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冰山竹马恋青梅 > 第30章:八卦沸腾

沈傲微笑着道:“李大人说得对,金大人说得也对,下官只是说金大人的小妾或许偷了人,就算现在没有,以后有也不一定,莫须有嘛,难道这也算是污蔑?”

沿途数日辗转,到了十月初七,天气已经有些转冷了,沈傲和杨戬下了船,杨戬顾不得让沈傲去见夫人,要沈傲与晋王父女先入宫。

他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纠缠,倒是没有让老道厌烦,依然从容地道:“也算是吧。”

杨戬正『色』道:“一刻也不能耽误,天亮立即就走,你去和县令知会一声吧!”

身后立即有曹司的官员道:“是,大人。”

“是个屁!”沈傲一点面子也不给他:“我不管是谁对谁错,在这里就是我做主,都闭嘴,各回自己的房里去!”

金少文收起了刚才的怒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笑容浮出一丝苦『色』,想了想,道:“这件事延后再说。”

李玟不阴不阳地道:“要问,就到这里问好了,人是不能离开半步的。”

咦,连本公子都已经忘了那名『妓』叫苏小小,春儿就打探到了?想不到她还有这般的手段,讪讪一笑,道:“你知道也没什么,不过是一场玩笑,陪那些士子们玩玩,你何必当真?还写在家书里,让蓁蓁她们着急呢!”

刘斌忙道:“方才得罪了县尉大人,大人恕罪。”

这句话说到沈傲心坎里,笑嘻嘻地道:“郡公说的对。”

沈傲顿了一下又道:“敢问二位义士,那沈傲欠你们多少银钱,为何你们要杀他?杀人终究是不好的,你看,那沈傲虽然借钱不还,我还是宽宏大量地原谅他了,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二位速速下船去吧,学生就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如何?”

沈傲瞪大了眼睛道:“那家伙欠钱不还,我早就想报复了,两位义士能够代劳,学生感激不尽,为什么不帮你们?”

回到新宅,见四位夫人正在后园里扎风筝,沈傲走过去笑道:“眼看就要下雨了,扎风筝做什么?”

沈傲连声答应,道:“到时候我会经常让人送家书回来,你们也不必太记挂。”

沈傲想了想,道:“岳父大人的意思是那昼青去仁和县不是蔡京的意思?”

周正不置可否,突然道:“杭州那边,公府倒是没什么熟人,照顾不到你,或许杨公公和唐大人那边会给你安排好一切。”

杨戬不以为然地笑着道:“那就叫程辉和你一道儿上船,反正是空船打返。”

老人道:“叫你留下,是因为陛下有话要传达,你过来……”

赶回书房去,看了一会书,下午有几个访客来,是一些昨日当值不能及时来贺喜吃酒朋友,今日特意来拜访的,送上了贺礼,小坐片刻便告辞回去了。

沈傲道:“不,不要掌灯,我害羞,脸红,没脸见人,边上有人看着,放不开!我,我居然不够『淫』『荡』,我居然还懂得羞耻,哎……”他捂着脸,悲剧啊,原以为自己如狼似虎,抱着周若时固然有一股激动,可是脑海中总之挥之不去三双眼睛在旁默默注视,那股火气顿时消得无影无踪。

赵佶沉『吟』不决,脸『色』晦暗不定,叹了口气道:“听卿一席话,倒是发人深省。”

沈傲没有去看榜,起床时头有些痛,净脸漱口之后,刘文带着刘胜过来,一见沈傲便呵斥刘胜道:“快跪下给表少爷磕头。”

“免费?”众***喜,没一个客气的,什么『乳』燕归巢、西施舌、贵妃鸡,琳琅满目的点了一大桌,恰好狄桑儿进来,见这帮人无耻之极,跺了跺脚,倒教吴笔等人脖子一凉,再不敢点了,一个个噤声不言。

意思是说朋友从远方来了,在这个时候,值得快乐吗?若是朋友不好学,其实也不过如此。

苏柏看出了刘公公的心思,笑道:“你听我的话,这份卷子送进宫,陛下一定龙颜大悦,去吧。”第四百一十六章:老婆多乎哉?

