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冰山竹马恋青梅 > 第44章:三缄其口

“呜呜……”少女哭了许久,哭声渐渐停下了。

滕青山看了她一眼:“报仇?仇人是谁?”

“师傅,我研究《烈火枪诀》,创出《烈火五式》,如今,在研究将《烈火五式》融合为一,化为单单一招枪法!弟子认为,这一招,使用炽热特『性』先天真元施展,威力更大。”滕青山说道。

整个校场,仿佛沸腾了,此起彼伏地嘶喊声仿佛飓风一样席卷整个校场。而擂台,就是飓风海啸的中心。一袭青石『色』劲装的滕青山,手持一杆银灰『色』的轮回枪。而一袭黑『色』劲装的臧锋,也握着神兵。

滕青山瞳孔一缩!手臂中瞬间传递出惊人的力道,轮回枪动了!

滕青山看着开心的青雨,心底也明白,那些女弟子嫉妒青雨,瞧不起青雨。却不敢瞧不起青姑娘!因为青姑娘是宗主的女儿,青雨只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实力,还没得到真正承认!如果自己,被公认为年轻一代最强!甚至于,自己成为先天强者!

六天内,内劲没变化!不过间或着修炼《虎形通神术》,却令滕青山身体力量以恒定速度缓缓提升着。

清晨,天蒙蒙亮,整个黑甲军军营大多数人都依旧还睡着觉没起床。而滕青山住处便喧闹起来。

……

诸葛元洪见滕青山这么心急,不由笑起来,“好,今天我就跟你略微说说!这天下间先天高手极为稀少,千万人中,都难出现一个!而后天巅峰高手却是成千上万,由此你能明白,后天踏入先天之艰难!”

滕青山点头。

那薄薄的鳞甲全加起来,大概才两千多斤重!

滕青山眉头一皱。

“就凭借那一刺!刚才那一刺,竟然无声无息,速度快到极致。单单速度快,我可以怀疑师傅使用了更多的先天真元。可是,无声无息,没有丝毫破风声,这一点,宗主便可以当我师傅!”滕青山真的被折服了。

扛着那卷成一大团的鳞甲,滕青山迅速地攀爬在大裂缝中,很快就窜到了洞『穴』口。

“嗯?好硬!”这黑火灵根外皮很硬,一咬破,里面的肉质却很嫩,入口即化,一股炽热的力量瞬间涌入喉咙中,滕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咬两口,而后连根须一口嚼碎,吞下了肚。

“咦?”滕青山遥看前方一只队伍,密密麻麻正是归元宗的人,“关统领,你怎么在这?”滕青山身体一窜,就飞过去。

“蓬!”

“好玄妙的枪法,连使用先天真元,都达到‘入微’境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不过,他死在我手上!”司马庆暗赞一声,右手却玄妙地变拍为抓,五指巧妙地仿佛抚琴一样,抚过滕青山的枪杆。

一个小城内都无法排第一的武者,实力可想而知。按道理,最多算是不错的一流武者。

可毕竟二人都是《地榜》高手,而且还是在狭窄空间内。

逍遥宫有二人——黑、白二位长老。

“老白!”那黑长老和白长老眼神交流一下,就明白彼此想法。他们知道,此刻在黑『色』石头上的六人,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就是归元宗一方。因为归元宗一方也有两大高手。他们也是两个。

至于另外二人,都是独行的。

一寸长一寸强,不过,在地方狭小,彼此靠的近。那使用长兵器就有些吃亏。许多人在空间小、人密集的地方,枪法威力会下降。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这些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

“高手!绝对的高手,比孟田强多了。”滕青山大吃一惊,随即心底反而兴奋起来,滕青山大笑着,同时整个人闪电般一个旋身,轮回枪划过一道圆弧,带着肉眼可见的气劲直接砸向银发老者脑袋。

“杀啊!”后面有武者喊。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好轻功!”古世友赞道。

……

虽然说岩浆湖边上,足有数十丈。

单单岩浆河道的旁边路道,延续下两三百丈远。这还是大量武者住在隧道里的缘故。

“咻!”“轰!”“噗!”……

“啊!!!”

双方彼此相距大概五十丈!

按照滕青山前世学的知识,这岩浆层一般在地底上万米深,当然,还是有一些特殊区域,在较为浅处就出现岩浆。不过,这是九州大地,是否能够用前世地球常识套用,也难说。滕青山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中一闪而逝。

片刻,赤鳞兽停在了一处。

滕青山环视一下周围。

随即滕青山左手一抓精瘦汉子的衣服,直接一跃而起,便是七八丈高,右手随意地抓了一下凸起的岩石块,再度借力飞起,而后又用脚点了一次,便直接飞到了那洞『穴』处,掀开藤曼,便进入洞『穴』中。

滕青山将藤曼再度放好,遮盖住洞『穴』口。

滕青山点头道:“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刚刚发现黑火灵果生长的所在地。那地方,的确是炽热的很。”岩浆流所在处,当然热的要命。

“哈哈,青山,这次你做的好!”冀鸿高兴地一拍滕青山肩膀,“只要解决那个逃掉的人,那这消息就咱们归元宗知道!到时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就是咱们的掌中之物!”

