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48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章:傲世焰

文天晓 64485

裴淼心赶忙扶着身后的塑料椅子站起来,“我是,我是病人的太太,我先生怎么样了?刚才我看见他流了好多血,好多好多血,他怎么会那样?他平常都还是好好的,只是有点感冒发烧而已,怎么会流了那么多的血……”

“桂姐,刚才你不是去过家里。”

繁忙工作了一整天,快到下班时间时,秘书室里突然来了人,说是新的合同已经准备好了,问曲耀阳什么时候有空到“玉奇珠宝”那边,完成所有人事上的接管和财务上的对接。

资深秘书瞪大了眼睛,这还是他们那个凡事工作至上的曲总吗?他是吗?是吗?

“是,可是,裴淼心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你知道耀阳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这些丑闻爆发的起点都是从那天夜里我无意出现在那间酒吧开始的!原先我也只是觉得奇怪,那些男人怎么会像约好了似的全都出现在那里。可是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其实全都是耀阳他安排好的!是他,早就已经查到那些男人的存在,故意在那天夜里将他们约到酒吧里,先打击我的自尊,害我慌张,再一波一波炒起了后来的新闻!”

“你问她做什么?老婆,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

为什么在她最为窘迫难熬的时候,他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动摇她的心?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夏芷柔的,扬手又想打儿子,可心想着刚才,还是只有一把紧紧将他抱住,跟着他一起悄悄哭了起来。

曲婉婉仰头去看楼上的夏芷柔,就见她抱着孩子站在那里,面上的表情阴阳怪气的,当真让人看不透什么。

这男人身上的香味极其好闻,带着点淡淡的西柚香,又像是淡古龙,多种清新诱人的味道交杂缠绕,却又因为他咄咄逼人的眼神和唇角似有若无的轻笑,演变成另外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

曲母一听就呵呵笑了起来,打开车门进步走到裴淼心的车窗跟前,“每次见你都有新的长进,看来你爸妈确实是教育出了一个好女儿啊!你说当初我怎么就看走了眼,同意让你这个祸害嫁给我儿子,让你这么祸害他?”

沈俊豪就这么走了,缩坐在床头的裴淼心自然是听到他们两人在门前的对话,知道是曲耀阳来了,也知道那沈俊豪竟然工作大于天,就这样丢下自己离开了。

他厉声怒吼出来,看着她红肿的唇,好似怎么揩都揩不掉那红,它越红艳,他的心底便越寒,冷到发寒。

裴淼心的肚子有些微疼,微肿的脸颊拍了厚厚的粉,提前坐在茶座里等人出来的时候,微微弯了身。

“好的,谢谢曲太太。”

“是我。”赖欣的声音。

“嗯。”

“我听你店里的人说,淼心那边发生了点事情。”

“可你后来还是背叛了他不是吗?”裴淼心说道。

“我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七年么,不算长,我熬一熬就过去了,我夏芷柔七年后出来仍然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所有当初看不起我给我伤害的人全部都不会好过!对了,还有你的小野种,现在曲家的人可紧张坏了吧!你都没看见耀阳他妈一听说军军不是他们家孩子时的表情,估计现在对他也不闻不问了吧!这一家人一直都是这么现实,现在你可高兴了,他们要把你女儿宠上天了!”

她该知道他现在心底的难受,不管是对她的,还是对臣羽。

裴淼心怒极了挣扎,“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如果这外头要是有人,你、你叫我拿什么脸出去见人?”

也似乎是很多年前的某个夏天,那时候她还在a大里上学,而他受金融系导师的邀约继续到学校里客座讲授,她拼了老命也没能挤过那群金融系的莘莘学子,只得等他讲授完了以后混在人群当中,她便满学校地跑着,只为寻获他的身影。

才红着眼睛挂断电话,手中的电话又大作起来。

疑惑探头去望,一身浅褐色西装的男人正好从里边走了出来。

不管她现在到底有多恨他多怨他都好,只要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芽芽,就算是为了女儿,她这辈子,也休想跟他纠缠得清!

裴淼心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犟的脾气,摇着头道:“不行,你喝了酒就不能开车,酒驾是犯法的,更何况我如果现在让你开车出去,你要真发生了点什么,那就真是害人害己。”

经过二楼回廊的时候,面朝马路的那扇窗正好大大开着,滚滚热气从外面一个劲儿地往里扑,实在是让人不太好受。

“工作。”

裴淼心就差哭笑不得了,“我想你误会了,我真不是他女朋友,而且也跟他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我就是那天刚好在街上遇见他,开车载他一程罢了。”

他说:“以前不常在这遇见你啊!”

“哈!”易琛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看了看周围,再指了指自己,“我下流?我怎么你了,我就下流?我真正下流的时候你见识过么!你知道么!你体验过么!”