不过沈傲可不会傻得反驳夫人的话,只好嘻嘻笑道:“那我立即进宫去,就是死缠烂打,也要将这诰命和圣旨要来。”

………………………………………………………………………………………………

碧儿也是个机灵人,笑『吟』『吟』的对周若道:“小姐,我去看星星了,嘻嘻,你和沈公子在阁台上看,我陪着少爷到凉亭去。”碎步小跑着走了,生怕周若将她叫住。

沈傲口中的这个美人儿,自然是周若了,周若不由屏息,心跳加快起来,女为悦己者容,沈傲这番话像是在诉说,却更有感染力,心里想:“想不到这家伙平时这么坏,却是这样看我的。”如此一想,心情便不由愉悦了几分,却是板着脸故意道:“不要说了,你再说下去,那我……就要变成妖精了。”

因而故意伪装受伤,便是希望让沈傲看在他的薄面份上帮这个忙。

连续催促了四五次,沈傲才张开眸来,唇边带着一丝自信的微笑,道:“陛下可听说过马尔萨特人?这应当是西域萨特人留下来的古物。”他指了指这石像:“石像为女『性』,身披轻甲,手持弓弩,那么可以证明,雕刻石像的这个民族一定尊崇母『性』,据说这个民族也同样崇拜于龙,他们精于箭术,善于运用重骑兵,其『妇』女也参加战斗。根据他们的风俗,一名年轻女子如果不能在战场上杀死一名敌人,就不能结婚。他们的社会中,男子非常敬重女『性』,所以被其它民族讥讽为“女主人的男仆”。”

待众人进了考场,在考棚里做了准备,那徐魏的考棚正对着沈傲,相隔有两丈,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徐魏早就对沈傲心生不满,再加上他本就是不服输的人,因而今日做足了准备,要与沈傲一较高下。

沈傲想了想,从容捉笔写道:“夫好恶咸正,而凡意皆如其心,不可恃心而任意也,犹不可恃身而忘心也。”

那检讨只好返回来,笑呵呵地道:“沈学士是第一次来书画院吧,嘿嘿,下官久闻大名,今日一见,却不曾想到沈学士这般的年轻,可惜沈学士是个大忙人,否则下官少不得要向沈学士讨教一些画技了。”

沈傲苦笑:“就是我说的那四人最近有什么可疑之处?”

沈傲颌首点头,打量了这供桌上一眼,供桌上不但有香烛,还有不少的酒具,其中几个漆制酒具引起了沈傲的注意,他踱步过去,拿起这些酒具左右翻看,一旁的狄桑儿道:“我爷爷生前好饮酒,因而那酒具便摆在这供桌上,你看,这里还有不少模样差不多的漆制酒具,不过这些都是赝品,只有那件真品被人盗了。”

战术的运用,无非是增强了鞠客们的分工合作,不再是从前一样一盘散沙,整合了鞠客的特长,将他们的优势凸显出来。

“你喊什么?”小丫头的手捏成了拳头。

沈傲冷声道:“为什么不还手?学生一向不和女人翻脸的,可是若有人打我,学生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

啦啦啦啦……忍不住想唱歌,一天的工作又完了,好累了,撑着眼睛总算把活干完,敲打完最后一个字,又『逼』自己检查了一遍错别字,终于可以用非常非常愉快的心情和诸位书友道一声晚安,明天见吧。

对了,那个……如果有条件订阅的话,希望大家订阅下哈。老虎辛苦三四个小时,也只收几分钱而已,这年头随便地上捡个易拉罐瓶子,也比这个价钱高。

好了,大家早点睡,不啰嗦,再啰嗦就超过四千字多收订阅书友的钱了。第四百零四章:小蛮妞

欢呼之余,有人暗暗自责,心里生出愧疚,看着沈傲的背影已隐隐约约拐过一个街角,渐渐淡去,有人朝沈傲的背影大喊道:“沈公子恕罪……”

小二道:“厢房已经客满,只能在这厅里就坐。”

