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冰山竹马恋青梅 > 第90章:敝帚千金

帮助这小珺一次,令滕青山那前世的记忆更加深刻,滕青山心情变得有些低沉,他也没闲情逸致游山玩水。而是一路快速前进,当天傍晚,滕青山就赶到了整个扬州最靠近蛮荒的一座小城——南蛮城!

总之,这一战,彻底奠定了滕青山的地位。

这一群歇息的女弟子们吓得一大跳,转身看过去。那位绿衣少女也看过去——

‘神’突破泥丸宫后,要做的就是“意存丹田,神与气和”,这简单的八个字!

“嗯?我前世,便能‘神’突破泥丸宫,修炼这么久,自问境界上,不低于一般先天虚丹强者。以我的‘神’,一个时辰应该能产生‘先天真元’,可为什么……”

“所有百夫长,每一台阶站二人!依次往下站,都站在殿外。”一袭黑『色』劲装的冀鸿大声喝道,跟在人群后面的百夫长们都恭声应命,这次大殿聚集,就连黑甲军百夫长都没资格进大殿,只能在殿外。

在场十一位都统,心底都有些期待。缺统领,当然要从都统中选!

诸葛元洪微微点头,便朗声道:“不过,今天是青山接任第一统领!不宜挑战……锋儿,你先退下!今天青山先接下战甲。待得九月二十八那天。另外三位统领,但有不服的,尽可以挑战青山!谁最终获胜,为第一统领!”

……

至于自己?

……

“当然是从赤鳞兽老巢偷出来的。”滕青山无奈说道,“你可不知道,那赤鳞兽都蜕变了,全身变得赤红,实力太强了。如果不是我逃的快,窜进一个低矮隧道里,就被那赤鳞兽给杀掉了。”

“小雨,这三个多月,想哥了么?”滕青山笑着『摸』『摸』青雨的脑袋。

赤鳞兽悄无声息地靠近,当距离滕青山十丈时!它的瞳孔瞬间收缩——

轮回枪,一枪连一枪,快似闪电,每一枪都势大力沉,蕴含着可怕巨力!而且,每一枪都蕴含惊人的漩涡力道,当生生不息的枪法连接起来,即使是厉害如赤鳞兽,也感到它庞大的身躯陷入在一个无形的大漩涡中!

“这妖兽,一次蜕变,力量竟然增加这么多!”滕青山也震惊的很。

“一眨眼,出来都过三个月了。”滕青山独自一人行进在火焰山上唏嘘不已,六月初自己护送货物去楚郡,耗费近二十天。又在这火焰山呆了两个月多点,离开江宁时,还是六月酷暑,现在天气已经凉了。

“传说中,刚吃‘黑火灵根’,不是增加一万斤力气吗?”滕青山心中略微一思考,回忆刚才吃下黑火灵根感觉,“嗯,对,就好像前世练铁砂掌一样,在练的过程中,擦拭一些『药』酒,才能吸收『药』效。如果平常人也不练拳脚,擦拭『药』酒只是浪费!”

“没事。”滕青山摇头。

尸体狠狠摔在下方沙石地面上,鲜血四溅。

前世滕青山当杀手,易容伪装也学过。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呼!呼!呼!……

“青山!”滕青虎急切喊道。

青湖岛人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

“难道是暗金神铁的内甲?”滕青山看得暗惊,这暗金神铁,绝对不比‘万年寒铁’差。虽然暗劲寒铁在锋利上,比紫光寒铁略差,可在柔韧『性』上更胜一筹。更加适合于制造防御战甲。

“上!”冀鸿猛地一声低喝。

“什么!”在滕青山的轮回枪枪杆砸下的一瞬间,那光头壮汉脸『色』大变!

逍遥宫有二人——黑、白二位长老。

一窜过青湖岛的阻碍,那银发老者就好像鱼儿入海,灵活迅疾地飞窜离去。

这个时候,各方人马也都一一离去,偶尔也有人和冀鸿打声招呼。

艺高人胆大!雷神刀‘吴越’竟然胆敢在诸多高手眼皮底下,夺那黑火灵果!

所有人傻眼了!

