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冰山竹马恋青梅 > 第36章:嬉皮笑脸

周小云和?两人在周芳家过的挺舒心,吴有德整天不在家,吴磊爱派出去玩,家里老的少的都是女的。周芳和母亲成日里坐一起说话,不知道母女之间怎么有这么多话要说。

李天宇响亮的答应了,嘴都笑的合不拢。

小宝焦急的脸。忍不住扑到在小宝怀中哭了起来。

大宝和小宝都是这么关心爱护她,虽然方式不同。可是心却是真诚真挚的。

周小云早瞄到了一款浅蓝色的戴着长长毛绒的毛线,让宋二嫂子给拿两只支过来。

像坐公交车就可以直达。

虽然周小云不想再早早恋爱结婚可不代表她就赞成这样的生活啊!

杨帆翻了个白眼,不想去理那个已经走火入魔的李天宇了。

刘璐笑了会儿忽然想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犹豫了一会儿才期期艾艾的问道:“周小云,我问你件事你可得对我说实话,叶老师是不是先找过你了。”

吴梅就差点了,字周小云面前哭丧着脸:“大丫,语文我还行,生字能写上来就是作文差点。可是一遇到数学题我就慌了,难点的应用题我都做不上来,可怎么办啊!”

刘璐嘻嘻笑着:“小宇哥,你是专程来等我还是来等小云啊!”

虽然,我从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排斥我。

刚过二本线的分数处在危险边缘,如果报考的学校分数线低或许就能上。可是,若报名的学生多可能就会把录取分数线上抬,王晶晶就可能考不上。

除了王晶晶还能有谁?这么多年,王晶晶来周小云家的次数真是数也数不清多少次了。

?又念叨起了孙子大宝来:“说到大宝,我可好长时间没见大宝了。自打去年走了之后这都半年了怎么还不回来呢?”

周小云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反正只要不去长度就好。

刘璐偷笑起来,向周小云透露:“他原先是压力太大整天就是学习根本不敢抽出时间来玩,你以为他不会打篮球吗?

。”

李天宇再也不肯到自己那屋去了,每晚都赖在周小云这屋不肯走。

继续大声的喊口令。

问为什么?这个问题提的好。周小云有一肚子的苦水要朝外倒。

临时去借圆桌板凳把周国强忙的够呛。

主治医师一脸疲惫的和周国强三兄弟说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好好的住院配合治疗估计以后不会有大碍。

周芳是最累的那一个,周国强心疼妹妹让吴有德带周芳回家歇两天再来。

“卖猪肉?这点子不赖,谁家办事了来客了过节了都点割点猪肉的,不过收生猪也是要点本钱的。你从我这拿一百你收猪还有钱吗?”周芳关心的问。

周小云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你可千万别告诉他。”

李天宇当然知道刘璐是在说笑,不过,还是意思意思,把刘璐的抱也拿了过来。

沈华凤强笑道:“没有的事,我好着呢!小霞常买了营养品回来给我补身体,我现在比以前可胖多拉!”

“天宇!”周小云呼唤了一声,发现没有回应。

李天宇不理他:“没见我这正忙这呢嘛!”忙着替周小云揉肩膀顺便吃点小豆腐。

荷尔蒙正在蔓延的大宝丝毫没留意小宝坏坏的偷笑,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刘璐身上,哪还有精神去看小宝的表情啊!

二丫不满的噘起了嘴:“我十一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你们老师把我当小孩子,烦死了。再说了,我作业早就写好了,我就要跟在你们后面。”

刘璐啧啧称赞,大宝顺势又把自己参加运动会得的各种奖状证书拿出来给刘璐看。两人有说有笑。

刘璐找到本小说看了起来,估计一时半会是不会放下了。

提议交两块钱的同学讪笑不已,还真是。再请老师们过来吃吃喝喝,这点钱太少了。

他其实早就看好了一款刚出来的模型汽车,高度仿真价格在八九十元左右,算算刚好够买一辆外加买些零食吃,多幸福啊!