赵佶在文景阁里,因是下雨,天气转寒了一些,阁里燃起了一个炭盆儿,一个小内侍正拿着火钳子撩拨催火。几支宫灯阁中照的通亮,赵佶心不在焉地半卧在塌,随手翻弄着最新的一期邃雅周刊。

宫中自是不理,王黼等人却又是上疏请辞,仍旧不准,整个朝廷也是争论不休,连政务都顾不得署理了。

虽然将这些犯法的学生下狱,事情却并没有因此而告一段落,太学生、监生纷纷要求释放同窗,另一方面,朝中不少言官也以祖法为理由,请求放人。

二人出了寝室,并肩迎着大雨而行,路上恰好遇见了几个博士,这几个博士在屋檐下议论着什么,远远看到沈傲、吴笔要往集贤门去,便道:“沈傲,你要去哪里?”

沈傲眉飞『色』舞地道:“耶律兄还喜欢『吟』诗?这就太好了。”

沈傲连忙道:“臣遵旨。”

他虽是眉飞『色』舞,可是眼眸的深处,却有一股淡淡忧虑,不时地撇向北方。

他虽是冷哼,却没有再说下去。

……………………………………………………………………

有了圣旨赐婚,周正也无话可说,反正这提亲的事,他也一向处置不来,都落在夫人身上;夫人倒是热心得很,一开始有些难以接受,后来一想,也释然了。

周正一开始还有些抗拒,等到杨戬亲自登门,虽然决口不谈结为亲家的事,只是叙旧,又恭维这公爷一番,才让他的反抗之心降低了几分。

沈傲忙不迭地掏出钱来打赏,这种潜规则还是要遵守的,小吏得了赏钱,兴高采烈的又道了谢,亲自将沈傲送出去,及到前院时,有人叫道:“来人可是沈傲沈学士吗?”

唐严便道:“求亲?好吧,我先考考你,若是你有真才实学,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若是你不学无术,休怪老夫拿掸子将你赶出去。”

“斗鸡有什么意思,是男子汉大丈夫的站出来,叫沈学士和我比武过过招,他若是赢了,我才服气。可若是输了,不如这亲还是我来提吧。”

唐严不去理他们,对沈傲道:“我问你,旭日芝兰光甲第的下联是什么?”

不多说,再多说就超过四千字了,省的订阅的朋友多花钱。第三百九十二章:提亲

胡愤和沈傲相视一笑,便一道入衙,相互寒暄客气,胡愤对沈傲颇感兴趣,道:“沈学士,坊间说你与高衙内在街上发生了冲突,还闹到大理寺去了,不知确有其事吗?”

随即打量起这衙堂,衙堂与寻常的衙门并没什么分别,唯一的区别就在于那高悬在正前墙壁的烫金牌匾颇为耀眼,认真一看,竟是太宗皇帝亲笔手书的‘天子亲军’四个字。

夫人又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周正皱眉道:“好端端的,陛下突然赐婚做什么?之前也没听说过什么风声。”

与周若对了个眼,沈傲心里yy一番,若是这一次连带着将表妹一道娶了该有多好!哎,虽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这窝边草吃得有些烫嘴。

沈傲道:“从四品。”

“沈公子……沈公子……”杨戬从殿中追过来,眉开眼笑地道:“这提亲的事,杂家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蓁蓁答道:“孩儿也姓杨,单名一个蓁字。”

唐夫人拍腿道:“这个时候还做什么题?什么时候不可以做的?”

沈傲大笑,道:“是啊,出去的人想进来,进来的人想出去,这不是围城是什么?”

翻身上了马,随来的人显得有些忌惮,笑得没有那般开心了,唐家还好说,可是杨公公是什么人,大家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那说书之人口中的太监大多睚眦必报,爱使『奸』耍猾,最不好相处的,因而心里都胆怯了几分。不过杨府虽大,可是拜访过的人却是不多,许多人都想看看,这杨府到底有什么名堂。

“我说?”唐夫人双手叉腰:“你是他的师长,自该你去说,老不死的东西,你是当真不想当这个家了啊?”

