,“父亲知道了你跟千寻的事情了吗?”

李老夫人的心思多细呀,所以,当她看到孟冰第一眼看到她的反应时,便猜到了,逸风那小子肯定已经来找过这丫头。

孟冰听到李老夫人的问道,微微的愣住,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小心地回道,“其实也没有多久了,前不久,我还去过李府,只是当时有点急事,没有去给伯父,伯母打招呼。”

“只是,我有些担心宝儿,若是独尘这次出来,会不会带走宝儿呢?”只是,孟千寻的眉头却是再次的皱起,先前独尘道长可是一心要留下宝儿的,若是他这次出来,会不会把宝儿带走了。

那样子,倒真的有些亲密,不过,李逸风很清楚孟冰的心思,自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拆了她的台。

“冰儿,你在我的心中,永远是最完美的,永远是最纯真的,你又何必去理会那些抢不到骨头的恶狗的乱咬呢。”李逸风的脸上,却不见半点的怒意,反而仍就淡淡的轻笑。

喜帕下,她此刻的脸上也微微的多了几分凝重。

只是,他也跟秦敏儿一样,想不通,这成全梦小姐,跟参加招亲,到底有什么关系?

若是逸风现在一味的去强迫,一味的去争夺,那么还极有可能会给彼此都遭成沉重的伤害。

他的手紧紧的抱着那个男人,他的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那个男人,此刻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冷意,只是暖暖的情思。

花公子怎么突然就这么抱住那个男人了?

花公子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呀?

“你他这般无耻的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出来的,所以,很有可能。”更有人忍不住的附和。

他竟然真的送她花?

这句话,已经算是一种提醒了,说真的,他实在不想听他再说下去,因为,他相信寻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不过,现在孟千寻的手掌心的确有一颗红痔,有一次,她握她的手时,发现的的。

说话间,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皇上,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上这一次能不能醒过来,也很难说,而且,就算醒过来,只怕神志上也会、、、”

花断尘说到最后,声音里微微的多了几分冷笑,那股阴狠带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听起来,十分的恐怖。

夜无绝并没有躲闪,而是任由着他将那圣旨夺了过去。

“父亲,这怎么可能,十天的时间,你要我去哪儿弄一个女人回来呀?”李逸风此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阴沉,也不像刚刚那样陪着笑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情笑的出来呀。

而李赢那边,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一个女儿,他想要抱孙子的那个心情,现在是急的无法形容。

李老爷子今天就是不给他回绝的借口,因为,老爷子知道,今天这件事情,要是就让么算了,那要他娶个女人回来,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呢。

更何况,听说,当时三皇子还是用皇上的圣旨逼着她嫁的,那样的情形下,李逸风若是在,肯定不会让她嫁。

只是,月无双似乎毫无察觉般,唇角仍就是那若有若无的轻笑,一脸的随意,一脸的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场的比试当回事,似乎就是来玩的一样。

这个到底是不是来参加招亲的呀,怎么竟然一点都不着急的,好像一点都没有诚心呀。

但是,他的心中就是忍不住的生气,忍不住的气恼。

孟千寻的心中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决定了,现在,不管他有多大的怒火,多大的醋意,她都承受着。

他想知道,在她的心中,他到底算什么?

“好。”夜无绝揽的更紧了,听到她这样的话,他便完全的可以放下心了,因为,他是了解她的,她只是这么说了,自然就一定会做到。

所以,这件事,他们需要好好的配合才行。

但是,这一次,他却是主动的答应她的,没有半点的犹豫,所以,那种不舍,也绝对不会有。

其实,花断尘此刻的想法也太过偏激了,要说,孟千寻根本就没有戏弄他的意思。

至于那种穿越呀,借用身份的事情,只怕他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呀。

段红看到他的犹豫,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她自然明白他在躲避什么,自然是害怕她现在的这个样子。

“好,就按你说的这么做。”等到段红说完后,花断尘随即一脸兴奋的说道,这一刻,似乎忘记了她脸上的那恶心的肌肤,也没有再避开了。

她,她说什么?

