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林雷听了不由掉头看去,果然在远处大概百米左右的距离,只见一只独角野猪正小心的看着四周,如果不是林雷站的高,恐怕林雷根本看不到这只独角野猪。

当日深夜,芬莱东城香榭大道深处的‘碧水天堂’三楼,林雷几人正在独立包间中。

而林雷本人恍若未觉,依旧如臂指使一样使用着那柄平刀。

因为这个,林雷不得不毁掉一件件可以卖钱的作品。

林雷是他们1987号宿舍的骄傲,年仅十五岁就进入了恩斯特学院五年级,更是和迪克西共同被称为‘恩斯特学院的两大绝世天才’,耶鲁三人也承认林雷是个天才,可是……

“诸位魔法师大人,这位奥斯托尼先生来自于普鲁克斯会馆,他有事情请诸位魔法师大人帮忙。”那名护卫人员恭敬说道。

“圣都?”

兰德也不过才十岁,从小就是自命为天才。

所以整个恩斯特学院数千学员,大多是高年级的,越是高年级的擂台赛竞争就愈加的激烈。

林雷循声看去,不由眼睛一亮:“魔兽!”

“去参加年级赛,林雷,你一定要参加,好好去蹂躏他们,给我们1987号宿舍争口气。”耶鲁立即说道。

小影鼠‘贝贝’如今的实力,也接近五级魔兽了,可比他林雷要强的多。可是和贝贝在一起也快半年了,可贝贝体型却一点没变大。这点倒是令林雷,也令德林柯沃特疑惑的地方。

“那行。”

最小八岁,最大才十岁的四名少年,怀着崇敬的心情看着一些名人传记,特别看到圣域强者的生平事迹,更是心中热血澎湃。一个个都梦想自己何时能够成为圣域强者。

“林雷,我们走。”雷诺倒是亲热地抓着林雷的手,就朝学院内冲。

“估计这里只有部分是新学员吧,不知道其他人读了几年。”林雷心中暗道。

“风系魔法师,是速度最快的魔法师,是最灵敏的魔法师。而且也是唯一可以不到圣域,就能够飞行的魔法师!”特雷意气风发,话语中蕴含对风系魔法的热爱,“你们想靠自己的能力飞翔在天地间吗?飞翔在天地间,俯瞰无限山河,这多么的美妙,多么的令人向往。”

然而随着听讲,林雷对于风系越来越感兴趣,地火水风四系,实质上任何一系都是如海洋一样博大精深,魔法的海洋那是浩瀚无边的,林雷也情不自禁深深沉浸其中。时间流逝,转眼数月过去,已然进入二月,乌山上许多树都已经发新芽了,一丝春意已经悄然到来。

乌山镇东边的小路上,林雷回头看着那数百上千名欢送自己的故乡亲人,为首的就是父亲以及弟弟‘沃顿’。

“父亲,沃顿。”林雷心中尽是不舍。

“林雷,我们走吧。”希尔曼说道,路途上偶尔会有劫匪,希尔曼也是保护林雷去学院。

林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手捧着这本书籍,可心中依旧疑惑着。

“霍格大人,恩斯特学院,是恩斯特学院,林雷他被恩斯特学院录取了。”希尔曼激动地说道。

“别着急。”林雷从布袋中将那只烤野鸡给拿了出来。

林雷此刻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是好是坏。

“我是盘龙之戒的魂灵,你是盘龙之戒的主人,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你精神力的强弱。根本无需测试……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德林柯沃特微笑看着林雷。

在这些刻苦努力地过程中——

其实白袍中年人在知道林雷检测结果后,就在录取信上填写了林雷的名字。因为白袍中年人坚信——恩斯特学院的邀请,没有人会拒绝!

第一名是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那名少年有些紧张的将右手放在了水晶球上,顿时整个水晶球开始发出了迷蒙的淡淡的红色光芒,偶尔还有一丝少量青色掺杂在其中。

“吱吱,吱吱~~~”

父亲的期望,林雷感受得到。

“呜呜~~”小影鼠听到林雷所说,也不由低声哼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林雷步入家族府邸后面那群古屋群,一步步小心地朝影鼠所在处靠近过去,每一步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仅仅一会儿,林雷再一次到了刚才那个地方。

“年幼就这么强,十有八九就是紫色影鼠的幼儿,真不知道它怎么会到了你家族的府邸内,周围竟然没有其他成年影鼠保护。”德林柯沃特有些感叹得说道。

“平等契约?”林雷疑惑道,“那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野兔反应极快,速度也算快,还是用魔法吧。”林雷当即凝神开始默念起了魔法咒语。

“林雷爷爷,好像地系的禁忌魔法比较多?怎么回事?”林雷疑惑说道。

德林柯沃特脸上满是自信。

“单体防御?德林爷爷,地系魔法的单体防御最强?”林雷疑惑看着德林柯沃特。

“霍格大人,乌山镇情况很不妙,刚才┅┅霍格大人?你怎麽了?”希尔曼冲入府邸中,刚汇报两句,可看到霍格呆呆傻傻表情,不由出声说道。

“哦,那我就是盘龙之戒的主人了。”林雷点头。

林雷的脑海中,不由浮现了‘迅猛龙’那庞大的身躯,‘火蛇之舞’的恐怖的场景,还有那从天而降的无尽巨石。以及那脚踩在黑色巨龙的傲然人影。

管家希里虽然感到林雷反应有些怪,可是也没多想,便笑着点头。林雷穿上衣服鞋子,还不放心的朝德林柯沃特看去。而德林柯沃特这个时候对着林雷一笑,直接一动,凭空消失在了林雷的眼界范围内。