周小云哈哈一笑:“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男人这时候的厚脸一览无遗:“大不了,不要周小云出房租了,房租由我来出好了。”

周小云到了n理工大学外面时大概五点半左右,算算这时候李天宇也该回值班室了

周小云可没那个勇气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激情戏码。

李天宇低头笑着亲了周小云的手心一下:“听你的,到天黑我再。。。。。”

被周小云拍了一巴掌,总算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不过,那时也不考试也没有升学率的压力,学校完全就是“放牛吃草”,认真教书的教师也没几个。

回这几年的大学生活,有那么多值得珍惜的回忆!在这一刻,谁还能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呢?

我们,终于毕业了!我看看几额周小云回收再见回家去了,周志海也准备回去写作业。

动作慢了一步的冯铁柱无奈的坐到了周小云的对面,心想一抬头就能见到周小云认真可爱的脸庞也不错。

若单论五官长相周小云肯定比不上周小霞漂亮,可是若论气质言谈举止周小霞比周小云差的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周小霞的好意周小云拒绝不了也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戴上那个大红色围脖。周小霞的性格周小云可是知道的,若不顺着她的意来,非搅得周小云做不下去作业不可。想想还是乖乖的戴上吧!唉!

李天宇自言自语到:“我还没吃饱呢,要是再吃点就好了。”

杨帆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反正周小云还剩这么多炒饭没吃,扔了也挺浪费,我看,你也就别嫌她口水了,把剩下的吃完得了。”

李天宇暗地里朝杨帆竖大拇指,这配合,太天衣无缝了。

没得到周小云的热烈欢迎李天宇稍微失望了那么一下,不过,反过来一想,她至少没拒绝自己来吧!也算不错拉!

有几个胆子大些的笑了起来。

周小云不愿再回想不愉快的往事,发誓自己今生再不做让人瞧不起的人。

赵玉珍乐的和周国强说:“他爸,你可没见当时大嫂那个样子。我和她处了这么多年总算在她面前风光了一回。”

周小云敏感的察觉到这个昔日的同桌言语里的那一丝微不可察的敌意

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把周小云和赵玉珍吓了一跳,刚才挥泪的情绪被打断了,哪还流的出眼泪。

。你们就叫我方老师。”

到了晚上,闹新房自然是重头戏。几个高中同学都来凑热闹,李天宇和几个人在新房里把杨帆和蒋潇丹折腾的七晕八素。

听了舅舅的话后,李天宇暗自决定行动。

刘璐在大宝不在家的日子里也常会过来住两天,都是住大宝的房间,早习惯了。

李天宇忽然把车停了下来:“小云,现在才二点多,回去也太早了。要不,咱们到这个公园里转转吧!”

周小云和李天宇并排着坐在长椅上??中间隔了大概半米远。

四个女孩子围在一圈数着“一、二、三”一起出手掌,手心向上的两人一组手背向上的两人又是一组。结果,胖妞和周小云都出了手心,王晶晶和小不点都出了手背。胖妞有些得意洋洋的和周小云站到了一边。

得到了爽快回答的周国强心里一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吃过饭周国强家里还有一堆子事就先回去了,大宝主动请缨留下来等周小云一起回家。

怎么形容呢,让人看了很舒服,很安心。不是张扬的美丽,不是炫目的妩媚,而是由内散于外的秀气温柔。

秦翰笑而不语,心想这就是你和周小云的最大差别了。

周小云对这种热情有些吃不消,偏偏有几个女生很是眼热说了几句酸不溜的话。

周小云好庆幸自己和李天宇一起生活在n市,没有大宝和刘璐的困扰。

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大宝其实是个心很软很软很容易受伤的男孩子。失去了刘璐对大宝来说会是多大的打击?

等过两天李天宇过来的时候就和周小云说起了这件事。

年纪最大的钱朵朵今年是二十岁,她听了周小云的话后瞪大了眼睛:“不是吧,这么早就上学啦!这么说,宿舍里岂不是我年龄最大了?”