她打他他就伸手去抓,强行拉了她进电梯这才冷了脸轻哼,“你不会真以为我拉你上去就是为了‘下流’你吧?你整个人淋得落汤鸡似的,是你自己看见你这模样还能有食欲么?”

夏芷柔还看到一则报纸上刊登了一张当年她上学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她长发飘飘,一身纯白色连身长裙,这本来是当年曲耀阳最爱她的装扮,可是那照片旁边的附注却忒的让她恼火。那附注上写的是“野鸡扮清纯,实则为小三”。

“婉婉!婉婉你在哪里?!”厉声叫唤着的曲母“咚咚咚”奔上楼来,看到拖着小皮箱要走的裴淼心,脸上的表情忽而有些阴晴不定。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问题就是她嫁过给你,而且不只是你,她还嫁过臣羽!当年她要同臣羽结婚的时候,已经闹得咱们家不得安宁,一女怎么能共侍二夫?我们家到底是怎么她了,她要这么对我们!”

他沉默了一下,“如果你想听,其实我可以解释,事实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招了辆出租车,把她往里边塞,“你先回去!”

裴淼心一惊,“你骗了我什么?”

她狠狠咬了几下唇,硬着头皮,“算了,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

曲耀阳觉得他的心在这一刻就跟粉碎了似的。

“我是真的爱你,裴淼心!”一声疾呼过后他用力松开她的双手,仓皇转身。

“我在餐厅门口,车就在路边,你出来。”

咬牙了牙,她说:“曲耀阳,这算什么?你老婆昨天才来让我好看,给我找了那么多的事情,可你现在还要给我打电话,你想干什么?示威还是伸张正义?”

曲母却是怔楞在当场的人,早前她便派人查过尤嘉轩的身世背景,又规劝过曲婉婉多回,可回回都是没用,所以她早不待见了尤嘉轩这个人,更何况见着他出现在自己的地盘,好像全身毛孔都不对。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一家三口一起在大超市里推着东西选购,期间裴淼心又找机会与芽芽说了很多,威逼利诱什么都用上了,就是告诉她小孩子一定不能贪心,做人要适可而止。

夏芷柔好一阵着急,“谁说我不要!你们哪次聚会能够少得了我,我怎么可能会不要!”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走到她跟前,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楞是没有站起来。

那次也是刚刚在病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人就是苏晓。

她点了点头要起身,苏晓盯过她半晌,突然又道:“刚才你昏迷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替你接的。”

“我跟耀阳之间早就断了,从他在我们的婚姻当中不忠开始,从我决定放弃他离开他开始,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了,苏晓,你要信我!”

她在哭,说不清楚这眼泪是憋在心里太久太苦了,还是真的因为怀孕所以情绪不太稳定。

她焦急一声轻唤,说:“算了,你别去。你妈她毕竟是芽芽的奶奶,她想带芽芽出门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做得太过反而会惹得她的不开心,到时候妈妈还要怪我们的不懂事,你别去。”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是曲耀阳。”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他拧了眉,“是不是要那么早?我现在正开车回去,梳洗完再折腾一下时间就差不多了,我那地儿离爷爷奶奶住的地儿远,你让我七点怎么过去?”

他看着她,唇畔的冷笑森然,她沉默不过半晌,还是从冰箱里拿出一颗鸡蛋,随意在碗边一碰,对着小锅掰开后再伸筷子进去搅了搅便算完事。

“李太太你疯了!”夏芷柔一声惊叫,面色早一片惨白。

边扣腕表边从走廊上经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曲婉婉,问问这小丫头何时胆子已经大成了这般,敢公然算计他这位哥哥。

“我无所谓!”嬉皮笑脸的陆离耸了耸肩,“‘陆氏’是我们家老头的家业,你是我兄弟,你给它订单做我真心实意地谢谢你,可你要不愿意给,兄弟也绝对不会勉强!你也知道你兄弟我一向只对搞实验做药材有兴趣,‘陆氏’那些生意经上的东西我没兴趣也不打算去管,你爱咋咋地!”

他记得当时他去看臣羽的时候,那小女人也在病房里头。

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而她则绕到另外一边的床头柜前,将他为了探病而带来的一大束鲜花改插进一只大花瓶里,贤惠又冷漠得好像与他之间根本不曾有过半点交集,他是个突然造访的外人,而她此刻就是这间病房的女主人。

他听查房的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臣羽的状况,又问他的腿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

曲耀阳笑着将她揽得更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了。”

“我、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道你弟弟一向喜欢在外面玩耍,也不着家,他在外面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裴淼心赶忙上前将他拉住,“大叔,大叔别这样,大过年的你对妈大吼大叫的不好。”

夏芷柔娇媚一笑,“医生说,这一胎很好,只要我平时多注意饮食,少吃点上火的东西,这样对我还是对宝宝都好。还有你应该平常多陪我来做产前训练,我健康了孩子才能健康,最重要是咱们一家人的互动,你说好不好?”