她不懂,为何,滕青山总能立功劳。

“黑火灵根!”滕青山对那黑火灵根,是很渴望的。那是他强化身体的机会。

呼!呼!呼!

“我,华赤柱!”中年汉子笑道,这一句话说的特别大声,周围武者们顿时议论声一边,提到这‘华赤柱’。能让古世友直接认输,这‘华赤柱’实力毫无疑问。看来《地榜》上又要多一个高手了。

司马峰本身移动速度不算快,只见滕青山脚下灵活,围着司马峰肆意地施展着枪法。滕青山的‘火中取栗’就好像一条毒蛇咬人,而‘火上浇油’那会瞬间爆发威力的枪头,就是一头毒龙。

阴柔、狂猛两股意境,可以瞬间交替。

年仅十七岁,却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周围人笑声一片。

三人相视一眼,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连落荒而逃。

“好快,很可怕的刀。”滕青山有些震惊。

黄鬃马虽然是廉价马,可一天也能跑个三四百里。从桦城赶到火焰山靠近火焰山的山脚处,耗费了两个多时辰。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滕青山一回客栈,就立即召杜洪和滕青虎。

铁衣门老巢就在楚郡,占据地利,而且高手如云。

“宗主!”

“关统领,明天一早就出发了,还是早些歇息。”滕青山转头看向冀鸿。

立即有名店小二跑过来:“客官,有什么事?啊,客官前天晚上,就在这么客栈住的啊,还是小的招待的呢。”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一间堂屋内,朱崇石坐在主位上,酒意已经散去不少。

朱崇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你们俩了,这一路上,货物没损失吧?”

段侯连催促道:“秦狼兄,在屋顶最容易看到那怪物,我先去找一个好地方了,先走一步。”说着,段侯脚下一点,仿佛一片鸿『毛』,轻飘飘的却很是迅疾,直接到了屋顶,而后几闪一下,也消失了。

“那怪物是什么东西?比野牛都还要壮,那密集的鳞片,我砍了一刀,反而将我手掌震疼了。”

那几名武者顿时脸『色』涨红,彼此相视一眼,没敢再出声。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滕青山在一旁,心中疑『惑』,追问道:“段兄,你说赤鳞兽,是什么?”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地榜》六十一位!”一群人赞叹了起来。

……

他却不知道。

唯一会有破绽的一招,就是毒龙钻!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我们来的那条路上,大概几里外有一个庄子。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我发现,哭的挺凄惨的?”滕青山询问道,顿时周围黑甲军军士们也看着小二,想要知道答案。

“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每天都丢一个人!这要说是旁边的火焰山上有狼下来吃人,可也得有尸骨,有血迹啊。最起码人死了,得惨叫一声吧。可没人看到,没人听到。人就凭空没了。大金庄的族人,当然害怕恐惧!最要命的是,半月前开始,每天凭空消失两个人!”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

“好身手!”一声大喝。

一道身影从一间屋子内窜了出来,宛如一道闪电,可怕的速度甚至于引起一阵狂风,紧接着便是一道耀眼的血红『色』刀光。

“这位好汉,这货物给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声笑道,“这样,我奉上十万两白银!好汉你放我们带着货物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毕竟一旦厮杀起来,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现在好汉你们一人不死,就得十万两白银,不更好?”

其实……

枪法——混元一气!

今天周围可是有整整五千马贼,而且马贼们一个个嗜酒,怎么可能不外传出去?

徐阳郡范巫城第一帮派‘巫山帮’五千马贼抢劫不成,反被打劫了价值上百万两银子宝贝。这个消息,仿佛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徐阳郡各城各大势力!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甩甩头,努力将这份前世爱恋深藏在心底最深处。滕青山刻意地让自己忘却这一切,毕竟这是自己的新生。只是偶尔会有触动联想到。

“有这货物,那十年期满,我夺得家主之位,最起码有九成把握!”朱崇石自信一笑。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那中年人冷漠道,从头到尾,这中年人都是盯着手中长刀,根本没看短衫汉子一眼。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只是因为内劲浑厚,善于养生,才能保持如此容貌。

五十万两,是很大一笔数目。可大当家不敢有丝毫迟疑。

“我的饮血刀!是我耗费了十余万两银子,才打造而成的。”大当家连将自己的战刀『插』入刀鞘,也放在地上。

“那大群的马贼,都伤不了大人一星半点。都统大人刚才舞着那杆长枪,就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啊。那些马贼全都撞飞起来。”

“嗯!”那男童连点头。

“谁,谁还有宝贝?值钱的好宝贝?谁有!”大当家对四周咆哮道。

透过北门,滕青山已经看到北门外一车车货物,乍一看有不少,单单看到的就有八车了。

黑甲军,在江宁郡可以横着行。

“哈哈,这位财神,他经商上的天赋,历史上,怕也没几人能与其相比。可拥有无尽钱财,他也有无奈啊!”诸葛元洪笑道,“他有十六个儿子!女儿就罢了,嫁到外面去。贴些嫁妆就行了。可儿子就难办了,他这个做老子的聪明绝顶,十六个儿子,个个都很了得。朱童那无尽财产,怎么分?各个都想争做朱家的家主!”

