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冰山竹马恋青梅 > 第75章:因利乘便

李天宇和顾春来打打闹闹的坐上了位置,两人根本没有读书的意思,一直讲话不停

周小云本以为要大费口舌才能让父母点头还想着让大宝在旁边帮帮腔,没想到父母这么爽快的就同意了,一时还有些不大适应

周国强已经把自行车推了出来,示意周小云坐到车上面。

周小云特地去买了顶凉帽带上,这大热天的在太阳底下待两个小时还真不是人受的罪,那个热啊!

周小云和?两人在周芳家过的挺舒心,吴有德整天不在家,吴磊爱派出去玩,家里老的少的都是女的。周芳和母亲成日里坐一起说话,不知道母女之间怎么有这么多话要说。

刘璐拉着周小云去看跳远比赛,听说本校有初二年级的同学参加了这项比赛,非要去凑个热闹不可。

周小霞兴奋不已:“大丫,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听了保证高兴。”

我也这么做了!我真庆幸自己及时赶到,我不敢想象我再迟来一刻会是什么样子。

是的,我终于明白这种想见一个人想和一个人说话想让一个人开心的感觉就是喜欢。

钟立威暂时还没好意思到陈欣然身边去,一直缠着杨帆和李天宇说话,三个男生自然而然的成了一党。

方文一下主意到了周小云用手帕按着手心,洁白的手帕被血浸透冒出来,看着很刺目惊心。他皱起了眉头:“你的手心怎么流血了?”

家人才是永恒的依靠啊!

所以,这加强班里的学生若不是成绩特别好的,那就一定是关系户。总之,老师们接手加强班即是荣誉也是件头痛的事情。年过的似乎特别快,犯过这个年头人人又都长了一岁了。

周小云仍然没改掉自己爱到池塘边吹口琴的习惯,她估计自己要是在家里把口琴拿出来吹又要引来父母诸多的疑问。再加上捣蛋的大宝好奇的小宝爱凑热闹的二丫,想想都会是怎么样鸡飞狗跳的场景。

周小云怪起李天宇来:“都是你不好,害的我被她俩笑话。”

李天宇真想手舞足蹈一下来表达自己兴奋地心情。

她的手轻轻的抚过手链,冰凉的水晶触摸起来有种难以形容的触感。

这一考虑就是两三天,殷校长见人选迟迟没定下来也开始着急了。催促着肖军和叶兰动作快一些,这以后还得上报材料交过去的。

好不同一挨到考试的那一天,周小云总算轻松不少。想到痛苦的补习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结束周小云别提有多开心了。

周小云笑骂了一声“肉麻”,然后让李天宇把自己的包放在床铺上。

宋明丽有些失望,从此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了。

相差了十分,这哪能谈得上多大的差距啊

我忽然听到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周小云。

第一次月考后,我颓废的不得了。

大宝被说的不好意思起来,伸出去的筷子一慢,看好的那块鸡肉微被手快的小宝快夹走了。

一时间,一堆孩子为抓那只活泼乱跳的公鸡东奔西跑,等好不容易公鸡跑累了被逮着的时候,个个都喘的说不出话来。

周小云一眼就看到了刘璐也在篮球架旁边,跑过去和刘璐聊起天来。

。油条才两毛一根又大又香,包子才三毛钱一个肉馅还挺多。哪里还用去费事做什么早饭啊!

总算有自己的私人房间了,以后做什么事情方便多了。

周小云不理李天宇在那儿唉声叹气的,心想前生吃够了早早结婚的苦。这辈子嘛,我要好好的过一过单身生活。谈谈恋爱约约会,结婚嘛,暂时免谈!

问为什么?这个问题提的好。周小云有一肚子的苦水要朝外倒。

说完,小宝还叹气摇头,一副痛心疾的样子,气的大宝咬牙切齿

于佳眼睛都快转不开了:“朵朵,你这手机一定很贵吧,谁买给你的?”

于佳拿到钱朵朵的手机后简直是爱不释手。

周小云心想这粉扑的未免太厚了,不过,既然廖青青喜欢还是别说了。别到时候又引火烧身让廖青青误以为自己炫耀皮肤好不用擦粉。?进手术室整整四个小时,手术才结束。()

沈华凤听到妯娌俩互相在那客气心里很是不舒服。

李天宇酣睡的脸在阳光下分外的俊朗好看,周小云看了会儿,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的脸上缓缓滑动。

周小云无言的接过了药,吃了药。

周小云轻手轻脚的走出宿舍楼,准备先去食堂吃早饭。

刘璐笑笑:“你们快别收拾了,把我当客人干嘛,都让我不好意思。男孩子的房间脏点怕什么,没事的。”

刘璐见到墙上贴的毛笔字很是感兴趣,对毛笔字赞口不绝。等周小云介绍说这是哥哥大宝的杰作的时候,刘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周志梁,你太厉害了,这毛笔字写的可真漂亮啊!”

二丫得意的展示起自己的心爱收藏:漂亮的贴画纸、皮筋、头花、小玩意等等。都是些小女孩喜欢的东西。二丫的选择标准很简单,但凡是彩色的带亮片的有玻璃珠的都是漂亮的。

周小云翻了个白眼,原来还是贼心不死啊!

郑浩然两门考完后,忐忑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赵玉珍有时会吩咐大宝和妹妹一起去,大宝对舅舅家的热情远远不如周小云,去了两次就不肯陪周小云去了。

下面一万字的抱怨自动省略。

一来二去的,天真可爱的吴梅和活泼爱玩的王晶晶也成了好朋友。至此,铁三角的友情初步成型。

好在吴梅是个多话的王晶晶是个健谈的,两人经常说的你来我往热闹非凡,周小云正好充当了称职的最佳听众以及两人发生矛盾时的苦命和事佬。

我家小云?