“热也没办法,忍着点。”滕青山笑道,“黑火灵果那天成熟,咱们这罪就熬到头了。”

为了看戏,受这么大的罪,不值得。

冀鸿的确抱着出去后,就泄『露』消息的想法。

“统领大人!”滕青山也急切喊道,一副气急的样子。滕青山只是十七岁青年,十七岁,正是火气十足的年纪,再沉稳的年轻人,这时候忍不住怒火也正常。

“乌岱。”古世友看向乌岱。

“三岔口!”青湖岛三人站在三岔口,看着前方两条道,不知道往哪边追了。

不过……

峡谷周围这一代现在没有人,峡谷这里本身就比较隐秘,即使有人来搜索,也是极少数人。那些人搜索没发现,一般就不会再搜索了。

越加的浓郁!

峡谷中虽然算热,可还不算离谱,现在已经有些夸张了。

三人接连跃出裂缝,朝洞口走去。

“蓬!”

“跟我走!”滕青山一声令下,立即朝当初那峡谷赶去。

魏苍龙低头看了看冯无血,关心道:“无血,天下间高手众多,输了一次不必在意,下一次再赢回来就是!”

这便是入微!

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毒蛇出洞,猛地窜出,在和重剑碰触的一瞬间,滕青山手中的力量瞬间爆发,轮回枪枪杆陡然略微弯曲,而后滕青山手中力道在一瞬间再次改变,迥然相反的力量,令轮回枪枪头积蓄能量在上一个台阶。

“锵!”

“是啊,王老哥,你好歹也是咱们范巫城的有数高手啊。”旁边也有人挤兑道。

“看,那是归元宗的人马!那领头的就是四大统领之一的冀鸿!”

“没时间。”滕青山冷漠道,“我们走!”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不管是击败孟田,还是杀死孟田。

“这黑火灵根,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肯定拥有很神奇的能量。吃了黑火灵根,这股能量融入平常人身体,就能一下子让平常人拥有万斤巨力!”滕青山是内家拳强者,他很清楚。

“吃了黑火灵根,就让人一下子拥有万斤巨力!这黑火灵果蕴含的神奇能量,的确是大大加强了人体潜能!现在我的身体潜能已经无法再挖掘,如果吃了这黑火灵根!”滕青山真的期待了。

身体力量已经很久无法提升了,黑火灵根,是滕青山身体再强化的希望。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四岁孩子,怎么会还记得他?而且现在还一眼认出来?

这大厅里,除了冀鸿、关绿、滕青山三人外,只有百夫长、亲卫队的伍长们,核心弟子中一些地位高的,一共八人坐着,其他人都站在边上。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冀鸿却笑道:“青山,关绿她可是咱们归元宗年轻一代有数的高手,修炼的可是地级秘典《玄冰剑典》,实力比诸葛云、岳松,都要强上一筹,你就和她切磋切磋吧。而且,我也想看看你的枪法如何呢?”

“关统领,可有三十岁?”滕青山突兀问道。

“也好。”朱崇石也拱手道,“我就不挽留了,青山兄弟,一路保重!”

“没实力,还来找那黑『色』怪物,真是找死。昨天看到黑『色』怪物的,可是一个二流武者。连二流武者,都看不清怪物移动,单单那速度,就够可怕了。”段侯感叹道,“不过秦狼兄,看气度,就像个高手。”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哈哈……青山,他必定能名列《潜龙榜》。”诸葛元洪爽声笑道,“至于是否能名列《地榜》,难说……因为想要名列《地榜》,万象门审核也是非常苛刻。青山是否靠自己夺得对方兵器,也难说。因为没人看到!”

一个先天强者,对一个宗派的意义,那无需多说。

可滕青山也算身世清白,这样的绝世天才,不培养,难得让其他宗派抢夺走?

清脆的声响,那密集鳞片上溅起了一些火星,那黑『色』庞大的影子朝旁边的巷子里一钻,便消失在段侯视野内。

“怪物在这!”

直接杀死就是!

这头妖兽那隐隐有着暗红光芒的冰冷双眸,偶尔扫视下方峡谷一眼。

轻功——天涯行!

……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呼!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嗤嗤~~”

人凭空没了?

