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冰山竹马恋青梅 > 第31章:翻山越岭

秦寂言没有劝说景炎什么,只道:“景炎,我希望你想清楚你要什么,别走弯路,也别让无辜的人牺牲。”

人家可是药王谷的人,还会搞不定这么小的一个伤。

要知道,捧得越高摔得越狠。

十五年了,他终于等到今天。

“走?走去哪?让你们办的事还没有办,你们能走去哪?”长生门的人上前,挡住那人的去路,一脸轻蔑的说道。

顾千城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唐万斤,鼻子莫名的一酸:拥有不死之体,唐万斤何错之有?

顾千城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着,“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两个时辰也不见秦寂言的影子,眼下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们现在就是逃难道,一路上要杀我们的人太多,侨装前往会安全一些。”秦寂言说话间,已将身上的衣服脱下,连中衣也不放过,只留下贴身的衣服。

是以,当赵王派出来的探子,看到孤身出现在无人区的顾千城,便起了拿下她,顶替她身份的念头。

就拿这次的事来说,要是他真得死在长生门,就算有唐万斤在,龙宝也不一定能安全回来。

倪月僵在原地,脸上的硬挤出来的笑生生僵在脸上,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低垂着头掩饰眼中的愤怒,默默地往前走。

这些事,只要她出去,随便一查就知道了。

暗卫非常有眼色,不需要秦寂言开口,便用力的拉起绳子,呼哧、呼哧……非常卖力,以最快的速度让箱子升了上去。

秦寂言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棋子,好半天才松开中,然后如同无事人一般,继续将棋子一颗一颗放回棋合……老太爷的效率极高,听了顾千城的指点后,第二天就派人去城外的庙里,查了楚世子的事。

又或者,老太爷根本就没有想过,把赵王造反的事告诉皇帝?

“什么?”顾千城在屋内听到声音,急急走了出来,问向粗使婆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院子里的孙妈妈死在池子里?”

赵婆子讲了不少,唯一有用的就是:“刘管家让人把孙妈妈打捞起来后,就去找夫人,夫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秦殿下听到后,当着众副将的面,赞封似锦才华了得,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众副将连连称是,他们这些年怎么也搞不懂的事情,封似锦一来就解决了,着实是能干。

秦殿下冷着脸道:“让人守好漠北城,记住,不许任何人进出。”敢在他大秦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长生门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老皇帝愤怒的喊道,而他一说完便是一阵猛咳,太监与宫女见状,默默地上前服侍老皇帝,没有人安慰半句。

“老臣已调三万兵马在城外,一旦城中有异,大军便会立刻进城。”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武力镇压。

武毅点了点头,看了老管家一眼,说道:“让人抬个担架来,冠军侯受伤了。”

这结果,真让人无法接受。

太上皇没有喝,而是冷冷地看着秦寂言,“怎么?你在怪朕?”怪他搅乱了登基大典。

官差得知程家姑娘病了,不敢擅自做让,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去禀报将军。

这要人命的天气,即使没有下雪,那如刀子似的风刃也足够让人吃足苦头,尤其是在晚上。

什么?

两人各有自己的下棋风格,封似锦没有与太上皇下过棋,他只从封老爷子的嘴里,知晓太上皇的风格,此时要仿着太上皇的风格下,不免就难上三分,秦寂言也没有催他,捧着杯子慢悠悠的喝着,让封似锦慢慢想。

没有意外,最后输的是秦寂言,可是……纵观整盘棋,封似锦却是感触极深。“圣上英明,大秦之福。”

唐万斤不愧为是唐万斤,刚开始暗卫还担心唐万斤做不到,结果唐万斤一进去,一拳就把最大的那座宫殿给砸了,至于宫殿上的夜明珠……

“老大,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我们要怎么办呀?我老婆儿子还在山上呢,我死不要紧,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一干土匪哭天喊地,像是死了娘一样

这些事,他私下可以查,却不能当着秦寂言的面问出来,哪怕秦寂言知道他知道也不行。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子车面无表情的点头,端着铜盆快步往外走,脚步沉重、虚浮,一看就是没有武功,身体又弱。老管家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朝顾千城走去。

老管家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半蹲在顾千城面前,“姑娘,你没事吧?”至于腹中的孩子,老管家一点也不担心,有择子在,只要顾千城还有一口气,孩子就会很好。

顾千城暗自“呸”了一句,她真要往地上或者桌子上坐了,秦殿下绝对会气死,甚至会揪着她的耳朵说:我的腿难道不比地上和桌子舒服吗?为什么你宁可选择做桌上也不坐本王腿上?