周小云看了几张兴味盎然的脸觉得手里的话筒都是滚烫的:“行啦,我要挂电话啦,天天都打电话来,哪有这么多的话跟你说。”

周小云心里有数了,笑着对大宝说:“这样吧,你先回去,放学了我就回家。今晚咱去买点冷菜炒两个好好吃一顿。”

连带手电筒和电池也成畅销货。

各科老师对此都头疼的很。

大宝像打了兴奋剂似的陡然有了精神,连忙把衣服整理整理穿好鞋子,把那头短短的头梳了又梳,最后确定主机收拾妥当才匆忙下楼。

周国强和赵玉珍对刘璐的印象非常好,这城里的女孩子斯文礼貌说话客气周到,一口一个“阿姨”“叔叔”的,长得又挺漂亮,特别招人喜爱。

小宝多聪明啊,一看就看出哥哥大宝的不对劲来。心想原来大宝哥喜欢刘璐姐啊,哈哈!眼光还真不错!

那一天的相遇一直深映在我的心中,我甚至记得她那天穿了件花布衬衫长长的马尾巴很清秀很顺眼。

我不知道心里的那股执拗从何而来,我明知道她不肯搭理我,我还是没事就向她借橡皮借钢笔问问题等等等等,即使她从不理我!

我整天和郑浩然对着干。

周小云回了个笑脸,不语了。瞧,这多好,想不说话就个表情过去。反正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一身漂亮的长袍戴着维吾尔族的帽*子下面还拖着漂亮的十来根*长辫*子。简直是惊*艳全班啊!

李天宇爱唱歌没错,可是从没听说他年少时期还会弹吉他这事。

见叶兰走到了教室中央。男生女生们都欢呼起来。

邵蔷薇满脸懊恼,要知道这钱可是她负责收的,忙忙乱乱的居然还收了张假钱,真是晦气。

周小云感慨道:这老板分明是欺负学生买东西时粗心大意没仔细留意真假钱,故意把假钱找给张伟的。

受啊!我们以后有空多来看看他吧,还可以鼓动咱们班的其他同学来陪他聊聊天。就是没什么这样闷下去也会闷了病来的。“

周国强说着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没注意还把板凳给弄倒了,”嘭“的一声吓了众人一跳。

赵玉珍买的馓子估计足够赵刚媳妇吃一月地的,去的时候又把特地留着的蹄膀带上了两个

周国强喜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天宇也点了一样的,两人边等边低声聊天。

李天宇和周小云头靠头,边说边轻笑。

再见了,我的高中生活。

再见了,我的豆蔻年华。过了年已经九岁的周小云真的到舅舅家又住了几天,一直到新学期开学时才回来。(网站

教室里的孩子见方文超拎着糖进来都哄笑起来,嚷着要吃糖。

她准备除了集体这份自己再单独买一份礼物,表示自己的心意。至于做什么……

许美丽经常带些好吃的到班里来分给同学吃,身边也有些围着转的同学。自我优越感很强的做了副班长的许美丽积极想把周小云从正班长的位上拉下来,事事抢着要出头。

李天宇真想擦把汗:“小云,你别误会嘛!在公司里我们几个人是一组的,常在一起做事加班,又都是年轻人,难免称呼上就随意了一些。绝对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喊的,大家都这么称呼我才有学有样,没任何别的意思。真的!”

周小云只好和蒋潇丹还有杨帆一起去看了房子。

周小云坚决不会承认自己很想去见见那个闵蓉是谁,更不想承认自己的举动其实是有宣示主权捍卫自己男友的意思。

明知故问,这么亲密不是女朋友还能是什么?

所以,辛苦了一年腰包里攒了几个钱的农民们可劲的大篮子小篮子大口袋小口袋的往家里买年货。

弟弟妹妹们嘘声一片,大宝厚脸皮的视若无睹,径自在赵玉珍面前撒娇去了。

李天宇用铅笔抵了抵周小云,羡慕的道:“周小云,你都怎么学的啊!怎么考的这么好呢?”

比大宝矮了一个头的周小云清楚地见到大宝低下的脸上净是不服气却又不敢吭声的样子,不由得暗暗好笑,这时不跳出来做好人还待何时:

王晶晶习惯了她这样,也不以为意。反正她一个人自问自答的功夫向来厉害,基本不用别人插嘴也能将对话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