不管是高手杀人,还是野狼豹子吃人等,不可能没点声响,甚至于一点血迹都没有。

体质越好,就越难中毒。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呼!”

……

轰隆隆~~~

……

至于官道边上,那是农田,田地泥泞的很,人一脚踩进去都要陷进去。不管是战马,还是货车,一旦进去将很难前进。马贼们成千上万人涌上来,那将无处可逃。

“哈哈……我是非常讲规矩的!只要你们将所有的货物,还有金银都留下来!我放你们活命。”那大当家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

黑甲军军士们都羡慕的很,不过他们也没想过分银子。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那短衫汉子连恭维笑道:“有孟老出马,肯定马到功成。不过孟老,这徐阳郡盛传,朱九爷他请的黑甲军人马中那位都统,是个厉害高手!”

如果翻开近期的《地榜》,就会知晓,这孟田,乃是《地榜》排名第六十一的强者!

滕青山一伸手,张开五指。

不惩罚,不足以震慑其他马贼!让他们恐惧,才行!

这份手段,就连朱崇石本人都心生敬意。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恐怕就是谁有,都舍不得拿出来。

好宝贝!

不过,无论是都统,还是统领,都是黑甲军的!

第二天晨练。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好啊。”青雨连点头,“我哥他根本没时间陪我去玩。”

说话间,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已经到了黑甲军军营的北门口。

“这也是我家老爷的一些人手,哪比得上黑甲军!”这老者笑道,“老朽吴潭!我家老爷在那边!”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青山。”滕青虎骑在旁边,“哈哈,让你穿重甲,你不穿,看,现在被淋湿了吧。”滕青虎等人全身套着重甲,就脸和手是『露』在外面的。颈部内部还有着护脖,刚好将雨水完全阻挡,无法淋湿他们。

……

“大当家!这次可绝对是笔大买卖啊!得要大当家你拍板!”那精瘦独眼汉子眼睛放光,“那商队,还请了归元宗黑甲军的人保护货物呢!”

一个大家族,肯定只有一个儿子继承家主位置,一旦继承家主位置,那几乎拥有绝大多数财产。

“这一趟,可得好好看看天下间的高手实力了。”滕青山心中期待,在归元宗内他不好打杀,可在外面,他就是首领。到时候爆发真正实力和些高手厮杀,隐瞒身边这几个人并不难。

虽然战马身披重甲,可依旧不可能全部保护住。

……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接着。”滕青山从怀里取出一本书籍,扔过去。

“认真点,可别成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传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说道。

“兰姐,青山他回来啦!”

“外公,爹……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滕青山有些吃惊,自己当都统的事情,连滕家庄都知道了?

李二说道:“我家老爷,他就住在江宁郡城!姓蓝,名山虎!”

“年底前应该能回来一趟,住上两三天。”滕青山说道,在黑甲军当值,是不能轻易离开的。唯有高层军官,才能有短暂的假期。地位越高,假期越长。而都统想要暂时回家探亲几日,还需要经过统领大人那一关。

“娘,急什么,我才十四。再过几年成亲也没事啊。”青雨连反驳道,忽然青雨眼睛一亮看着滕青山,“哥,你去江宁郡城,我能不能和你一道去啊。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去过江宁郡城呢。”

“滕青山。”冀鸿看向滕青山。

“规矩不能坏!”滕青山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我营的五十名伍长,开始比试,最终获胜的那位,就是百夫长!”

草『药』味弥漫的屋内,冀鸿站在那,如同一杆标枪般笔直。

白崎嘴巴动动,不吭声了。

白崎咬咬牙,想说什么,却没说。

“哼,别那副死了爹娘的臭样子!”冀鸿目光凌厉,“就是当代,我问你,如今《地榜》排名第三的,是谁?”

可仅仅片刻,他就感到泄气了,心中暗道:“暗器之术,浩瀚无尽。连唐先生,那般天赋,都耗费三十年。我,我……我行吗?”

冀鸿猛地转身,看向他:“我问你,这紫金被偷盗出去已经一天,你现在,有没有查出,这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出去的?”

随后……

董延却是状若疯狂,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