顾千城却是无事人一样,静静的站在石门前,等石门打开。

却没有想到,顾千城面对顾国公的威胁,毫不畏惧的反抗,甚至在顾国公命人动手时,想也不想就打回去……

果然,女人就是不顶事呀!

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

心直口快?

那女官轻轻点头后,走到太后身侧,在太后耳旁细细低语几句,太后听罢眉头轻皱,扭头看了与秦寂言并排而座的顾千城一眼,很是不高兴的点了点头……秦寂言双手搭在顾千城的肩膀上,弯下腰将顾千城扶起,又贴心地给顾千城调整姿势,就怕她坐得不舒服。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顾千城忍不住白了秦寂言一眼,虽然秦寂言看不到,可顾千城一退他就知道了,秦殿下耳根微红,“你要理解我的处境。”

“能把我们兄弟三人救下来,还能不让人找到,你们长生门确实不可小觑,可我暗风楼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子羊仍想坚持,可对上老管家嘲讽不屑的眼神,子羊却撑不住了,可是……

这忠心蛊被种下,这一辈子就只能忠于长生门,永远不可以背叛。

“活命?要活命有的是办法。朕说过保你不死,你只需要安心为太子殿下培养药人就行了。”如果倪月有能耐,一直压制龙宝的寒毒,他不介意一直好好的供养着倪月。

“原因呢?”顾千城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吃力不讨好,还要得罪五皇子。

结果呢?

“人死为大,他怎么说也是我父亲。”顾千城声音渐小,也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

“南边也有!”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顾贵妃被禁足,他们连递个话进去都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一步步打压五皇子和顾家,看着顾家在朝堂上好友,一个个远离顾家。

正好,这个时候去探查原委的下人来了,窦氏知晓原因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让身边得利的人先去给顾千城道歉,自己则去给老太爷解释。

战鼓一响,全寨子的人都惊动了,妇人、小孩和老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往屋里跑,再出来手上皆拿着刀、斧等物。

它的玩具。

秦寂言侧过身子,才没有被金珠砸中。

太后和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即不命令侍卫强攻,也不命令侍卫退下,就这么放任秦寂言带着顾千城一步一步离开……

明知秦寂言是故意的,顾千城也只能和北齐太后一样吃哑巴亏。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三叔进去也帮不上忙。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唉……”顾千城叹了口气,她没有想到,她离家出走的事不用和长辈解释,却要给承意交待。

“你要在大秦人面前丢脸吗?我们的事可以私下解决,让你的人退下。”单增气极,他现在无心恋战,可呼延千霆却步步紧逼。

“呵……”凤于谦好笑的看单增,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懒得搭理单增,凤于谦对呼延千霆道:“呼延将军,单将军估计累狠了,劳驾呼延将军给我们家王爷清条路出来。”

理智回笼,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可是刚刚吵的太欢,他们似乎说太多了?

“不许动。”顾千城挡了一下,那几个婆子直接无视,把人撞开,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个闪身避开,才没有摔倒地:“顾府的下人,越来越嚣张了。”

“千城,你在说什么?你要告我?我可是你母亲。”顾夫人眼神凌厉,隐含威胁。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千城,你什么意思?不过是一个下人的死,也要闹得轰轰列列,非要丢尽顾家的脸,你才满意吗?”孙妈妈怎么死的,顾夫人比谁都清楚,她不怕顾千城闹,但仅限于后院,这事不能传出去。

推门而入,顾千城本以为屋内早已没人,却看到一个做仆妇打扮的中年妇人,细致地将她平时用得一些小东西一一包起来。

“财帛动人心,我娘留给我嫁妆太多了,他们怎么能不动心。孙妈妈你别哭了,收拾收拾,我们得走了。”顾千城已经伤心过了,她已不把顾国公当父亲看待,管他如何做。

“长生门?”平西郡王一脸不解,明显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组织。

“奇怪了,这看着像是迎接大人物,可看排场又不像呀。”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对着那些官员指指点点,只敢悄悄议论。

说白了,不管是封首辅还是这几位闹事的文臣,他们都是想要在朝堂上立足罢了,只不过大家用的方法不一样。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可是……