李老夫人暗暗懊恼,“你说,你这是做什么,还真的要绝食呀,身子可是你自己的,你若是饿出个毛病来怎么办呀?”

只想娶她,但是她心中爱的人偏偏又不是他。

但是,没有想到,李逸风的情绪变化竟然会是这么的大。

他什么时候说要很快的娶她的?

“这关招亲大选什么事呀?”只是,李老爷子眉头微蹙,略带疑惑的望着他。

不会是当时他跟孟冰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的时候恰恰被李管家看到了吧?

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双眸微闪,她觉的,逸风的心中可能有心事。

外面慢慢聚集的人们,不知道内情的,看到他那般的深情,甚至对天发誓,都有些感动。

“啊,花公子真的动手了,真的,真的要自杀,血,血、、”有个胆小的宫女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而且话没有说完,便直接的吓晕了过去了。

此刻,夜无绝便也再次的从窗口处跃进了房间里,微微带笑的望着她,然后将她带到了书房门前,轻声笑道,“来,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但是,对上北尊大帝望过来的,那满是期待的目光,她拒绝的话一时间却又说不出口,毕竟现在北尊大帝的身体的确不允许他再过多的操劳,朝中的事情,他的确是无法处理了。

“太好了,千寻答应了,这件事情就不用担心了,皇兄你以后就好好在休息,朝中的事情,不用担心了。”孟冰却是一脸的兴奋。

“皇兄,你就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对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懂,你若是让我去帮千寻处理朝中的事情,肯定是越帮越忙。”只是,还不等北尊大帝的话说完,孟冰便连声说道,一声的害怕,连连摆手。

“皇兄放心,这件事,保在我身上,到时候,千寻若是掉了一根汗毛,我就任由皇兄处置。”孟冰听到北尊大帝这略带沉重的话,脸上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甚至拍着胸前,做出保证。

但是,现在的情形不同了,他生病了,所以,身为女儿的她,自然也为他分担冰结师异界纵横。

所以,她的尊贵是天生,就算那些人的心中还有些没有承认她,但是她的身份明摆在那儿,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丞相大人听到大将军的话后,微愣,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孟千寻,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呀,昨天,她提出好样的要求,本来就十分的不妥,毕竟她既然身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定然要为北尊王朝的着想坏蛋是怎样变成的。

不过,既然不能取消,那么,就由她来完全的掌控这件事情,掌控所有的游戏规则,既做到公正,公平,公开,让所有人都信服,又可以达到她想要的结果重生之快意纵横。

他就不信,这件事情,这个小丫头也能够处理。

若是按明城50万人口来算,这些粮食全部送到百姓手上,一个人可以分到一百来斤粮食,这个冬天应该是可以度过了。

大将军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色微变,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惊愕,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事情的根本。

那些贪官真是太可恶了,这一次,她断然不会让他们有那样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她会一并的把那些贪官都除去。

“随后,本公主会派人再去明城一一的核实,然后再将核实的结果交给本公主,同样有本公主亲自查收,至于核实的册子,本公主也已经准备好了。”孟千寻再次的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微微的扬了一下。

顿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她手中的小册子,暗暗猜测着,她会让人去。

那人侍卫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很快便赶到了皇宫外,看到外面堆的满满的花,似乎比先前更多了一些,不由的微愣,这是谁呀,竟然送这么多的花。

竟然是他送的?

他此刻就这么闯进公主的书房,公主也没有说什么,脸上似乎也没有丝毫的不满,看见,公主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

竟然送花的人都进来了,那么那些花肯定要搬进来了。

“公主,属下就按你的刚刚所说的,把那些花全部都搬进来。”所以,那个侍卫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有些讨好的望向孟千寻,小声的问道。

她刚刚要说的明明是,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免的堵住的宫门,影响了交通的。

他是知道公主刚刚的意思的,公主刚刚肯定是说要把花扔掉的,但是偏偏话没有说话,此刻偏偏又被那个侍卫给误解了。

生他的气?