这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再是春天,也正是头顶太阳暴晒的时候。

吴曦媛“哦”一声奔上台阶,人还没有走进里边,已教洛佳抓住胳膊道:“哎呀,真是个好男人啊!我也要喝蔬菜汁。”

他的眼神有些受伤,说:“你好歹还是学艺术设计的,说出来的话怎么这样不堪?”

“闹够了吗?”打了人的厉冥皓反而特别得理,“你看这周围聚集了多少人了,如果你还嫌你爸妈在这a市不够丢人,你就给我把这事情再闹大一些,最好闹得全国的报纸都能看见!”

曲婉婉几乎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背过身的当口,他已抓着聂皖瑜扬长而去。

他眸色沉痛,“对不起,是我害你……”

车灯亮起,本就光线有些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小范围被那车灯照亮。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流产?”曲耀阳弯唇笑了起来,一双犀利双眸淡淡瞥过病床上的聂皖瑜,待到后者万分悲痛地躲在聂母怀中并不吭声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道:“这是哪个医生说的?让他过来见我,当着我的面儿说!”

“我只问你一句,医生到底是不是真的说你流产了?”曲耀阳定睛望着床上的聂皖瑜。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是的。若说曲耀阳他个人在商场上究竟是多么铁腕的人,那也是基于他的‘后院’安稳妥当的前提。如果有一天,他的‘后院’失火了,试问在他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我又如何能求他来保住‘玉奇’,保住白家经营了那么多年的事业?”

“我只觉得,咱们从前同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发现你有一颗怎么七窍玲珑的心。”

“刚才你说的那些东西都不错,我也明白你的担心,你想自己守护住这份事业,日后留给思羽。”

裴母说:“淼心啊!你外公一看见思羽就特别喜欢,前段他不是一直病着,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可是没想到他见到思羽就像奇迹般地好过来了似的,每天在家里就抱着思羽哄来哄去。公司里的事情他已不大管了,暂时都交给了你爸爸。可是思羽他却是每天都盯着,他说这孩子灵气,像咱们甄家的人,所以,就当是为了你爸爸现在的稳定,可不可以把思羽再留给我们一阵子?”

“婉婉!”裴淼心赶忙将曲婉婉的话截住。

“行,关于孩子的问题我们仍然有空间跟余地坐下来慢慢谈,暂且并不急于一时。”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想起先前跟裴淼心分开时的情形,压抑了这么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他是从没想过也完全不敢去想在他这一生有限的生命里头还有机会与她再见。

这几年不是没有派过私家侦探去查,甚至就连她父亲母亲所在的曼哈顿他也亲自登门造访。可是裴母娘家的氏族在当地亦是名门望族,而自己与裴淼心走的又是偷偷离婚的路线,若再让这一对父母晓得,指不定她那个患有高血压的父亲气不过,非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裴淼心回身让司机提了东西进门,一盒一盒的东西提进来后往曲母面前一推,“妈,这些是给您的,我跟臣羽的一点心意,主要是近来天气寒冷,您若有空让陈妈把这些东西炖了补补,多注意身体。”

晚饭开始之前,曲家陆陆续续有人回来,除了曲子恒回来打一趟、见过聂皖瑜就闪人,真正的主角曲耀阳却是到最后才进家门。一进来,就被曲母给抓住责备了半天,说:“你好好的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了这半天才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婚礼盛大举行,全城几乎称得上一线的媒体几乎都来了,或拍照或录影,直将这场堪称旷世的婚礼报道得人尽皆知。

胸口有一丝堵,缠缠绵绵的堵,这几日若不是家中琐事和公司里的事情纠缠得他脱不开身,也不会害他几个日夜没有睡好,找人去查了那男人的背景,又自己强迫自己站在一边别去理会,烦闷苦恼焦虑得几个晚上没有睡好。

筷子在一盘芹菜牛肉里一搅,“这是什么?冷的!”

他不高兴,“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吃饭!”

只是可惜,这一切的一切,一旦错过就再不会有了。

……

……

裴淼心被曲市长的话骇得睁大了眼睛,“爸,如果您是想谈工作上的事情,那明天……”

夏芷柔说曲耀阳爱她,还说他娶自己为妻的这几年一直都是委屈和难受着的。

可是曲耀阳压着她的力道极大,双唇吮完了这边的红樱桃又去吮那边。她眼睁睁看着他先前抓握住自己的那只大手顺着平滑的腰线向下,隔着薄薄的小内一把抚向她所有敏感的来源——

她坐在椅子上喝汤,小家伙则赖在曲耀阳的怀里手舞足蹈地跟他说着她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裴淼心镇定了下心神后才报出了个地址,曲耀阳转动方向盘开出去后,芽芽才继续欢欢快快地瞅着曲耀阳问东问西。

“如果我说……自从你几年前离开我以后,我一次都没有碰过她,她怀的这个孩子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信吗?”