路丽雅端着白酒过来:“小云,我敬你一杯

人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其实初开的少男情怀何尝不是如诗如画呢!

学生们站起来三三两两的走出了教室。

几个人站一起说了半天才各自散去。

周小云知道这是很委婉的让她走的意思,她笑了笑又站起来继续往前逛。

王晶晶逐渐沉默起来,往日叽叽喳喳咋咋呼呼的王晶晶忽然懒洋洋的做什么都没精打采的还真是让周小云很不习惯。

王晶晶的脑海里掠过一幕幕和周小云相处的情景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两人就同桌,无话不说的两人是多么要好啊!初中时周小云念了英明中学,而自己却考进了启明中学。那时的自己拼命用功把周小云当做自己的榜样,终于在高中时如愿以偿也考进了英明高中。分科时两人又成了同班同学,还是前后位。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开心啊!

周小云看王晶晶

王晶晶心一横,把手从周小云温暖的手中抽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出了教室。

周小云见到了久违的方文超很兴奋,都快两月没见了真是想念啊。(网站

叶兰当然很喜欢周小云,估计没有老师会不喜欢这个沉着稳重文静睿智的女孩子。稳扎稳打认真努力脚踏实地,永远不用担心她会有失手的时候。这样的学生多来几个才好呢!

周小云背地里好奇的问大宝:“哥哥,这么大的事你之前怎么从来都没透点风声出来啊!”

周小云想了想,要是回乡下确实太远了,到刘璐家确实是个好主意。

小宝倒是一口一个“刘璐姐”,让刘璐自然了不少。

方文明显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我不是特地让你和王晶晶还坐一位置吗?这可不是理由,你心里有什么话别闷着了,再不说实话老师可生气了。”

向来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方文板起了脸,周小云心里还真是怕的慌,吐露了一部分实话:“方老师,我实话告诉您。我觉得后面坐的两个同学太爱说话了,有时候上课都在小声讲话,非常打扰我听课。您看,能不能把我调开换个位置?”

周芳和吴有德低语了一句慷慨的说可以拿出三千来。

周小云立刻心中有数了,看样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追求者了,看来这个叫郭瑞的还挺殷勤啊,居然追到医务室来陪刘璐挂水,用心可谓良苦。()

到了半路上,路经一个公园。

今天是周末,不少人带着孩子出来到公园里游玩踏青,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小店里卖的是五彩的很漂亮,买不起的男孩就自己找个木块用小刀削一个。

小云对周志远的印象一直很好,周志远嘴甜爱喊人说话有礼貌充分显示出良好的家教。

宋明丽一边夹菜给周小云一边对着大宝说:“大宝,多吃点排骨。”

周国强有些不好意思,瞧这一桌上大人们固然都清吃慢喝的就是周志远和周小云吃饭也很文雅,大宝在里面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大宝,你吃饭慢一点,没人跟你抢!”

周小云在一旁听着大人们的对话一直没机会插嘴,不过也没有她插嘴的余地就是了。

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小吃店,专卖鸭血粉丝,算是当地最出名的小吃了

狂吃了一顿之后,好多男生开始窜酒席喝酒。

谁能愿意过两地分居的日子?

还好,还好,没有一口拒绝,总算有缓冲的余地

不想要惊天动地的爱情,不想要波澜起伏的爱情,不想要饱经考验的爱情,不想要第三者环绕的爱情。

只愿一个小小的能容下两个人的属于我们的角落,让我们幸福的手牵手慢慢走下去……!~!坐上回家的长途汽车时,周小云才算歇了下来。

考古终于结束了,了结了一大桩心事。分数暂时还出不来,等过几个月就能知道自己是否考上了。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周小云见了有自己爱吃的菜,就让赵玉珍盛一些到小碗里,一个人没争没抢的比在大桌上吃可舒服多啦!

周小云其实也挺想念李天宇的,不过,在电话里不好意思说这种话因为宿舍里还有其他的人在。

理由是怕她奔波劳碌太辛苦。这星期六日还好说,晚上来来去去的他怎么能放心?

算一下,大四若能考上研究生再念上三年毕业时也不过二十四岁。

“要不,咱们过去搭讪一下?”

周小云点点头,看来这儿的生活消费比自己家乡那个小县城要高的多呢!

新生活,即将开始了吗?

总之,五味杂陈,什么感觉都有。

的身上有种少见的英姿飒爽,简单通俗的来说,就是像个假小子,呵呵!

两人站在宿舍楼外面,煞是惹眼。

李天宇和周小云在校园里转悠到八点半,周小云催促道:“你还是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以后要来还是趁周末再来吧!”

老师们进班级的时间越来越长,下课休息的时间越来越短,试卷越来越多,作业堆积如山,桌子上高高的书把学生们的脸挡的就剩下半张。

周小云挺喜欢琼瑶细腻的文笔,故事千篇一律统统以催人泪下为主没什么可说的,但是里面的精彩词句绝不在少数。尤其是一些小诗非常优美感人。

王晶晶回家和父母说了几次,被父母否决了。

叶兰也从青春期走过,对学生们的躁动不安当然很清楚。老师在这时候说的再多也是白搭,好多男生女生地下活动屡禁不止。

周小云把大宝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找个机会抵了抵大宝:“嗨,含蓄点!”瞧那双眼直勾勾的,也不怕把人家刘璐给吓着。

再过两年,我的妹妹也出生了。我不喜欢那个动不动就哭的小女孩,所以我开始常跑出去玩。

我怎么厚着脸皮和她说话她都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