感情?

本来听说皇上回来了,原本是想着进宫来见皇上,向皇上禀报一下工程的事情,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宫中传出消息,说是皇上生病不能操劳,所以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公主处理海岛农场主。

这古代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女子,他还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这古代的女人身份都是卑微的,就算能够处理一些朝中的事情,也不可能会做的这般的大气,这般的果断。

“我不相信,你骗不了我的。”那怕她说到了这个份上,他却有就不相信,似乎他的心中就是认定了,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所以便认定了,她此刻说的都是反话,只是为了气他的。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能呀?这件事情,除到了最亲的几个人,其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用夜无绝做借口,骗他?

所以,孟千寻此刻真的是不想跟他再说什么。

他的声音中此刻带着几分刻意的气恼,但是却又没有任何的怒意,那样子,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无语。

这些,都跟孟千寻所想的差不多。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隐隐的,下面的大臣似乎有些暗暗的抽了一口气。

“公主这法子倒是不错,既快,又公正,相信绝对不会有人不服或者不满的。”丞相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欣慰,竟然当场称赞道。

更何况,她对他还是了解的,多年的习惯,让他做事处处谨慎小心,大将军只怕是言过其实了。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他去打军队的主意呢?

而且,她不是早就离开北尊王朝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他仍就是那种神采飞扬。

所以,此刻,她的心中最为紧张,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李逸风,等待着他检查的结果。

不是吗?

“皇上,请保住龙体呀。”下面的大臣更是一个个的齐齐跪求,一个个都是一脸的凝重,一脸的担心,这些大臣都是跟随了北尊大帝多年的老臣,一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

而孟千寻突然发现他捂着嘴的手上,竟然的多了几分可怕的颜色。

而现在,北尊大帝的情形看起来,显然十分的严重。

虽然着急,不过她此刻的声音却还是极力的压低了。

“太医说是旧疾,已经用了药。”孟千寻看到她抱着宝儿,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小声的回道,手也快速的伸出,将宝儿抱进了怀里、

而雪太医似乎也微微的愣了一下,神情微动。

“你们这是做什么,千寻既然不愿意,这件事,就一定要取消,是朕的名誉重要,还是朕的女儿重要,都不要说了,这就件就这么定了。”北尊大帝的脸色微沉,却是厉声斥责那些大臣。

孟千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这样的后果,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以前只是懊恼父亲瞒着她下了那样的昭书,心中生气,根本就不想去管那么多,但是此刻,那些大臣当着她的面一一的说出,让她根本就无法逃避。

“皇上,不可以呀,绝对不可以的。”丞相大人却再次向前跪了几步,沉声说道,“皇上这么做,是要毁了自己,毁了北尊王朝吗?臣今天难怕是冒死也定要进谏。”

“臣等今天也定要冒死进谏。”而那些跪在地上的那些大臣们,一个个也都急了,一个个也都跟着喊道。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谁都不要再说了,谁再多说,朕以扰乱朝纲治罪。”北尊大帝的脸色一沉,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脸上也更多了几分严厉。

阻止不了皇上,他便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公主的身上了。

看在孟千寻的眼中,更加的感觉到心痛。

因为,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去承担危险。

他突然明白自己刚刚看到这个小丫头时,为何会莫名有着亲切感,为何会那么情不自禁的走向她,为何会不想拒绝她的一切的要求,只想宠着她,爱着她了,因为她是他的女儿。

“她本来就是本王的女人。”夜无绝听到孟冰的话,脸色微沉,声音中隐隐的带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声说道。

孟冰怔了怔,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她一定都不意外,毕竟她对夜无绝还是有些了解的,这的确是夜无绝的性格。