“星空剑圣‘蒂隆’?可惜,现在还不能杀他。”灰袍人低声暗道,随后脚下的黑色巨龙似乎知道灰袍人的心中所想,巨大的黑色双翼一扇,立即呼啸着朝东南方向飞去。

希尔曼是在乌山镇出生的。

心甘情愿臣服,这一点可不简单。

希尔曼,你带人在这辅助希里叔叔,妥善解决好失去住处的平民的居住问题。霍格嘱托道。

此刻林雷正独自一人盘坐在床上,皱眉思索著。

林雷有些惊讶∶父亲,你看到了?

“先搜索地面。”

林雷作为一个贵族子弟,贵族的教育那是要从小开始的,巴鲁克家族,有五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家族,在教育这方面比王国的大贵族做的还要严厉。

红发壮汉右脚攸地挥动,狠狠地朝向了一块直径足有半米的石头踢去。

“吼吼~~~”在那弥漫的灰尘中,间或者还有迅猛龙的怒吼,以及它口中吐出的巨型火焰。

因为家族经济的困难,这是林雷从小到大第一件胸坠,特别这件胸坠还是林雷自己耗费力气找来的,林雷心中不由更是喜欢。

“七级魔兽‘迅猛龙’!”希尔曼脸色一变,旁边的罗瑞、罗杰更是双腿发软了。

“哼——”

“大家都呆在这。”希尔曼说完就直接尾随迅猛龙跟了过去。

仅仅一会儿,罗瑞、罗杰就跑到了镇子中央。此刻希尔曼正在远处观望着。

“不好,大魔头来了。”一名大眼睛,叫‘哈德利’的金发孩童低声说道。

“好小子!”希尔曼心里赞叹一声,年仅六岁,就能够在‘蕴气式’上赶上十岁左右的孩子,这资质,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林雷自己也终于抗不住了,不过他还是用手臂撑住地面,缓慢地跌下。

“今天,我就跟你们讲讲整个大陆传说中的四大终极战士!”希尔曼脸上也有了一丝崇拜之色。

罗瑞、罗杰只能无语。

……

希尔曼、罗瑞、罗杰三人不由惊讶看向林雷。

一个个伟大的名字。一个个震撼的事迹,令林雷体内热血澎湃了起来。

“传承之宝,是什么啊,我怎么没听说?”林雷好奇询问道。

古老的龙血战士家族地耻辱!

至於女弓箭手,此刻已经到了狮鹫的背上,在空中进行弓箭射击。

“咻!”“咻!”“咻!”

又要变卖家里东西了吗?林雷知道,石雕猛狮是自己父亲非常喜欢的石雕,可是不对乌山镇收重税的巴鲁克家族,如今经济上真的很困难了。

可惜,再多的物品,也经不起这麽多年的变卖。如今家族中值钱的物品已经非常少了,林雷不由看向客厅中那个座钟∶不知道什麽时候,这个座钟也要被变卖掉。

如果我成为了石雕大师,那,那父亲就不用变卖家里东西了。林雷心中如此想到。

当秋天农忙过后,便是参军时节了,在整个大陆都尚武的时代,每一个少年都以成为伟大的战士为荣。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成为魔法师。只是想要成为魔法师的难度太大,有成为魔法师资质的人,一万人中大概才会有一个。这么低的概率,一般人是不要想了。

“林雷,今天你父亲霍格大人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别在这跟别的孩子玩了,跟我们一起回去。”希尔曼走到林雷面前,看着眼前的林雷,希尔曼心中也非常欢喜。

读书,这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一般只有贵族才有机会去读书。巴鲁克家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书籍倒是非常的多。

林雷顾不得跟沃顿谈事情了,当即将沃顿交给希里爷爷,自己则是起身朝客厅走去。

“我的至高神器,也是你所能留下的。”奥夫低沉的声音在林雷脑海响起,只见半空中,那柄光剑光芒陡然大涨,“噗”的一声直接射穿了圆罩,林雷只是看到两道光芒,而后这两件至高神器已经消失在眼前。

林雷手持生命至高神剑。屹立在虚空中,周围空间乱流环绕。

听到林雷这么说,奥夫脸上浮现笑容。

林雷心底一惊:“难道也是……”

“也是我。”命运主宰奥夫笑容满面,“这件至高神器,便是物质防御至高神器!”说着,奥夫体表浮现出了一件纯粹黑色铠甲,这件防御至高神器已经和奥夫地皮肤契合在一起。

她立即想起,当初她怀胎十月诞生地儿子林雷和沃顿。她此刻,才真正担忧起来林雷。

众多主神们,都在观看这前所未有精彩的一战!只是,大家都和林雷、奥夫二人相隔甚远,因为观看到二人战斗……所有人都知道,别说是法则主宰,就是其他三位规则主宰,在林雷、奥夫面前,都不一定能保住性命。

奥夫有防御至高神器。他可以不管防御,只管攻击。而林雷,却需要小心防御。理所当然的,林雷也就因此处于下风,可林雷还不会因此而丢了性命。毕竟二人差距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