许久……

“老爷,按照地图上写的,前面五里地,就是血石坡!血石坡坡上和坡下,相差近两丈,这么大的坡路。如果在坡下躲藏着大群马贼,咱们是根本看不到的!这里可是马贼们经常埋伏的地方。咱们可得小心。”吴老提醒道。

旁边的一名护卫笑道:“吴老,你别担心,这个地方大家都知道马贼经常埋伏,有准备了。即使有马贼打咱们主意,也不会选那地方吧。”

“用人埋?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大当家喝斥道,“记住,要学会用脑子!”这位大当家,认定自己的计划绝对没一点问题。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滕青山板着脸:“看你这样子,你忘记了,六月份,可就是又一次招收新人。到时候黑甲军会决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让这最弱的八名百夫长去和新来的一流武者,争斗百夫长之位。”

“是不好惹,这小子,当初十二岁,就敢毒杀一富商全家,连护卫都没留,手段贼很。我刚刚得到消息,那董延,跑到徐阳郡了!还加入了徐阳郡一个大帮派。”桂庆说道,“我有感觉……这个董延,你看着,十年之后,必定是我扬州一个风云人物!

清晨,在另外一营人马都统和华丰城城主目送下,滕青山带领麾下五百名黑甲军,骑着战马,浩浩『荡』『荡』离开了铁连山,向江宁郡进发!

来的时候,滕青山是百夫长,滕青虎是伍长。

而回去的时候,滕青山是都统,滕青虎是百夫长,人生之际遇,就是这么奇妙。

顿时滕家庄练武场上的众多族人们,立即朝大门处涌了过去。

当袁兰、青雨母女冲到练武场的时候,已经遥遥看到,那穿着赤铁重甲的滕青山,滕青山一转头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嗯,我好想哥哥。”青雨仰头看着她的哥哥,她从小就是在滕青山宠爱下长大,这突然和滕青山有近半年没见面,她真的不习惯。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从今天起,我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的都统,为……”

滕青山他们几人,遥看那十几骑消失在官道尽头,扬起一片灰尘。

“咱们没恭喜青山当都统呢。”田单说道,话音一落——

“当统领好!现在四位统领都是核心弟子,这规矩也得改改了。”万凡祥唯恐天下不『乱』。

“规矩不能坏!”滕青山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我营的五十名伍长,开始比试,最终获胜的那位,就是百夫长!”

这五招,威力比之白崎的《朝阳九枪》都要更胜一筹。

“还嘴硬!”冀鸿脸『色』一冷,“如果是为宗内,你何必一路跟踪那个苦工。直接在山上,在那胡童搜人的时候,你直接命人将那个苦工搜身,不就成了?还需要一路尾随,到山下再动手?你一声令下,五百黑甲军!别说那三四个一流武者,就是一百个一流武者,面对五百黑甲军冲杀,都要溃逃!”

“哼,别那副死了爹娘的臭样子!”冀鸿目光凌厉,“就是当代,我问你,如今《地榜》排名第三的,是谁?”

白崎低下头去。

“统领大人,胡童早晨事发,就悄然离开了。”田单开口道。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白崎脸『色』一变:“不好!”那无名暗器太快,他只来得及手中长枪一挥,才勉强碰到其中一道幻影。

整个裤子一撕到底。

华丰城城卫队大队长胡童,遥遥看着黑甲军军士们将白崎给抬走,他脸『色』难看的很:“我就知道!那个白崎跟过去,肯定没好事。果然吧,那个董延手段还真是够狠的,连白崎都栽在他手上!”

矿区,那是归元宗极为看重的地方。

“白崎都统他沦落到这一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矮子刘和有些急躁,“这驻守矿区,竟然让都统弄残废了。这上面怪罪下来!”

……

一个白崎,对归元宗而言,后天高手多的是,白崎的命,不值一百万两白银!

今生又耗费十几年,才创出这三招。

“蓬!”

滕青山很满意这一招。

当然在他们二人身后,还有滕青山、田单两人悄悄跟踪。

……

“哼。”

“锵!”那银发中年人连挡住一枪,同时一脚踢在大胖的身体上,将大胖踢飞。

“嗯!”白崎都统哼了声。

这胡童查起来,的确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