唐严猛烈咳嗽几声,朝沈傲招招手道:“沈傲,你坐下,我有话和你说。”

半响,他才叹了口气:“这件事容我再思量、思量,哎,此事也怪不得你,你也是为形势『逼』迫,不得已而为之,眼下茉儿的名节固然要紧,也不是随意嫁出去的。”

沈傲继续道:“那平时,衙内都喜欢做些什么?”

推官立即正『色』,这一句若是回答不好,只怕要惹来天大的麻烦,须知这读书人三字在大宋朝早已神圣化,谁要敢恶意侮辱,别人要做起文章来还不容易,到时必然遭人群起攻之。读书人藏了亵衣、『淫』书,谁敢承认他是读书人?连忙道:“圣贤之书没有教过人看『淫』书,更没教过人藏亵裤。”

推官明白了,沈傲方才这样做,并不是要寻找高进调戏良家『妇』女的证据,而是推翻掉高进家人的证词,如此一来,当时在场的人之中,只有沈傲的未婚妻子的证据变得最为有力,而沈傲的未婚妻子的证词又一口咬定了高进尾随在她身后,欲图不诡,那么高进的罪状算是坐实了。第三百四十七章:抽死你

一旁的高进捂着脸不识趣地凑过来,低声道:“爹……我们真的就这么算了?”

天『色』渐晚,这街坊里的行人尽皆被驱散开,禁军们点起了火把,将街道堵住。

沈傲笑道:“不知大人让学生知什么罪?莫非是这高衙内调戏了我家娘子,也是我有罪吗?”

差役点头道:“大人不信,可亲自去细辩。”

后来说话的是唐夫人的声音,唐夫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粗犷,沈傲抿嘴一笑,在外叩门道:“唐大人在吗?学生沈傲前来拜谒。”

沈傲听得一头雾水,向唐夫人问:“师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唐茉儿连连摇头,眼眸中现出焦灼之『色』,道:“沈公子,后头有人……”

换作是别人,沈傲自然知道这书稿的珍贵之处,绝不肯轻易示人的;可是在沈傲的心里,周恒不是外人,不管这份书稿对周恒有没有用,总要试试看。

只是,她下一刻发现夫人别有深意地在她和沈傲的身上来回看了看,而后陷入深思,心中不由地咯噔一下,抿了抿嘴,有些羞怕又有些懊恼地低下头。

就如那深得圣眷的高俅,虽然赵佶对他极为厚爱,可是他没有功名,也不可能步入官场,这才让他先入禁军,随后一步步提携,最终坐上侍卫亲军马军司指挥使的宝座,后来又加封为太尉,太尉虽只是个荣誉官号,可是在许多人看来,高俅的地位已凌驾殿前司和侍卫亲军步军司两个衙门之上了。

沈傲偷偷拧了周恒一把,心里倒也替周恒高兴,殿前司?他的朋友好像不少,往后可以多多走动。

不多时,刘文回来,这一次不再是急促促的,而是脚步稳健地撩开帘子进来,面无表情地朝众人行了礼,道:“公爷、夫人……”

想着想着,周正便晒然一笑,这个沈傲,沉稳起来犹如历经沧桑的深邃中年,玩闹起来却犹如顽童,完全不计后果,真不知到底哪一个面孔才是他的真『性』情。

沈傲笑道:“王爷,这不是阵。”

“快,传球!”沈傲被这气氛感染,朝范志毅大吼。

而且,他发现自己出现了一个疏漏,原本以为自己所用的战术对付吴教头绰绰有余,现在才知道,由于队伍没有经过训练磨合,这样的战术反而令整个蹴鞠队畏首畏尾,因为这些鞠客根本没有进行过这种战术的训练,在潜意识中,接到球后往往会迟钝一些,而这分秒之间的迟钝,恰巧给了对方可趁之机。

小郡主也跟着大叫:“笨蛋,传球李铁。”

沈傲摇头道:“是战术而不是战阵,战阵是死的,而战术是活的,我教你们的,是一些活学活用的技巧。”