不过,北尊大帝那声父皇便让众人都明白了原本这就是皇上找回来的女儿。

看皇上这副纵容的样子,对公主真是宠到了极点了,竟然连公主硬闯大殿,一点都不责怪。

“千寻,这件事情,父皇待会自然是要会跟你说清楚的,不如,你先下去休息,父皇下朝后便、、、”北尊大帝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亦仍就如同春风般的轻柔,不见半点的不满。

不过,这一次,皇兄的昭书所说明的条件的确也是太过简单,笼统了,什么叫做,只要年纪适合,只要叫做只要没有娶过妻子,能够一心一意对公主的就行。

那她自己的爹爹怎么办呢?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只希望夜无绝到时候能够顺利的通过他的考验吧。

所以,她觉的,面前的这个人真的跟娘亲给她描述的爹爹的形像很像。

“猜?”夜无绝怔住,猜他的身份,他可是偷入皇宫的,而他跟这个小丫头以前绝对没有见过面,这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猜到他的身份。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是谁,一个看上去已经有两岁多的小丫头,他的脑海中真的没有印象。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夜无绝怔怔的望着宝儿,轻声问道,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预感。

“那我来宝儿一个问题,宝儿能回答我吗?”不跳字。夜无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隐隐的感觉到呼吸似乎一下子变的有些急促,那话语中也带着几分小心。

不过,此刻,水池中那不断的游来游去的鱼儿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点,所以,此刻宝儿的眸子还是望着水中的鱼儿,并没有注意到夜无绝的神情。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过。似乎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牵挂,时时刻刻的牵动着他的心。

有人说了一句不怎么好听,但是却是十分的实际的话。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他的眸子中,似乎漫过几分嗜血的红艳,疯狂而恐怖,这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脑中突然变的一片空白,竟然无法思考了。

“谁敢说,我就灭了谁。”刘公子的双眸猛然的一眯,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狠绝,望向王公子的时,明显的多了几分杀意,那话语更加的狂妄,似乎这天下是他的,谁违背了他,他就杀谁。

话一说完,也不再看王明一眼,便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经过夜无绝的身边时,还冷冷的望了夜无绝一眼。

“是。”这一次,侍卫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迟疑。

“那天我问过白容,白容没有说,而且,就是因为当时白容躲躲闪闪的,我才怀疑的,这几天白容也再没有出现过。”孟千寻微微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

而且若不是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有什么事情会瞒着她呢?

“是,爹爹绝对不会有事。”孟千寻紧紧的将宝儿抱进怀里,心中多了几分感动,突然极为肯定地说道,就连宝儿都相信夜无绝,她也一定要相信,相信他绝对不会有事的。

“到时候再说吧。”北尊大帝却仍就只是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不过,像他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本来就有些让意外。

因为此刻,他是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的,所以,她明显的感觉到那热血,不断的留在她的身上。

“我帮你包扎伤口。”梦千寻知道这个时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止住他的血,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冷霜从背后突然袭击,杀死了几个死士,闪到了他们的面前。护在夜无绝的面前。

跑到河边时,她快速的滑入了水中。

梦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既然他们那边那么大的动静,她这边反而不怕了,她微微的浮出了水面,加快了速度。

那些宫女,太监们也都惊醒了,不过,外面的侍卫到处喊着抓刺客,胆大的还透过窗口悄悄的望着,胆小的便窝在床上,用被蒙头,不敢下来。

躺在地上的惠妃因为猛然的疼痛醒了过来,只是双眸一睁开,便对上皇上那可怕的眸子,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顿时的惊醒了过来。

惠妃越哭越伤心,声音中带着太多的自责,更多了几分可怜。

更何况,惠兰宫那么多的侍卫,难道都是死人吗?梦千寻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够混进去。

更何况现在玉血灵珠不见了,应该就是被梦千寻拿走的,只是找到了梦千寻,在她的身上搜到了玉血灵珠。

而在此刻,皇浦拓却是突然的冲向前去,猛然的挥手,直直地击向夜无绝,怒声吼道,“夜无绝,你这个混蛋,你把千寻怎么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