皇上要是突然死了,秦寂言又没有赶回来,在京中的周王就是继位的最佳人选。到时候周王联合心腹,借天时与地利,居皇宫,矫诏书,反诬秦寂言是乱臣贼子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记得,我们要走那条路吗?”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以最野蛮的方式,横穿那条直线,遇山过山,遇河过河,那么艰难的路,顾千城怎么会忘记。

与其如此,不如直接挑最难的那条道走,至少还能睡个安稳的好觉!战争过后的善后工作必须要做好,言倾等人忙得不可开交,秦殿下也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

承欢说封似锦很贤惠,这话倒是没有错。

秦寂言临走那一脚,虽说没有踹到要害,可却伤了景炎的小腿,景炎跌入火海中,有那么一刹那根本无法动弹。

“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从水里钻出来,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恼怒的拍打着水面。

“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虽说被关了两个月,外面的情况顾千城知道的不多,可依她对秦寂言和景炎的了解,足够让她明白,今晚这一战对秦寂言有多么不利。

“我有那么没脑子吗?我孤身打上军营那不是找打嘛。”顾千城眼中杀意肆起,可面上却依旧是平和的笑,不叫顾承欢看出她的愤怒。

顾千城大步往外走,对跟在身后的大管家道:“准备马车,我要去六扇门。”

看到不远处有光亮闪过,秦寂言提气,踏着水面,跃了过去……

于是,短短两日,君亦安就带了近四十人前往炎灵山,准备拦截顾千城与秦寂言……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景炎这人冷情至极,他的情全给了墨家。只要与墨家相关的事,景炎都会失去往日的冷静与理智。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朕……乃真龙之子,区区一点路,怎么会累。”秦寂言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圣后的刁难,不等圣后开口,又道:“圣后,朕此事前来,是有事要求。”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景炎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后悔参加科举,后悔当这个官。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为防万一,你等策儿解了毒再进宫。这几天也正好让那些蝇营狗苟之辈跳出来。”危难当头,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好坏,为了让龙宝坐稳皇位,不会因他的死而江山动摇,他什么都可以做。

“我知道了,多谢。”顾千城拿着东西,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又让人帮她准备一叠干净的白纸、火折子和小刀。

几个在看银票的捕快们,正看得眼睛发疼,见到顾千城奇怪的举动,一个个围上前来查看。

不过,这仇也快报了。

小神女像的眼睛雕刻得同样活灵活现,能让看得人痴迷,可却没有神女像那种蛊惑人心的催眠力量。

看了一眼感动到不行的封首辅,秦寂言果断改变决定,转身上山去救其他人。

秦寂言年纪不小,他的堂兄弟像他这个年纪,还未娶妻的一个都没有,有几个比他小的,甚至都早早做了父亲。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秦寂言登基不到半年,虽说朝中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是他的人,兵马都掌握在他手中,可真要说根基稳固却远远没有到。

别说明面上的通信,就是私底下的通信,都被老管家拦了下来,送信的人也被老管家宰了。

许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顾贵妃这一次做得毫无破绽,高烧不止不说,胸处的伤更是红肿溃烂,看上去很吓人。

五皇子挥起拳头想要朝墙上砸,可最后却生生忍住了……

狠狠的灌了一口水,景炎拿出事先临摹好的地图,对比火山的方向,寻找入口。

门上依旧是一排排数字,景炎看了一眼,然后拿出破旧的《夷国志》对照,顺利打开了第一道门。

走到第九道门口,景炎身上的衣服已散发着焦味,隐隐还有一股肉香。

虽然不太满意,但总比只给她一把小刀的好,胃里、脑部……可不是用匕首胡乱切开的。

秦寂言早有准备,眼神一瞥就有文书上前,只等顾千城开口。

顾千城挖了两块雪块,让秦寂言用内力融化成水,给小雪貂清洗掉身上的血迹,便抱着小雪貂继续往前走。

封似锦也没有置疑对方的决定,虽然他更想要的是活口,可他知道要是真下达活捉的命令,狂生会有有恃无恐,而他们的人会束手束脚,反倒会影响大局。

封似锦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去,喊一声,让他们一个个走。”

“这……”封家暗部的人听到这话愣住了,这个时候他们去喊,有用吗?

“封大人还在这里,他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一个,两个,三个……一连抓出四个藏炸药包的人,封似锦让暗部的人,把他们的炸药包拆了后,便带着人来到囚车附近。

亲爱的……三个字,前世她听的实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