“嗯,这话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大相信。当初是我放手让你离开,结果现在不甘心的人却也是我,所以在你心里该有多鄙视我我都是知道的。”

曲耀阳看着她的眼睛,好半天后才突出一句话道:“我曾答应过你,会同她离婚。”

曲耀阳自嘲一笑,凤眸里似一瞬染上极浓的血丝,迅速偏转过头看着一侧的墙壁,只字未提。

曲耀阳被打蒙了,曲婉婉到是清醒着轻叫着拉住曲母,“妈!你为什么要打大哥?”

张太太笑道:“就我们家老二折腾的那点家业,哪里比得过曲太太家的大公子?听说前段‘宏科’又在童南路附近新开了一处楼盘,昨天我还同宣传部的郭太太去看过了。人郭太太看了就直夸,说那房子实在是被‘宏科’修得太漂亮了,整个小区不管是绿化还是设施都完善得不得了,昨天晚上一回去就拾掇她们家老郭把那处房子买了。说是自己的身份地位尴尬,不方便住在那样的地方,但是她儿子不是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吗?正好现在把那房子买了给他,以后结婚就可当婚房用了。”

“够了!”夏芷柔一把甩开他的掣肘,慌忙弯身从自己先前丢在地上的包包里面翻出现金往阿成手里塞,塞了现金仍然不觉得够,她甚至急忙把自己手上的链子以及耳环统统都摘下来塞进他的手里,“这个给你,还有这些都给你!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的总价值是你十年都挣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讹钱么,现在我都给你,拿着这些东西立马滚!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这不自量力!”

……

他记得这个名字,那是跟在臣羽身边至少七年的助理,这些年陪他大大小小去过不少地方,是位得力而又能干的助手。

裴淼心说着,情绪都有些激动起来。“没有。”裴淼心摇了摇头,

前一刻他才要火热的心,这一刻却被她的一句逐客令弄得生生卡在那里。

天了,他都弄不明白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彼此痛苦折磨了这么久,到现在才好不容易又走在一起。她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与他多待一会儿的心?

本来几欲脱口而出的话被生生梗在喉咙里,他狠狠压抑着自己心底的躁动,不想就这样把她给吓着了,他跟她是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的,他一定不能够把她吓着。

曲耀阳吐血的冲动都有了,眼前这种情况,到底谁能来救救他?他又该拿这个脑袋不开化的小女人怎么办啊?

她是憋着笑在拿他开玩笑,他却突然黑臭着脸道:“裴淼心,你是故意的吧?”

“臣羽……”裴淼心细细柔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似乎因着夜半起身,朦朦胧胧还有些睡意,所以说话的时候都娇娇软软的,好似没有多少气力。

裴淼心挣扎,脑袋刚向后一仰,只觉得头皮一紧,他另外一只大手已经扣了上来,死死抵住她的后脑勺,再不给她半分后退的机会。

裴淼心咬唇,“即便你想夺我的权也不急在这一时。”说完了她抓过自己的包包便向大门而去。

“去吧!”他头也没回,赏一个阴沉的背影。

他看着她,“嗯。”

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她的眼泪掉得更凶。

他咬了她的唇,辗转用舌尖抚舔过她唇瓣上的每一丝痕迹。

李卓黑了脸不高兴,“小西姐你是嫌弃我没淼心长得好看吧?我就算没读过什么书也没什么化,可我也不至于没那啥‘润滑剂’!”

裴淼心想要拒绝,严雨西却是弯了唇凑到她的耳边,“别人爱不爱你其实并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你爱你自己就成!”

裴淼心转身,为她拿了店里几只算得上份量又价格不菲的钻戒过来,一一展现在她的跟前。

柜台经理赔笑,“是这样的,夏小姐,像您跟您姐姐曲太太这么尊贵的客人到我们店里来选购东西,一定要我亲自服侍,才好妥善周全……”

“这里没你什么事!你走开,让她过来!”

夏之韵一双杏眼瞪得极圆,就直勾勾盯着站在后面的裴淼心。

那柜台经理劝诫不过,夏芷柔又因着怀孕的关系多少有些不适,还是伸手拉了拉她,“之韵,好了,别在这闹行不行?”

咬了牙,他说:“裴淼心,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教教我,怎么才能这么狠心?”

曲耀阳狠狠捏住方向盘,强压下心头所有的疼与酸,“心心,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这一次行吗?我保证这次一定好好待你,只要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他答非所问,仿佛也只是为了说给自己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